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民主不是新玩意儿
2016/11/01 15:41
浏览2,030
回响2
推荐60
引用0

民主不是新玩意儿 

公元前487年,希腊各邦就已建立了投票选贤的民主滥觞。到公元前146年左右,雅典政权其实已经名存实亡。

随著罗马在希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且希腊化诸国先后败于罗马,罗马逐渐在希腊建立霸权。尽管名义上罗马人仍给予希腊人自由和自治,不过罗马人所承诺的自由只是一个假象,到公元前146年以后,大部份的城市都受到罗马控制,之后都加入了一个罗马控制的同盟,民主政体已被亲罗马的贵族政治完全取代。

因为公民素质的良莠不齐,容易为少数野心家操纵,使雅典政坛混乱动荡,引发了伯罗奔尼萨斯战争,为后来马其顿南下征服希腊创造了机会。因此,雅典是亡于"民主政治"!

雅典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说︰「民主政治虽可开启民智,但也会引致政治野心的无限膨胀,因而导致帝国主义的兴起。」他又说︰「民主也须要领袖,但领袖也有可能就是为害民主的人。」 

修昔底德学说中还有一个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说。修昔底德陷阱,意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的战争变得无可避免。雅典和斯巴达的战争之所以最终变得不可避免,是因为雅典实力的增长,以及这种增长在斯巴达所引起的恐惧。雅典之后又是罗马的兴起。

罗马帝国创立初期,是采取以贵族组成半民主式的「人民大会」,人民大会权力后来被移转至元老院,公元前27年,元老院授予渥大维"奥古斯都"尊号。于是渥大维又确立了个人的专制统治,早期的罗马共和国宣告覆亡,罗马从此进入专制集权的帝国时代。

渥大维有六大恨,元老院里他年龄最小,最缺执政经验,长得最矮,健康最差,出身最差,没有军功,一生似乎只打过一次胜仗,就统一了罗马各城邦,却成了后来的奥古斯都大帝,是罗马元首制的创始人,也是事实上的第一任罗马皇帝,西方有些历史学家甚至把奥古斯都大帝尊称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不过也确因渥大维的复兴重整,使罗马帝国成为寿命最长的帝国。当各方势力摆不平时,在各方势力之外,没有人认为他会成为自己的威胁;又能擅用矛盾杠杆作用的人必会出头,渥大维就是这样的人。

公元325年君士坦丁大帝召开了尼西亚会议,此会中决定以政治力量来推动基督教,遂建立了最详细完整的基督文明,在政治体系外又统一了思想体系。但西罗马帝国最终仍在公元476年彻底灭亡,直到公元1453年东罗马帝国被鄂图曼帝国所灭。可是基督教已影响到整个西方世界。有一派考古学家认为,世界上所有各大主要宗教的最早源头都来自希腊,仍有待更多的物证来证实,才会为普世所认同。

君士坦丁的思想系统,是群众心理学运用上的超大成就。由于信仰是人们心理深层的依托,他的「政教合一」政策比严刑峻法更能统合人心,这个理念后来让伊斯兰世界也得到启示,采取同样步调进行伊斯兰式的政教合一,鄂图曼帝国能灭掉东罗马帝国,它的政教合一启蒙师其实也是君士坦丁。在东方,除了伊斯兰外,即使统治者偶有尝试政教合一模式,都没有能维持长久,但君士坦丁的另一创作「以教领军」方式仍然在十多个世纪后影响了东方。

列宁发现十字军在基督精神号召下曾经横扫欧洲,信仰可以强烈唤起人们的热血。列宁进行共产革命,把主义打造成信仰,除了信仰内容不同外,共产阵营从里到外其实都因袭了基督教的推展方式,它们都有锲而不舍的狂热,它们又有了一个方法论的新名词「以党领军」。人们从君士坦丁的三世纪起,就在集体催眠中整体投入宗教战争,未曾稍歇。

20世纪初伊始,又有了仿同宗教战争的主义之战。直到20世纪后期"新时代思潮"兴起,开始反思检讨这个症结,但新时代思潮是松散自发的一种心理自我解放,并不能聚合成一股实务上的强大动能,对世界影响是有的,惟影响层面有多深多广?仍有待继续观察。

制度和人物的历史经验,在以上论述中都有了。世上的所有历史经验其实都一直在重覆地复制,如果你能完全跳脱现有的社会经验和政治立场,从客观历史经验中去找答案,那么推论判断未来世界大势所趋,就不会是那么漫无边际的事了。民主不是新玩意儿,也不会是政治制度的万灵丹。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国际
自订分类:公共议题
上一则: 气场崩坏的前兆
下一则: 美元无限膨胀的危机
回响(2) :
2楼. Catherine L.
2016/12/28 11:49
你怎么记得这些歴史呢?
我有各类常识的笔记文存。 yusheng2016/12/29 23:01回覆
1楼. 异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2016/11/03 18:16
很棒的文章谢谢分享
在群众的狂热潮流中要冷静客观是不易的,我这篇是说出了多年来早就想说的。 yusheng2016/11/03 21:36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