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失心的软木头03
2013/02/01 10:16
浏览616
回响6
推荐64
引用0

失心的软木头03

03、

在我宣布士官兵不可私自指派杂役后,起初没人鸟我,有些老兵也有找新兵代劳甚至侍候的恶例。在上尉营补给官被我踹倒住院后,调皮的士兵们知道我会玩真的,都收住了恶例。只有老洪很大条,仍照常叫软木头给他端餐盘、洗衣服。在一次晚餐中我走过去,叫软木头把刚端到老洪面前的餐盘放回原处去,老洪发飙了!从软木头手中抢过餐盘来,一把就摔到远处的地上,大声叫著︰「连长都不管我,你凭甚么管我」!

我没有生气,平静地告诉他︰「我是连妈妈,这是我该管的,所以我就是要管。」远处原来还在吃饭的连长,此时忽然不知去了哪里里?我仍坚持命令要软木头离开,去吃他自己的饭,不准去伺后别人,然后我也转身走开。不可理喻的人,对其说理是白费唇舌。,但不可理喻的人也会是不知适可而止的人,不知适可而止的人,总有一天会在他一向跋扈的行为中致命,因为这种人不会只在一件事情上横行。

软木头是最驯服的一只羊,比任何一位士兵都更驯服,老洪经常心情不好时,就在他头上盖一记火锅,他也只是摸著头到一边去自个揉著。有人会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是因为他命好没碰到过更难为的情况。软木头的可恨之处就在于,即使有人已经看到他被欺侮,去问他怎么回事,他仍然不会哭诉或说出任何喊冤的话,而且还会一个劲摇头。管闲事的人觉得,你连自己都不关心自己,还能让谁来关心你?所以日久后真是没人会理他了,软木头就愈来愈往自己的内里退缩,和他的外表一样同步地乾瘪,逐渐萎缩下去。

我冷眼旁观了一阵子,决定要把软木头拉回现实,有一天我走到软木头身边去,他除了周日下午以外,坐在鱼池旁边最长的时间就是每天晚餐后。黄昏的金黄余晖照在他石像般的老脸上,看来还比较有一点活人的色彩。我走过去打声招呼︰「阮班长,你好!」然后在他旁边坐下,也许从来甚少有人做过这个动作,这使得他有一阵惊慌戒慎,陡地站起来给我敬礼。我笑著说︰「阮班长免礼啦!放轻松点好吗?」他还是轻松不下来,像个犯了错不知所措的小孩,在我旁边又移出两肩距离后才缓缓坐下。

我知道他不会说话,所以自顾自地说著,把今天连里发生的一、二件有趣的小事,面向池塘说给"空气"听,他坐着时仍是全身紧绷,有时偷偷转脸瞄我一眼,然后又很快地别过脸去,继续保持警戒状态,那个表情就象是「你究竟想干甚么?」我也从不直视他的双眼。这样差不多持续一个多月后,他的动作已不会那么僵直,但仍和我保持两肩宽的「安全距离」。

有些在部队中做辅导长这个职务的人,本来就让很多官兵戒慎,因为辅导长要管考核,也有些蛋头政工还真把自己定位在类似○○七的角色上,该照顾到的事却没有照顾好,使得不少人主观观感上就对政工感到很不可亲。对这些人而言,要花这么多时间和一个老木头磨时间,肯定是人生中完全没有的经验,对个人升官无益,也没这个必要。所以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人生中也有一种成就感是不镶花边的。

可是这支快乾朽的老木头,谁教他碰上我,既是有段缘每天都要朝夕相处,这使我觉得有必要帮他;从乾朽里拉出一点卑微的生命气息。况且还有这么多时间,可以让我慢慢一点点来,不必急著看结果,先找到一点线头,然后一次拉出一点,既然让我碰到他,已由不得他继续内缩下去!

第三个月后,软木头坐在我旁边才近到一肩距离,已不会再僵著上身表现出紧张惶恐。当我把一支香烟递过去,他接著就把他的打火机点燃递过来,这对一个已经完全自闭30年的人来说。实际上所显示的已是对人际关系反应跨出了很大一步,我心中的窃窃自喜有如中了一个中号彩券。我希望再中一个大奖,心想他究竟还能不能说话?这是我最期待的一个答案。但我知道急不得,一但我表现出迫切想让他开口说话的企图曝露后,不但会让他重新跌回故态,连这三个月时间才刚建立起来的信任,都很可能会刹那间就化做泡影。

大约半年了!软木头才第一次浮现出一抹笑容,我不知他究竟已多久没笑过?说实在,那张努力扯起的面皮比哭还更难看,但那天是我好开心的一天!一个麻木的人;无论要让他哭?还是笑?都是件很艰难的事。但笑比哭更难,我们试试对比这两种表情就知,哪里一种要牵动面部的神经和肌肉较多?软木头在尝试已经荒废很久的神经,这一笑比正常人跑一段百米还更吃力,但他已经开始在努力了!对我而言,同样努力了半年的企图,这就是最好的回报。

在餐厅对杠后,老洪察觉连长没有当场挺他,在这件事情上收敛了一些,却仍把他的内衣裤和臭袜子丢给软木头去洗。这个恶霸作风使我非常反感!我有正式的传令,但我的内衣裤和袜子,自下部队到退伍,就从未假手他人洗过,洗完澡后随手洗濯当日贴身衣物,这个举手之劳是我从小就长年持续的习惯,我都可以这样做,我不知老洪使唤人代劳的坏习惯;要改怎么这么难?老洪这个坏习惯在我宣布营规半年后仍偷偷在持续著,我不是不知道,仍然睁只眼闭只眼,是因为时机未到,他的恶势力也不容小觑,暂时还须忍耐。

老洪开赌场和盗卖军品要找佐证并不难,但我喜欢毕其功于一役,不打没把握的仗。要把自己脚跟先站稳,还要把佐证都安排好须要很长时间,毕竟大部分人自己吃饱了,是不会想要去为他人的事惹麻烦的。一个老士官的老婆来营区看他时,却醉倒在花圃边,过去都是他自己去推一辆板车,把老婆推回去,我找了四个士兵用担架帮他抬回去,因为那个女人实在是太重了!以后他就开始向我这边倾斜。

另一个老士官的老婆跑了,老戴为上小学的小孩照顾问题很伤脑筋,我允许这个小孩三餐都到营房里来吃饭,还安排一个大专兵,在小孩下午放学来营房后,辅导小孩的功课,我先把这个想法报告连长时,他还有点犹豫,我说有眷属在营房吃饭已有先例,他立刻就点头答应了,因为连长的老婆和两个小孩,在我还没来此之前,早就已经每天都在连餐厅里吃中餐和晚餐。家眷在营区里跑来跑去,是1970年代海军陆战队很常见的现象,但不付伙食费却每天把家人都安排到营房里来吃饭,却并非营规容许的。

老蒋是战车修护的第一把手,也是我企图铲除连上恶势力过程中,在老士官群里最希望争取到支持的人。老蒋和老戴是最要好的朋友,待人处事很圆滑,营长、连长都很尊重他,士官兵对他也很服气,但他除了修护工作外,不过问其它事,和老洪之间也维持著一般的礼数。大家都知道我和老洪形同水火,但看不出老蒋会站哪里一边?直到以后我在营房外的小吃店遇袭,老蒋和他手下一名年轻士官意外出手相助,我才知道老蒋早就已经打从心里站到我这边了,以后我和他打招呼时就都称他"蒋公"。

大半年已过,我在连上也已建立起了我的人脉情份,老洪手下那几个车材补给组的大专兵就是我的内应。看看时机即将成熟,就缺临门一脚,我还须要先把老洪给激怒才行,于是我开始有动作了。有一天,软木头在鱼塘边坐了一会儿,就跑到营房角落的水井边去洗老洪的衣物,我走过去示意软木头先让开。端起那一盆泡在肥皂水里的衣物,哗啦啦一下子就全都给倒进井边的大水沟里去。

未完待续~

导读

失心的软木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7265889
失心的软木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7267539
失心的软木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7271788
失心的软木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7274565
失心的软木头05
http://blog.udn.com/PAESI15/7277925
失心的软木头06
http://blog.udn.com/PAESI15/7323509
失心的软木头07
http://blog.udn.com/PAESI15/7341394
失心的软木头08
http://blog.udn.com/PAESI15/7350933
失心的软木头09
http://blog.udn.com/PAESI15/7364296
失心的软木头10
http://blog.udn.com/PAESI15/7373512
失心的软木头11
http://blog.udn.com/PAESI15/7466274
失心的软木头12
http://blog.udn.com/PAESI15/7521809
失心的软木头13
http://blog.udn.com/PAESI15/7536955
失心的软木头14
http://blog.udn.com/PAESI15/7544480
失心的软木头15
http://blog.udn.com/PAESI15/7549644
失心的软木头16
http://blog.udn.com/PAESI15/7553067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回响(6) :
6楼. 天路
2013/02/23 05:03
发难

连载小说,唉呦,落下一大截,

现在开始补上。

飞腿长官,智,仁,勇!

现在是老乌龟。

yusheng2013/02/25 00:48回覆
5楼. Chen Mimi
2013/02/05 17:03
Re~

学弟的每篇故事都很吸引人,

也让我了解了不少军营中的事,

你对下属的体恤及同理心和耐心,令人敬佩。

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有些人现在看到我大概还会闹头疼!Fox三条线 yusheng2013/02/06 16:06回覆
4楼. little daisy
2013/02/03 06:10
回神罗!
看来,您的感冒已痊愈
才10天不上网,您一连就是三篇呀!

您是「回神」了,我却忙得有点「短路」。
感冒一周后早已痊愈。这是一篇随想随写的旧文,原文前后不够连贯,现在又经增补,使情节更明朗些。你这顶帽子很俏!得意 yusheng2013/02/03 11:57回覆
3楼. 叶莎
2013/02/02 07:57
软木头
30年不说话   的确让人匪夷所思
我欣赏你的正义和善良  也很期待软木头再次开口

转眼就要过年了  时光飞逝而过
先祝福好友   日日好日 
一旦落入红尘 
不管成为精灵或是尘土 
这肉身终究没参悟 
30年不说话,而且30年来都在被人戏谑,世间事悲惨其实多于安逸,但在这里生活的大部份人不会接触到。 yusheng2013/02/02 23:26回覆
2楼. 灵婆心语 人生待续
2013/02/01 18:03
缜密

您不愧为心思缜密的长官

做事这样沉得住气

这老洪

这下踢到铁板了

不是踢到铁板,是踢到海绵球,可是里面有针。楼下蔡兄似乎对此情节颇不以为然,但不使点手段又如何能保护到那些安份守己的无辜士官兵?我不可能念一段佛经;或请恶棍喝一杯辛巴克咖啡;就能把这些复杂的问题和状况都摆平。要解决这些问题,不但要有点手段,还须冒著丢官或要命的危机。 yusheng2013/02/02 23:25回覆
1楼. JKTsai 老鼠嫁女儿
2013/02/01 14:32
我的内应!
呵呵,政战辅导长,果然须「避之」,「防之」!
不干坏事就不须要防,而且会过得很愉快,保证没人敢半夜把你拖出去乱修理。 yusheng2013/02/01 14:48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