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说再见 达鲁12--小说
2019/06/27 00:04
浏览884
回响2
推荐58
引用0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音乐

不说再见 达鲁12

瑞瑞这时帮我做了决断,其它同学仍随车回程,瑞瑞和我留下先解决湿衣问题。游览车开走后,天已渐暗,整个山窪下的水塘边就只剩下我和瑞瑞了。

我们走进水边的树林,瑞瑞先从旅行包里掏出一条乾毛巾让我擦脸,然后就去林里捡拾乾柴,我们很快搭起一支横木架,瑞瑞又从旅行包里掏出一支打火机,这时我更意外了!没有在抽菸的人,谁会想到要随身带一支打火机?瑞瑞再掏出一支美工刀,要我帮著先裁切树上扯下的藤蔓,做为捆扎木架的绳子,我更好奇了!问她旅行包里还有什么宝?瑞瑞拉开旅行包,里面还有一条饼干和几样应用成药收在一个小袋子里。

火升了起来,瑞瑞把我的湿衣裤一条条搭上木架烤火,就剩下最后一条底裤,瑞瑞仍叫我脱下来,我犹豫了!瑞瑞说︰
「你是我哥,我们互相够了解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瑞瑞气定神闲在架子上翻烤著我的衣服时,我尴尬地裸身蹲在旁边和她聊著。然后她把饼干和随身带著的小水瓶递给我。

当我们离开时,天已完全暗下来,我得要不时打亮一下打火机,辨识路面,以免视线太暗跌倒。
四周非常幽静,瑞瑞一只手紧搭在我肩颈后,只听得到草丛里的虫鸣声,以及黑暗中瑞瑞的喘息声。
要走过一大片乱石地才能看到通往外面的土路,这时我心底由衷地佩服瑞瑞处理事情的沉著和细心,并且心想,以后如果哪里个男人娶到这位体贴备至的妹妹,可真是好福气啊!

我仍"很有分寸"地没有搂住她的腰,因为我想到娜娜只是一时疏冷了些,还没明白说要拆伙。而我也还没搞清楚,几年来一直当成妹妹的人;是否应该改变关系?在这样奇怪的场景中,对那时的我而言心里仍有著一片迷惘。
回校的次日,班上同学很好奇地围拢来问我,大伙都离开后,我和瑞瑞是否发生过甚么事?我回说甚么事都没发生,没有一个人相信。这时逛到我教室来的达鲁抽冷地搭上一句︰「你们应该相信他说的,他是已经从西天取经回来的猪八戒!」

办过几次团体旅游,教室里的同班同学已成就了两对新侣,我也成了「爱情秘书」。做学生时我有偶而写札记的习惯,是日记和思考生活事物的综合文字,不知不觉已写成一本,却很少去投稿。这本札记后来就成了班上要写情书者的参考本,几度传阅后遗失。达鲁的情书则都是我在临案全般执笔,小惠的每封来信达鲁都会先让我过目,然后我就模拟情况写封回信样本,达鲁原样照抄寄出。这三对后来都在毕业不久后成婚,我自己却是在五年后;透过长辈引介后才短期内迅速进入礼堂。孙中山的「知易行难」说;在我身上可以得到最贴切的印证。

娜娜在无声无息中逐渐断了联系,瑞瑞在那次基隆旅游后,有一段时期,每个周日都和我并肩在压马路,是的,就只是压马路。我没忘记瑞瑞的阿母交代,要好好照顾瑞瑞,但却不知该如做是好?有时我一下午都坐在光华商场地下室的旧书摊中,她其实没有我对翻阅旧典故的那么热衷,仍耐心地坐在旁边。在餐厅用餐,我点甚么她就完全跟我同餐,有次我半开玩笑点了一份辣牛肉面,她也跟著吃同样的一餐,她家原是从不吃辣的,只见她额头冒汗,在不断吸气声中;还是勉强把那碗辣牛肉面吃完。我暗骂自己很坏,怎么可以欺负老实人?

其实我很有点把握,不必学达鲁的手段,就可以引导瑞瑞跟著我走进一个幽密空间。她对我是如此全般信赖,但愈是如此;我就愈觉得不能做出伤害她的事。因为我内心还有个结,预估到未来要谈婚姻时,家里一定会有状况,我不能给任何女孩承诺。而我和娜娜曾有过的较亲密动作,也从不在和瑞瑞相处时表现出来,我们早已如此熟悉,但肢体上的距离仍从没更拉近过,在基隆旅游前,我的手臂甚至从没搭上过她的肩头。

以往我甚少和瑞瑞谈他的私事,十足像她哥哥的样子,高中时她阿母挂电话来托我带她出门,我就骑著脚踏车飞驰去她家,她要上街购物,我就站在店门口守著。她要去参加舞会,我就全程坐在角落盯著,注意是否有男生想吃她豆腐?直到把她安全送抵家门,向她阿母报告全程均安,这时我才像交班后的卫士,松下心情骑车回家。尤其夜间带瑞瑞出门时,毋宁说我就是她阿爸的分身,我不允许瑞瑞踏进去的地方,瑞瑞只会温驯地跟著我离开那里。坐在脚踏车后座,她也只会侧臂揽住我腰边,从未像情侣般那般环抱,我们之间就这样非常有分寸地维持了七年的相识。

一个很寒冷的冬夜,这个无形的藩篱曾一度短暂拉开过。那天夜里十二点多钟,又是值班卫兵的同学到大通舖把我叫醒,巧的又刚好是上次夜会娜娜来叫醒我的那位。半迷糊中我说︰
「唉!神经娜娜!好久不理我,这么冷的半夜里怎么又忽然来电我了?」
「同学,听声音不象是上次那位哦!」然后又加上一句︰
「平时看你都优闲得很,原来都是半夜在忙啊?你不像平时看来那么老实哦!」
我耸耸肩,觉得多说也难解释得清。


醒了一半,拖著另一半瞌睡,慢慢走过一长列大通舖去接电话。
我才"喂"一声,那头就传来一丝微弱的女声,我吓一大跳!瞌睡全醒了。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
不说再见 达鲁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537931
不说再见 达鲁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506529
不说再见 达鲁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27779208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13--小说
下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11--小说
回响(2) :
2楼. *Susan*
2019/06/27 22:33

与大哥有缘无份的女人真不少 

他们都认为男主角是眼高手低;挑剔,只有达鲁了解是怎么回事。

也因此,写达鲁就连带会有这些"插播",没有达鲁叁与的戏场还没列入。

至于原因,在本章以及前文都有提及。
yusheng2019/06/28 12:41回覆
1楼. 月光
2019/06/27 21:15
看到生气了😣😣😣

这三对在毕业不久后成婚,我自己却是在五年后;透过长辈引介后才短期内迅速进入礼堂。

原来也不是插播爱情故事。太不浪漫到令人生气,怎么有这种的😎😎😎
角色之所以为"角色",利弊互见。

"她们"的母亲之所以会那么放心把女儿交给我带,是看准了出不了纰漏。

可是,这种人往往会为了一个"原则",把自己逼到死角去。

这种个性的人通常不会有较高的发展。
yusheng2019/06/28 12:41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