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法国经济改革的迷思
2018/12/10 23:20
浏览1,330
回响6
推荐67
引用0

法国经济改革的迷思

●法国的经济改革像颗震撼弹

法国「黄背心运动」于今年(2018)11月17日在巴黎开始展开抗议活动,示威人士大多是生活在小镇和乡村地区的人民。诉求从最初反对调涨燃油税,延伸到要求提高退休金、提高最低工资、撤销其它税目、恢复课征富人税、要求删减政治人物的最高薪资,甚至要求马克宏下台,以「人民议会」取代国会。

有些评论者认为,法国经济近两年虽有好转,只是速度非常缓慢,只大城市及周边区域才有成效,乡下地区则没有特别改善迹象,而乡下居民又特别依靠车辆谋生,调涨燃料税自然引发反弹,但民怨似并不止于此。

据法国统计机构统计的资料显示,法国总统马克宏上台至今,民生消费涨价方面:停车罚单:130%;汽车柴油:36%;汽车汽油:12%;煤气上涨7%;社会分摊金上涨21%;汽车行驶证上涨15%;住院费上涨15%;银行手续费上涨13%;电费上涨了17%;保险费:3%;公车:3%;烟草税:10%……。政府还降低了社会福利,一边减少了年长者的退休金,一边又取消了富人税,普罗大众已感到忍无可忍!

●把人民手上已有的拿走,是件危险的事

法国社会运动一向予人过度频繁的感觉,原因来自于法国的劳资双方;一直是站在对立面上,有其历史渊源。

1936年,法国左派当政签订了「法国劳动者大宪章」,明定工会有合法罢工权、消除一切组织工会的障碍、全体劳工加薪7~12%;同时政府推出法案确保每年两周有薪假、每周40小时工时、以及集体协商权。1981年第二次左派当政,密特朗总统将工时减少到每周39小时、通过实施巨额财富税。1996年第三次左派当政,乔斯潘总理将工时再次降低到每周35小时。经多年来工时不断降低,社会上的生产效率却在逐渐趋弱。

法国目前仅只11%的劳工加入工会,远远低于欧盟平均数的23%,本已显示在职工作者数量过低,但他们的公会战斗力欧洲第一。在其它国家,罢工往往是抗争到最后不得不使用的最后手段,但在法国却是「入门款」。推动政府的经济政策时,只要影响到劳工权益,无一不遇上法国工会猛烈抵抗,并且最终以失去政权做为代价。2016年,欧兰德想打破每周35小时工时的限制,并且无须经过与工会的集体协商,引发各业工会全面罢工抗争。又因仍未能重振经济,无力挽救失业率,没有降低公共预算赤字,黯然下台。

马克宏一上台便紧锣密鼓推动各项改革计划,旨在复苏与改善法国长久以来积弱不振的经济体质。法国经济增长已停滞近10年,直至最近才开始有了一点改善,多数人的实质所得已在增加,为何黄背心运动的激烈程度更甚于欧兰德时代?除了药下得太猛;而且下得不是时候因素外,所有执政者都须知,把人民手上已有的拿走,又没有其它可缓冲替代的诱因下,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件危险的事。

法国从1981年后,规定所有行业每周工时最多为35小时。2000年,法国政府又将全职劳工的一周法定工作时数;从39小时下修到35小时。相较于最标准的社会福利国家,如北欧的丹麦、芬兰、瑞典,工时都仍分别定在每周平均工时40~48小时间。法国企业的负担随之加重,不仅支出成本更多,效率也无法和以往相比。同一时间,德国的生产成本减少了11%,但法国却增加了3%。法国的经济成长率平均只有0.8%,仅德国的一半。近年经济复苏速度甚至落后于一些欧盟边陲国家。

●社会福利堆高形成经济重负

法国的工时虽低,特休假却高达30天。法国人6点下班后可以不接公司电话,很早就已规定假日不准营业。有些部门如果把午休和暂休喝咖啡时间扣除,每天工作时数可能会不到四小时,允许弹性工时的比率高达37.14%。雇主不得随便解雇员工,失业津贴优渥。在法国目前的制度下,不须要工作、或者偶尔打些"黑工"就能过上「小确幸」日子。

法国劳工普遍认为经济危机是企业应负担的风险,劳工不应为此付出代价。劳团绑架老板越久,劳工将可望得到越多,并认为绑架老板并非暴力,而是谈判的一部分,警方亦持此一观点,是全世界极少如此奇特的情况。

由于只要有工作就不能领取救济金,所以不少人宁可自愿失业。目前全法国 40% 以上的人没有工作收入,是靠著社会福利制度生活,而这中间还不包括没有工作能力的婴孩、正在就学的学生、以及 18~25 岁不算失业的年轻人(他们有专属的社会救济金)。全法国工作和不工作人口比例大约各半,50% 工作人口所缴的税金,必须去供养全法人民。蓝领工人可以精确的计时工作35小时,但是白领却须要把手上的任务完成后才能下班。法国国民经济支出的三分之一都用于福利保护,高于欧洲任何其它国家,是全世界最慷慨的社会福利系统之一,法国劳工则被指是全球最休闲的上班族。

企业主们抱怨这种政策阻碍了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使社会失业率不断升高。于是马克宏在去年(2017)推动"劳动改革方案"企图让规定松绑,企业主在有条件情况下,可以自由决定解雇不称职的员工,但最低遣散费用从原来的1/5调涨为每年月薪的1/4。社会上仍发生了180多场示威游行和4千多场罢工活动,连续几个月的激烈抗议,最后不了了之。

●马克宏政策不周延,时机不对

马克宏新一轮的「鼓励就业」配套政策,说白了就是要降低领救济金和失业金的人数。是历来改革最难的课题。就是如何把既得利益族群的「牛肉」拿走,而这群人正好也是当前抗议声音最大的。不可否认,经改也的确伤害到一些无辜,例如部分银发族因为税率基准改变而必须多缴税,他们以往在工作线上付出过努力。不过,年金改革并不溯及过往,受到影响的是以后将要退休的人。

很多人对法国都有一个同样的重大疑问,法国劳资双方恶战了几十年,就业率奇低,工时很短,为何法国的国民生活在世界上仍一直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上?法国企业家知道国内劳方难搞,在国外投资设厂的情形早已很普遍。另方面,法国的科技一直保持先进,大部分产品的附加价值很高。

法国总统马克宏上台后更是全力拚经济,并以发展科技强势为主轴。马克宏试图引导投资资金流向,鼓励资金投资给新创企业,并提供租税奖励,以及扩大技术签证计画,借以吸引外国专业人才。他还计划简化法令规范,让成立公司更为容易。要将法国打造成一个新创企业的国度。继美、中、德之后,法国更希望成为下一个 AI 发展重镇,法国高科技产业崛起,正在一跃成为欧洲主要的科技中心。

2016 年春天,马克宏高票当选的原因之一,他说:「我要帮助失业的法国人重回职场。」但很多已经懒惯的民众,失业的原因并非工作不好找,而是「钱多,事少,离家近」可遇而不可求,后来马克宏大骂这些人"懒鬼"的同时,反对团体正在集结当初过度期望他;却又开始失望的这些民众。法国最近的暴动状况已使巴黎成了准战场,只因环保能源税宣布的时机不对,又没有用心包装,马克宏主持的政府现在似乎正在岌岌可危!

●德国底气强在劳工的工作效率

黄背心运动蔓延之势,最近又延烧到荷兰和比利时。恐怕仍有赖领导欧盟的德国介入协助才能力挽狂澜。但德国总理梅克尔在今年10月大选中挫败,12月7日党魁已换人,显示许多德国民众已厌倦了政府对欧盟整体谨慎妥协的作法,希望将关注重心转回到德国本身的安全发展条件上,为欧盟的未来更添变量。

在德国,自从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工会方面在工时与薪资问题上,一直是支持政府与企业界的「共体时艰」;在2017年,逆势复苏的德国经济,GDP成长已突破6年新高、国内失业率亦创下两德统一以来的历史新低,因此在德国制造业制霸欧洲的同时,德国劳工也要求能喝到"利润的肉汤"。今年二月,在经过34年来最大工会抗争后,劳资双方根据敲定的协议,未来有需要照顾家人的产业劳工,可以把每周工时从35小时下修至28小时,但最多2年。

用最短工时创造最大效率,德国能,因为在德国不会有人在上班时迟到早退、没人会在工作时间滑手机聊天,午休超过半小时就不计入工时。临时处理私事得把时薪扣还给公司,相关共识也是所有工会团体认同的做法,这在亚洲大多数国家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德国人一直是在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工作,以便在维持生产力的同时,也充份享有自己的休闲生活。德国有全世界最称职敬业的劳工,来自德国百年来的优越教育方式和制度,他们的家庭教育也普遍强调负责守法,德国为何能?那又是另一课题了。

法国黄背心运动酿成巴黎大暴动,宵小趁机抢劫商店。

有谁推荐more
回响(6) :
6楼. yusheng
2018/12/16 18:12
美国为何可以一再搞 QE,却不怕引发通膨,而且可以让经济指数上升?这一切都源于恶魔般的「美金本位」取代了早期的「黄金本位」,做为各国间贸易计价的汇兑标准。较简的说法,美国只要不断印美钞,就可以让全世界各国来共同负担美债。
对此仍不理解的其它网友,请参考下文,我绕过专业术语,用最通俗的语法来解说~
美元无限膨胀的危机
http://blog.udn.com/PAESI15/79871688
5楼. 玉米苹果
2018/12/15 17:56

   (1/2)

   从 伯南克出手的 QEx 开始

   就注定了 国际社会产业变化 与 生存系再平衡

   规则 的 "必然起伏与转变"。

   那是一种 "微妙铺陈过的 蝴蝶效应"。

所谓的 QE,即「量化宽松 」的简称,更简的说法就是大量加印纸钞,让银行可以有更多资金转给民间信贷。世界上除了美国,其它国家只要加印纸钞,就一定会引发通货膨胀,由于币值大减,物价一定会飞涨。
美国每搞一次QE,就有大量美金流入世界各国,去炒该国的股市和房地产,这个措施让美国失业率下降,却使其它国家;尤其非已发展国家的市场原物料价上升,股市动荡。美国资金在其它国家市场中赚饱后,又让资金回到美国,被炒作的该国顿时失血;甚至引发市场恐慌,该国从通膨转入通缩后,就是该国人民普遍闹穷的开始,台湾有可能正处于通膨转通缩的起始阶段。 yusheng2018/12/16 18:11回覆
4楼. 玉米苹果
2018/12/15 17:54

   (2/2)

  更别说,资产负债表上 摆明的 "之后必需回收",

   和显然其于回收过程中,还可以 "因刻意创造的诸多波动",

   而再抽取 "明处 帐面上" 与 "灰色带 帐面下" 的 无数笔 合法净利润呢。

   智者与智库,何以人人均 "趋之若鹜",

   不是 摆明著吗

3楼. *Susan*
2018/12/13 23:06

全世界的物价都高涨 只有台湾物价持平

连泰缅等东南亚国家 消费都跟台湾一样了

甚至比台湾高 这种现象是好还是不好呢?

在大多数情况下,物价低是显示社会经济情况低下,例如1950~1960年代间,台湾的物价低,指数上升很慢。到1970年代物价和国民薪资都开始大幅上扬,1986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国民所得略超过物价指数,而且国民所得高低差距仅5比1。台湾在当年可能是全球民主国家中唯一的「均富社会」,是最特殊的经济奇迹。
2014年台湾的贫富差距达到110倍,以后大约都维持在100倍差距的上下间。贫富差距的计算是以综所税申报户收入的高低作比较,实际的真实差距应更甚于此。因为高收入群的所得在大幅攀升,但有些受薪阶层的收入甚至会低于20年前,形成一个标准的M型社会。
台湾物价低,大多集中在例如食物、油、水、电等民生物资类,但机械类如汽机车和奢侈品远高于日韩或中国大陆。在这种经济结构中,台湾穷人的日子还是比欧美的穷人好过些的。 yusheng2018/12/14 17:29回覆
2楼. 安欧门
2018/12/11 10:46

人性贪懒,好吃懒做,永远不变,

聪明政客讨好人民,革命政客必然下台,法国将经历一场翻转革命。

瞻望未来,拯救年轻人是唯一药方。

台湾亦然。

没有任何一个制度是完美的。现在全世界的所有民主国家都面临到同一问题,新的候选人为求胜选,就必须允诺新的社会福利政策,大饼不断做大,财政愈来愈困窘。到了无可挽救时,也只好打掉重练了,结果有可能就是新一轮的"革命"?! yusheng2018/12/12 18:04回覆
1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8/12/11 08:37

「但德国总理梅克尔在今年10月大选中挫败年底还有可能会再丢党魁大位,

不是已经宣布辞了吗?

感谢提醒!已更正。
近日漏看了这条国际新闻。12月7日,「小梅克尔」AKK已获选为德国基民盟的新任党魁。没有了「德国妈咪」梅克尔,德国内政外交都比想象中更艰困!整个欧盟的问题也将更难求稳了。 yusheng2018/12/12 18:03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