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美国】简评民主党弹劾Trump
2019/11/08 01:43
浏览17,202
回响15
推荐17
引用0

这件事背后很简单,几句话就可以讲清楚,并不足够写一篇文章来讨论,本来我在等读者留言发问,但是第一个问的是私下送电子邮件来。刚好最近我和小孩一起感冒,没有什么写作,所以干脆把给他的答案暂时列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他的问题是,曹长青写了一篇文章(参见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worldnews/usa/20191107/1218987.html)说这个弹劾案是美国左派因爲Trump在政策上言出必行,所以愤而找借口报复。其实这两点都和事实相反,详情请参閲以下的回答:

他对美国政坛了解不够,所以得到相反的结论。

美国现在的问题是,和台湾一样,两边已经不是真正在讨论政策在经济上的得失,对任何议题的反应完全采决于身份认同。Trump因爲个人在德和智都是极爲恶劣,并且专顾讨好40%最愚蠢、最自私的白种贱民,使几乎所有的大学程度选民都不再愿意和他们讲理,年轻人甚至开始怀疑资本主义体制(因爲Trump这么蠢而且恶劣的人,也能成爲大富豪,然后当上总统,那么显然所谓的“自由竞争”并不是公平合理的),这绝对是超过政策方向意见不同的作用。

民主党只控制著众议院,他们并不全是笨蛋,象是议长Pelosi就非常清楚搞弹劾绝对过不了参议院这一关,徒然帮Trump激励支持者,所以她原本一直压制著弹劾案。现在终于开始搞,是因爲乌克兰这件事证据确凿,这么闹一闹,民主党可以争取到的中间选民大于共和党能藉此而多动员的支持者数目,有利于明年的大选。

在过去这两个月,Trump的支持率从43%降到42%,基本没有变,但是反对率从47%升到53%,这就是Pelosi所追求的:铁票不会变,但是那15-20%的中间派是可以用弹劾过程中的爆料来影响的,而且共和党议员越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中间选民对他们反感就越强。

=============================================================

从上文里那句“年轻人甚至开始怀疑资本主义体制”,引发了留言栏里相关的对话(不是下面这篇文章的主旨,读者应该依照留言讨论的内容,自行搜索资料),最后我提到《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参见https://www.economist.com/graphic-detail/2019/10/31/societies-change-their-minds-faster-than-people-do)。爲了把细节说清楚,我在这里转录它核心的统计结果,并做进一步讨论。

《经济学人》的研究,是把美国人口依年龄分为五个世代,分别是“Greatest Generation”、“Silent”、“Baby Boomer”、“Gen X”和“Millennials”。图中最上面一格,列出他们占人口百分比从1970年至今的演化过程。

《经济学人》的问卷一共有八个问题,上图列出其中四个结果在过去几十年的变化,可以看出除了右下角那个问题(“是否同意同性婚姻”)之外,个别世代的意见基本没有什么变动,但是全国平均(黑色虚线)却一直向左偏转。这是因爲在每一个问题上,都是越年轻的世代越偏左,而他们在总人口中的占比,随时间而增加;这个效应,在左上角的问题(“是否应该禁共产主义书籍”)最为明显。

事实上,全国平均主要受世代之间占比的变化还是世代自身的演变而决定,是可以用统计分析来给出确实数据的,下图列出这个分析的结果,蓝色条块是人口比例变动的影响,空心的白色条块则是世代自身的演变:

我以前曾经说过,一般人在35岁之前,三观就已经完全固化;上面的八个问题,显示的是在美国主流媒体疲劳轰炸几十年之后,先天就偏民主党的人口群体所做的反应,所以白色条块顶多只能占到一半左右。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5) :
15楼. 游客 越雷
2019/11/15 12:14
大家伙还是不要这么扣字眼,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是个好习惯。比如老蒋和美国人签的《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里面第二条的
3.缔约双方之国民,于享受本条第一及第二两款所规定之权利及优例时,其所享受之待遇,无论如何,不得低于所给予任何第三国国民之待遇。
放在老蒋那时,先不管程序正不正义,仅仅这一条就够卖国了(中国产品永无出头之日了),可是现在情况和1946年反过来了,美国是不可能给中国这个待遇的。类似的还有半年前有人在网上说“中国钢铁产量这几个月上升了多少多少,去产能政策已经失败了!”(也不想想中国政府去产能是为了什么,差不多完成了就不去产能了呗ԅ(¯ㅂ¯ԅ))
顺便问个问题,王先生。中共现在的指针应该是“大力发展先进生产力”(看这几年所作所为应该是这样)。欧美,港台的普通百姓的普通百姓就算不认可“共产主义社会”,发展先进生产力总该认同吧!王先生,能不能说说您的看法?
大多数民众是愚蠢而且非理性的,尤其在被西式民主腐化之后,政治、社会、经济议题全都被宗教化,也就是先缺省损人不利己的立场和结论,然后填空出胡扯蛋的论述。 王孟源2019/11/16 05:43回覆
14楼. 大一统理论
2019/11/15 08:16
不懂楼主还主张罗斯福那种社会改良主义有什么意义?那不过就是一种经济凯因斯主义而已,改良主义就好比主张不用废除奴隶制度的奴隶主,只需要靠善心和慈善给黑奴低收入户补贴就能解决问题一样,就好比不用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的印度还指望能够快速进入工业化社会一样,历史上反而是革命才可能真正改变体制

,因为既得利益者是无法放弃手中利益的


马克思已经指出,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和社会财富是由社会全体劳动者创造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你想一想长期执行凯因斯主义和高社会福利的国家债务/GDP的比例不是一值在上升吗? 社会福利是需要高利润率环境下才可能执行的,但是马克思很早就发现「资本主义的趋势是长期利润率下降的」,正是因为西方在1970~1980年代后面临平均利润率下降所以雷根和柴契尔夫人才推出新自由主义和新一轮全球化,以变把工厂和制造业转移出欧美国家去,这才解决了利润率下降危机以压低他们国家的国内高工资,但是一但暂时解决了利润率下降,却面临「相对生产过剩危机」,因为工资已经被压低而倒商品只能以更连家的方法销售出去,资本家就无法获得剩余价值和利润,资本主义永远是挖东墙补西墙,改良主义就好比一个软件操作系统核心已经累积大量无法修正Bug最高效的方法是整个砍掉重写,而不是修修补补


什么是相对生产过剩?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相对生产过剩指出一个例子,当牛奶发生生产过剩资本家宁可把他往河理倒掉也不会给穷人喝,指出资本主义发展生产力的条件和界线是那样狭窄,迟早容纳不下他所创造出来庞大生产力


如果认为资本家有付出脑力劳动应该得到比较高的收入,古典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已经发现过资本家的收入和利润是跟资本量大小成正比的,跟他自身付出的脑力或体力劳动量无关,例如有认为资本家有经营管理的劳动这没有区分管理所得和被动收入,一个企业CEO假如持股1%和大股东持股50%,前者得到的收入是后者1/50,但是后者付出的劳动量是零。
我并不迷信任何一个个人的写作,因爲我有自己的双眼和大脑,可以自行依事实和逻辑得到正确的结论。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欠缺公平合理性的批评,是到位的,但是像“资本主义的趋势是长期利润率下降”这样的论述就是明显错误的。我看到的21世纪被动资本投资报酬率(也就是不参与主动经营),依旧是5-8%,这和18、19世纪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实际上是,任何特定产业迟早都会饱和,然后利润率下降,但是整体工业社会有不断的汰旧换新,新的产业出现的频率甚至还是随时间而增高的。做真空管的,利润早就消失了,但是半导体工业起而代之,所产生的总利润远超既往。

阶级斗争是一个更大的误区:不论出身如何,一旦有了政权,就自然成爲新的最上层阶级,无产阶级也不例外。不管经济路线走的是市场还是计划,不管掌权者来自投票、指定、还是父死子继,他都会面对无数诱惑要侵害国家的利益以自肥,这是不可能从制度上完全防堵的,最终还是要依靠个人的理想、能力和道德。政治经济体制的设计和改革,不在于追求一劳永逸,而是尽可能提拔适任的人来居高位,然后鼓励他们谋求公益的最大化,所以也必须时刻检讨组织自我的缺失,因应世界环境的改变而与时俱进。

我已经在《读者须知》里面说过,拿既有的迂腐理论来说教,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我这次是法外施仁,让你知道爲什么你的那一套说法没有在这里讨论的价值;以后再犯,我还是格杀勿论。

你还是执迷不悟,我只好把你拉黑了;我的时间有限,必须兼顾几万名读者,一个人想要独占大百分比的公共资源,是非常自私恶劣的事。
王孟源2019/11/16 14:02回覆
13楼. K.
2019/11/12 13:08
.
在经济不好的时候用一定的手段争取时间,让民众对经济的不满没那么快爆发,其实这不是不行,问题是争取到时间用来干什么

大部分政府即使争取到时间也只会得过且过地混过去,这样下去问题总有一天会爆发,爆发起来会更严重

除非天上掉馅饼,出现巨大的红利让政府度过危机,这是发生过的,对美国来说苏联崩溃就是巨大的红利,无论是财富上还是思想上

但是美国并未利用这个红利期做什么有益的事,反而由于错误判断红利发生的原因(认为原因是自己拥有人类史上最优越的意识形态),开始无节制地在国内外胡搞

就像守株待兔的故事,不可能总有兔子在树上撞死……特别是,后面的那只兔子眼睁睁地看着前面的兔子撞死在树上
争取时间的前提是做不能马上见效的深刻改革;美国在过去40多年,只见财阀努力扭转罗斯福和詹森遗留下来的健康社会和政治体制,基本是大步倒退,时间拖得越久则退得越远,谈何改革? 王孟源2019/11/14 03:46回覆
12楼. Fanboy
2019/11/11 05:24

我个人认为,后面补充的内容,主要还只是证明了年轻人的左倾。而 年轻人已经开始质疑资本主义 这个结论。还需要补充一个论据,来去除 “年轻人的左倾已经被误导向BLM LGBT 等不重要议题上面”  的怀疑。

真正提出反财阀\社会主义政见的Sanders在 19-28岁 年轻人中间获得了31%的支持率,加上前面的Generation Replacement,可以证明年轻人总体开始左倾,其中大约1/3开始质疑现有的资本主义体制。而回到35岁三观成型的看法,这一批的年轻人会是未来30-40年美国注重社会公平的真左翼的核心力量,如果财阀对媒体的控制和误导有所松动,左翼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大。

偏左偏右在社会议题和经济规则上是完全可以独立的两种意见。资本主导媒体,管控专注在后者,对前者反而是鼓励极端;这正是我反复讨论过,白左形成的背后真实原因:上一次美国年轻世代大幅左倾,是60年代,所以70年代资本收紧媒体管制之后,就努力把左倾动力都乾坤大挪移到社会议题去了。

现在又有一波年轻世代对资本势力的反扑,这总算打破了半个世纪来那一套白左忽悠,但是我还是不乐观,这是因爲能做理性独立思考的人不可能达到多数,即使经济大幅下行,造成民众普遍对现有财富分配体制的反感,资本手下的宣传体系仍旧可以很简单地把问题怪到社会和族群上,反而鼓动出极右势力;这正是Trump所依赖的群众,也是20世纪初极左和极右交互出现的原因。极右有利于财阀,还可以依赖和平手段掌权;极左却必然要靠武力才有可能推翻既有体制。

这个把民众忽悠到社会议题以便在生计问题上下其手的伎俩,台湾政坛也早已自主发明,只不过他们不叫左右,而是统独。我也一再解释过,统独的主动权(除了文统之外)根本不在台湾手里,大多数选民专注其上,完全是中了贪腐政客和财阀的套路。

王孟源2019/11/11 11:07回覆
11楼. 顿顿共食
2019/11/10 10:24
这四个议题没一个是有关经济。从这类议题上得到的左右之分,不等同在经济上的左右之分。只有经济上的分析才可靠。用政治或文化议题制造分歧,是超富及其媒体学术分裂P民的可靠方法。所谓左派,不能离开经济议题,不能离开帝国主义议题。而文化议题上的右派或保守派,也可能是经济上的左派或比白左较左,或更认同社会而不是更反社会。省份政治,不反社会?

这篇文章只是刚好在一周前出版,而且点明了Demographics对文化的影响。至于英美年轻一代在经济上也转左,当然另外有几百篇报导,我以前已经说过,可以去看有关AOC和Sanders的支持力量。

我的文字已经是尽可能精确简练,要摸清逻辑脉络,是读者的责任。如果你觉得有异议,第一件事应该是先重读几次,确定自己看懂了再发言。你的发言权力暂时扣下,回去反省反省,不要因爲个人的懒惰,浪费众人的时间。

王孟源2019/11/11 01:03回覆
10楼. 顿顿共食
2019/11/10 07:41
常发表这样的简评,应该是不错的选项。既不会限制读者的评论发挥余地,也不会影响博主回复的精彩。相比之下,经常有长篇大论空洞无物或老生常谈的评论。一个原因是空洞的理论和空洞的历史和伪历史。博主坚持的事实和逻辑,取舍与展望,建立在对真实历史的解读。对历史的没有把握,也造成对话不能建立在适当的context。谈论英美政治,只做到逻辑自洽经常是最致命的。如今了解真实历史,初学者只能读非主流严肃学者文章著作。对英美主流政治民主理论理念,更不用说其历史经济,只能假设guilty unless proven innocent - 阿萨德总统从血淋淋教训中得出的总结/名言。
一个人的心理,就已经千变万化,研究起来远难于任何物理系统;人文社会历史之类的议题,既有个人的欲望和努力,也有多个群体内外的制衡和折冲,更是极端复杂。我以一生训练出的科学态度来分析以往广泛閲读所得的资料,自己当然是希望能藉此精确地沉淀出事件背后最重要的一两个动力和主流,但是这些问题实在太难,基本不可能全对。如果有不同的意见,不要直觉地否定,仔细想想,说不定会有参照的价值。象是上周有人提议中国历史王朝的衰落,是人口压力造成的;我个人认爲它只是次要的因素,但是算一算,它应该是排名前五的因素之一,所以拿出来讨论还是有益的。 王孟源2019/11/10 08:24回覆
9楼. 无知者,无畏
2019/11/10 05:33
左中右的分离,源自资源的掌控

王兄在回复猫兄的评论中提到,“老年极右,中壮年是中间派,青少年则明显偏左”。

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原因实则是,不同年龄段的人群掌握著不同层度的社会资源,西方现在的老人家(70岁以上),是“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经历了辛苦创业的历程,成功人士的比例相当高,在西方私有制下,这些人基本上控制著国家的重要资源,特别是住房,随便一栋房子都是百万或者是近百万美元的资产,他们多数还拥有广泛的其它社会资源包括店铺和生意。

西方社会随著近70年的和平发展,本身老化和固化现象,其实也非常严重,年轻人的发展空间被已有的势力(资源和权力固化后形成的阶层)严重阻碍,房价高企,日常生活开支压力巨大,再加上他们又没有储蓄的文化,一旦出现经济衰退,大量失业就会涌现,年轻人两餐不饱,也是不争的事实。

再加上随著现代科技和生活的改善,人们寿命增长至80-90岁,这时候,儿子们也都是60左右,苦苦等待的父辈遗产始终不来(有点像Prince Charles等王位一样,等到自己「花儿也谢了」,老女王还在),孙子辈的20-30的年轻人更加遥遥无期。你说年轻人不失望吗?逐步变成左派,也就可以理解了吧?

更要命的是,在西方极度私有化财产理念下,老一辈从家庭角度帮助下一辈的情况极少出现,让孙辈们看不到希望。

我这里说的,是西方普通中等阶层的情况。这种情况,最少在澳大利亚极为普遍。

因爲老世代的观念,并不是因爲老化得来,而是从小培养出来既有的态度,所以我觉得他们和新一代的主要差别,在于成长过程中,既有二战这样惨烈而光荣的经验,又在战后独占世界工业经济的果实,社会成员共兴共荣,所以对国家和既有制度的认同自然达到顶点。后来美国的财阀撕下假面具,公然在国内外掠夺,新兴的国外经济体又瓜分了世界的工业产值,美国体制的不合理性暴露无遗,那么受过高等教育,又有一些独立理性思考能力的年轻人就会开始反思质疑了。 王孟源2019/11/10 08:36回覆
8楼. 猫灵子
2019/11/10 00:28

  民主与民粹是双生体,为了解决民粹对真正的民主带来的困扰,所以真正的民主国家会在法治与经济和教育上设下多重防线,以防堵民粹的横流。问题是民主制度下是以属选票多寡的方式来决定政权谁属?尤其是总统制的国家(台湾的民主制度是打著双首长制旗号的山寨版总统制)更是赢家全拿。要政客不去动煽动民粹的脑筋?基本上不现实。要知道政客要雇用有智能的专业幕僚来立法,做施政的thinktank,也是要钱的!哪里像喊口号煽动蠢民那样能快速有效的收拢选票?

  可是这么做的代价就是会让国家的长期利益受损,因为肉食者中固然有鄙陋者(但像川普这样无才无德者还是少见),一般群众中无知者更如过江之鲫,英美这样老牌的民主国家,目前被民粹狂潮的反噬,实际有点像德国威玛共和时期的后期(希特勒崛起前的状况),对于笃信民主教的诸多蠢人而言,川普与强生的无数蠢行,还真是对口头式民主的最大讽刺!

是对直选政治体制和放任资本主义的双重否决,使英美20岁左右的这一代年轻人,紧急向左转。上周的《经济学人》才刚刊出一篇民调统计,发现美国民众的政治经济倾向呈现了三个断崖式的层级:老年极右,中壮年是中间派,青少年则明显偏左,而且这种政经立场并不随年龄增长而大幅改变,主要是不同世代的教育环境和成长经验有差异。 王孟源2019/11/10 04:22回覆
7楼. K.
2019/11/08 22:08
.
我觉得现在的政治正确运动就是精准针对年轻人对资本主义体制的怀疑投放的

这种做法非常聪明,不是试图消除怀疑,而是误导年轻人的精力,让他们觉得一些鸡毛蒜皮的【表面上的歧视】构成了社会压迫的主要部分,从而掩盖了真正的原因即贫富不均

让年轻人相信,他们感到的社会不公是因为白人涂黑脸、不让同性恋结婚、不让自称性别为女的男人随意进女厕所,等等,让他们的精力发泄在这些全然无用的领域,这样他们就不会想到、以及还有精力去再次占领华尔街

与此同时,政治正确发展为新型猎巫运动之后又会激起White Trash的反感,从而自然地分裂了下层民众

理论上说,这种骗局总有一天会维持不下去,但它可能还会成功地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是的,这一点我其实说过好几次了,不过它特别重要,所以再重复一次也好。

左派原本应该专注在贫富不均这个问题上(别忘了,所谓的“左”,正是重“公平合理”而轻“自由放任”),也就是和资本作斗争;白左的兴起,就是资本利用主流媒体有意引导上歪路来保护有利财阀的既有体制:一方面让左派不务正业,另一方面可以利用他们的傻事来引发大众反感。

王孟源2019/11/09 03:16回覆
6楼. 爱妮
2019/11/08 19:17
其实Trump,代表最真实的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政客,很真实。以前的美国总统都是会伪装。冷战结束后,美国搞的新自由主义其本质就是新帝国主义,通过美国式全球化,让美国大企业,跨国企业,科技和美元,金融控制全球经济,使用全球美军控制海洋, 控制盟友,通过媒体控制话语权,打击俄罗斯和中国并最终解体这二个国家,这二个最大的竞争者。以使美国的帝国主义永远存在。 前面二十几年,全世界有很多的国家被忽悠,以为美式民主化就会强大,美国几乎成功了,可是,中共最终没像苏联一样,被美国欺骗,解体国家。反尓利益美国的全球化博取中国快速崛起,现在美国明白过来,可是已经晚了,有点像当年蒋介石逃到台湾后反思。 从这点看,中共确实很有智能,很有远见。

简单来说,以往的美国执政者对美军、美元和宣传这三项霸权支柱是很爱护并且依赖的;Trump的差别,在于他完全只管国内听众,也就是对他死忠的那40%选民,所以霸权在他眼里只是可以兑现花费的祖产。 王孟源2019/11/09 01: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