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发表新留言
留言 (193):
2019/11/18 09:56

想请教一下王先生:

美国股市又创了历史新高,现在中国房市和美国股市明显是要比谁的命长。虽然,最近兔子锄头挖的不不错,要想崛起依然任重道远。

现在国内对外大力放宽金融市场,中国股市扶不起,中国房市不敢扶,难道是要发展债市吗?既然预期海海外资本进入国内,哪里里容的下用的好这些海量的资金?

我觉得原则上是开放,细节上还是可以管制的;再加上英美媒体拼命唱衰中国经济,不见得会有多少热钱涌入,届时导引到股市就行了。王孟源2019/11/18 17:07 回覆
2019/11/16 19:31

边芹写的《被策划的中国文艺》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30927.html

系统有逻辑而且事实的描述了帝国集团如何操作和策划了中国的文学、电影和艺术的,莫言获奖之后我去读了他的小说,读了一点发现核心的就是一个:丑陋的中国人,之后就读不下去了。只要描写和刻画了丑陋的中国人,就会获得别人的小奖励。

欧美对世界各国,有一个完整的分类体系,由亲、友、邻、路人、敌、仇一系列排下来。除了前两者之外,丑化和分化向来是宣传力量的主轴。王孟源2019/11/17 03:22 回覆
2019/11/16 18:42

我现在觉得,中央更有坚定的决心去搞一国两制了。

1,教育群众,隔段时间有个反面的教材教育大家,六十年代的西藏大家感觉不明显,但是在承平日久的现在,这次香港和台湾教育意义就非常大;

2,一个反中反共的基地,让他们搞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对年轻一代可以教育,对于颠覆力量也有一个缓冲,毕竟在两个隔离地区搞颠覆的成本低,如果敌对势力连香港台湾都搞不定,我想他们也无法直接的搞到内地来;

3,锻炼队伍,知道出现了此类情况,可以做那些针对性的工作,调整那些政策。

4,如果真的可以学习的东西,那么就好好的学习。

习也在一直提坚定的搞一国两制,邓小平当时也有这么个意思,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后也不变,我觉得是这个意思,在这个角度上想,中央更加坚定的留一个地方搞一国两制,你就是想跟大陆一样也不会让你们一样的。政治果然是五世之中最肮脏浑浊的。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这些治理上的麻烦,固然有对内教育的作用,但绝不能本末倒置,把它们当作好事。中共内部的优良干部和治理精力还是有限的,消耗在这类事上就必然会强占其它议题所需的资源。

中国现在体制的优越性,部分来自能隔绝排除愚蠢平民对政治事务做无脑的干涉;硬要说平民的政治教育有很高的优先,明显是不符事实真相的,否则中宣部多年如此无能,习近平怎么可能不优先大刀破斧地去改革它呢?

王孟源2019/11/17 03:30 回覆
2019/11/15 16:55

感谢您的回答。感觉普京已经锻炼成为诊断颜色政变的专家了。对于哪里一个政权还能救一救,哪里一个直接放弃治疗,已经能作出非常熟练的判断 ;)

还有一个关于香港的颜色政变问题。您上次提过,如果香港建制派输掉区议会选举,北京会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请问在建制派输掉的情况下(在现在看来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警察政府已经完全被抹黑,这次整个城市罢工罢课的停摆很多市民都归结在政府无能的头上),北京会做出怎样艰难的决定?

还有如果建制派输掉的话,会不会对香港的股市有很大的冲击呢?网传这次阿里巴巴回香港的上市,就是联合中央对香港股市的一次托市,如果建制派输掉,是不是最近在香港做空的空头就趁机有利可图了呢?谢谢。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香港媒体的谣言,没有理会的必要;请你不要来浪费大家的时间。王孟源2019/11/16 09:22 回覆
2019/11/15 12:42
王博士,最近美联储鲍威尔发言称经济非常良好,没有泡沫形成,离清算还有很远的距离。这似乎和他年内紧急三次降息的操作以及市场大佬普遍看空的观点相左。我想问这是鲍威尔装傻还是真傻,是因为政治原因不得不做乐观表态还是确确实实的乐天派。
金融有很强的从众效应,所以误导大众向来都是美联储主席的任务之一。王孟源2019/11/16 05:46 回覆
2019/11/15 02:59
您好,关于玻利维亚,俄罗斯刚刚承认了反对派代表为临时总统,是挖中共墙角的临阵倒戈么?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谢谢。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19_11_14_525226.shtml
很明显是Putin判断,木已成舟,无可挽回。在这类事件上,我非常信任Putin的意见。王孟源2019/11/15 06:42 回覆
2019/11/13 14:00
王老师,这个讨论主要针对中国的芯片,台积电,以及光刻机。
您在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770里面提到过,台湾有技术壁垒的公司大概就只有台积电、联发科,而联发科会首当其冲受到中国的冲击。
现在看这个基本上应验了。在2018年华为海思营收已经非常接近联发科,也确实是借着5G取代4G的机会,不过展讯还没有出现在fabless前十。 http://www.sohu.com/a/304603395_132567
不过海思只给华为供货,又被美国科技禁运了;而联发科借着中美贸易战吃下了一批大陆的订单,似乎又能续命一段时间了。但是从历史经验看,大陆一旦技术超车成功(现在海思技术上应该已经赶上联发科了),之后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另外最近一个比较让人高兴的事情是长江存储量产了64层NAND(https://www.guancha.cn/industry-science/2019_09_02_516112.shtml),按照这个趋势韩国要在台湾之前倒下了。而高启全之前是长江存储的董事长,现在去搞DRAM了。想想高启全之前在台湾搞了几十年记忆体但还是被韩国干掉了,也是令人唏嘘。

不过台积电似乎还是如日中天,7nm, 5nm一骑绝尘,和中芯国际的差别并没有缩小。而且台积电先进制程还是一直留在台湾。老师您觉得台积电还能辉煌多久?尤其是foundry的上游似乎全在欧日美,其中最常提起的就是光刻机,中国的半导体突破也大都集中在下游,感觉短期内中毫无赶上ASML的希望。这是否制约中国的芯片代工业发展呢?比如说有传言中芯国际为了避开禁运所以才搞成外资上市公司,这样就没法搞京东方/高铁这种不计成本投入的模式。您觉得在极端情况下(比如说武统台湾)高端光刻机有断供中国的可能性吗? 

我在2015年就提到,台积电的世界第一地位绝对可以延续到2020年之后,大致是2025年左右才会有危险。之所以能预测到10年之外,是因爲硅基半导体的制程还在迅速改进之中,要到2020年代中期才会撞上量子障壁。半导体Fab的费用和技术难度都随指数成长,所以只有原本就领先的厂商才有足够的人力财力资源来做耗费巨大的投资。后来者要迎头赶上,除非是领先者自乱阵脚(例如过去五年的Intel),否则必须等到整个行业的技术进步大幅减慢,才有契机;对硅基半导体来说,懂物理的人可以很早看出这个契机在2025年左右。

ASML独占了尖端光刻机的市场,的确是可忧之事。目前美国对欧洲还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但是Trump已经在尽全力改变这个现象,尤其是抵制华爲过程中,欧洲主要国家都脱队了,这让我对光刻机的未来供应比较乐观。

王孟源2019/11/14 06:47 回覆
2019/11/13 03:07

王博士你好,

最近两件事情和中国比较相关,希望和您讨论一下。

一是最近中美贸易谈判进度似乎还可以,双方都放出了大量的善意信号,包括Trump也非常有意愿谈成这个协议(既进行了分段谈判的让步,也不停的说“中国很想谈成协议”,按Trump的风格就是在说他本人了)。加上明年大选的选举需求,我认为这份阶段性协议大概率会在这个月谈成,不知您如何看这个思路。

二是最近HongKong事情的激烈化,暴徒已经开始大量而明显的人生攻击(之前很少针对本地人),包括放火点燃一位阿伯活生生烧死(相关视频在Youtube上被封杀),直接破坏大量的重要交通枢纽等等。国内的普遍舆论已经逐渐有点激动化(倒是砸了投降派的算盘)。不过我认为中央依然不会对此出手,因为此事依然是美国主推,用于谈判的极限施压和寄希望与将颜色革命输送大陆、破坏HK作为金融出口港的地位,但目前看来这样的暴力动乱依然可以被警方逐渐放开枪支管控的情况下控制下来。

三是我作为学生平时也会小小的涉足金融市场,目前桥水、巴菲特等老派的抗危机能力强的投资家都大幅从二级市场回撤,保有大量的资金。加上博士您之前说的各种因素,是否一定程度上暗示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就在眼前(即明年发生的概率应该已经上升到了80%?)。

这些问题,我在过去一年都已经事前预见而且回答了(问题2和3也可以看看《八方论坛》);最近几个月的发展完全印证我的预言,没有必要给出任何修正。王孟源2019/11/13 11:16 回覆
2019/11/12 11:02

11月11日金灿荣的微信公众号政委灿荣中,写有郑若麟关于西方内部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一些研究:欧盟目前已经成为跨国金融资本继续推行全球化政策的主要工具;金融资本使美国产业在全球化进程中走向衰落,而美国产业资本的衰弱将直接导致美国本身的衰弱。

不知道你同意这样的观点吗?美国的产业资本逐步被中国拿走,而金融资本又进入不了中国,在目前的形势下,中国全面放开了金融管制,你的看法是什么?

金融管制是最佳的防御,但是也限制了自己对外主动出击的自由,所以全面金融开放代表著以攻代守的战略转变,也就是要积极推动人民币取代美元的过程。

这个进攻战略是否能成功,当然要视执行官员的素质;希望他们不是芝加哥学派的自由主义经济信徒。

王孟源2019/11/13 09: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