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呼拉山的障眼劫17(注意--内文有血腥内容!)
2019/11/29 12:29
浏览616
回响1
推荐26
引用0

呼拉山的障眼劫17

半夜里被人唤醒,土匪派来跟监的士兵摇醒我,土匪那边的消息那队人马展开行动了,正在起身前往盆地小村的一户人家。我跳起来叫醒驾驶和嘟嘟排长,也往那个方向赶去。我们赶到时状况已经结束,土匪四人帮人手一支手枪,正从一家农户屋里走出来,土匪边走边骂他身边的那个人在搞乌龙,又是一次错误情报!

我走到门口瞧一眼,屋里六个人;男女老少这时都挤坐在客厅,一脸惊惶。看来就是一般寻常农户,男人低嗓干声连连,女人缩成一堆哭得唏哩哗啦。我问一位陆军士兵怎么回事?他们将要入睡前,有个年轻人在电话里密报,发现一个穿花衣服的军人躲进了这户人家,土匪的随从急报土匪,土匪想都没想就拉出这队人马杀过去,还把人家的门都撞开了。这家人在睡梦中忽然看到四个持手枪的男人闯入,肯定吓破胆了!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土匪半夜还窝在廖家,而且还谎报出一个详细的目标地址?我猜,这家人是否过去和阿国有过不愉快的过节?阿国这回可把这家人给整惨了!

经过一番盘问,土匪心知闯错门,只说了声抱歉就把一队人马拉出来,边走边骂身旁的人,我觉得他该骂的应该是自己吧?状况还没搞清楚就去私闯门户。那个时代"警总"是个可怕的代名词,由于素质普遍欠佳,权力又超越其它情治单位,一些胡搞瞎搞的恶行,使许多平常百姓对国民政府的恶感,几十年都过去了还难以扭转印象,"警总"这个单位需要为过去的恐怖时期担负最大咎因。
这一耽误睡眠,我回到警局时已经夜里三点多钟,次晨有点睡过头,又再被人急急摇醒,这次的状况是真的大条了!

赶来急报的是黑脸大哥的手下,我的士兵才一摇醒我,他就在我面前大叫︰
「李大哥,人找到了,在砖瓦窑,快去呀!」我又一个猛地翻身跳起,所幸前一夜回来后觉得很疲倦,当晚我是和衣而睡。
来急报的年轻人气喘吁吁地接著说︰
「我们发现那个逃兵躲在砖瓦窑,您交代过先通知他舅舅,他舅舅已经赶过去了。」
穿好鞋子刚抵楼下门口,两位武装警员这时骑机车也正在冲出门去。

砖瓦窑就在廖家后方一百公尺处,可我现在的位置是在镇上的警局,我们的卡车即使加速疾驶也需十几分钟。卡车开到砖瓦窑时,砖瓦窑的四周已经密布了大批武装宪警。土匪占到地利先获消息,四支手枪已钻到前方去,躲在叠砖后待动未动。

想到此时也只有我可以让阿国理解;原单位希望提供协助和说明的立场,土拨鼠和土匪肯定会坏事!砖瓦窑场的左侧有一间废弃的办公室,大批武装人员此时都面朝那里或低蹲或贴地。我一跳下车就用跑百米的速度对著那处门口急奔过去。门外一侧;那个反情报队的土拨鼠上尉正在持枪贴在门边,阿国的舅舅才刚进入室内企图劝说。我才刚冲到门前,就忽然听到室内爆出一声轰然枪响!

屋里紧接著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阿国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还未抵门前,就嗅到一股烟硝和著浓浊的血腥气味。一站到门口我就呆住了!靠左侧墙角有张木床,阿国坐在墙角床上,只一秒钟前他是抱著步枪,枪口紧抵心口,右手斜伸握在板机上。他舅舅才刚蹲下趋近床前要和他说话,他左手向床外丢出四个信封,右手就同时扣下板机。强大的震力霎那间使阿国后背向墙面撞去,阿国两手一摊稍滑下了些,心口出现一个小洞,血从小洞汨汨淌流下来。

阿国的舅舅急忙伸手过去,想抱住阿国逐渐前倾的上身,又一片血沫爆出来,喷溅在他舅舅脸上和上衣。墙上也出现一个坑洞,整面墙都是血块和血沫在往下流淌。阿国前倾的身子后面,背后是一个大窟窿,整个后背都炸烂了!阿国的舅舅抱著一具秒前还活过的尸体狂哭时,贴在门外的土拨鼠伸头往里瞄一眼,迅即撞开们前的我,飞快闪身窜入,土拨鼠一秒不等,立刻冷血地跳到床上去,拽起仍贴在阿国肚腹上;枪口冒著一缕轻烟的沾血长枪,兀自走出门去用口袋里掏出的卫生纸擦拭血沫。

阿国似乎还想说话,但嘴角只蠕动几下就停止了。一位武装警员跳进来往前查看也给吓到,倒抽一口冷气,退一步。
他向门外大呼︰「赶快叫救护车来!」另几位警员挤在门口扫视室内,但房间太小,容不下更多的人。
带头的警员问我︰「这里镇上的医院恐怕都从没治过枪伤,是否往台中急送?」
我答︰「已不可能救得了,他开枪的部位在心脏。」

警员在劝慰阿国的舅舅,我走出门口看到土拨鼠刚拭净枪枝血迹;然后试图拉动板机。这只鼠辈真够机歪!抢枪是为了想抢那第一立功,完全不顾死者家属的感受,看来对步枪的基本常识也全无概念。六五式步枪在发射后会自动退膛,回复枪机关闭。他大概是想退出子弹,拉出枪机后还在那里掰来弄去,而且毫无基本用枪禁忌观念,枪口竟是朝著门口那一大堆人群的。

我立马大声喝叱︰「停下动作!不要动!」他有点被震慑住,弯著腰持枪不敢动了。土拨鼠的卸弹还仍是古早高中军训时期使用三零步枪的方式,打过一发就须拉一下枪机,才可跳出弹壳。不知他入伍时是怎么混过去的?国军的步枪这时已换了好几代,早就已是外挂弹匣、自动退膛方式。现在他仍用老方式在搞六五式步枪,是个绝对危险的动作!

我走过去把枪枝拉过来,先按下保险。他刚才乱拉枪机时,一枚子弹已上膛卡在弹仓,我把枪口朝向地面,再拉一下板机退出那枚子弹。拨一下弹仓旁的弹匣卡榫,弹匣就卸了下来,这时弹匣里还有27枚子弹。证实到;除了阿国自射的一发,以及现在跳出弹仓落地的一发外,还有一发是阿国躲到山上第二天,曾朝天空发射过第一枚子弹。

对于土拨鼠清枪的愚蠢动作;我并不感到十分意外。因为除了警总外,国军那时的保防和监察单位也都充塞了不少烂官,那些在军事和政战本职工作无能到做不下去一些军官,很多都转职到这两个部门去了。我们这些在本职上敬业称职的政战军官,在过去很多年代里,都得要为这些胡搞瞎搞的蛋头们揹上"同门"的黑锅。

我才把弹匣卸下完成清枪,土拨鼠立刻又大力把枪枝抢过去抱著,估计这趟带著本案主证物枪枝回单位,可以表功大案是他破的,一个大功是少不了的,这相当于"阵前",也许还会再添一枚勋章。

土拨鼠抢枪后又立刻擦拭血迹,本已是鉴证事务上的大忌,不是最先找到逃兵,却急著抢枪立功,和盗贼无异。我如果没有及时阻止他的乱拉枪机,弹匣里的余弹是有可能再击发伤人的。如果他更瞎;又误拨到连发的选择杆,那么步枪还会像冲锋枪一样扫射出去,说不准还会再倒一堆人!但军情单位有若手持尚方宝剑,有些人就是这般横行!

副师长和师政战主任也闻风赶来了,我首先报告姚痞;枪枝被土拨鼠抢去了,姚痞好像没听到这句,只问我阿国死了没?我说枪弹在心脏里面爆炸是活不了的,他反而像松下了一口大气,表情立刻轻松下来,因为如果人没死,接下来的审判过程;仍会让他继续被提出检讨。枪枝的问题他干脆不回应,也不去向上级单位的来人协调,又钻回车上躲著。

救护人员赶到,经检查死者已无生命迹象,此案当下就由警方转交军方处理。宪兵单位让医护人员把尸体抬到廖家客厅旁的凉棚下,等待法医来验尸。廖家人在客厅里哭成一团,嘟嘟排长看一眼阿国的遗体,就冲到旁边的土坡去呕吐,然后垂头低泣。阿国的班兵在晒穀场边树荫下埋头沉默。一群人遭遇到这个惨况后都没胃口吃中饭了。下午法医验尸完,葬仪社的人来搬运处理遗体,廖家人又再一片哭声。这十二天来扰扰嚷嚷;一直赖在廖家的土匪四人帮消失了,就只剩下一片愁云惨雾围绕四周。

未完待续~

导读︰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656730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829547
呼拉山的障眼劫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呼拉山的障眼劫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131973
呼拉山的障眼劫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743655
呼拉山的障眼劫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068041
呼拉山的障眼劫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268892
呼拉山的障眼劫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996723
呼拉山的障眼劫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594278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709568
呼拉山的障眼劫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846615
呼拉山的障眼劫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30154702
呼拉山的障眼劫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30276147
呼拉山的障眼劫14
http://blog.udn.com/PAESI15/130969928
呼拉山的障眼劫15
http://blog.udn.com/PAESI15/131083313
呼拉山的障眼劫16
http://blog.udn.com/PAESI15/131089716
呼拉山的障眼劫17
http://blog.udn.com/PAESI15/131106410
呼拉山的障眼劫18--完结篇
http://blog.udn.com/PAESI15/131106480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18--完结篇
下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16
回响(1) :
1楼. 月光边境
2019/11/29 22:15

虽有血腥也无法不读完

否则怎知阿国怎么了

是知道他会怎惨

也有可能自杀

但这种结局也无法想象

大家都辛苦

混的人也混得很辛苦吧...

这曾是我很伤的一个遗憾!如果阿国的舅舅单独前往,结局肯定会完全不同,这也是我原希望导向的方式。
我请托的这群年轻人很认真,他们当晚就打听到消息,一早又去砖瓦窑外观察过。
但他们涉世未深,不了解周围各路人马争功的心理,告知阿国舅舅时;未避开土匪和土拨鼠。
大队人马接近时阿国早就看到了,走到这一步,他已无可选择!如果换成我是他,也不会有其它的做法了。 yusheng2019/11/30 20:43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