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失心的软木头01
2013/01/29 21:30
浏览1,156
回响2
推荐73
引用0



Ode to the Fallen


失心的软木头

作者︰李冈陵   完稿时间︰2007-06-03

01、

春节前,刚到战车营营部连履新时,一进营门就看见他,站在战车会车回转的路口,手上拿一支三角小红旗,在战车要转弯时,有气无力地挥动一下,然后就立正站著不动。说那幅立正的姿态,不如说像一棵即将枯倒的芭蕉树,上身屈驼前倾,有点摇摇欲坠。两眼很呆滞,没有动作时,永远就是直视远处的地上。有点纳闷,这种操作引导旗的工作,不应该是让一个老士官来做。

我背著一个私人的大旅行袋走近他,我问道︰「班长,营部连怎么走」?他把脸稍侧,眼睛直视远处。没有声音、没有表情,没有其它的反应......再问一声,还是一样!我摇摇头自己往里走,好几辆战车带著轰隆隆的巨响,陆续从身边驶过,那位老兵就像电子操控的机器人,立正、举旗、放下、然后低头不动......我有点担心这么迟钝的动作,万一有战车驾驶转弯时失误,启动了炮塔的回转钮,他肯定会反应不及难以闪避的!

在路上碰到一个士兵,他说全战车营都正在做新年度装备检查之前的试车,所有干部都在忙著,于是他先引导我去我即将要入驻的辅导长办公室兼寝室。问政战士刚才路口边的老士官是哪里一连的?他告知就是本营部连的。我说︰「这人看来怪怪的」!我心里想说的是有点像僵尸挥红旗,那整个人看来很无力,却又全身僵直。为甚么会弄个老班长在那里指挥战车转弯?一般而言,老班长技术老练,装检时他们是最忙的。

政战士说,为装检大家都在忙,他不能做甚么事,所以连长就把他放到弯道路口去挥挥小旗子。我问他那个老班长好像不喜欢说话?政战士说看资料记载,他已经30多年没说过话了!30年好漫长的一段日子!比我那时的年龄还更长!他还能说话吗?我心里开始起了个疑问。

战车部队属于技术兵科,驾驶装甲车和炮车需要技术,修护这些武器装备更需要技术,而这个营的战车大件修护主要就是这个连在主掌,因此这个营的资深士官特别多。营部连还须负责全营的后勤支持,举凡通信、料件、消防或医疗都是营部连在打点,所以营部连的人数是四个连中最多的,而资深士官也是最多的,来去调动都保持著20多人。

资深士官多虽然可以技术挂帅,但也会衍生出一些其它的问题。这些老人自成一个小团体,前一任辅导长就是被他们不断用黑函告倒走人的,后来这些人在管理上也让我吃过不少苦头,和他们既要「和平共荣」,又要不时「斗法」是个很艰苦的过程!

软木头是20多个资深士官中唯一挂单在独来独往的,软木头姓阮,既不说话又非常自闭,动作呆滞,所以大家就给他个「阮木头」的绰号,他不能修理战车,所以一直就安排在补给室看守消耗类补给品,20几个资深士官中,只有他和另一位也有点自闭但会修理皮鞋的皮子张;这么老了都还仍挂著上士阶级,那时他们都已是50多近60的人了。

皮子张是懒得开口多说,比手划脚不敷表达时还是会说上几句。软木头却是个完全销音的木头人,但他的国字写得很漂亮,谁要跟他沟通都得要带一本便条纸去,否则是响铃对上闷葫芦,白搭!

刚到一个新单位我的话也不会很多,但我会观察这些人里面都有些甚么特质。老士官这个小团体里面,老洪就像黑社会的老大,个姓泼辣刁鑚,其它这些老士官大部分个性都还好,但就像一群羊被老洪这只狼牵引著,他颇有「地下连长」之势,由于技术挂帅,没这些人战车动不了,所以老洪很横行嚣张,不但从不向军官行礼,有时还会公然指著连长鼻子骂。

软木头则刚好是相反的类型,他是个受气包,不但士兵常拿他恶作剧寻开心,在观察一周后我发觉,他俨然也是老洪的私令杂役。每天吃晚餐时,老洪都是很大条地坐着,等软木头把饭菜打到餐盘里,然后端到他面前去。

未完待续~

导读

失心的软木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7265889
失心的软木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7267539
失心的软木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7271788
失心的软木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7274565
失心的软木头05
http://blog.udn.com/PAESI15/7277925
失心的软木头06
http://blog.udn.com/PAESI15/7323509
失心的软木头07
http://blog.udn.com/PAESI15/7341394
失心的软木头08
http://blog.udn.com/PAESI15/7350933
失心的软木头09
http://blog.udn.com/PAESI15/7364296
失心的软木头10
http://blog.udn.com/PAESI15/7373512
失心的软木头11
http://blog.udn.com/PAESI15/7466274
失心的软木头12
http://blog.udn.com/PAESI15/7521809
失心的软木头13
http://blog.udn.com/PAESI15/7536955
失心的软木头14
http://blog.udn.com/PAESI15/7544480
失心的软木头15
http://blog.udn.com/PAESI15/7549644
失心的软木头16
http://blog.udn.com/PAESI15/7553067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回响(2) :
2楼. elvismeng
2013/01/30 18:28
引子
起头以一个30多年不说话的老士官长叙述, 会很想知道这人为何不说话了
自闭的老阮,早年在大陆家中下田时;碰到烂官在吃粮饷抓兵充数,被强押进军队以后,就再没回过家了! yusheng2013/01/30 21:53回覆
1楼. 灵婆心语 人生待续
2013/01/30 17:57
军队

军队是个大杂院

甚么人都有

这些老士官应该很难相处吧?

刚开始时的确非常棘手!我不懂战车修护,如果得罪这些老人,老洪一声令下,足以让战车全都停摆!厨房的食材每天被伙房班长和连长削了不少搬回家,我如果阻挡,不但得罪连长,全连开伙都会成问题!

未成气候时,一切还须隐忍。后来我先在老士官群里找几个比较不歪的施恩,逐渐建立感情,以防关系紧绷时战车修护作业会全面停摆,基本上充员战士大部份是支持我的。先把伙房老班长关禁闭室两天,我自己带著其它伙房兵下厨做菜,以后伙房就乖了。然后把老洪先铲掉送军法,歪哥连长就失去了后援,不久后就申请退伍走人了。 yusheng2013/01/30 21:51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