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说再见 达鲁20(完结篇)
2019/08/10 15:38
浏览875
回响5
推荐68
引用0




心事谁人知--沈文程

不说再见 达鲁20(完结篇)

李家祖产在陷共前曾遍及川南川西很多地方,1998年,我爸的四川老家国台办通知可以归还一部分,李家大院留一户给我们,还有两处地方政府仍在经营的酒坊,但必须我去办手续就可发还,那时我就已经告诉我爸,我们接不了!2004年我的家庭经济危机稍缓,去了一趟大陆,我爸那边待还的祖产全部放弃,这件事直到2000年我爸脑袋摔坏前;还一直三不五时在数落我愧对祖先。

但现实情况是他从不存钱,而我这时只困窘得留了一命,哪里有能力去接手立刻就要支出的庞大运作开支和税金?我妈老家也有大院里的一间房留著待办,由于还有人在住居,一时不好处理就悬著了。南方之行曾见过重庆地下会社的扛霸子唐先生,他在深圳也有生意往来,居然也听说过达鲁其人,我不禁暗叹达鲁的"借位通天"本事!

再去北方告祭过长辈A灵骨厝处,才知表弟这时生活很落魄!长辈A生前严禁他的独子接触公门关系,他是靠自己经营的造景装修公司在谋生,工程做完却收不到帐款,老人已不在,外缘关系也就淡了,恶官后来虽遭法办,他的经济也整个垮掉了!对于其父生前身后都从未受其庇荫,表弟难免会有些抱怨。至于达鲁假借其父的虚位关系可以横行南北七、八年,表弟更感不平。相对唏嘘,我也只能安慰表弟︰「这是命啊!也许来日翻身,你又会是一条龙。」

2006年9月,台湾红衫军的反贪倒扁运动占满所有新闻头条版面,这时父亲刚去世不久,换成岳父癌末躺在我家,我已累得长日里处于神志不清状态,精神濒临崩溃边缘。
达鲁的老婆小惠一通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参加那个活动?我说这时只要走两百公尺可能就会倒了!更不可能跑到台北去。
她又说︰「敬告各位亲友,以后不许再叫我X太太,只要称呼我名字就可以了。」
再问清楚才知,她已经和达鲁离婚,达鲁把深圳的那个女人;他的前助理带到台弯来,并且还又婚了。
至于在1999年之后,达鲁是否又去过深圳?这几年他都在混甚么?我已没精神再谈很多。

2010年,达鲁忽然又来到屏东,我很不想理他,但他在电话里很有感情地说︰「很久没有见到过你妈,很想念!想要再看看她。」
我又昏了!绷著一张脸;我还是去车站接他。到了我妈那里,他热情地嘘寒问暖自不在话下,还说想要参观我妈几年前新迁入的国宅房间。我妈带他入内观看时,我坐在客厅看电视,没听到达鲁在和我妈商量甚么。过一会儿,两人步出里间门廊,达鲁刚站到门外时,我妈先把我叫到厨房里对我说︰「这个人一肚子坏水!他想把他从大陆带来的女人丢给你来养,你可千万别答应他甚么事。」

开车送达鲁去车站的路上,经过一处新建大楼,他指著两条大路交会处的店面,很阔气地对我说︰
「有空时去帮我问问那个店面的房价,我想买那间店面。」我没有回应他,心里干声不断。连我家老妈妈都看得出你在耍什么鬼花样,还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只佬?

回我妈的住处,我妈气还未消。达鲁骗我妈说他的公司商务很忙,经常要来往台港和大陆,希望找个清静的地方安置他的二婚老婆。达鲁进里间时顺便抽开他的行囊,把房里热水瓶的水加到他的塑料水壶里,行囊是一只在袋口束绳的塑料布做成的袋子,里面还放著两片土司夹蛋。我妈说︰「他是欺负我老太太好骗?有哪里个在跑商务的人是这样的行当?」
我妈曾在社会上担任过多年公共事务,从中枢到地方阅人无数,见过的世面比我更广得多,早就看透了这个膨风无限的痞子,对于我还让达鲁来访感到很难理解!

送达鲁到车站时,达鲁说;「再见!等我公司不忙时再来。」
我说︰「不说再见!你真的不要再来了,也不要再打电话来,我会挂断。」

达鲁一脸诧异表情,还未等他转身;我已开车走了。心里仍有一抹谜团。回到家我又挂了一通电话去问小惠,达鲁究竟还在耍些甚么玩意?小惠很不屑地回应︰「我很看不起他!竟跟他过了那么多年!这么多年来这个家都是我在养,他就从没好好做过一份工作。人没本事,到处鬼混,却一天到晚梦想发大财。孩子都成年了,他却弄了一个大陆女人来气我。最近他俩连租屋的钱都付不出,又来求我收留他两人,我一开门;我儿子就把他两人轰出门去。」

达鲁来屏东后的一个星期,深圳女的电话来了,我既从未见过她,也是第一次对话,她想要解释达鲁有什么苦衷?我没给她很多时间解释,只告诉她;现在我连达鲁的名字都不想听到,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我的电子邮件又出现深圳女的来函。我知道达鲁根本连计算机的基本动作都不会,当然也不可能会使用电子邮件,达鲁是怎么挖出我的电子邮件?我已不想再问原因。这时只觉得很想赶快甩脱这鬼影般的连结,把那个来信的位址也封了。

其实我很同情深圳女,但我帮不了她。正如同当年小惠初识达鲁时,我也曾为小惠的未来忧虑过。深圳女的说话很婉转得体,文字驾驭也很流畅,从表弟口中得知此女外型也不错,还比达鲁大约年轻了20岁,为何会跟著达鲁从深圳一路流落到台湾来?而我的不能理解处,又正如我妈对我的"不能理解",30年前我妈就直斥过达鲁不是好料,我竟然忍受他直到老来才一槌定心,永绝后缘。

近年来老婆多次责备我,人愈老怎么变得愈是口无遮拦?每每对别人的观感印象话出如风。因为达鲁给我的教训太深刻太寒心!当年达鲁泡上小惠时,我如果给点真相的暗示,小惠是否可以不必毁了一生幸福?表弟谈到达鲁在深圳招摇时,我如果请表弟去说破,深圳女也不致落得如此狼狈不堪下场。现在我常说一句话︰「生命很可贵,不要把精神和时间浪费在烂人身上!」因此得罪的人也更多了。这样的改变我仍自觉有点迷惘,近几年我又几度说破真相得罪了一堆人,是对的吗?!

全文完结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

不说再见 达鲁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537931

不说再见 达鲁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506529

不说再见 达鲁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779208

不说再见 达鲁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891566

不说再见 达鲁14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976918

不说再见 达鲁15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082847

不说再见 达鲁1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239732

不说再见 达鲁1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289602

不说再见 达鲁1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357877

不说再见 达鲁1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437350
不说再见 达鲁2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455084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老鼠拔河吓吓叫
下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19--小说
回响(5) :
5楼. 月光边境
2019/08/14 15:17

虽然事隔三十年才斩断这不敬虔的魂结

还是勉强给大哥按个赞

有时候拒绝是需要勇气

大哥您太仁慈也仁慈太久

我在想

如果早早拒绝达鲁或许他早点路绝也是不错

大哥您帮他开了太多的路

让他的邪念得以扩张。

我想大哥您这辈子都在帮助别人

也都在替人着想

从小就扮小家长来著

您的理智支撑著您承受那些情绪型的人的债

如今能得罪多一点人也是好

不要再妇人之仁了

人没有办法承担谁的满足与快乐的

生命的杂质

大刀挥去吧!

会忍耐他这么久一大部份原因,是始终并未在近处看到真相。
「远亲不如近邻」的另一层意义,是近邻更易看到此人习惯和作风,远亲没有近观反而不见其陋之处。 yusheng2019/08/15 12:02回覆
4楼. 芊汩/花东之旅 ^^
2019/08/12 21:41
哈哈!给巴特大哥精神奖
从以往到现在仍秉持的看法"得饶人处且饶人",但对于不知适可而止的人,终究须一次出清了结。 yusheng2019/08/15 12:02回覆
3楼. *Susan*
2019/08/12 14:04

达鲁这样的人 吃喝拐骗惯了

养成了好逸物劳 天花乱坠的习性

其实也很可怜  同样是一段人生 

竟过得如此不堪  真是因果不爽

最可笑的是,连吃饭都大有问题了,还声称想买新建大楼的黄金店面,仍一副老子就是有钱的姿态。
虽然不很清楚他都在搞些什么玩意,但我一直都知道这个人有信口开河的习惯,从没把他的话当真。
倒也奇怪的是,竟然已经忍受了他这么几十年。一想到此我就惊出一身冷汗来! yusheng2019/08/12 20:46回覆
2楼. 冯纪游(陆游:30道瀑布的那玛夏)
2019/08/10 20:29
终于看到了大结局,长吁一口气,令人感叹不已!谢谢分享并祝周末愉快微笑
写长篇小说很费神,也许需要休息些时日,或以图垫档。 yusheng2019/08/11 14:00回覆
1楼. 亚鲁司基
2019/08/10 17:42
真话

午晚安 yusheng

「近几年我又几度说破真相得罪了一堆人,是对的吗?!」

这种事,没有对错。

只有要不要说破的问题。

就好像国王的新衣,

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说破真相

如果说破真相,对大多数人有益

我赞成说破真相

前年和一位不算很熟的朋友聊著,他提起我们都认识的一个人,那是我过去的一位长官。
我当即就说︰「那个人的私德烂透了!」一桌哑然,朋友抹下脸来︰「你怎么可以这样胡说?」
我说的是实话,那位长官喜欢找部属打政治麻将,只可赢不能输,捧上欺下的嘴脸单位里都知。
糟的是,恶官也常搞些吃吃喝喝的事,都是去朋友的餐厅消费,呵呵!我又丢了个朋友! yusheng2019/08/10 18:43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