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飞跋观音
2012/01/13 22:45
浏览992
回响7
推荐85
引用0



歌曲--当时明月在

飞跋观音

老人在老街骑楼下雕塑观音,天气微阴,这个冬天的下午还下著小雨,门里有只小猫蹑足从他身边走过。许是连日落雨,室内阴寒,让小猫在屋里闷著了,牠正打算走到屋外雨中。

老人怕小猫淋雨会伤风感冒,急忙起身去搂起猫腹,正待左手也要按住扭动的小猫,未料牠在老人右掌中一个翻身,就用猫爪划过老人左腕。老人丢下小猫,左腕上现出三条爪痕,老人轻声骂了句︰「臭小咪!」仍然疼惜地看着小猫一纵身窜进雨中。

街道上很冷清,偶而一辆车急驶而过,路上一个游客都没,雕刻店已经好几天没生意上门,他正好可以利用这个难得清闲的下午,慢慢一槌一凿,悠然自得地雕一具他灵感里的理想观音像。这个下著小雨的午后,木料因天气潮湿下刀有点涩滞,粗模在他手中凿得有点散漫零落。

还没决定这尊佛像该支颐或胕股?或斜倚观天?他把观音底座下的莲花粗模都已雕好,上头的观音全像仍还没思考出个轮廓,凿几下就停一会儿,呆看雨中街景,他的灵感还没来到,须要放慢雕凿进度,小咪正在街道对面水沟边追著一只蟑螂在玩。

远处巷道尽头,正有一个女子折过横巷转往这头走来。她不像观光客,这几天都没有观光团来到,也很少会有女子单独出现,尤其在这个连日阴雨的午后。她走得很慢,却又不像浏览赏景,身上穿的略有些单薄,有时候目光角度就停在;她走得很慢的足尖前方几米处,而且她没有打伞。

她再走近些时,他戴上老花眼镜,看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她是有带伞的,那支篮花底色的伞缘还缀著蕾丝边。他笑了,哪里有人下雨天还带蕾丝边洋伞的?她不撑伞,却把那支伞当成登山拐杖般,在走下巷道斜坡时,走几步就往地上撑一下,以稳住较易下冲的脚步,而牛毛般的细雨却在她的长发上缀上许多星点的小水珠。

她停下来逗小猫︰「咪子,下雨了还不回家?」小猫看到陌生人,放下爪中的蟑螂,转身一窜就溜到老人背后的工具箱里藏著。老人也开口对她说︰「下雨了,天气很冷!你怎么还淋著?要不要到屋檐下坐坐?」
「这又凉又天涩(雨天)的气候好闷人啊!」女人一面滴咕著,一面信步朝屋檐下走来。

「利索(漂亮)的姑娘,你口音听来有滴点儿亲?」老人张嘴微笑,口里只剩几颗黄板牙。
「您府上哪里儿?」姑娘眼睛亮起来。
「湖北咸宁」老人又把老花眼镜向上推推︰「难不成你也........」
「哈哈!雷打到起,都没这么巧哦!我也是湖北咸宁。」

还有更巧的!女人是透过两岸婚姻中介公司嫁过来的大陆妻,刚从台南湾里逃到三义,漫无目的游荡已是第二天。老人则是大陆来台老兵,在老家湖北咸宁下田时,被过路军队拉夫,后来又拉到台湾来,多年来几度逃兵,重复被逮,直到1970年代缉捕令过期失效,才只身定居到三义来,就以少年时做过的木雕工作讨生活,已经七十六岁了。

「我以为台湾遍地黄金,嫁过来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一大清早就抬著鱼篓子去市场卖鱼,成天忙到黑,手里头存不到几个板板(零钱),海那边家里头还指望我寄些琅头(钱)回去呢!」女人哀怨地说。

「那就在我这里蹲个几天吧?等你拿好主意再作决定。」女人留下了,老人把卧室让给她,自己在前屋的工作室搭地舖。

第二天老人就请女人坐她对面,很快地把手中木雕粗模凿出来,两人一面聊著,老人手上日夜不停雕著,第九天,就在雕成后,上罢第二道底漆时,老人头抵在观音像的肩膀上瞌睡著,女人推推他,他软瘫地滑落地面,已经没气了!

她想起前一夜老人拿了个随身包放在床边上说︰「你要走时,就把这个包包给你带走。」她打开包包吓了一跳!随身包里塞满了几捆钞票。

「给我?你自己怎么办?」她问。
「老脚ㄚ剩下没有多少时候,不晓得甚么时候就会去摊尸,用不到了,五十多年了,我作梦都想回家看
看,这辈子是回不去了!这尊观音也是送给你的,帮我带回去亲一亲家乡的土地。」

她看看观音像,脸孔浮出以她做模子的笑容,但身形姿态却像个惶惶然在逃遁的女身。观音左腕上还留了个很明显的瑕疵,那是老人在工作中打瞌睡,不慎让钻头在左腕上划下了一道深纹。

她被遣回湖北咸宁,遣送人员不允许她携带那尊观音,她嚎哭著说︰「看着这尊观音,就像看到我老爸爸,如果不给带著,我宁可抱著祂跳下海!」遣送人员拗不过,考虑一下就准她带著了。

带著那尊38公分高的观音像,她凄怆地想着嫁到台湾这三年,无日无夜也无偿的奴妇生活,又想起老人这一世凄怆的生命,不禁悲从中来。为何是38公分高?她想,这个数字应该就是老人心中永远创痛的数字吧?民国38年,对任何一个自大陆迁台的人而言,何尝不都是一个永远无以弥补的创痛?!

回乡后,见过的人都说这尊观音像雕得好神啊!面貌可不就是她的样子么?但模样却似乎有点象是在向天飞逃?因此当地人就给这尊观音取名「飞跋观音」。

老人的话仍历历在耳︰「远方很美丽!我五十多年来每天都在想念着远方,那个远方就是你来的地方,我想逃回去,但已没得力气可逃了!」她淌著泪,把离婚的存证信函寄去台南湾里,心里想着的却是老人的脸孔。

下一个第九年,她已是用纳米强化玻璃事业的陆商业务代表身份来台,她也申请了要回台南一趟,回湾里不是要回前夫家,那三年晦暗疲累的日子,她已受尽奚落,但仍有几张友善和祥的邻友老面孔让她怀念,而且她也想顺道采购。

无论如何向内地家乡的人解释,他们都很难体会台湾沿海养殖海鱼的美味,她打算先批一堆鱼货回乡,让乡亲们也能尝到海鱼的美味,这是过去在湾里那三年中,还存有的一点少许美好记忆。她喜欢虱目鱼煮味噌的鲜味,决定先从这味起,增列一项贸易业务。

回大陆时抱著老人的骨灰坛,她一路叮咛著︰「老爹,我要带您回家了!您老可高兴了吧?」把老人骨灰接迎到她在当地建造的观音庙中,放在观音像下安座,老人在大陆唯一的女儿就常住庙中。

香火愈来愈鼎盛,就连不信佛的人也常跑来庙里,好奇地观赏这一尊姿态很特别的观音像,也都不免随缘捻上一柱香。玻璃厂的工人们更时兴跑来此处,因为传说;这尊观音对只身在外工作的人特别保庇。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回响(7) :
7楼. 叶莎
2012/01/15 12:01
感动
多年前有个疼我的守卫伯伯
被养子送到荣民之家
我还以为那是个有许多同袍
互相照顾的地方

这张照片是你拍的吗
充满了故事性     和你的文章搭配的极好


一旦落入红尘 
不管成为精灵或是尘土 
这肉身终究没参悟 
6楼. 雁雁儿
2012/01/15 10:28
如是观音

如是观音摧辗,抚慰离乡情缱卷,却是萍水相逢,意绵绵。

 

异地魂,故土任遥远,新坟塚上依遍绿,终把遗憾掩。

海角途穷,飞鸟尽作思归鸣,吾今安在,却已失乡名。黑涛掩天,乡关无处望,徒留征人愁。率尔从军,浮生倥偬多惊,踌处方寸皆寒气,俾尔此生了了。 yusheng2012/01/15 13:51回覆
5楼. 韶关
2012/01/15 03:45
感人

民国38年对很多人都是难以忘怀的一年~家父亦是。

曾经在高中时到荣民之家表演,看到院中老人家被工作人员粗暴对待,

餐饭像餵狗一样用丢的丢到床位,老人家看到我们,双眼泛泪...

看了真叫人心酸...

我曾几度分别在不同时段去南部某荣家观察过,除了你所说的情形外,还有更糟的一面!这就是为何有些单身老荣民宁可在贫民区独居;也不愿进荣家的原因。但多年来从没有人想到要去改善,荣民管理单位一直都是任用退伍将官去管理,这是个错了几十年的政策!至今依然照旧。可悲!我如果说多了又会遭到攻击。 yusheng2012/01/15 04:01回覆
4楼. 霞飞客 咏梅
2012/01/14 23:24
飞跋观音

感人的文章

38 代表著背井离乡之痛

被抓兵的,一辈子流离外乡

而终未能再踏上他生长的土地

是件人生憾事

命也 运也

呜呼哀哉

看过许多单身老荣民那些无助的老脸,他们坦率地说︰「每天缩在门口晒太阳,就是在等死!」没有人会在乎他们想甚么! yusheng2012/01/14 23:48回覆
3楼. 张凤哈佛 哈佛问学录 得首奖
2012/01/14 14:53
至情﹗骨血相连...
 
我认为人们的感情,除了血亲照护和两性相吸外,应该还有一些其它可贵的部分,也可谓之「真爱」。 yusheng2012/01/14 16:12回覆
2楼. 东村James
2012/01/14 11:42
感动
您这小说﹐真是让我感动﹗是真实故事吗﹖
接触过一些社会最底层的人,其中有一部份实际所见所闻,和社会上的流行说法有很大差距。

这篇小说是把听来的两个故事,重组成一个,地点和情节都已另行调整。这种情节可能并不是唯一的,但很少会被主流媒体触及,我尝试写一些被主流说法刻意抹灭的部分。
yusheng2012/01/14 16:09回覆
1楼. 天涯孤鸿 (迷糊)
2012/01/14 00:40
观音

神来之笔

造化弄人,自古人生长恨水长东呀!

我们上一代有很多含恨隐痛一生的人,背负过时代重担,却很少受到社会关怀,我打算以后找一些相关题材来写。 yusheng2012/01/14 16:08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