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呼拉山的障眼劫05--小说
2018/08/31 14:19
浏览782
回响1
推荐63
引用0

呼拉山的障眼劫05--小说

阿来的事件刚落幕几天,林园地区有个小型军事工程正待开工,师主任一通电话又命我去工地支持。该项工程潘上尉负责主体结构工程监工,我负责内部设施监工,这种小工程的内部装修极简,我算是陪衬角色,乐得当作难得的半个月休息期。

很久没在夜里片刻闲过,工寮连一台电视都没,我两人就只能聊天了,未料一聊起来我很快就变成了认真听课的学生,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初步了解佛学和佛教是怎么回事?以往我以为民间那些跳神和庙会也是佛教的仪式,这时才知道;甚至佛学也并不一定必须归类进佛教的特有思想系统。


开工第三天夜里,我正兴致勃勃想听潘上尉说故事,他却忽然对我说「李少校,你的杀气好重!」
除非公事上有时必须正襟对事,平时我确信自己不会绷著脸孔和人说话,也很不喜欢那种摆姿态端架势的人。有点莫知所云,所以我投过去一个没听懂的表情,我说︰
「我自认平常是个脾气还算不错的人,你看我的样子会很凶吗?」。潘上尉进一步解释︰
「我的意思不是说你的人看来很凶,而是你的气息浮出来的杀气真的很重!从眉心直冲额头!」
我还是没懂,他改个方式解释,先要我回想一下过去这几年来遭遇过的重大状况,且说来听听。

我开始从遇到"髒锅"想起,把外营流氓兵踹下楼那晚,几乎惊动了所有团里的干部和附近士兵,现场起码有百人看到那一幕。那个流氓兵和我身上都染溅大片鲜血,流氓兵急送医院,我洗净双手时连自己都感到吓!有点怀疑刚才那一场的冲突会是我吗?监察官正待作笔录要把我移送,这时做为训练单位副指挥官的髒锅进屋来,把监察官支开,并说让他来问案。

事后髒锅帮我摆平所有后续问题,但欠下这个人情后,我也成了他的御用"保镳",不但在他出外夜游时要护著他的安全,后来就连越狱逃犯也要我去抓,我又不是武林高手,就连小时候孩子们在玩官兵抓强盗时,我也只扮演过跟在官兵后面吆喝拿绳子的跟班,怎么竟会让我去扮演"捕快"?


髒锅是个手脚不干净的贪官,脑袋精得像猴,他在这方面给我上了发条,是因为我手里有很多可用的人脉。有次紧急状况,我已在较远处单位,没再跟著他身边护驾夜游,髒锅被夜店黑了,身上掏不出那么多钱,一个将军穿著便衣被扣在夜店里有多难堪!一接到他的求救电话,我即刻挂一通电话去台北,台北那边又一通电话打到恒春夜店,夜店不但不再敲榔头,还连声道歉立刻放人。

髒锅此后跑夜店的时候就少些了,抓人犯的事也不好意思直接指挥我,却改透过他的政战主任姚痞下指令,他两应该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件好玩的事,也不是一位军官该做的,但先宪警一步抓到逃犯,上官不但可免受连座处分,对他两的升迁也绝对是大大的好处,哪里会考虑到任何一次出勤,我都有可能横尸绝境!


对于一般背景不很复杂的逃犯,我只要带领两位跆拳黑带级的士官随行,应是能够应付。可是仍有失算的时候。有次我们情报不够准确,跑到一处占地颇广的风化区,沿途询问时其实就早已被对方的人盯上。穿过一些狭巷刚进入一处稍宽点的空地,就被一群手持刀棍的流氓团团围住。

所幸对方并不想把情况搞大,缴械后被踹几脚,然后要求我们从小巷这头爬到另一头滚出去。一条只容两人并肩的阴暗小巷,两边都亮著红灯,寻芳客都已纷纷走避,那些脸上涂得像彩盘的女人;闲著就都挤到门窗边看热闹,后面几个牛头马面一路赶一面吆喝著︰「八仙过海你要去叨啊!死猪呀企企夭夭颤哦! 」门边有些妖精居然还会应和著︰「哔哔碰碰哩哩耶,哔哔碰!」


那条暗巷其实仅约二十多公尺,我们却像爬过小地狱,爬到尽头终于见到天光,一条大街口又围拢来一些好奇的过客,我们后背再被踹上几脚,那些牛头马面才转身离去。衣裤破了,手脚都磨破皮渗出血丝。在回程的火车上,三个容色狼狈不堪的男人,又引起一些乘客疑虑的注目。人犯没有抓到,弄得手脚都是伤,第二天挨姚痞一顿训后,一个小过还是免不了。

抓逃犯的事一次比一次更惊险、更难搞,有个逃犯不但涉毒,手边还有一管"喷子",姚痞一通电话来就说︰「把人给我抓回来,抓不到人,你也不要回来了!」这件事论职究责怎么也不应该会先跳到我头上,我是营辅导长,虽然该营兼管看守所,我的主要责任是心理辅导,怎么会让唱白脸的每每唱到黑脸去?混淆不清!

不过,不循规则只看军阶的军中官僚文化积弊已久,做长官的随兴所至,做属下的就得要包山包海。我提醒姚痞,根据线报那个逃犯手里有一管枪,姚痞说︰「我对你很有信心,你一定有办法解决。」这种屁话听过许多次,马得个比!用你口吐的鲜花就能让我拿去挡子弹吗?


那是我拜托"兄弟"排出最大阵仗的一次,情势所迫,我已忘记自己是军官;不是流氓了。时当社会未解严时代,社会上即使黑帮有枪弹的也很少,而黑帮和药头间也是决然不同道的贩毒被抓到的结果多半是死刑一途,黑帮尤其是较大会社,他们有合法管道经营声色场所,这些销金窟的收入已足以养活帮众,没必要去碰毒惹麻烦;反而会影响到主要生意。

药头则多半像打游击般躲在暗巷,三三两两游走,不但要躲警察;也要回避黑帮勒索。至于警方人力有限,如果军方能先逮到人犯,他们也乐得免于冒险攻坚,以免可能赔上性命,所以我才能借外力搞一次翻江倒海的浑事。


我们打探到逃犯藏匿在偏乡一处巷道里,于是先私下协调过当地警方,由我们先去"处理",如果情况失控,警方的人再备便火力接手。行动当天下午我们先去绑了一个女人,这件事并未知会警方。女人在舞厅上班,是逃犯相好的,并且也已探知到逃犯一定会非常在乎她。

下午四点多钟,女人在发廊刚整妆好就被架上一辆黑轿车,直驶逃犯藏匿处附近。我们知道逃犯随身带了一支单筒望远镜,所以黑轿车停放的位置刚好是短枪射程外,又是他在楼上一定可以看到的地方。女人吓坏了!一直求我们别杀他,其实我们连皮都不敢伤她一点,但凶恶之态还是须要扮演一下,而且要装得很像那回事。

未完待续~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06--小说
下一则: 野战撞邪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Susan*
2018/09/02 17:06

难怪刑事局的警察个个凶神恶煞

因为面对的都是凶恶的人 非得以暴制暴

政府对于维护治安的警察们

应该好好地表扬及给予优渥的待遇才对

早期管军监的去抓逃犯要冒极大危险,因为他们是军人,出了营房就不能带枪械,因此不得不行旁门左道。现在这些事应都是刑警在处理了。 yusheng2018/09/02 20:4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