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政治色彩的困乏
2018/05/08 02:34
浏览1,634
回响11
推荐80
引用0

政治色彩的困乏

我有一群朋友在大学时代就已认识,他(她)们以前都是文校的,只有我和雷是不同的军校生。每二、三年就会由其中一位发起团聚,通常都是做生意有成的在做发起人。年轻那时大家没有蓝绿之分,到中年时才各自开始有了特定的政治色彩,愈到近年杆格愈明。

起先我们互相很有默契,虽然都已知道谁属什么色彩,难得一次聚会时会避免谈到政治。直到2008年阿扁因海外不法密款被外国银行捅出来,事件因而爆发被收押,也同时引发了我们这个团聚中的观点争执。那天大家在郑的农舍里欢聚聊著家常,正巧雷和阿琴在客厅里看电视,他两人都出身自农家。阿扁的新闻在电视屏幕上播出,雷不禁骂了一声︰「可耻!」一向挺绿的阿琴立刻站起来大声说︰「这一定是政治谋杀!阿扁无罪!」激烈争吵立刻引爆,大家劝解无效,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个团聚了。10年后的今天,从教职退休的阿琴正在愁退休所得被大砍,她现在不挺绿了,决定参加法律抗辩,向她一向最支持的绿色政权讨公道。

老妈年轻时担任过市代,帮助过地方上的不少农民,因此多年来农村那边每逢庙会,只要知道老妈在家,仍会邀请她去参加,在1990年代前眷村和农村间几乎已快完全没有隔阂了。但在那之后又开始逐渐起了变化,有些政治人物会在庙会里演说"国民党是外来政权"?老妈站起来反驳,被农村老朋友劝住,他们说︰「那只是选举的政治语言,我们知道你是好外省人啦!」老妈气呼呼回来问我什么是"政治语言"?连她这个曾经搞过多年政治的人;都听不懂所谓的"政治语言"是啥咪碗糕

老妈以往相处最熟悉的那家农村大户耆老摇摇头叹道︰「时代在变了!当初我们这些抗日的台湾菁英,早就已经被国民党打败了!现在是亲日派的天下。」日据时代给日本人做"三脚仔"的又开始出头了,他们的财资能量雄厚,对农村的经济动见观瞻,再大步跨足政治,影响非同小可,那时国民党的传统派正在逐渐被逐出权力核心,有个姓宋的那时也正在和大内李某称兄道弟。

1990年代,走在农村干道旁,那几户小店外天天坐了很多人在看电视,每家都有电视,为何要聚在这里看?趋近一看,是在播放录像带,千篇一律喊杀喊打,屏幕上那个大嘴一个劲高呼"要把外来政权"赶下海!其它内容都把过去据台的日本政权引申成"正统"。耳濡目染的长期教育下,我们这些以往相处得像兄弟般的农村朋友们,逐渐形同陌路,很多人忽然认为我们就是"外来政权带来的难民"?更过分的会说我们是"输得脱裤子跑来台湾的"。很早以前我们眷村的人穷得真像难民时,也从没听过他们用这种语法来羞辱我们。

到2000年后,老妈再也不去参加庙会和那边的喜宴了,这些地方上的大型活动已经无处不政治。有个年轻人知道老妈以前做过国民党的市代,口出脏话,老妈气得要和他打架,被老农劝开后,老农说︰「没有办法啦!现在大家都是这样啦!都说台湾人应该要选台湾人。」老妈问他︰「那么我们还是朋友吗?」老农说︰「当然,你还是朋友。但我们还是不能不把票投给民进党。」说这话的老农以往一再咒骂过那个日据时代帮日人欺压同胞的"三脚仔",在台湾光复后,又欺他不识字,一个土地登记就把他家的田产都收刮走了。但现在每当投票时,"三脚仔"的后代登高一呼,他还是会把票投给他们支持的绿色候选人。这个原因老妈想不透,我也没能研究过"鬼打墙"现象是怎么发生的?

老妈在农村还有位忘年之交,这位阿姨比老妈年轻将近10岁,连打麻将都是老妈以前教会的,可是近年她已经绿得成了"墨绿"!晚近这10年老妈的眷村国宅老朋友,一个个若不是已经去了天国,活著的也大都坐不住了,她仍是老妈最后还能坐上的牌搭。要来一趟眷村国宅,她得要让子女开车半个钟头接送,她一来老妈好高兴!其它两位眷村老牌搭都知道她很"绿",桌上闭口不谈蓝绿。她一进门,如果有人正在看政论节目,我们立刻转台。老妈去年往生时我没能通知到她,因为不知她住处,但我很确定当她知悉后一定会非常悲伤!

2013年,有位服役士兵在部队因管教失当而死亡,起初我是站在绝对同情立场看待这件事,认为部队的后续处理情况很荒谬!但后来这个事件被牵入政治斗争后,就逐渐变得很复杂失焦,接著又废除了军法制度,甚至被有些政治人物扭曲成了"仇军意识",在社会上酿成一阵喧腾,我再也难以苟同!我的看法是"国军以后的管理要完蛋了!"但在还没有下这个结论前,我已失去了几位军系朋友,他们误以为我在"偏绿了"?这时我终于深深体会到,在蓝绿对立难解的氛围中,要保持正常是非判断立场已多么难为!

几年前遇到一位老婆的中学同学,一谈才知她母亲也是我初中时的一位良师,拉近距离后,去年我开始进入她们的团聚圈,那个住区在一般看法上是很"绿"的,不过也并非每个人的眼里都有"特色",这些朋友却让我觉得很轻松。他们互相虽习惯用闽南语交谈,知道我不会说,和我说话时都会体贴地转成国语。各行各业都有,老少相陈,贫富悬殊,难得的是一点都嗅不到阶层意识的味道,从没人会谈政治,团聚时也都选在没有任何政治招贴的地方。而且音乐一响,大家都又唱又跳玩得很疯!只有这时我才感到来对了地方,哈!没有蓝绿恶斗的空间真好!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散文
上一则: 推气结去酸痛的经验谈
下一则: 一招横扫欧美人的"中国蹲"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1) :
11楼. Catherine L.
2018/09/08 06:29
以前长住国外又不懂政治,我不蓝也不绿。选举快到了,我也不知道要选谁。
不知该选谁,也可以不选,免得选错了以后心里呕! yusheng2018/09/08 23:15回覆
10楼. BJ周
2018/07/12 19:39

这样的政党对立在各国都有

真的很烦很蠢很活腻了耶

原始人没有政治问题才能存活下来

现代人有了政治问题才有世界大战

原始人在没有产生部落群之前,像野生动物一样生命朝不保夕。不过,那是人类最自由的时期,不但不受人的规范,也不受神的控制。
有了族群后,人们受到族群保护,但必须为族群而战,于是有了最早的宗教和政治,借以统合意志强化战力,以保证我族的继续繁衍。
进入AI时代后,人类的未来社会将面临一个更大翻转,个体间的差距会愈拉愈大,战争可能不见血未闻声就忽然完胜了,却是更彻底的灭绝式战争。
这似乎是地球生物不得不经过的过程,所以有人说"火星的现况,将是地球未来的结果! yusheng2018/07/15 23:17回覆
9楼. fllf
2018/05/31 17:19

社会氛围和以前差很多

有时平心论中国大陆的进步,就会被人呛说:那你赶快离开台湾,直接入籍他们。

台湾最美的风景呢???

最简单的庶民感受,台湾的安居乐业环境不再,抢权!抢钱!一年到头都在搞选举,民众的生活和精神都陷于乌烟瘴气,新闻真相也被黑手蒙蔽。这是我们所要的"民主社会"吗?! yusheng2018/06/01 11:51回覆
8楼. *Susan*
2018/05/11 16:36

台湾人民的政治素养 坦白说不够成熟 太主观 太情绪化

所以若有不同政治色彩的朋友 则需有共识 就是不谈政治 

亲友 夫妻 都可能因政治而反目 朋友算什么呢 呵呵..

政客诱导下,不少人早已进入了随时"起乩"状态。救不了啦!呵呵! yusheng2018/05/12 13:38回覆
7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8/05/11 01:13
小时的社会并无恁多仇恨。

九十年代初期,在网上见到台独言论,立即察觉这是仇恨为衷的hate speech。在[爱台湾]口号底下,隐藏的是[恨大陆]的心。
1990年代初我就已看到中国会起来的征象,这要用客观角度从政、经、民情综合来分析,就会看得远。
那时还常看到网上有些年轻人在骂大陆网民是"穷中国X"!我不晓得该怎么形容我的感想了! yusheng2018/05/12 00:20回覆
6楼. tzi
2018/05/09 09:24

分裂族群的始祖 是李登灰和ㄚ扁, 

然后叫别人是外来的政权

蓝绿敌对 吵成一堆 对台湾有什么好处呢?

现在更是上梁不正 下梁歪,

什么倾听民意,天天都惹人生气!

疯话、谎话、蠢话让几任说够,现在民众还得要再继续听梦话! yusheng2018/05/10 12:06回覆
5楼. 安欧门
2018/05/08 14:43

无论蓝绿,坚决支持某一边的,都是愚民。

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可以让人民完全无条件信任,而权力和金钱又容易让人腐化。 yusheng2018/05/08 16:30回覆
4楼. 宁静姐
2018/05/08 13:14

深有共鸣

不过我的遭遇是"深蓝"主动不和我来往

不要跟著任何似是而非的政治语言起舞,那里面本来就只有立场;没有是非。民众被操弄斗得你死我活,政客们挺著肥肚腩更是笑呵呵! yusheng2018/05/08 16:29回覆
3楼. 笔记阿本~ 双溪与三峡
2018/05/08 09:46
三脚仔当然也分大中小
小的多半在国军来台后渐渐转趋低调,苟活于世
中的多半田产被换成债券,有些甘脆就跨海继续当日本腿子,这些人过得好与不好两极

大的就不同,财力与野心仍具影响力,上下窜跳,
似乎无往不利,有些在政坛,有些在商界。台湾
老一代对这些人痛恨,但年轻一代经过教改,完
全是白痴取向。
这些人都很擅于伪装蛰伏,李当政时代又都冒出头来,有些人一亿土地可以超贷到20亿,很快就都爆富起来。那时的流氓议长想杀谁就杀谁,以后这些帐都算到国民党头上。现在仍是这股势力的延续,当行政、立法、司法都被这些人柯断后,假藉"转型正义"之名行掠夺之实,这些人将会更加肥到爆!愚民们跟著起哄,来日醒转时迎来的将是个残破的台湾!

把解放军的精神象征"向日葵",当作太阳花运动的图腾,这个啼笑皆非的结果,才让我看到脑残的人原来竟是这么地多!
yusheng2018/05/08 16:28回覆
2楼. 多砚坊 (休)
2018/05/08 09:09

悲情及仇恨
包装成「本土化」
深度催眠后

无解的蓝绿议题 

简明扼要,一语中的!

当政坛演变成一群猪的政治,最后都是由杀猪的来解决。
yusheng2018/05/08 16:2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