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说再见 达鲁08--小说
2019/04/19 17:49
浏览906
回响3
推荐73
引用0

不说再见 达鲁08--小说

小葳在台北松山区一家餐厅担任会计工作,已经超过三个月没有发薪,跑来找我时哭哭啼啼,来台北这第一份工作就被坑。
她说︰「台北好可怕!乡下来的人总是被欺负。」听得我义愤填膺,决定那个周六晚上就去帮她讨公道。走出校门前,达鲁又要跟,我告诉他今天不是出门玩,是要去找人吵架。心想身边跟了个壮汉也好,多少也可长点气势,仍让他跟了去。

餐厅规模不是很大,卖的是韩式火锅,座位大约三十人就坐满了。一进门我就朝里面厨房门边的柜台走去,达鲁在柜台旁的一张桌边坐下。老板刚巧从厨房里走出来,是个接近四十岁略高的瘦猴,样貌有点凶恶,一把长发梳到后脑勺紮成个小马尾。我把来意说明后,他冷漠地回应一句︰「是她自己要走的,本公司规定,不告而离视同放弃一切权利。」

我还待继续理论,有个男服务员栖进我身后,胸口几乎已抵住我肩膀,厨房里也跑出个两撇乱眉的人,沾著油腥血渍的罩衫未脱下,手上还抓著一把剃猪骨的尖刀,小马尾冷冷地从齿缝里迸出一句︰「你是甚么东西来找碴?滚!」我转身看后面,达鲁已消失影踪。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抹抹鼻子一声不吭走出门外,到街口打一通电话后,就坐公车转往中华路。

宪哥是我去军校前的同事,过去在广告工程公司工作时他就一直很照顾我。见到我很高兴地猛拍肩膀摸摸头,经过两年后,他已自立门户做小包,手下有十几个工人。这时他又约了两位过去我熟悉的工人一起去喝酒话旧,我说出有件事相托,宪哥立刻应允相挺,第二天周日下午他会带五个工人和我同行去谈判。

周日下午一点钟,我们一行七人走进那家餐厅,除了我,其它的人每个都肩挂一个工具袋,里面藏了"家伙"。宪哥和其它五个工人穿著上工时的服装,一身灰扑扑,衣服上还有五颜六色油漆。进了门分别在各桌散开来坐下,屋里这时仍有几个客人,一看情况不对都赶快付完帐离开。服务员问我们要点什么餐点?我们说来杯白开水,然后就保持静默。宪哥堵在门口,我坐在柜台边看到小马尾从厨房后门闪出去,大约十几分钟后,门外马路对面就有一票人大约十几个手持棍棒向餐厅这里走来。

宪哥走到我身边悄悄说︰「情况不对!这家餐厅好像有骡子在罩。这里是松山外省挂的地盘,他们人多也很能打。」
我对宪哥说︰「如果情况不对,就往厨房后面撤出去吧?」我再回头望向门外,却有个熟悉身影走前面正在越过马路,显然是那票骡子的头头?我又改口说︰「稍待,来人好象是我的朋友。」宪哥先把他的人退到靠近厨房门边的一线摆出防卫阵势。
门重重推开来,一个比我还稍矮的身影在门口咋呼︰
「哪里一路的鬼啊?要来摸池子掀坎子吗?」
「毛儿,你咋呼个啥?么洞四来跟你拜码头喽!」
「哇哈哈!原来是你个鬼儿子滴!」他立刻转头向后面的人吩咐︰
「先等在外面,别进来。」

毛儿是我过去在空军官校的同学,"么洞四"是我那时的外号,空军早年多四川人,所以私下里我们聊天时也常在使用四川话。
我离开空官不久后,他也相继退学离校,没料到会在这个情况下再遇,我立刻揽著毛儿到角落边去商议。
我把餐厅欠小葳薪资的清单拿给毛儿看,毛儿从后门走出去和小马尾谈了一回,又进门对我说︰
「既然都是兄弟,好说。他答应那三个月的薪资照付,但加班费他仍不想给。他说你的女朋友对餐厅工作的配合度很差。假日生意忙人手不足,请她帮忙顺便端个盘子,她就是坚持那不是她的工作。还时常迟到!」
我急忙解释︰「不是女朋友,是同村的妹子。」毛儿皱了一下眉︰
「兄弟揽事也有内外之分,不是你马子?你也未免管过头喽!」我尴尬地点点头说︰
「下不为例,这次拜托你了。」

我走出门去把躲在附近骑楼下的小葳找来,这时小马尾也拿出个牛皮纸袋,让小葳点数所欠薪资。小葳点数过又说︰
「还有加班费........?」我把小葳劝出门去,告诉她待我把这里的事处理完后再给她解释。小马尾也一脸不高兴走回厨房。
这件事暂告一个段落,毛儿和宪哥后来也成了朋友。我却落得灰头土脸,无处洗冤!
小葳本就是个喜欢说三道四口没个遮拦的碎嘴子,对于我没能帮她讨回加班费仍心存不甘,这件事很快就传回村里去。村里开始有些耳语出来,以为我在这件事里收了"代办费"?而毛儿和宪哥不求代价的相挺,我也不能没有一点表示,至少摆一桌酒局邀集毛儿和宪哥几位兄弟是我必须做的,我可是自掏腰包从没要求过小葳为此付过一文。

论交情,小葳在村里和我并没有什么来往,会答应帮她只是因为两家母亲是好朋友。我帮了个完全没交情的人,最需要也最该帮的雪英;却反而被我疏忽了。因为达鲁让我出了大糗,从翠英那里离开后,我就再没回去过那里,很久未知那边情况。以后才知,其实雪英那时才正是最煎熬的一段时间,雪英遭遇的状况比小葳的事更窘迫、更难堪得多,那时最需要我的协助,但我一无所知。在不对的时间巧遇到肯伸手相助的人,雪英因此坠入了往后无边的悔恨。人生有多少恨事,只因一时擦肩错过?!

二年级将结束前,达鲁成了学校足球队的校队。而我又认识了几位学姊,她们喜欢跳舞,身边有个男生觉得比较安全点,于是我又成了她们的"跟班"。其实壮如蛮牛的达鲁更适合当"保镳",但这些学姊第一次见过达鲁后,他就被拒绝了。我仍不会跳舞,每次当她们在文校生举办的舞场起舞时,我就坐在角落嗑瓜子,也由于她们多半叁与的校外社团活动都是艺文类的社团,我和文校生的接触也渐大增。假日时完全不同的活动场所,自然地分隔了我和达鲁的距离。

我已经在内心下决心要疏远达鲁,可是娜娜的出现又间接拉回了我的决定。也因娜娜的出现,我差不多有两年没再见过雪英,再见到雪英时她已完全走样了!她身边那个男人不但是"正牌黑道",而且赌性难改!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不说再见 达鲁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341906
不说再见 达鲁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440184
不说再见 达鲁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25789460
不说再见 达鲁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26365700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09--小说
下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07--小说
回响(3) :
3楼. 月光边境
2019/04/20 20:01

哈,大哥在我心中几乎完美的形象

快因为这篇小说毁了

原来交友很瞎啊天啊天啊天啊

是很瞎!我不得不承认。
这个"达鲁"一直拖到几年前,我妈也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才在电话里对他说︰「你以后别来了!也别打电话了。」
不过有有些值得交往的好朋友还在,并非所有的都这样。人老了也该逐渐觉悟了!
每个人的情形不同,女生朋友倒是甚少遇到坏心的,坏女生我一觉得不对劲就会闪远点。 yusheng2019/04/20 22:19回覆
2楼. 静若
2019/04/20 17:41

本意是好,但是不见得每个人都可以帮,到最后变得里外不是人!

眷村里的人都这么热情帮忙吗?我的生活背景里,真没遇到像您们这种可以拜托的大哥哥,遇到什么事,就只能只己吞下去。

爱管闲事惹得一身骚!又不懂怎么拒绝,所以这本"达鲁"故事就是这种人的鲜活样板。
眷村里空间狭窄,环境封闭,没有哪里家的事能藏得住,有利有弊。
一家有事,村里大部分人都会来关心,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即使帮死人洗澡都没在怕。
苟有少年斗殴,也有可能演变成两家人全体出动群殴,可就很惊天动地了!
不想吵架的人要练就笑笑就"吞下去"的功夫,否则每天一开门就面对面,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前面说的是1980年代前的眷村古早印象,现在的眷村国宅已完全不是那个样子。有点经济能力的都早已搬出去。
家家平日门户紧闭。老人们每天坐在门前晒太阳等死,年轻不学好的混混坑骗长辈情形很常见! yusheng2019/04/20 18:14回覆
1楼. *Susan*
2019/04/20 10:48

第一次听到摸池子 掀坎子 这种比喻

应该指的是探底的意思吧?

这种场景真像黑社会故事里的情节 

你(主角)应验了好心好报啊!

"摸池子"即摸底之意。"坎子"意谓台阶、地盘或规矩。
"摸池子,掀坎子"原是俏皮话。早期在眷村的对话中很流行俏皮话,即使没读过书的大妈都能随口用上几句。
例如对别人说「秃子跟著月亮走」,有抬捧对方之意,意即沾他的光。有些人会客气谦虚的回应︰
「我也是"屎壳螂爬在扫帚上,结不了什么茧。」或说︰「我恐怕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如果回应︰「武大郎攀杠子,两头够不著。」就有点不想和对方攀关系的意思了。
如果说︰「黄鼠狼给鸡拜年」就是怀疑对方来意,接下来大概就会吵架了!

早期黑道的外省挂常在使用俏皮话,有些后来就也演变成了"黑话"。
「你是来摸池子掀坎子?」是质问对方要来挑衅?听来似乎有点拐湾抹角。
至于黑道的本省挂通常比较直接,一上来说的是︰「起莫空(找碴)?」或「你系剉屎噢!」

文中男主角脑袋多豆渣,很多事后来都弄得自己灰头土脸。

yusheng2019/04/20 12:50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