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1934年法国国会广场发生暴动后
2014/03/21 17:43
浏览1,785
回响14
推荐100
引用0


1940年6月14日德军占领巴黎,巴黎市民无奈地泪眼呆望。


1934年巴黎国会广场发生暴动

1934年法国国会广场发生暴动后

1933年美国继英国之后,将币值下贬百分之四十,法国如不跟进就会被排除在世界贸易市场外。但当时的法国已经历经十年不景气,法国深怕法郎如果跟进贬值,会使人民半生积蓄都因之蒸发掉,因此死守旧有金本位制,又为免受到外来汇率冲击,关闭了国外市场,但接下来真正的危机却提前来临,产业停摆,失业暴增,民怨开始快速升温。

当时在美国和英国,民怨集中到对执政者的不满,但在法国和德国;人民的怨气则发泄到议会和整个政体。在德国,希特勒号召国外德国企业家回国重建工业,振兴经济因而崛起。在法国,由于多党政治不断角力纷争,始终无法商议出一套能共体时艰的振兴经济方案,从1932年起短短十八个月,先后已有六个内阁被推翻。公部门的贪污案不断,没有一个内阁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内阁部长、议员、检察官、警察;甚至法庭本身都弊案丛生,是干犯众怒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国会是个不能被信任的机构,于是一些由民间自组的政治团体开始各寻支持者壮大声势。刚兴起的纳粹德国看来似乎一片欣欣向荣,因此法国的很多右翼团体兹以效尤,各据山头兴起倡议法西斯路线。首先是电子工业大王莫西组织了一个名为「重建法兰西」的反议院团体,他认为当前政治需要「专业」领导,无能的议院并不能处理国内外纷繁交迸而来的难题。花生油大王杜布瑞尔说得更直接,他说︰「如果必要的话,我们会拿著鞭子和棍子把那些庸才赶出议院!」

议会政治的混乱状态使有些人对民主政治失望,「保皇党」认为这正是趁乱复辟的好时机,诗人莫拉斯和作家道迪特是此派的代表人物,他们不断发表煽动文章,鼓动人民走上街头抗争,并且首先筹备袭击众议院行动,被警察镇压未果。但一个自称为「爱国团」的团体,却最先迅速集结群众在街头发动令警方备感头痛的抗争活动,他们大多由大学生所组成。

街头抗争活动不断兴起后,另
一个更严重威胁政体的"暴动部队"也应运而生,退休军官雷诺上校所带领一万五千人的「蓝衫队」;把半静态的抗争活动导入街头流血。到退休上校洛克再重整这股反对势力时,支持者已高达六万人,他惊人的武力来自退役军人再训练,让他的"军队"上街和警察格斗,后来这支由退伍军人组成的队伍一度更达到一百万人,成为所有反议会势力中最具破坏力的团体。

1934年初由于一桩官商勾结案,扯出执政党最高层,因而挑起法兰西第三共和历史中最严重的一次社会危机。调查丑闻的检察官横尸铁轨,后来贿赂内阁阁员、法院和警局的巨额诈骗犯又被警方宣称"自杀",巴黎群众都怀疑这是政要们「湮灭证据」,群情激动,首先是"保皇党"集结两千人想冲进议院,被警察斥退。两天后"保皇党"和爱国团合作上街示威,总理仍坚拒指出任何一个参与弊案的参议员,群情激愤,街头更混乱开始出现放火和打砸!

总统李布伦想求助同样激进的社会党领袖戴勒迪尔担任总理,可是戴勒迪尔上任后不但没有开除涉入弊案的警察总长和首席检察官,反而擢升这两人,巴黎群众已怒不可抑,加以一家报社编造了一则假新闻,说政府已调动坦克车和机枪准备到首都来铲平暴动,并呼叫群众集结对抗,于是最严重的一场首都暴动已升火待发,就连和右派敌对的法国共产党也挺身参与,就在社会党领袖戴勒迪尔准备发表执政宣言的当天早上,正在集结往国会去抗议的群众中,不知何处射来一枪,一名女子倒地当场毙命,于是宛如战争场面的巴黎国会暴动事件就拉开了序幕。

二月六日午后,首先是法西斯团体和共产党合流的几千名群众在国会广场推挤,有人冲破防线闯进议院,警卫恐慌开枪,双方开始枪战,倒了几十个,场外对峙,议场内也没闲著,两派代议士在议事场内也在干架!戴勒迪尔无法宣读执政宣言,改要求举行信任投票,但很多代议士听到门外枪响后都在找后门开溜。靠近议院的海军部也在起火,士兵用枪尖逼退暴民。

数千名列队唱著军歌的
老兵队伍开到议会前,他们看来温和有秩序,所以和镇暴警察之间互相都很客气有礼。进议院被拒后转往总统府,情绪却开始转为激昂,和总统府守卫发生推挤搏斗,重伤五十名后退回议院广场,再汇聚其它抗争群众,三万多人向议院守兵又展开了攻击,历经二十多次推挤,守兵为了自卫开火,才使暴民攻势停顿在议会前桥的另一边。

入夜凌晨前,担任守备的宪兵司令西蒙上校,决定将议会周边的兵力收拢,进行集中打击的现场清理。骑兵和机动宪兵上了刺刀向国会广场冲锋,暴民才开始四散奔逃,几分钟内广场就几乎净空了,暴民却转到街上四处窜逃放火。当晚清点暴民中有十六人中枪死亡,警察和卫兵有一人死亡,一千六百六十四人受伤,这是继1871年法国大革命以来;巴黎街头流血最多的一次混战。次日退伍军人在巴黎又集结了四千多人,但他们的领导洛克已被昨天的血腥场面吓到去躲避,因而乱局没有再扩大。

受惊的总理戴勒迪尔则打算放弃共和,因为警方情报告知,巴黎枪店已被搜购一空,暴动团体准备在当晚再度攻击,并点名官员要在天黑前对他们「行刑」格杀,午餐后他就向总统提出辞呈。反对派不战功成,于是推出已七十多岁的前共和总统道莫格组阁。但贿赂丑闻案又余波荡漾,一位与处理案件有关的治安推事又横尸在地铁,透过新闻界煽动,舆情再度开始沸腾,巴黎各处都出现罢工潮。这次右派组织险些暴动成功,使左派警觉可能势弱,不久后左派的「人民阵线」也成立,极右和左派的分歧使法国大众实际上进入水火不容的分裂状态,整个法国也因而更加趋于衰弱。

希特勒占领波兰后,法国在1939年9月3日向德国宣战。1940年6月份纳粹德军即将兵临城下,法国议会中各党派仍在为是否继续抵抗而争吵不休,军队已经缺乏斗志。6月10日法国总理决定放弃首都,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6月14日德军占领巴黎。法国军队统率部宣称,他们之所以未经全力抵抗就轻易放弃巴黎,是因为他们使巴黎免遭华沙的摧残厄运。德军则对此嗤之以鼻,他们反驳说,法国人根本无力保卫他们的首都,希特勒更嘲弄地说法国那时的议会政治是「一群猪的政治!」

历史从来不缺教训,但人们很少记取教训!



1934年2月法国退伍军人在国会广场进行抗争,演变成街头暴动。


1940年6月德军列队进入巴黎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4) :
14楼. Jinn
2014/04/17 16:52
人们记不起教训会不会是历史教训蛮难归纳出简单的结论,尤其是有立场的眼光来看历史,所得到的结论还是自己的立场,如此有何教训?
每个人都难免会有自己的看法和立场,群众运动牵涉面很广,如果没有对方向深思熟虑,不考虑后果对大众究竟利弊何在?多半后来都会变成一场"灾难"!
学运更须保持目标的单纯,学运一但杂烩了政治企图,就已经不是学运,而是政治斗争了!
我的看法,自1990年起只有两次学运是单纯且成功的,1990年的"野百合学运"以及去年的"1985联盟"。 yusheng2014/04/18 23:39回覆
13楼. 韶关
2014/03/23 01:53

高中国文老师最爱说:

历史给人类的教训就是人类从不记取历史教训。

与大哥最后一段话义不谋而合。

忧心的是台湾的民主素养以及背后操刀者的目的。

[NT特警莞尔篇]
昨晚立法院聚集了许多学生,现场的学生彼此在讨论,现场那一所学校的学生最多,
是台大,清大,交大还是文化大学。

此时,拿著盾牌的NT特警竟语出惊人的回答:「台湾警察专科学校」。

可怜的台湾军警...
陪葬的台湾安定,进步... 

一群手无寸铁的学生就可以接连轻易攻陷了立法院和行政院,已经创下世界纪录。我不认同反服贸的失序行为,但这些学生倒也为我们证实了这个政府有多脆弱!如果这群学生是一支军队,当年越战"西贡沦陷"的历史已经在台北重演了。 yusheng2014/03/24 20:35回覆
12楼. 冠慧~
2014/03/23 01:06

历史走过人的记忆     回望过来  人往往 都忘了

历史痛   还是 健忘呢?   看过去历史  也是岁月人生

他们正在写一页未来准备垂泪的历史。 yusheng2014/03/24 20:34回覆
11楼. 飞红戏墨~听苹果说话
2014/03/23 00:30
翻阅世界各国的历史
因因果果都是同样重复著
却是以不同的型态进行
学生很容易被煽动出内在所谓的正义感
但非常讨厌政治人物利用学生的纯真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近年教改后的最大成果是,视能逐渐弱视,但普遍很能自我膨胀。 yusheng2014/03/24 20:34回覆
10楼. 柔依云.
2014/03/22 21:56
健忘 是人性.......
除了健忘以外,台湾从去年起就已经进入「集体躁郁症候群」,"闻声即起舞"是主症状。 yusheng2014/03/24 20:33回覆
9楼. peaceland
2014/03/22 19:07

感受得出来

您心情的沉重

是的

历史从来不缺教训

但人们很少记取教训

希望这场闹剧

速速平安落幕

让大家回归宁静吧

20年前看到重大建设案;不断因恶斗而胎死腹中,我就已经感觉得到这个趋势会如何变化,现在的感受反而有点「死狗放水流」,只能壁上观,心情上不免还有点余烬未全凉罢了。 yusheng2014/03/22 20:56回覆
8楼. 当下达成
2014/03/22 18:48
世事变化无常 人心善恶一念

基本上我支持您的看法

不过这些人的时代都要过去了

意识型态的球恨也会没有甚么借口了

世界各国的兴衰变化其实也很急遽

端视领导人的能力与人民的素质

虽然还要乱一阵子

可是好像冥冥之中也有天意

我真的相信很快就会解决的

如果不能引领正向发展的人

很快就会失去舞台

经此一事

马也注定开始跛脚了

其实大局是很有趣的 ( 可以证诸于历史 )

酸然每个面向都令人感到不舒服

反而是让各方互相牵制

等待方向形成

我还真的相信也希望会越来越好

当然  台湾的竞争力是越来越倒退了


生灭变异为真空 -- 直观本然应万缘

业识佛性衍万法 -- 虚空穷尽于本心
本心惟中
诸法为界
正因为国际局势急速瞬变,台湾如果再不赶快跟上脚步则堪危!仍在口水论战不休,如何能应付未来变局?服贸过不了,其它国际贸协将更难。大概只有日本最希望和我们签约吧?可以方便大举倒货,把台湾企业全都打趴。

不过马团队的服贸处理过程之粗糙,可也令人叹为观止!M党从来不缺专业人才,奇怪的却老是在到处找人才?即使人才到了马手下,竟也会变呆了!为何还不赶快拔擢年轻人才?还是那几张老脸在那里鲁来鲁去,鲁不出个名堂来。D党搞群众运动很行,不过摆烂更出色!未来已不仅仅是整体竞争力下降的问题,而是愈来愈无路可走,蟹将已经跑了,恐怕还会弄得连虾兵都不得不出逃。 yusheng2014/03/22 20:55回覆
K党已成了M党!老马虽然抢得了兼任党主席宝座,还是一直在下陷,左龙右虎撑得好吃力! yusheng2014/03/24 22:13回覆
7楼. 莫莉﹝忘川﹞
2014/03/22 14:24

就看双方会摆烂到什么时候,我也怀疑学生的正当性,永远不会记取历史教训的。

久未上格,好像突然不想写了,也发现缺了好些文章没看.....

天真也许可以被谅解,但天真到狂妄就很危险了!占领立院的有些人频呼他们不是暴民,但实质行为已是"准暴民"。界线就在门口,某甲到某乙家门外去吵架,这仍是他两人的事。但某甲如果踏入某乙家去吵,这已是侵门踏户的侵犯动作,如果还占领某乙家中,把某乙驱逐出去,这触及的已不是民法;而是公共事务的刑法。

现在某甲占领的是代表全民民主制度的国会,要说不是暴民,如何能自圆其说?还企图进一步再去占领某党部,他们不如公开说他们打算要「革命」吧!

M党内其实也有不少人对马是很不满的,但学生们如果去攻占M党部,这将不是对马一个人的问题了!M党是个百年老店,虽然现在有点苟延残喘之态,但和M党曾有过血缘和感性关系的人何止百万?攻占M党部的意义将会形同「开战」。 D党正是见猎心喜之时,但规则既遭破坏后,此刀是个两面刃,难保未来 D党也有可能会遭遇相同状况。目前最可悲的是;任何一方都看不到一个有远见又能带领群众出困的人。 yusheng2014/03/22 18:28回覆
6楼. 提琴
2014/03/22 11:19

我是赞成拿起鞭子与棍子,把那些庸才赶出议院

尤其在黄世铭被判有罪以后

台湾的国会和二战前的法国国会一样,本来就是藏污纳垢之处,会有今天结果当不令人意外。 yusheng2014/03/22 18:26回覆
5楼. 异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2014/03/22 10:51

老哥大概是借古讽今呗??

无论如何,我是怀疑这次学生霸占

立法院“要求对话”的正当性在那里?开启

对话没错,但可以瘫痪议会,破坏公物,让

全民买单吗???

 

国会在先进民主国家是很神圣的象征地,毁坏国会的意义相当于对整个制度的践踏。所以即使在法国的这段历史中,国会守卫拼著命;仍要守住国会不被暴民攻陷。不久前有个疯女人开车闯美国国会山庄,还只在路上就已被格毙。因为总统府和国会都是不可被攻陷的,其象征意义不言可喻。 yusheng2014/03/22 18:25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