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呼拉山的障眼劫13
2019/10/24 12:28
浏览893
回响3
推荐65
引用0


布袋戏音乐--玄影蝶踪

呼拉山的障眼劫13

大家开始起身上车,有几位肩挂长枪的警员已先骑机车火速离开。我仍一头雾水,抓个时机问昨晚和我交谈过的刑警,我问道︰
「让我担任搜救队长我没有意见,但为何不早告诉我?这一大队人马我从未共事过,要怎么指挥他们?是否也该先有个行前计画,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动作?」

「没问题的,昨晚就已做好行动计画,他们都知道自己该做甚么事。」他并不想多说的样子,但我仍有疑问︰
「我没有防护装备,搜山行动我该去到哪里个位置?」
「那个人是你部队的士兵,他不会开枪打你的。大部分人马会从山坡正面向上搜索,你只要走在他们最前面就可以了。」
这时我才了解,这第一波的搜山行动,他们是打算把我放在最前面充当肉靶用的。

一位随行士兵在警局旁的农家借了一把柴刀来递给我,他说︰
「营辅,上山的路不好走,你手上总得要有一把柴刀方便砍草吧?」
「谢谢!」
「他们好像在设计你噢!你真的就这样两手空空去打头阵?」
「鸭子已经上了架,硬著头皮也得上,我不能丢部队的脸。」
「我们也要这样跟著你上去?」
「你们全都跟在民防队后面,注意!千万不要钻到前面去。」

勤务兵跑来通知,师部二位爷们此时坐在警局外树下的军用休旅车上,要我先去报告今天的行动。
我跑过去报告过后,问姚痞︰
「我没有任何防护装备和武器,他们忽然宣布要我走在最前面去搜山,主任对此有无甚么意见?」
「那就去吧!」姚痞一点犹豫都没;就这样回答。

今晨这场协调会事关重大,这两位爷们代表部队最高阶来此坐镇,本来我以为他两一定会参与治安会报的协商,未料他两根本就没踏进会场一步,却是躲在室外车上,不晓得他两究竟在怕甚么?难怪管区分局长一脸不悦,这股气就全撂到我头上了。我的长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问他们该怎么办是白问,可我还不能不请示一番。从后视镜看车后的扬尘里,那辆军用休旅车并没有跟过来。

警车一进入山区就关闭警报声,先前最早出发的机车队应已从右侧抵达山头,开始行动后他们会由上往下搜索。另一批载著警员的警车从左侧包抄上去。最多的这群人从正面拉开距离向上攀行。当时如果有空拍机,应会出现一个很滑稽的场景,一个身穿迷彩军便服、戴军便帽的军官,像游山玩水般不断砍草,清出一条路快步攀爬上去,后面那些头戴钢盔、穿著防弹衣的警员,离得远远的。军官走一段路后向后挥手,那些人才弯著上身快步跑上去,继而找掩蔽蹲下,等到军官再信步逛到上方招个手,这些警员也再往前跑上去一段。

武装警员后面是几十位地方民防队员,最后面是我带去的嘟嘟排长和他的八个士兵,这大队人马里也只这几个是既无防护装备;也没有武器在手的。我心里又在滴咕,不晓得姚痞把他们遣来干甚么?他们也是有父母有家人的,如果他们的家人知道,孩子被拉去冲枪口会作何感想?我万一不幸被毙掉倒也罢了,这些士兵万一因此遭到不幸又何辜?

那天搜山时,师部两位爷们躲在饭店没去现场。搜山完毕后仍一无所获,大队人马都散尽后许久,两位爷们才出现在廖家,待我报告完这次行动,以及士兵的配布情形,姚痞大感不悦地说︰
「你把士兵带成了兔子躲在后面,这还象是陆战队的人吗?丢死人了!」
我又无言了......!
第一次搜山后,我留了一个士兵在警局担任联系。虽说是联合办案,这三天来警方有甚么线索是不会告诉我的,都是当他们搜索不到,又有些疑问时才会来找我洽商。

第四天早上我静下心来用心测判断方位,阿国应已转换匿藏处,还未跑到远处,大约仍在东向三点钟到四点钟之间的方向,但距离廖家似乎反而逐渐更近了。这天上午我安排的搜索方向就指向这处山头。土匪知道我的计画后,那四人就坐着吉普车先一步跑去那里,我们的大卡车开到后已登上一段路,才看到土匪调来的八个陆军士兵,气喘吁吁地从山脚下上来。

这里半山腰上有处小台地,一栋修建得还算满讲究;有著燕尾脊状屋顶的客家庭园,连栋好几间都空著,所有门扇上都上了锁。门前假山造景的流水干枯已久。我注意到门锁虽已锈蚀,但锈蚀处有新的磨痕。上到土坡进入院落的通道,长满高过膝盖的杂草,有些被踩踏过的痕迹。我让随行的其它人留在土坡下,一个人走上来时,远远就看到土匪四人帮在正门口等待著,一接头,土匪就拿块石头要求我去敲门锁,我说这是民宅,擅敲门锁是会涉及非法侵入民宅刑责的。

土匪犹豫一下才丢下石块,又问我的看法,阿国会不会藏在此处?我回应他︰「如果藏在这里,门锁为何是从外面锁著的?」土匪点点头,带著一群人继续往在三点钟方向,采横向方式往两点钟方向查找过去。

我方的人先带回廖家前院,中餐过后展开军用地图,检视附近山区标高和路径,两点钟方向如果向东行是更高的山区,几乎不见一般住宅,一个人如果随身携带的粮食和水不够充足,往那个方向的维生机能更低。从南面到西面这个区域,民居渐多。从上午去过的那处山坡翻过去又是一大片窪地,那里有一处水库。昨天搜山时,其实我认为九成以上可能阿国已不在那座山上,如果他往南面跑,水库附近就是个很好藏匿又不余缺水的地方。

下午我们的大卡车越过山坳旁一条产业土路,往水库旁的柏油路驶去。路旁有一条农田灌溉沟渠,顺著这条沟渠上行找到抽水机房,机房的锁已被敲掉,机房里的地面上很平整,较大的石粒都堆在墙边,我推论这里应该就是阿国的第二个曾经藏身处。再到机房后面查看,虽然仍不见生活用品的垃圾弃物,小水沟边有一小块油渍,那似乎是泡面吃剩的余渣。

阿国果然学习得很专心,我曾经在课堂上强调,"反追踪"最忌在行动过的地方留下生活弃物迹证。但他还没有学精,即使吃过泡面把包装都带走,看来是没有留下垃圾,但那一团不到10公分的油渍已经可以让我判断出,这里在近日曾有人居留过。看到这个迹证,我几乎已可断定,阿国不是愈跑愈远,而是正在逐渐朝他家的位置移近,接下来我的搜索方向就可以更缩小了。回程从四点钟方向穿出山区,这里山下有另一个小村。

时已黄昏,路旁有个年轻女人在摆摊卖糯米肠,车斗后有士兵说想吃点东西,我让卡车停下来,车上的人全都跳下去围拢在摊子旁。女人很高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一面忙著烧烤动作,一面和我们聊著。他是个个性爽朗的女人,糯米肠还没吃完,我已经知道她名唤"阿霞",于是大家都一起叫她"霞妹"。她小时候就住在这附近,现在是住在交流道另一面的镇上,清晨在镇上卖杏仁茶和烧饼油条,黄昏时就在这山区各民房聚居处卖糯米肠。

我客套地说,希望有机会还想和她多聊聊。未料次日;也就是搜索行动进入第五天的上午,霞妹竟真的单独骑著机车跑到廖家来找我,而且带来了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线索。

未完待续~

导读︰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656730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829547
呼拉山的障眼劫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呼拉山的障眼劫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131973
呼拉山的障眼劫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743655
呼拉山的障眼劫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068041
呼拉山的障眼劫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268892
呼拉山的障眼劫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996723
呼拉山的障眼劫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594278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709568
呼拉山的障眼劫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846615
呼拉山的障眼劫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30154702
呼拉山的障眼劫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30276147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15
下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12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3) :
3楼.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
2019/11/03 13:02
照片是好创意,您第一人发明。借柴刀抵步枪,确是黄埔精神。
在过去报纸副刋卖文,五字一毛,您老如此铺陈,必早成富翁。😆
海陆的口号是「永远忠诚」以及「为陆军做先锋」,我也会怕死,但更怕丢人现眼。
爱钱爱得不够深,不是能成富翁的命,所幸大多时候日子还过得去,宁可埋首写文,省却了投稿和处理邮件的麻烦。 yusheng2019/11/03 22:47回覆
2楼. *Susan*
2019/10/31 17:51
我怎么觉得照片正中靶心的人是大哥呢?
是的,这要感谢阿国手下留情。我曾三度进入他的有效射击区,他都没有开枪。如果我曾是他厌恶的长官,也许早就被崩掉了! yusheng2019/11/01 16:38回覆
1楼. 月光边境
2019/10/24 22:24

霞妹出现了

要出现精彩好戏了得意

不用再一直看这些令人生气的长官了不屑

有了阿霞的这条线索,我的追踪有了更确定的方向,但我没有方便的交通工具,行动仍是受限的。抓一个没受过训练的士兵班去找人,又无防护装备和方便的交通工具,这是猪头长官才会下的决定! yusheng2019/10/25 22:25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