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水天摇影】 (之一) - 『类非典』武侠短篇
2009/06/08 09:36
浏览920
回响0
推荐6
引用0

『类非典』武侠短篇

水天摇影 ( 一 )

【这是我的一篇旧作,是 SARS 正流行时写的。时下竟又有『猪流感』之出现,并有逐渐蔓延全球的趋势,因而再次贴出。由于原文较长,今分两次刊出 。】

由三都抵达榕江时,新月甫升过树梢。施展轻功,水羲儿向都柳江支溪上的一座风雨桥掩近。为时虽晚,桥上仍聚著四五对青年男女。这儿是侗族地界,他是水族,故须份外小心。尤其『古州大款便设在这榕江寨内。绕过风雨桥,不远处一座罗汉楼飞扬高耸。

数日前他自『水书』上发现,一桩极其凶险的大难即将降临。身为水书先生,禳灾是他的职责。依书推算,他当向东偏南,疾行百里勘探 ……

罗汉楼又称鼓楼,远远望去,此刻楼内灯火通明,人影幢幢。楼外数名守卫竟都是兵备道明朝朝廷的兵士。难道真有什么大事将发生?或苗人又起事,兵士来镇压?
找了一隐蔽处盘膝坐下,摒除杂念,他将师门至宝『辰星晶玉镯』套上左臂,运起『小琅环如意吸星大法』。

依诀吐纳,他很快与臂上晶镯化身一体。透明的晶镯此刻出现层层烟岚,而云烟翻涌中,又闪现点点星光 ……

他睁眼仰头 …… 天上众星也似乎随著镯内星光的明灭正向他眨眼 …… 开头这一刻是他运功最紧要的关头,『小琅环如意吸星大法』就有这一个先天的缺陷,运功开始,一股燥热的浊气会直袭丹田。他的姨母,也是他师父,曾语焉不详地说过,他母亲便因练功不慎走火入魔,而提前结束了生命!

他抱元守一化链那混沌浊气,浊气之起似乎每次都不同,此时系由肘肱内侧冒出,他相信这必与一日的时辰有关。但无暇细想,他渐进入浑然无我的境界。他听到不远处似有一对野鸭交颈而眠 …… 一只田鼠正在觅食 …… 不过他须谛听的并非这些有趣的天籁,而是罗汉楼内人类的喧哗 …… 他藏身处离楼尚远,只有那语丝讽片在他耳膜上宁憩积淀 ……

人数不多,话语夹著笑声。侗人喜打油茶,又贪杯。他们是在喝茶呢?还是在喝酒?由语调分辨,应是官话,大概在接待官员,但谈话的内容是什么?他进一步凝聚秘功 ……

(对话者一亮)湖广 …… 来 …… 见
(一尖)男 …… 来 …… 被
(第三者加入)久也 …… 高明 …… 高
(众人狂笑)

他们是在讨论各省的治绩吗?

(尖声)兄 …… 度 …… 五倍

莫非,是药材?

(亮声)见 …… 情况
(尖声)瘟疫 …… 开

他吃一惊!对瘟疫他不陌生,七年前 — 即嘉靖十七年,广西发生瘟疫,当时他才十三岁,与姨母、和孪生妹妹水媚儿,栖身在大苗山苗人区,紧练两门别走蹊径的功夫 — 『小琅环如意吸星大法』和『小极乐含妙啐影魔舞』。

(突然一个沙哑喉音)三都 …… 恨

他不禁心神大震!这声音是两年前买通武林败类向他下毒的陈蒙烂土寨的雷土司!中毒后他眼直口噤,体僵不得动弹,神智却清楚,遭雷土司手下拖至荒山丢弃。按耐住激动,他掩近鼓楼。

密枝繁叶藏好身影,他窥探,不错!是雷土司!正与邻座官员低头私语。他克制冲动,保持冷静。但立即又悚然一惊!因为楼内有第五个人在座!之前他以秘功谛听竟未察出。这人是武林高手吗?看装束是侗族青年,面目姣好,英气内敛。此刻浅笑著正细审手中一个狞怖的面具 — 尖顶歪嘴,眼珠特大,是土家族『傩堂戏』里用的!相传周朝有方相氏掌大傩。所谓大傩,是一种索室驱疫的仪式。楼中诸人刚才提起瘟疫,但人人脸上却都一丝得意神色!究竟怎么一回事?定然藏有阴谋!

这时两名盛妆侗族妇女莺莺燕燕地进来斟酒。他乘机细查众人。除雷土司外,他又认出满腮胡子的是寨老韦福,也就是地方头领。精黑瘦小的都匀兵备道的顾佥事。不识的除侗族青年外,是一个面容惨淡,未老先衰的中年汉子,这时正贼眼炯炯盯著两名莺燕打转。

但听韦福问顾佥事:「 …… 都指挥使李大人那儿 …… 」
「都打点好了!」顾佥事尖细的声音说:「哎 …… 第二批川滇那儿的药材可都运到?」
「这得问宋土司了!」

原来这病容贼眼的是水东土司!

「 …… 嘿嘿,宋土司怎么?心不在焉了哇!哈哈!」雷土司狂笑,众人哄闹。
韦福向那侗族青年:「九爷刚从漳州回来,福建那儿情况如何?」

原来不是侗族!只有京里来的才称『爷』!

九爷没答话,却看着两名妇女。韦福挥手将她们支走。水羲儿突然想起这九爷是谁。人称『九尾狐』的章九!一套『千幻灵狐掌』深不可测。
九爷声音不带感情:「已经有三十多个村庄受到影响 …… 」
顾佥事:「哦?这次效果特佳!?」
章九:「不,可能起了病变,瘟疫大行,恐怕 …… 会一发不可收拾。」
雷土司:「早知如此,应该囤积更多药材!」
章九:「目前,还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控制这病变。」
雷土司:「那不成问题!只要说四川或云南发现什么灵草!」

水羲儿愈听愈气!丧心病狂的人,为了赚钱,竟不惜引发瘟疫!

韦福:「 …… 这样,三都的水源,还要去下毒吗?预定本月中旬 …… 」
雷土司:「嘿嘿,今早我就下了!等不及!」

水族雷土司竟对自己族人下毒手!

立时气愤填膺,水羲儿不小心掐断一截枯枝,他连忙向章九看去。这时宋土司同雷土司争辩:「就算朝廷重新任命『长官司』,也不见得轮到你头上!」
原来水族地界本有蒙、皮、雷三姓土司,洪武间几全数被灭,改流官治理,只少数几个寨子,仍归土司管。陈蒙、烂土是其中之一。雷土司显然想将三都纳入自己的控制。这些贪官污吏!不留神他又掐断枯枝。

这时章九突然起身说:「雷头儿,时间不早,咱也该走了。」
水羲儿必须作决定,是留下盯住仇人,还是跟踪章九?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雷土司他随时可以收帐,这九尾狐的底细须摸清楚!

那章九步出鼓楼时,已换回汉装。水羲儿暗中尾随。果然是老狐狸,半个时辰,绕了几个圈子,才出寨往东南而行。

这时正来到一个林边,竟突然不见踪影!水羲儿追入密林。

[未完待续 - 接之二]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