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说再见 达鲁13--小说
2019/06/30 16:27
浏览713
回响0
推荐61
引用0


I dont like to sleep alone
--西洋老歌


不说再见 达鲁13

瑞瑞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像平时那般四平八稳,语音里充满了惶恐︰「哥,我已经三天没有睡觉,我好难过........!」
「快告诉我你在哪里里?」
「我在你们学校侧门对面的骑楼下。」
「我马上就来,如果20分钟我还没到,你再挂一通电话进来。」

这时走大门,门口宪兵一定不会放行。如果循上次夜会娜娜翻墙的老路,这已是将近一年后,不知那里墙下的跳板是否还在?
门外下著牛毛细雨,幸好是那种淋在身上一时也还不致会浑身湿的微雨。我换好运动服,再套上一件夹克,顺便携带一件披风式的军用雨衣,又快速急奔木兰村侧墙。铁刺围篱仍然伸手一掰就可进入,老天帮忙,墙下那片一年前被我崁在浅池上的跳板仍在。

一蹦我又上了墙头,在墙头上我已经可以看到隔条马路骑楼下的瑞瑞,缩著肩膀隐身在阴暗的廊柱下。
墙外是一条护城河般的大水沟,水沟上架著一条简单的便桥,是用三支粗竹竿绑成桥面。桥面湿漉漉容易打滑,我在急速通过将抵对岸时,一个不慎滑跌腾空摔出去,摔进岸边茂密的草丛里。马路对面的瑞瑞急奔过来,我已跳了上来。

瑞瑞问我有没有摔伤?我跳两下表示无伤让他放心。瑞瑞仍慌张地在我肩膀上瞎摸,又在我身边转一圈确定没事后,滴咕著︰
「害你摔下去,吓死我了!」我定睛看她,一脸憔悴面容。
「怎么了你?变成一只小熊猫了?」还从没面对面这么贴近过,眼前是瑞瑞的一对黑眼圈,不禁感到一阵心痛!

「我很痛苦!睡不著觉。心里闷到快炸了,怕别人嫌我烦,也不知该找谁说话,我想到只有你一定会肯听我说话。」
「当然,我是你哥,所有人都不理你了,还有哥在。」

瑞瑞忽然抱紧我嚎啕大哭,我让她哭了一会儿,然后提醒她;我们还仍站在雨中。
半夜里,这条很冷僻的路段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过路的出租车,我们得要再走一段路去北投街边才有可能找到车。

瑞瑞去骑楼下拾起随身带来的雨伞,我用斗篷雨衣围一圈,把我俩一起包进雨衣里,再撑起那把伞。三天没睡觉,瑞瑞身子很虚弱,我们走得很慢,我侧抱著瑞瑞时,起初她两手冰冷,还在微微颤抖,过一会儿才逐渐暖和起来。

走过一条长长的中央北路,瑞瑞走得有点吃力,我们就在一家银行门廊下的台阶上暂坐。瑞瑞这时才对她最近发生的事;和遭遇的心情娓娓道来,原来是失恋了!而且还被横空杀出来的情敌狠狠羞辱了一番。

虽然过去没和瑞瑞谈过她的心事,但对他以往的生活底事是很清楚的。这应该是瑞瑞的第三次恋情,而过去两次都是黯然神伤收场。

前两次是在上中学时,她初中时的初恋是同村一个同龄男孩,详细情形不明,只知她阿爸后来严格禁止她从那个男孩家门口经过。

第二次的恋情我难辞其咎,对象就是我同村的一个熟朋友,相识也在我家。起初我并没有注意到一群朋友聚会时,她俩常会半途消失。

我高三时,瑞瑞高一,阿贵是常在我家打麻将的牌咖之一,也是雪英口中我的"狐群狗党"之一。我家俩老经常不在家,我也不会打麻将,他们就常窝到我家来摆桌,我没收过他们的润金,甚至有时还免费包办供应两餐,因为只我课余有在工地打工有收入。

那时雪英是我唯一的"女哥们",不过雪英只偶而和女生打麻将,从不和我这些朋友上牌桌。十多位常在我家出入的女孩,只有两位是本省籍,其中一位很外向,早就和眷村女孩们打成一片,没有违和感。瑞瑞很内向,在这些个性比较豪放的眷村女孩群里,有点格格不入。

雪英是这群女孩里外型最亮丽的,也宛若这群女孩中的小头目,一伙人聚在一起聊天时,瑞瑞偶而搭上一句,最爱捉狭的璐璐常会给瑞瑞打枪糗上一句,往往都是雪英打圆场帮瑞瑞解围。后来这群女孩大部分来到台北后,瑞瑞唯一还偶而有来往的就是雪英。也不知是否有某种默契,从大一到大二时,我和雪英在台北来往最密切的那段时期,瑞瑞从没出现过一次。到我大四,雪英已很久未见,瑞瑞才开始频繁出现。

高中时,我的这些好友大多都对雪英很有好感,但雪英表现得很冷,偶有几位男生提胆栖进,往往都碰得一鼻子灰,后来还变成同侪中的笑话。这些朋友在我家的聊天会,大多时候会分成男团和女团。在一群都是女孩们的聚会中,我是唯一的男生,所以任何一边对另一边某人的评语,我都可以听到,但我从不把这边听到的转述给另一边知道。

雪英在女孩们的聚会中对阿贵的评语是「如果狐狸精也有公的,那一定是阿贵」。阿贵把妹一向采多头抢滩方式,但阿贵行事缜密,虽瞒不过这群像泥鳅般精钻的眷村女孩,老实的瑞瑞会被迷惑则不难理解。

最先察觉到阿贵和瑞瑞间行迹特别的也是雪英。以我的立场,受命瑞瑞双亲托付,只要把瑞瑞保护好,至于瑞瑞和哪里个男生交好?我认为不是我该管的范围。雪英提醒我阿贵很滑头,可能会让瑞瑞吃亏,起先我还很有信心认为,有我盯著,阿贵耍不出什么名堂来。

屏东最大一处眷村在圣诞夜要办一场盛大舞会,瑞瑞从其它眷村女孩那里告知后,对我表示她想参加,我还没有察觉她已和阿贵商量好在那里相聚,这时我已有一辆旧车行买来的中古旧机车,那晚我去瑞瑞家接她,舞会中原来瑞瑞都是和阿贵共舞,看来没什么须要我担心的事。

在角落坐了大约半个多钟头,有位陌生的大姐邀我下场,我说不会跳舞,她说没关系;只要跟著她脚步走就行。两曲跳完回座我没看到瑞瑞,在人群里查找,瑞瑞也不在室内,我这才担心起来。

看到面熟的我就问;有没有人看到瑞瑞?终于问到一位也认识阿贵的男生,他说看到阿贵牵著瑞瑞;坐上阿贵新买的大机车。他一指出方向我就感觉不妙!那是通往村外的冷僻小路,我跳上我的老爷机车就往那条阴暗的小路急驶,一路上机车排气管还不时放几炮。

路边有一片香蕉园,阿贵的新机车就斜倚在蕉园旁。我停下来大声喊他两的名字,静悄悄没有回应。于是在另一旁的甘蔗田边捡了好几块乾土,堆在蕉园外。我考虑到直接闯进去,场面也许会很尴尬?蕉园占地不很大,于是向蕉园各个方向投掷土块,一阵猛掷后,才听到阿贵发出一声唉吆!接著阿贵在蕉园里大声说︰「停止投弹,我们出来就是了。」

阿贵牵著瑞瑞走出来,瑞瑞头低到快贴在胸前。我发出咆啸声︰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阿贵也气急败坏大声说︰
「马滴!我们两个的事干你甚么屁事?你又不是他哥哥。」
「瑞瑞你说!我是不是你哥哥?」我对瑞瑞问。
瑞瑞一声不吭,走过来闪到我身后。我发动老爷机车,瑞瑞仍一声不吭就坐上后座。我轰一声冲走时,阿贵脸上有点惊愕不解的表情,但没有再拦。

一路上我和瑞瑞都没说话,瑞瑞显然很紧张,她揽在我腰边的右手,手指深深拑进我腰带边的肋腹,我有点痛仍没吭声。回到瑞瑞家,待她走进里间后,我把刚才发生的事告知她阿母,接下来瑞瑞整整被禁足了三个月。

不久后我去了军校,又退学在民间工作过半年多,然后再辗转跳到第三所军校来到北投,才在台北再见到瑞瑞。

那次"土崩鸳鸯"后,我和阿贵正式决裂,也是几年后在台北遇到他,我为几年前的事向阿贵致歉,表示受人所托;不得不横加拦阻。再问到阿贵和瑞瑞间的情事,阿贵表示来台北后和瑞瑞仍来往过一段时候,但早已拆伙,而且现在也已有了新女友。

我问阿贵为何拆伙?阿贵轻描淡写的回答︰
「她像个日本娃娃,看来乖巧可爱,但处久了会觉得腻,很无趣!」
我心中又不禁暗骂阿贵,你最喜欢的那些马子都会玩爱闹,瑞瑞本来就不是很嗨的女孩,那又为何要去招惹她?

在凄风苦雨中,我和瑞瑞几乎是抱在一起;蜷缩在银行门口的门廊下。
瑞瑞的前两段恋情,我知她知,互不再述。在我提问下,瑞瑞开始陈述她新近告吹的情事,又怎么会弄得失眠苦恼如此?瑞瑞说过一段后,忽然问我︰
「哥,你觉得我会不会很无趣?我觉得男人似乎终究都会离开我!」
「老实说,你不是很活泼。但大部分男人最后想要娶的是妻子,你就是最标准的好妻子人选,只不过时候未到吧?」

瑞瑞搂我更紧了,即使被雷打的万分之一机会,可我也不会想到,这个深夜时分,又是校外的街边,达鲁怎么竟会忽然在我们面前出现?!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
不说再见 达鲁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537931
不说再见 达鲁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506529
不说再见 达鲁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779208
不说再见 达鲁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891566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14--小说
下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12--小说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