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收班电车
2019/10/23 00:33
浏览2,983
回响33
推荐167
引用0

11:58PM,月台终端,收班电车,尾节车厢,最后上车的一人。

收班电车,不只提供夜枭的坐骑,接驳蜘蛛人,也充当盲剑客的飞毯。你极目细数的更常客,有辛苦的伙计,龟速家伙,近墨者,尽信「豫则立」的腐儒,夜光郎,酒水取代咖啡的饮食男女,神经质的失意人,眷恋汉,厌日之徒,爱酬酢的授薪族,偷月精灵,拼老命的创业家,加班员,以夜色安其心之辈。因有固定的乘客,它简直是「收班专车」。

你向来贪恋夜色的黯淡深沈,入夜后同事先后离去,你兴冲冲光复要地,开始精享长时间的浸淫。一迈入晚间,得摘下层层面具、放纵于宝贵钟点,得舔拭伤口清净爪子、如拳击手重启新一回合,得起出前此的锦标揩拭赏玩。实验室的功能有如中央厨房、大车库、晒榖场,庞杂堆积的性格桌枱多属于男生,有条不紊甚而盆花健美是女生的地盘,你在夜里通通接管。你爱把玩新到的仪器、标定量化的试剂、上手陌生的操作步骤。

偌长的空间仅留孤灯,供你慢条斯理论文的冗赘,改进俄式英文令你抓狂,修正老中的日文你快吐血。你也好整以暇新财年的经费申请,就是巧挖陷阱让通产省评审乐于跳入。人语笑话歇息,又缺菸斗星火,幽默只好栖附梁上,在夜间,你自比浮士德的魔鬼,不乐善好施,唯爱交易旁人的脑汁和青春。

11:20 PM,缺省的闹钟响起,你搁置手边的事情,快快拆封两片麦饼放进老查理的碟𥚃,这旧大楼还有老查理,牠是一匹退休了的实验室大白鼠,夜𥚃常四下蹓躂,同仁为牠在墙角落摆一小碟起司。你抓起猎装和背包走近门边,飞腿旋踼壁上的电灯开关,这你每晚的熄灯礼。锁门走出,警卫早先离开,楼间剩你一人。

跨出实验室,彷如离情别恨了绿洲,坠回老市街的红尘斑驳,大正时代的街灯泛黄依旧,深秋时你踢踏银杏落叶,梅雨中你踩溅窪窟水坑,每晚你穿沿巷弄,时踢弄啤酒瓶罐如脚运足球、时惊跑街猫,你惯抄的捷径,要横过酒吧后门和稀疏的停车场之间,这儿你不推荐短裙少女晚上来走。

来到站前,小店尽慵懒打烊,目送小撮的过客鱼贯路过。赶晚的人并不落单,相似的皱巴西服、沾灰皮鞋、磨损的公事包手提或肩揹、衬衫胸口袖扣敞开、领带歪斜短长。少数精神抖擞的乘客,泰半刚结束小夜班,看似烂醉的家伙,竟没错过尾班车,表示仍够清醒。眼前众人都搏生计,否则何苦熬到最后一刻。

收班车准点,如你戴的旧表,老忠实靠得住,就加减一两分钟。三十年的车厢不落因缘,曾是观光级新快速、现退居普通车,金属和漂白水的气味来自擦拭过的铁皮内装和扶把,座位上摊著辗转多手的早晚报纸。末节车厢左右幌荡剧烈,偶逢有感地震,它还上下蹦跳。

自动门在你背后阖上,电车开动一无迟疑,引拔最大的静摩擦力,午夜时启动的音频偏高,想改变心意跳车的人已来不及,思图飞飙以提前抵达也不可能。列车穿梭高楼丛林和霓虹陆桥,闯入不出佰尺的暗黑轮廓。城野的晦黯沈寂中,轰隆划过这列明亮的电车,配达今日的最后一哩承诺。搭挂这快速移动的平台,感受前进四维空间,忘了铁轨架在自转的地球上,相对太阳糸和宇宙的运行,你算得的速度近零,较像蝼蚁在公分之间搬挪。

这一夜,电车不宁静,刚驶经千叶,前节车厢传来骚动,足音杂沓逐步接近,听判是有人逐座位在勒索,你眺到一戴帽小厮嚷嚷,另一人肩挑竹刀,估计三分钟到你跟前。要在费城纽约,掏钱认倒霉,但日本禁枪,要钱没门儿!你缓缓摘下眼镜腕表,循虎克定律聚拢全身几近佝偻,如压缩弹簧、待下一瞬间要劲爆最大动能。这时,两双髒球鞋已到你座前。

「老哥,一万圆借使唤,你…」戴帽的小厮嚷道,但他末句话没吐出,颈首已中你一记骤起的头锤,巨大的冲量将他撞飞,歪斜坐倒恍惚,看来非咬舌即断牙。你秒内地堂腿又攻向竹刀男,猛地踹中左膝,他失去平衡向前俯趴,鼻子撞进铁扶把,颜面才重摔地板,他的口鼻汨出鲜血。你突袭快攻,三秒间得手,使一个有苦叫不出,另一个哇哇呻吟。你左膝仍蓄势,他们若敢掏口袋拿扁钻什么的,可再扣击头部。

一位眼熟的乘客急走过来,他颔首微笑道:「您好,我叫藤井,久仰,谢谢。」你们常照面但从没交谈过,你回道:「您也好,我是K。」藤井欠个腰致意,就去拾起地上的集钱袋,拿给其它人取回各自的纸币手机。好不容易电车停靠胜浦站,「滚吧。」你低声道,两个泼皮踉跄下车,你用报纸覆盖那小摊血迹,待会儿让清扫人员自去想象。

你这刻头顶肿疼,受到干扰前的浪漫心情再接续不上。不旋踵,列车驶进县郊星野,撇铁轮逐站丢人,夜急行军的终点在目。再几个小时新一天开张,司晨公鸡将醒待鸣,发条又得重新上紧。文明短暂中场,「浮士德的魔鬼」守护了另一个夜晚,现可回笼瞌睡。

有谁推荐more
回响(33) :
33楼. 邱荣蓉
2019/11/18 02:36
这篇文,虚中有实、实中有虚…人生就是这样。虚虚实实间流走了时光岁月:写得很精采!
您的回应简单入胜,实迹虚掷,虚拟实践,艺术的边角皮毛就像这样。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1/19 23:58回覆
32楼. 童空心
2019/11/02 19:46
好精彩,比看电影还刺激,收班电车,把我们的心全收走了!大笑
谢啦,您的回覆可真受用啊!😍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1/02 22:58回覆
31楼. 天涯孤鸿 (心情)
2019/11/01 00:56

在你的文字世界游荡,好像读科幻小说。

看到楼下的水精灵带刀,我也是车子里藏美工刀,大锥子的警戒份子,没办法,新闻看太多了!

夜间游走,不是我的强项,也不安全。还是回家一杯小酒,放点音乐,和枕边人说说情话吧。

每位的所长和兴味各具特色,看谁吓著谁,也比谁先笑翻。
秉烛夜游,没办法啊,东摸摸西摸摸,美其名叫创意绵绵、不好入眠。😝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1/02 22:55回覆
30楼. ono
2019/10/31 11:59

如果错过末班车

可有地方可以栖身怀疑


有数不清几次干脆在实验室过夜,然后隔日到健身房洗澡等等。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1/01 06:56回覆
29楼. behappy
2019/10/28 23:10
我很喜欢日片版的Shall We Dance. 也许你也该早点回家,顺便去跳个舞。不要再坐收班电车。
赞成,妙见!您旁观者清,我确爱恰恰、吉鲁巴、快速太极等,以一个有趣的习惯取代原有的习惯,可做可取。🤠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0/29 04:25回覆
28楼. 孤独水精灵
2019/10/26 22:29

Dear Sir:

学生时代最害怕末车班 书包里总有一把美工刀

工作时期 高跟鞋成了最佳防身装备

中年.........大嗓门一副 颇有张飞一吼退十万兵之势

您的末班车遇小匪类场景如改套上精灵版~

"脱下三寸高跟鞋递给阿舍 挑眉使眼色 (上呀~)"

"只见阿舍双手持高跟鞋 脚踩七星步 左右开攻"

"顿时 小匪类鼻青脸肿 头上冒血窟窿 倒地哀嚎"

哈哈哈.....精灵搞笑版 开心就好~

 

碰到您说的状况,我还有一招,那就是,您跳到我背上,咱们骑马打仗,我您旋转,您出飞腿高跟,必万人披靡。
三寸高跟鞋?光白日梦就令淌鼻血。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0/28 03:25回覆
27楼. yusheng
2019/10/25 22:50
我下班时的桌面,从来不会有任何堆积或纸片,而且用抹布擦干净了,难怪从来没有如norton大侠般;办公室总是不缺红袖添香。谁理你
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实招供这情况我也会掏钱,只当不小心丢了两张钞票。如果对方太凶恶,过几站后再和他相遇吧!嘿嘿嘿
您的雷达频道与众不同,红䄂在哪里儿?
我爱打砸,有胜算,为什么不?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0/26 21:26回覆
26楼. cundiff
2019/10/25 11:30

画面 这么活泼, 古灵精怪, 宛如武打片,夜电车 日本场景,快 狠  准 ,收拾干净 下车走人。
但 睡得著吗? 这样惊心动魄。

多一条神经,在枯索单调中,铭感化外和光鲜,好比吉他的加了一条、两条弦。
睡不稳的呀,肾上腺素飙超一切。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0/25 17:29回覆
25楼. 小树rabenta
2019/10/25 10:09
最近看了一部描述搭乘末班车生活百态的日本电影,有拿错行李箱的,有累到坐过站的,感觉许多状况都会在电车内发生,特别是末班车。微笑
墨尔本
福山植物园
我大概会牵错别人的女朋友的手!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0/25 10:11回覆
24楼. 意樵~
2019/10/24 23:44
逍遥夜 夜逍遥

迷蒙的夜,深沉的夜,越夜越清醒!!

如夜豹的瞬敏,如夜神的犀利。

歹人仍是歹人,留待他人治。

终归一室清冷,静候关怀升温。


尘!! 细细的飘飞每个地方 ~ 缘!! 淡淡的游移无所不在~
您的落款、越发精湛灵巧,这是廿七、八女生的俏奇心情,讨喜可怜。您很可以写韵文,新诗则可惜了您的才华。
愉快啊!!🤠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2019/10/25 00:01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