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说再见 达鲁05--小说
2018/10/17 14:27
浏览1,164
回响4
推荐91
引用0


1970年代台北的中华商场

不说再见 达鲁05--小说

达鲁有个很少会自掏腰包的习惯,有时一起逛街他要买物,半天掏不出钱来,如果是小东西价钱不高,我就直接帮他付了。多年来我一直对自己催眠"因为达鲁家很穷嘛!好朋友何必计较"。看到达鲁对一群原住民朋友交易间的狡狯方式,我又安慰自己,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双方交易行为嘛!年轻时我和达鲁跟原住民都有点缘份,达鲁的原住民朋友都是阿美族,我在海军陆战队时,从排长到营级任用的传令兵都是泰雅族。

政校一年级,第一次去达鲁家就被他家墙上的挂饰看得目瞪口呆。墙上有鹿角头、山羌头、老鹰头。挂了一大串飞鼠皮,一个柜子里还拉出一张熊皮。星期日常有一些原住民带著一堆山上猎物和小米来他家,达鲁就把一箱从中华商场买来的日用品交换给他们,纸箱里也有一些美军遗留的军品,例如军用水壶、刺刀和军用腰带,每次交易箱里都会有几瓶米酒。

1970年代原住民普遍仍很单纯,他们很少和平地人接触,既不知道到哪里里可以找到货物较廉价的购处,也不知道自己的猎物到哪里里可以卖到好价钱。达鲁买入日用品和卖出猎物都在中华商场进行,中华商场是我的老巢,我在那里住过半年多知悉各种物价,纸箱里的物件价钱和原住民带来猎物比较,估计价差有时可以达到七、八倍。对于从不赚朋友钱的我看来,心里有些不以为然。


达鲁的父母都是很乐天知命的老好人,不知达鲁后来是怎么养成既会骗又很贪的习惯?他父亲从陆军士官退伍很早,那时还没退休俸制度,都是在工厂做耗体力的工作,他母亲一直是家里的家庭主妇。达鲁在入伍时做了三个月采买,他自己也对我说过,他可以做上一桌好酒菜,我还以为他很擅厨艺。到他家才知,连他母亲也只会乾煎鱼、炒青菜。我每次去他家就做几道川菜,以后他母亲也成了附近邻居间的厨艺好手。至于达鲁,就连青葱炒蛋都没见他做过。我早就该知道达鲁是个信口开河已痼癖成习的人。但他敢说敢做,对女人也一样。

高中时我有点像专业"护花使者",假日时家里经常会有很多位女孩出入,这和一般人认为的男女朋友关系差别很大。早期社会娱乐场所很少,尤其眷村里大家都穷,假日时去朋友家聊天,或相约去压马路,是多半眷村学生的消遣活动。由于我妈个性很豪爽好客,我家一到假日通常都是高朋满座,年轻男生女生都喜欢跑到我家来聊天,有些看对眼的后来就离群成了双。反倒是我很不开窍,只会招呼朋友;跑进跑出都在忙著料理茶点。也由于我的"不开窍",有些做母亲的人认为把女儿交给我接送比较安全。

那时由于社会观念还保守,有些人家是绝对不容许女儿晚上出门的,甚至白天单独外出都受限。小我几岁的女孩里至少有三位,我就是她们的"通行证",其中两位眷村女孩、一位农村女孩,夜间如果想出门,只有我去接送时,她母亲才会允许放行,其它人接送或她自己想出门,门都没有。因此之故,后来有些女孩也来台北读书或工作时,我必须轮流去她们住处照看,她们假日无处可去时,我就陪著逛街。后来巴鲁发现这个奇特现象,问我哪里位女孩是我的女朋友?我摇摇头说"没有",他一个劲直呼︰「乌龟吃大麦,世上怎么居然会有这样的白痴男?」

我一直很认真只扮演做"哥哥"的角色,没对其中任何一位女孩心存非想。巴鲁认为奇特,其实这种情形在眷村里并不特别。眷村空间狭小,比邻而居,鸡犬相闻,整个眷村就像一个大家庭,很多男生先天上就有个观念,村里年龄较幼的女孩都是"妹妹",在"妹妹"身上打主意是很不道义的,要泡马子去外面找。而有些眷村妈妈也掂念着,如果有机会,希望女儿能嫁到外面更优裕的环境去,别又老死在穷眷村里,机会和环境能配合时不多,只能先把自家宝玉护好,以免过早白璧成瑕。在那个叛逆年龄里,我看来没有一点叛逆味,就成了这些妹妹们的"伪男友",也可以让她们的母亲放心。我也自知自己条件很有限,没有妄想。

政校一年级,我被禁假的时候比放假日还多,起初一到星期日我有放假时,达鲁都是和我一起上街瞎逛。到下学期,屏东的妹妹们接连来到台北读书或找工作,星期日我一有空就必须陪著她们到处跑,和达鲁齐步迈大街时就少了。达鲁和我逛街时,曾在街边巧遇过刚从屏东来的雪英,立刻就像被雷打到,两眼爆火花。事后他对我说︰「你这位"妹妹"可以当电影明星了,你都从没想过要搞她?」

我听在耳里觉得很刺耳!可又不好损他,只摇摇头没说什么。不过当年第一次当面对我直说︰「你这个朋友不是好东西!」也是雪英。达鲁在我的几位屏东妹妹身上下功夫,大多都只遭白眼,她们会说︰「你这个朋友眼神很邪!」可我竟一点看不到有甚么邪处。


翠英比我大几岁,早两年就来到台北在大公司做出纳工作,待遇在当时算是不错的,为了迎接不断有眷村弟妹来台北之需,她租屋特别觅妥一处交通便利︰房间也较宽敞居处,以利屏东弟妹们假日时有个可以聚会之处。楼下都是男住,二楼全是女居,当年社会治安良好,所以房东也没有很严格管制。来翠英这里的仍以女孩较多,我有时周六晚上有假时,屋里有三个人以上,我也会在那里打地舖。

房里人最多时,地上三个地舖都是女孩,只有我一个男生就躺在门边,她们进出洗手间我都得要先起身。没有接触过我这个环境的人,也许会想这像甚么话?一个男人、四个女人挤一间屋里睡觉!不过实情是,那几年这屋里可从来没发生过任何一件超友谊的事。而且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还有个不成文的禁忌,即使未婚男女朋友夜里一起借住朋友家,也都是分床睡,非常忌讳在朋友家的床上"干那回事"。


以往眷村里雪英是我相处最熟悉的,她比我小一岁,可是架式就像我老姊,对我说话不认同时就常敲我脑袋。好几次夜里我两人在翠英床下边上比肩搭地舖,三个人聊到不知何时都睡著,屋里可从没发生过任何"少年摇滚"的事。达鲁从没在眷村待过,对这种"眷村文化"视如当世奇谭,好奇心愈来愈盛,我仍未觉。国庆日前一天,中餐后学生们就可多半天假日,雪英和我约好要在翠英那里见,达鲁拗著要跟,我也让她跟了去,那天雪英快要跟我翻脸了!

未完待续~

导读︰

不说再见 达鲁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6764258
不说再见 达鲁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7193603
不说再见 达鲁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7580618
不说再见 达鲁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7793132
不说再见 达鲁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18014371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不说再见 达鲁06--小说
下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07--小说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4) :
4楼. 天涯孤鸿 (手术记)
2018/10/30 23:10

非常有趣

好久不见!

yusheng2018/10/31 21:50回覆
3楼. 张凤哈佛 哈佛问学录 得首奖
2018/10/21 21:11
非常期待 精彩继续...👍
感谢! yusheng2018/10/23 21:14回覆
2楼. *Susan*
2018/10/18 22:55

这个达鲁很像戏剧里不折不扣的反派角色

戏剧中的反派 通常两种结局 

一个是恶贯满盈 承受报应

一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但现实人生 我觉得应该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呵呵....

达鲁虽然一度吃香喝辣,大江南北招摇过一段时候,但本身学能有限,不察事态轻重,也不知何时该收敛,所以风光时间不久,他的坏点子很容易被别人识破,只能算是小奸小恶。我见过几个大奸大恶,搞出来的坏事也够大,至今仍活著有厚禄享尊贵,因为他们的掩饰技巧既周密,人情也细腻。不过我相信他们的心理是栖栖惶惶的,始终在不安中过日子。 yusheng2018/10/21 17:55回覆
1楼. 墨濡
2018/10/18 13:37
雪英的观察力属「敏锐」喔?(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哪里!)啾
其实我身边大多数见过达鲁的人,都表示过观感很不好!但我一直在强迫自己相信"他不坏,他是我兄弟。" yusheng2018/10/18 19: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