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呼拉山的障眼劫11
2019/10/04 12:37
浏览765
回响3
推荐48
引用0

呼拉山的障眼劫11

师部的副师长和政战主任来到后,姚痞首先就问他两在这里是否安全?我回应,阿国目前仍行踪未明,这两天都没有任何动静,但他是否会忽然出现在附近?没人能够保证。姚痞听过似乎感到有点不安,只坐不到一个小时就说要去附近镇上找饭店住宿,并且需要派一个临时勤务兵去照顾他两的起居,我带来的人因此少了一个。

第二天上午我起了个早,还没带队去小镇上吃早餐前,就独自往廖家后方的砖瓦窑走去。这里占地很广,废弃已久。砖瓦窑正前方有一大片宽阔的集散场,很多杂草已高过人头,还有好几处迭起和散置的砖块堆,是个藏匿的好地点。我判断阿国这时还不会藏在此处,因为这里不能观察到他家外来人员的动向,但我仍须先熟悉地形,阿国逃亡的转进途径以后仍很有可能会选择此处。

将要走进砖瓦窑前,瓦窑顶上出现一个人,右方和左方各有一个人从外围栖进,回头一看,在我后方十多公尺的草丛里也闪出一个人,他们手上都端著一支手枪。其实走出廖家不久,我早就察觉到后面有人在跟踪,这四人是"土匪"和他的搭档们,我没有理会他们,迳自走了进去。砖瓦窑有很多窑口,走进第三座窑口,室内地上有一堆用砖块简单砌成的炉台,上面有个歪扭陈旧空著的老锅,旁边还有些陈旧的衣物和塑料袋。

我在检视时,土匪忽然跳到我旁边问道︰「你看这是廖国城留下的东西吗?」
我有想逗弄他,于是回说︰「有可能哦!」
我起身离开时,这四个人就开始聚拢来大动作翻看那些东西。我心里想着好笑!追踪的第一要点,发现任何迹证都要"保持原状",不可破坏现场,这是个最基本的概念。我在检视时并未改变现地任何物品位置,如果逃亡的人真的曾匿藏此处,只要看到物品已有翻动痕迹,就会知道这里已有人在搜查,立刻就会提高警觉。看那个破锅和旁边物品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就知,这已是很久前某个流浪汉用过的物品,不会是阿国这两天使用的。

第二天的搜索不大顺利,我把查访的地区再往前延伸,将卡车开到东面右侧盆地上一个小村边,各人分头去走访居民。那天中午我们去镇上买的便当有点不新鲜,有个士兵腹泻,先送去镇上诊疗所看病后去帐篷里休息。上午我们先往散处的农户去访问,土匪等四人又紧紧跟在我们后面,土匪紧盯著我屁股,其它三人找目标盯住我带去的其它士兵。我去敲门询问时,土匪就在我身后找隐蔽处侧身警戒,有时会忽然跳到我和农户面前。我有点担心土匪!他的手枪不老实放进枪套,一路上就一直拽在手上晃,农民忽然看到一个人持手枪出现在面前,难免会吓到脚软,说话也变得前言不搭后语。

上午行程过后,土匪帮门看看没搞头就消失了。中午我们在小村边树下吃中餐便当。稍休息后继续分头进入村里,从小村再查找到东面山坡下,大约已是下午四点半钟,忽从东面稍右侧山头上传来一声枪响,大家相对愕然望向我。在这个很少有外地人出入的山区,这声枪响在当地居民耳中听来应会以为是爆竹声,但对我们这些已历经过很多次演习的军人而言,这可不就是枪声了?!

据知这个山区附近并没有其它国军部队,我当时的揣测这应是阿国开的一枪。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先选择东面山区隐藏,这面山峰较高,可以视界全开居高临下观测到他家动向,我们这些在找他的人在他家晒穀场上,一动一静可能早就已在他的窥视掌握中。这时我们九个人又处在更近山坡处,如果他随身真携带了一副军用望远镜,就连我们每个人的脸孔表情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了。

爆音不带尖锐声,显示枪声方向应是往上射击,并不是朝我们这个方向射来。这有点警告意味,但似也留了一份情面,人虽见不到,我有点心领神会,立刻打道回程别追了!毕竟这几个人手上都手无寸铁,没必要无谓牺牲。

回到阿国的家,这里又来了八个穿著便衣的人,把小客厅挤得满满的,看他们都是理小平头象是军人身份,我问是哪里个单位来的?各个都很神秘摇头不语,终于有个人回了我的问话,说是有问题就去问那个警总上尉。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见到"土匪",土匪说他的人力不够,又去当地另一个部队调动了一批士兵。

这些陆军士兵手上也无枪械,个个两眼茫然,不晓得调动他们来干甚么?这让我又想起围捕海岸私枭那次的情况有多惊险,真是胡搞瞎搞呀!不过这些临时支持来的陆军士兵,单位都给了伙食经费,往后这些天他们也在买便当吃,否则,我担心这么多人恐怕会吃垮苦主家!

派去给两位师部爷们担任临时勤务兵的我营士兵,已焦急地等待了一些时候。一见到我就说姚痞在发脾气,怎么我出去了一天都没和师主任联系?那时还没手机出现,山区到哪里里去找公用电话?盆地小村的小店门口是有一支公用话筒,但我马不停蹄在忙著,这时要专心在我的事务上,没什么紧要状况需要即时请示,所以也没想到要拨电话。

电话拨接到饭店房间,话筒里立刻传来姚痞冷冷的声音︰
「你在搞什么?一天都没你的消息。今天有没有找到人?」
「报告主任,人没找到,但查找到山脚下时听到一声枪响,是从山上发出。」
「那一定是他了,你们有没有继续往山上追过去?」
「士兵们身上都没有防护装备,所以先撤回来。」
「给你说过,他们都是同班同排的,不会开枪打他的同志。这一错过机会,接下来人就更难找了!临阵退怯,你们还像个军人吗?」

未完待续~

导读︰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656730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829547
呼拉山的障眼劫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呼拉山的障眼劫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131973
呼拉山的障眼劫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743655
呼拉山的障眼劫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068041
呼拉山的障眼劫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268892
呼拉山的障眼劫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996723
呼拉山的障眼劫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594278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709568
呼拉山的障眼劫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846615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12
下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回响(3) :
3楼. Sir Norton 心情请带走
2019/10/08 23:46
去「请回」逃兵,以往常是辅导长的外勤工作,真是良心劝说,因势利导。去请的人,撞到携械逃亡者,知其不可而为之。
逃兵绝大部分是劝不回的,尤其携械逃兵都是铁了心决定孤注一掷,要找到人就已很困难。
早年在金门曾发生过;士兵因积怨持枪扫射同僚,团主任前往劝导,眉心正中一枪当场毙命。
部队既不能带枪去围捕,正规做法是交由宪警去处理。
故事中的情况是个错误示范,部队的高层官员命令毫无防护装备的官兵去搜捕,是在草菅人命! yusheng2019/10/09 12:19回覆
2楼. 月光边境
2019/10/04 21:57
订正订正:怕死还让您少了个兵
1楼. 月光边境
2019/10/04 21:55

真是莫名其妙耶

师部的副师长和政战部主任是来帮倒忙的吗?

怕恐还让您少了个兵

结论还是要您自己努力天啊

我打个大叉怒吼怒吼怒吼

11集是出来了

感觉还想看下去啊

阿国  你快出来吧...大笑

爷来了,徒增困扰!带著兵跑,没防护,没便利交通工具,我又顾忌到怕他们伤亡,各路人马也不会听进我的建议撤离,为难啊!
这家门口天天堵著一群军方其它单位的来人,有够笨的守株待兔法!阿国即使头壳坏掉也不会跑回家给活逮吧?
如果有辆机车给我用,我一个人去大概也早就找到人了,不过那时的军方规定军人不能骑机车,很莫名其妙的思维! yusheng2019/10/07 00:14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