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呼拉山的障眼劫09
2019/09/21 14:44
浏览811
回响2
推荐69
引用0



音乐--最后一片落叶


呼拉山的障眼劫09

那个时期海军陆战队正在搞「立即出动作战」和「立体作战」,所有单位的政战干部都被要求要熟习军事作为,万一未来在战场上单位主官和副主官阵亡,政战干部就要立刻能担负起带领部队继续作战的任务。有些单位除了抢滩和地面作战外,还要接受跳伞训练。

至于基层,则被要求每位班长都能独立率兵作战,所以那时的班长都必须会地图判读,在训练时还设定了很多状况,如果只剩下一个班,班长要如何率领这几名士兵突围?所有官兵都得要会爬树、攀屋和落地翻滚。真正能完全达到这个要求的班长其实仍不会很多,阿国则是其中翘楚,我认为阿国如果不是在服义务役,他肯定有能力可以成为一位杰出领导干部,但就这一时胡涂错了很大一步,命运翻转了!

第一次认识到阿国是我刚到单位任职不久,夜里十一点多巡查营区,有位班长正在营舍后操练一名班兵,夜里十点钟就已是就寝时间,这时的这个动作当然是违反政令的,我当即制止。那个被操得满身大汗浑身泥砂的士兵,就是后来因情变伙同兄弟去砍人的阿来,阿来一看到救星来到就嚎啕大哭。我先让阿来去洗澡就寝,再坐下来和阿国婉谈。阿国起初很不服气,他认为他们这梯次在服义务役的班长,个个都能胜任训练要求,就是过去严格训练磨出来的。可是阿来很懒散,树爬不上去,单杠拉不到五下,跳下水游不过20公尺,又不会自我要求,班上有这样的班兵让他觉得实在很丢脸!

我耐心劝他,政令下来大家就必须遵守,跟不上训练的人;我们得要花更多时间在白天辅导,但不能压缩他的睡眠时间。我知道他很有荣誉感,但有时也不能不接受现实,有些人就是跟不上大家的步调。社会上常有些传言,说部队中常会有凌虐士兵的事发生,这是个很难解释得清的问题,训练踏实和凌虐间是完全不同的事,但放到实况中去看又只有一线之隔,差别关乎于执行者的心态。阿国是位好班长,任何战斗教练动作都身先表率,我也知道他的出发点是荣誉感;不是凌虐心态,可我仍不能放任他半夜操兵,因此之后的夜半巡视营区,必会盯到他那里去,阿国夜训阿来,后来又被我盯到一次,我再婉劝,他才放手了。

简单特训课中,我在授课时曾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之处」,以及战时「声东击西」的方法。战场执行猎杀手段,我们必会先渗透进敌方的心脏部位附近,乔装隐匿、长期埋伏再等待时机,攻击发起前也必会在敌方指挥所不远处几个据点制造乱局,然后当敌方指挥所防卫力量分散时,趁乱杀进指挥所干掉头头。我又以古今中外战史中的一些突击指挥所事件举例说明,课中有些士兵在打瞌睡我也不介意,这本来就不是有线兵需要懂得的战斗技巧,只阿国最是听得津津有味,一直是课中和我互动答问最频繁的士兵。

车行思考中,我更确定阿国应会潜遁到家乡的山区,而且我的麻烦大了!一个学习能力超强的人,他已不是一个普通士兵,我教出了一名可能比我更有潜力的好手。回想单兵训练时,我示范从高处落地后原地翻滚,再跪坐射击的动作,那整排士兵里只有阿国一个人可以照样做,而且动作几乎已经接近我的标准。我原来受过的训练在这项动作的要求,是要从二楼阳台地板上持长枪一跃而下,就地一个翻滚后,立刻做出跪姿射击,或再连续几个翻滚后向前冲击。在这里不能那样训练,于是我把跳马拆成二层高,当作跃下动作的跳台,就这高度仍有两个士兵扭伤了手腕和肩膀。

那一段只不过大约一个月的低阶突击动作训练,已经使阿国身手不同于一般士兵,这接下来的追捕肯定会倍加困难!我猜想回过头来现在我反而要接受他的考验了?我的忧虑不久后就证实在实况中,阿国不但让当地宪警忙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累得人仰马翻,而且最后还准确地活用了我那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之处」!

军用大卡车以时速 90/km在高速公路上疾驶,经过每处收费站已可看到宪警人员盘查,仍一无阿国的踪影,我心里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阿国至少还活著,忧的是时间愈往后,情况对所有人都将更为不利。阿国是我营里的老弟,只要他没有去伤害到其它人,私心里我其实并不想很快逮到他,但我更恐怕宪警先一步追捕到他,那肯定只会是死路一条!那时的军法只要携械逃亡一定是是"唯一死刑",但如果我能先一步找到他,他的案子仍有可能以"自己投案"方式处理,这是我私心里打定的主意。但一投入现场后,我才感觉到实况完全是我不能掌握的!

快到交流道的路上,我注意到远处路当中有个小黑影,立刻命驾驶放慢速度,接近时已可看到路当中有一只流浪狗,一般常见的流浪狗即使动作很慢,也不会在路当中停留。这只黑狗很奇怪!牠是正对著行车方向定定地坐着不动,驾驶动作很敏捷,就在即将辗到牠之前,前轮一转就闪开了,坐在后面车斗上的人传出一阵惊呼,我从后视镜看过去,那只黑狗的背影仍然坐着没动,就象是存心想要寻死似的?

车开下交流道,我心头一阵难过感涌上来,刚才那瞬间一瞥,我已看到狗头脸上那张绝望的表情,牠是累极了饿坏了?我相信狗也是有思想的,走到这一步牠大概已无力为生存再挣扎了?我们的卡车虽然闪过去,预料不久后下一辆车仍将会很快结束牠的生命,在这条不断有快车飞驰的路上,我同情牠;但我无能为力救牠!另一股不祥的预感也不期然涌上心头。

未完待续~

导读︰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656730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829547
呼拉山的障眼劫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呼拉山的障眼劫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131973
呼拉山的障眼劫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743655
呼拉山的障眼劫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068041
呼拉山的障眼劫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15268892
呼拉山的障眼劫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996723
呼拉山的障眼劫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9594278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10
下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08
回响(2) :
2楼. *Susan*
2019/09/23 19:33

我觉得情绪管理在任何领域都很重要  军中更是需要 

但军中只会把人机械化  一个密码一个动作

人是有血 有肉 有感情的  永远不可能变成机械 

所以才会有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

  

这个问题很大。军令如果不够强制,没有人是天生想吃苦耐操的。军人在营手上都有枪械,军令如果不够严明,问题会更多!
本篇故事里会有士兵携械逃亡,就是该单位没有完全按照规定,在枪械管制上省略和疏忽了必要的交接程序。
对官兵的情绪管理一项;过去在政战干部教育中其实是很重视且常被强调的,但下部队后,是否能所学所用?则各有差别。
干部的个人情绪管理,又会遭遇到一些社会上很少碰到的状况,有时不得不因时制宜。下一章情节内就会提到这种孰是孰非的情况?不即时制压状况会伤倒更多!强力制乱则干部本身需要冒很大人身和法纪的风险。那些情况现在可能已不会发生,但现在的国军战力若何?就不便多说了! yusheng2019/09/23 19:59回覆
1楼. Sir Norton PG13 母夜叉
2019/09/22 22:19
铺陈长 骗稿费
剧情由三、五条线索交叉演进,可意会能猜著,端视作者仁心慧略。
最后领稿费已是2000年之前的事,以后就连投稿的动作都懒得做了。
铺陈的确繁锁了些,这样可以让读者体会到那个时代的社会情节;和现在有何差别?
有些情况的结果似已先点明,没点明的重点也许要到快结束时才了然,但在标题中已有暗示。 yusheng2019/09/22 22:54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