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说再见 达鲁17--小说
2019/07/29 23:01
浏览807
回响1
推荐78
引用0

不说再见 达鲁17

在长辈A家里相处的一个星期,我最大的收获是对现代尖端科技的基本常识;一下子就增进了很多。以往透过宣传我们一直以为大陆是个很落后的地区。这时才知,大陆在1970年代就已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一些尖端科技的研究,并未因政治运动影响而停顿。他们谈到纳米制程的事务,那时在台湾一般的大学生还普遍不知是何玩意?听了半天我也雾煞煞,只知这是一种极微形的技术,不能插话说甚么。

长辈A对儿子管教极严,决不允许他的独子和公门之人接触,那位大男孩从没加入过我们的闲聊。达鲁本来就胸无点墨,却难抑爱表现的胡说八道习惯,把这档事想成是一种印刷事务,频频插话,完全牛头不对马嘴。长辈A是很有修养的人,不会当面给人难堪,偶而只皱个眉头,没有制止达鲁插话。这些人虽然衣著素朴,可都是当世真正的尖端科技菁英,有些仍会耐心给达鲁解释;所谓纳米碳管是怎么生成?而且在很多用品材料上纳米技术会产生革命性改变,对达鲁而言仍是鸭子听雷。

我心里着急著;好丢脸啊!达鲁却兴高采烈;以为自己已在学术会谈之列。不过更让我颜面扫进坑的事还在后头,长辈A可能精神欠佳也没防著这点,那一周里我们出游时,达鲁好几回要跟他合照,长辈A看在达鲁是我好朋友份上都没有拒绝,这才是我后来最悔不当初之事!这些合照后来竟成了达鲁无往不利的通行证,让达鲁游走大江南北,到处吃香喝辣到无所自制。回台后我的工作和生活如常,没有任何改变,达鲁的诡道却正在晋级,不过这时还没有升段到无法无天。

同年退伍的另一位同学阿端;有天忽然来一通电话向我寻求帮助。阿端家在台南,他夫妻俩都不擅厨艺,却跑到台中工业区外路边经营一家快餐店,点子是达鲁帮他出的,地点也是达鲁帮他找的。由于经营不善感到很吃力,又透过达鲁引介,希望我能去一趟台中教他怎么做菜。一到那家店外我就感觉不妙!路边空荡荡一片,建筑只见这里相连三户,其它两户还都空著。

工业区里有餐馆,区里工作的人应该不会舍近求远;跑来这处并无特色的小餐馆用餐。阿端请了个不驻店的厨师,每天上午烧四样菜分置四个大锅里,人就离去了。阿端竟给厨师月薪五万,这已相当于那时四星级饭店厨师的月薪。我笑说︰「若不是我在高雄的出版社有工作在身,我宁愿来台中给你做全职厨师。」不过即使阿端肯给,我也不会忍心让阿端傻傻吃大亏。

阿端的快餐店里只有咖哩鸡肉饭、洋葱牛肉烩饭、台式烧肉饭、红烧鱼饭四样,连搭配的小菜都无,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大道旁,只见车不见人,怎会有生意?我停留三天,临场教阿端夫妇做了十样菜,第一天达鲁带著一家大小在此免费搭伙两餐,第二天小蕙推说有事没带孩子来,我看出小蕙已觉得过意不去,达鲁则以办伙专家的姿态吃到底,并不断提出他的规画大计。达鲁频向阿标献计,一定要把我留在这里。

我心想捡这个地点做餐饮生意简直就是跳火坑!达鲁更进一步怂恿我可以在这里做三餐,应该会赚更多。我很纳闷他在校期间长期担任伙委,难道看不出来?就连军校大伙房里那些老兵,也不是三餐全包,而是有在换班的。

达鲁不断阐述他的经营理念,但没说他是否要出钱投资?我听来就象是儿童在描绘童话故事。不经意间他又说溜了嘴,如果我来接手这里的厨师,以后他全家三餐都打算来这里免费用餐,就不必花费膳食开支了。让我一个人做餐厅的三餐,当我是铁打的?而且即使是亲兄弟合伙,也没听说会让一边的全家人都每天来打秋风的。

阿端夫妇俩都是非常老实的人,既没做过生意,对社会生态的尔虞我诈也缺乏认知。临离前我劝阿端趁早把这家店收掉,否则会愈赔愈多。如果仍打算做餐饮生意,我这趟传授的这点厨艺仍是不够的,而且一定要另觅别处。我们都同样是没有领退休俸的退伍军人,我提醒他这点老本如果不守紧,未来生活堪虞!又一个半月过后,一通电话接通后,阿标说话的声音和哭声没两样!

阿端结束快餐店营业后,达鲁又立刻给他献计,仍是只说嘴不出钱。达鲁的点子是和隔壁的房东合伙开一家马杀鸡理容院,达鲁的说法,要快赚、赚大的一定要做"黑"的才有搞头。店里请了三个会摸鸡的女人,还未正式上班就先各领三万元预约费。大肆整修装潢一番后,门口挂上大红幔,鞭炮霹霹啪啪响,第三天下午就被警察临检判定违规查封了。

阿端的一百多万元退伍金经这两次空耗,全都付之地沟水,连他老婆手里的一笔积蓄也泡汤。达鲁引介和他合伙的人根本就是个地痞,生意做不成,合伙金也分文拿不回。这整件事都是达鲁在积极撮合促成,达鲁却未支出过分毫,我已怀疑达鲁是否在其中"暗坎"?但没有近距接触,情况不明,也不好说甚么。

又过两年,北京一位表弟在长途电话里告诉我;在深圳遇到达鲁。长辈B去深圳视察,他儿子在北大学财经,同行想去深圳旅游,顺便到加工出口区见习实务经验。达鲁并未见到长辈B,他儿子却遇到了达鲁。表弟说︰
「你朋友达鲁这会儿扬眉吐气,可得劲了!在公司像个爷们,办公室比我爹更大气,一出门就有车蹭著。」
「我不知道他已经去了大陆,他在深圳干啥?」我努力搜索记忆,怎么都难以想象达鲁的气派模样。
「听他说是人事部经理吧。还有个漂亮的助理噢!」表弟说著的口气似乎很羡慕。

愈听下去我愈觉不对劲!又不晓得哪里里不对劲?就我所知,达鲁以往在军中就连基层管理都做不好,怎么会忽然跑到台商在大陆的大工厂做起"人事部经理"了?表弟还被一个场景吓到,那时时近中午,工厂前面的广场上有二十多个民工,在一个管理干部的喝令下,先交互蹲跳,然后在大太阳下立正罚站。表弟问我︰
「哥,在台湾的工厂都是这样管理工人的吗?」
「台湾的工厂有些工人常拿跷,工人不好管,老板很不好做的!」
「这就奇了!能个儿了!咱在北京也从没见过工人可以这样使唤的。」

达鲁还有更威风的一面,深圳出口加工区运作不久,当地治安情况仍差,无论外商或台商;很多都有被抢或被勒索的经验。唯独达鲁在职的这家工厂连小偷都不敢钻进去,夜里还有公安彻夜围著场外轮流巡守。表弟在述及这段时,还带著很佩服的口气。不但当时我没想到这与长辈B何干?就连他儿子也不知,达鲁能够"狐假虎威"是假藉他老爸的威名。不过达鲁在深圳也没有摇摆很久,长辈B既到了深圳,消息当然会很快传到他耳里。

两岸间开放之初,去大陆设厂的台商,除了需求技术人员登陆外,还需要大量的工厂管理人力。那时即使肯给在台一倍薪水,一般在台已有管理经验的人才,愿意去的人仍不多。台商只好退而求其次,从军中退伍的军士官大多没有技术专长,但较有服从性,就成了台商征入管理人手的主力。阿端在退伍金耗光后,短期间就去了大陆。至于达鲁是何时也去了大陆?推想应该也是同年。

这些退伍军人并无以往台湾民间工厂的管理经验,忽然推到大陆工厂管理事务前,最熟悉的那套当然就是以往在台的军事管理方式。几年后整个深圳的工厂都形成了军事化的管理模式,台湾很多人以为这套是来自解放军?这是很大的误解,其实,最早的模式是从台湾的退伍军人移植过来,后来更影响到大陆一些商店的管理方式。我相信阿端决不会苛待工人,但达鲁就难说了?!

长辈B既已来到深圳视察,达鲁伪称是他外甥的桥段很快就穿梆了。不巧的是这时我在台湾正在逐渐走入"水深火热期",家里的境况遭逢到一些变化,必须日夜兼差,不但和大陆亲人断了联系,就连台湾的熟朋友也难得遇到,达鲁是何时从深圳被赶回台湾?我并不知道。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
不说再见 达鲁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537931
不说再见 达鲁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506529
不说再见 达鲁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779208
不说再见 达鲁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891566
不说再见 达鲁14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976918
不说再见 达鲁15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082847
不说再见 达鲁1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239732
不说再见 达鲁1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8289602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18--小说
下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15--小说
回响(1) :
1楼. *Susan*
2019/07/30 23:19

大哥多才多艺  竟能烧得一手好菜 佩服佩服 ! 

达鲁在这世上还是有贡献的  起码他可以当作负面教材  呵呵..大笑  

在我这个年龄层,当年除了少数"眷村痞子";和娇生惯养的独子外,这些日常家务事一般眷村男人都会做。
读者如果有兴趣看完整本小说,有关达鲁的故事,的确是够写实的负面教材。
从学生时起,我就已知达鲁心术不正,但总觉得有欠达鲁人情,所以不断忍受和姑息他,
到后来几乎已到不可收拾边缘。人情总有还清之时,生命很宝贵,不要把时间和精神浪费在烂人身上! yusheng2019/07/31 10:43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