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呼拉山的障眼劫04--小说
2018/08/13 13:44
浏览1,041
回响1
推荐69
引用0

呼拉山的障眼劫04--小说

大眼疯仔端著一支相机,一进门就对著我说︰「李大哥,笑一个。」
我立刻翻掌遮脸,厉声喝止︰「不要照!」
说时迟那时快,春咧已经跳过去一拳就卯在他脸上。春咧的两个小弟紧接著冲过去,一阵拳打脚踢。

那支相机摔在地上裂开来,机壳蹦到桌边,显然是一片极廉价的粗糙塑料。有个小弟把摔裂的机体拿著出示给春咧看。
「这是囝仔的玩具哪里!」阿英说完忍不住弯腰笑起来。
「误会啦!我只是小小的开个玩笑啦!」大眼疯仔鼻青脸肿,左眼圈已经青红了。春咧也很感意外,对大眼疯仔说︰
「伊娘吔!你系反死吃错药了吗?从哪里里找来这个俗物仔?」
「老板娘的囝仔在玩的,我借一下来玩,没有其它意思啦!」

我走过去把大眼疯仔扶起坐着,桌上卫生纸抽了一叠递给他,让他先把鼻血止住,然后对他说︰
「老弟,你有混还不久吧?」他点点头哭了出来。
「有混要先学规矩,这行不好玩的!有些忌讳不能犯,会要命的!」
这时他的一位朋友从其它包厢赶来,把他扶出门去。我再对他说︰
「你今天喝多了,回家去睡觉吧。老弟一番盛情我有收下了,不小心害你受伤感到很抱歉!」

转过身来,春咧说︰「李大哥,春咧很歉意,碰到肖吔让您扫兴了!」
看看手表也已过了夜里三点多,我向春咧表示也该告辞了。
春咧和阿英都抢著要买单又吵了起来,我把阿英唤到一边说︰
「这里是他们的地头,你买单会让他们觉得很没面子,就让他们去付吧?」阿英这才没有再坚持。

阿来的事还悬著,仍让我很不放心,我担心阿来还有可能会回去砍他"老婆"?
「阿来和他老婆的事,就让我来处理好了,我先带他回家。今日承蒙郑大哥看得起,非常感谢!」
春咧这时也没再坚持,一再拜托我要好好照顾阿来,并且邀请我改天有空去他堂口坐坐,我也做了一番礼貌上的回应。
我和阿来坐上餐厅找来的出租车,向小港阿来的家驶去。这时我已累得两眼眼皮不时往下掉,仍须强打精神。

阿来频频向我表示歉意,我告诉他,做他们的长官;我把士兵们都当成我老弟在看待,不是玩假的。经过刚才这几个钟头的扰攘起伏,相信阿来也看得出,如果不是爱护部属的长官,绝不可能会淌进这滩浑水。所以此刻的阿来特别谦恭,我告诫的话无论是否都能听受,至少他的情绪显然平静多了。

阿来的家在一大片违建区的小巷弄里,出租车转不进更小窄巷,我们走了一段只容两肩宽的小径才到家门。阿来的母亲带著早衰的面容来开门,只说了声︰「返来哦!」就冷漠地转入内间。阿来的老婆从内间进入客厅,已卸妆素面,两眼仍浮著泪泡。刚才我已交代阿来,回家后不要兴师问罪,先说声抱歉,阿来不但照做了,还问候老婆情况还好吗?女人委屈地说︰「吓得我半条命都没了!」

阿来说老婆给他很没面子,所以才忍无可忍。女人说︰
「你入伍后没有收入,你阿母也没有收入,我不出去工作,我们要怎么活?现在你阿母三餐都吃得好,睡觉有冷气吹,钱要从哪里里来?」女人愈说愈委屈︰「我是在卖笑,你以为我就好过吗?我每天都在忍受著,这是忍辱偷生啊。我不去做可以呀!你有钱能养家吗?我也很想做少奶奶呢。」
眼前这情况,我认为这女人没有弃家逃离已经是够负责够情义的了,我也如是把我的看法说给阿来听。
天已微明,阿来终于放下身段,紧搂住哭泣的女人再说抱歉,我心里一块石头这才放了下来。我给阿来一天特别假,先把家里的事安顿好,要求他在晚餐前回营。

走出这个窄巷,叫了一辆出租车回营。刚才离开前我敦劝阿来以后要赶快学点谋生技能,但我心里对阿来的未来并不乐观,他的"女人"和他其实很不相称!毋宁说彼此差距太大。女人长得够漂亮,更强的是她思路机敏,说话很有条理,不似一般风尘场里那些三姑六婆,过了今天不知明天。她也表明了,只要手里存够钱,就会立刻跳出这个场所去做其它正常的谋生打算。

但阿来浑浑噩噩;还不知下一步该往何处去?以我看;阿来也不会是混黑道的料,逞强斗狠其实并非此道最首条件,那些在道上能混出名号又耐活的,哪里个不是长袖善舞,人情做足,面面俱到?!


回营时天已微明,营长知道我已回来,立刻起身跑来问我情况,我把这一夜所有经过的情形报告给他听,他吐著舌头说︰
「老弟,你这是在玩命啊!这些天兵的问题永远都搞不完,没必要把命都拚下去呀!」
他不知道像这般玩命的日子,我已经过了快五年,我有时和同学闲聊开玩笑地说︰
「几年来我的脑袋都是挂在腰杆边过的。」别人还以为我只是在夸张形容工作的辛劳程度。但那些像玩命般的事,一直只能闷在心里不能透出一点口风。而那些千钧一发的境况不断,已让我对于自身安危的警觉性几乎有点接近麻木了!

至于正职该做的事也没稍闲,回营的路上揣思,阿来的状况是暂时平静了,并不代表情况就此可以高枕无忧。眼前一员士兵的问题就已让我疲于奔命,而营里还有那么多官兵,大多都有各自的一些情况会不时冒出来,要认真做事怎能不累?!但更累的是还要应付头顶上的恶官,不幸的是这一年交相煎迫全都让我面临到了

而可幸的是,那也是我最后一年要面对这么多突发状况,以后就远离了那些狗皮倒灶的环境。在此之前,我有点怀疑我是否能活得过这一年?这时我却遇到了一位年轻的海军军官潘上尉,他比我年轻了好几岁,但在人生观的转变上,我曾把他当成我的过路导师。

未完待续~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小说
上一则: 野战撞邪
下一则: 呼拉山的障眼劫03--小说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Susan*
2018/08/16 19:44
女怕跟错郎啊 !
还有一句话「万金难买早知道」,不过会说这句话的人;多半是已经来不及了! yusheng2018/08/17 15: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