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英国】脱欧斗争的细节
2019/10/04 12:08
浏览18,457
回响12
推荐18
引用0

我在《谈Brexit》一文中,详细解释了脱欧斗争的幕后推手。至于斗争本身,则相当复杂,而且变化很快,我原本不想讨论太多的细节,以免抢了新闻记者的饭碗。不过最近的中文媒体老是抓不住重点,让我看得心急,所以在这里简单陈述一下最近英国政坛在脱欧议题上的攻防运作。

新首相Boris Johnson至今提出七个法案全军覆没;上周被最高法院以11:0判定欺瞒女王、违法关闭国会;本周又被挖出在伦敦市长任内对美籍情妇做利益输送;自己党内有10%的议员公开抗拒党纪;而他居然主动将叛将踢出党外,从而失去国会的多数。在正常时期,这些事随便哪里一件都可以危及首相职位,但是十月底的脱欧期限就在眼前;Johnson原本就无德、无才、无耻,靠著把新闻娱乐化、做脱欧土豪的台前卒子而发迹,现在继续卖命演出,幕后的老板们自然不急著换人。

但是他面对的对手,不只是爱国议员和教育程度高的留欧派选民,还有实业家以及伦敦银行业的金融势力(请注意,“金融”这个词汇指的是银行业;在美国,他们和国际资本通常沆瀣一气,和土豪也没有绝对的矛盾,但是在英国,由于在脱欧这件事上有严重利益冲突,他们和土豪资本却是对立的)。原本几个反对党互相敌视,Johnson想利用他们的不和,让无协议脱欧蒙混过关,但是反脱欧派幕后的力量也很强大,硬是逼著那些政见南辕北辙的反对党做出妥协,其结果是九月中国会关门前所通过的Benn Act。

Benn Act的正式名称是European Union(Withdrawal)(No.2)Act 2019,由工党的下议院议员Hilary Benn(虽然名字叫Hilary,却是男人)提出。它要求首相在十月19日之前,要嘛有脱欧协议法案通过国会,要嘛得向欧盟申请延期。

所以今天出现的头条新闻说“英国提交脱欧方案”,其实背后的用意和字面上的意思刚好相反,Johnson根本没有意愿要和欧盟达成任何协议,其原因是欧盟绝对不可能接受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有海关,英国选民(包括北爱尔兰)则绝不可能接受北爱尔兰和英国本土之间有海关,那么英国本土就必须(暂时)继续维持与北爱尔兰=爱尔兰=欧盟相同的法律制度,这也包括了反逃税条例。很不幸的,避免反逃税条例正是英国土豪们多年来努力对右翼愚民洗脑,鼓吹脱欧的真正动机。既然Johnson是他们的人,他奋斗的唯一目标就只能是无协议脱欧。

Johnson提交协议方案,正是爲了能无协议脱欧。这是因爲他绝对不希望向欧盟申请延期,否则不但幕后的土豪不答应,已经被洗脑的右翼选民也会拿他当出气筒。但是既然Benn Act已经由女王批准,成爲正式法律,如果Johnson拒不执行,他有大机率会被送进牢房,甚至失去议员资格。他的幕僚和一批律师经过许多天的Brainstorm(一般翻译成“头脑风暴”,但这是完全错误的;这里的“Storm”不是“风暴”,而是“突击” 或“强攻”的意思,就像“Storm the castle”是“强攻堡垒”,不是“用风暴去吹城堡”,“Stormtrooper”也不是“暴风部队”,而是“突击部队”,原本来自德文“Sturmtruppen”; “Sturmgewehr”就是“突击步枪”,“Sturmgeschutz”是“突击炮”),发现唯一能合法避免延期的办法,就是提交一个协议方案,然后设法让它通过国会。

这好象是自我矛盾,其实有个精微奥妙之处。Benn Act只要求协议通过国会,却忘了这和协议成爲法律现实是两回事。这是因爲那个协议本身只是脱欧过程中所需法条的一部分,还有一系列既有的欧盟法律必须被新法条取代,如果这些新法条没有在十月31日的脱欧期限前成爲法律,那么整个程序就不成立,脱欧自动成爲无协议的。

最近Johnson的妙计被泄露出来,由前首相John Major代表留欧派出面点明批评。但是事已至此,Johnson也没有退路,只能硬著头皮继续走下去,至少要让脱欧派选民觉得自己已经鞠躬尽瘁。结果是,被许多香港青年视爲天堂的英国政坛,其实正在上演一场超现实(Surreal)的悲喜剧(Tragicomedy),似乎自相矛盾的(Paradoxical)的怪现象层出不穷:支持无协议脱欧的议员准备对协议投赞成票;反对无协议脱欧的准备对协议投反对票;Johnson根本不在乎协议内容是什么,随便乱编的结果是居然建议在北爱尔兰的两边都设下海关(不过它们会是“数码边界”,所以不会有任何不便;至于“数码边界”是什么,爲什么能避免不便,那就只有天知道了);而最应该反对这些海关的北爱尔兰政党DUP却表态支持这个协议。这是因爲DUP现在名义上还是Johnson的盟友,他们计算这个协议不可能通过国会,所以暂时可以做个人情,给Johnson一个面子。

不过实际上十月底脱欧基本是无望了。反无协议脱欧的议员在本届国会占多数,又有最高法院的背书,要让脱欧延期是板上钉钉的事。接下来很可能会在十一月或十二月举行大选,这个大选的结果也就是未来剧情发展的最大变量。照理说,脱欧派在2016年公投前的承诺已经全部跳票,谎言公诸于世(例如“不会无协议脱欧”,“不会有海关”,“不会有经济代价”,“不会有社会紊乱”,“不会有法律问题”等等),不论大选还是公投,理性的选民都应该会严厉地惩罚他们。但正如我已经一再论证,非理性民众不但占大多数,而且越是被打脸,对过往错误就会越坚决地固守,所以目前的民调居然还是五五波;这也是爲什么正反双方都愿意举行大选的原因。

【后注一】我忘了在正文里提起,两个多月前,留欧派曾爲了脱欧谎言把Johnson告上法庭,结果英国高等法院的法官明确裁定,官员没有法律义务对民众说实话。当然这个博客的长期读者,必然已经熟悉这个西方制度下的规律,但是它被正式明文宣布出来,还是蛮有意思的。

【后注二】我在2019年十月24日,录制了一个新的《八方论坛》节目,进一步讨论了更多的细节。因爲我在节目里批评了一些“亡国学者”,结果果然有人不乐意,在Youtube开骂。不过他们这次不是说我“以偏概全”,换成了“格局太小”,宣称脱欧明显来自世界霸权的争夺和文化自负。

其实对英国稍有点知识的人都应该知道,2015年大选中,脱欧根本不是重点;一直到2015年十二月的民调,请大家猜一猜,把“与欧盟的关系”视爲重要议题的选民有多少?1%!那么2016年二月,国会忽然就急著通过脱欧公投的法案,难道是英国人都有健忘症, 霸权战略考虑或文化传统每两个月一变?

还有更重要的,是脱欧派在公投通过之后,撕下以往的假面具,全力追求无协议(No Deal)脱欧。这个现象,除了土豪理论之外,实在无法解释。

像这些考虑,如果不知情,就没有资格评论脱欧;如果知道还嘴硬,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一再强调,知之爲知之,不知为不知;没有足够知识和能力的人,硬是要胡扯,就是污染公共论坛,不是知识分子之所应爲。

【后注三】我在留言栏里说,“土豪当然不是脱欧的唯一动力,甚至不一定是最大的动力,但却是过去四年的决定性关键所在”,这里我想给出确实的数据:在2015年十月,支持脱欧的民意是30%出头(参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vXig8vrpIU),到了2016年六月公投就成了53%,所以土豪的贡献是20%。这是在一月到六月的五个月发生的转变,力量不可谓不巨大。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宣布】读者须知
下一则: 【军事】从美国看閲兵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2) :
12楼. magkey
2019/11/01 11:53
谢谢您的解释,所以ATAD其实并没有推动脱欧公投的发生(即使没有ATAD,公投这件事很可能还是会发生,只不过可能没有那么快),但是ATAD成为了脱欧成功的关键导火索,这么说逻辑就完全通畅了。
如果没有ATAD,公投不一定发生,即使发生也绝不会通过。ATAD把土豪拉进了战线,一举击溃了理性主流,然后土豪一直主导著过去四年的斗争。 王孟源2019/11/01 12:07回覆
11楼. magkey
2019/11/01 08:42
对于16年的脱欧公投,我还有一件事情不理解,不知道能不能请王先生解释一下。卡梅伦在13年就已经承诺过,如果大选获胜,会在不晚于17年的时间内发起脱欧公投(https://www.bbc.com/news/uk-politics-21148282),那是不是意味着在2013年前英国的富豪们就已经意识到ATAD的威胁呢?如果是的话,那有没有证据印证这一点呢?

很好的问题,你是学国际关系的专业吗?

我在正文里已经解释过,英国因爲旧日的帝国荣光和Continental Balance of Power的战略传统,一向有和欧洲大陆作对的动力,但是在2016年之前,这只是老年昏庸的选民喜欢幻想的事项,出力推动的Nigel Farage被公认是疯子。

但是英国从70年代加入欧盟开始,就因爲这个扭扭捏捏的态度,可以不断向欧盟勒索,获得了不可计数的特权,所以主政者总是容忍并且利用这些要求脱欧的少数,每隔几年就可以和欧盟重新谈判一次,以谋取进一步的利益。

Cameron在2013年的承诺,只不过是这一个传统的再一次体现,当时根本没有人当真,不但他有很大机率食言而肥,就算真有公投,也没有人相信会通过。

总之,脱欧这件事的确万分复杂,土豪当然不是脱欧的唯一动力,甚至不一定是最大的动力,但却是过去四年的决定性关键所在。早先只有选民中少数的怪老头在做梦,政坛主流容忍他们,只是爲了定期向欧盟勒索。即便是到了2015年,反移民成爲欧洲右派的主要诉求,英国民意对脱欧的支持率还是显著低于50%的。换句话说,大家承认反移民是主流力量之一,脱欧却是那个方向的极端,脱欧公投必败,但可以安抚反移民势力。

一直到ATAD通过之后,脱欧势力被土豪紧急接管,这才有了出乎所有旁观者意料的一连串结果。否则Cameron承诺的是2017年底之前举行公投,爲什么到了2016年二月就急急忙忙地的通过公投法案?这正是因爲Article 50有两年的缓冲期,在2016年一月ATAD刚出版的时候,预计在2019年一月1日生效,所以不能等到2017年再公投。等到2016年下半,ATAD被发现有漏洞,必须有晚一年的ATAD 2来弥补,土豪才容许May慢吞吞地在2017年三月启动Article 50。

王孟源2019/11/01 11:47回覆
10楼. magkey
2019/11/01 00:00
现在大选日期已经确定了,12月12日进行大选,英国人的命运将交给一次coin flip来决定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留欧派内部的基本矛盾,在于实业家和金融界对工会势力也极爲厌恶,所以不可能支持工党,结果自由民主党看到机会,觉得提前大选很方便去挖工党的墙脚;刚好苏格兰的SNP前党魁在明年初必须上法庭面对性侵犯的指控,SNP急著在丑闻占据媒体头条之前就先大选完毕,结果两者合谋赞成十二月大选,工党这只鸭子就这样被赶上架了(当然工党内部也有矛盾,所以原本态度就是模拟两可)。

我个人觉得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在位者应该以大局为重,但是西方民主体制,先天就会挑选最自私、最无耻的候选人,然后再给予他们更自私、更无耻的激励条件;这次自由民主党和SNP的表现,其实算是情理之内。

王孟源2019/11/02 00:23回覆
9楼. 南山卧虫
2019/10/19 22:12

一如王兄所料,小丑首相一轮政治表演之后,协议还是过不了英国下议院。

那么,当地土豪的最后一击,会是掀桌子提前大选了?

一般媒体爲了填充版面,必然是专注细微末节上,那么对复杂的事件就完全没有预测能力。

你如果看懂了正文,就会知道我解释的是幕后深层真正的实际动力,所以不管表面上花招怎么搞,结果不会变的。

王孟源2019/10/20 00:58回覆
8楼.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9/10/17 10:45

Boris突然花钱在这么不靠谱的科研上,想了半天,除了傻好像也没有其它可能的解释,花这钱看不出他要利益输送什么特定群体。

https://www.theneweuropean.co.uk/top-stories/boris-johnson-nuclear-fusion-1-6309123


Benn Act把无协议脱欧的路堵死了,现在Boris Johnson既不想坐牢,也不愿意延期,只好紧急搞出一个协议来。一开始是双边界,后来发现是要先过欧盟这关,所以放弃北爱和爱尔兰之间的边界,把英国本土和北爱之间升级为全边界。这同时也容许英国本土立刻躲避欧盟的避税条例,可谓一举两得,至于一国两制,那也无可奈何了。

他现在爲了让这个协议过国会这关,各式各样自相矛盾、全不靠谱的承诺飞来飞去,就像量子速读一样;你所举的这项,只是各种画饼充饥的一个例子,是他放烟幕的障眼法的一小部分。

王孟源2019/10/18 00:36回覆
7楼. 南山卧虫
2019/10/06 21:30

有个狗急跳墙的想法,既然英国土豪于此事所涉极巨,会不会集资巨款,通过某白手套行贿该小国元首(或直接决策人)?即使过后东窗事发,调查过程必定冗长,相关人等,早作鸟兽散矣。

(当然,我这是参考了乌克阑政府的前科德性,未必有一一对应的可比性)

目前脱欧派主要勾搭的目标是匈牙利。不过匈牙利总理Viktor Orban地位巩固、大权在握,远远还没有到必须捞一票走路的地步,所以更大的可能是Orban利用这个机会勒索德法,藉著威胁要否决延期案,强迫欧盟取消过去几年的制裁(因爲匈牙利违反民主,干涉司法)。 王孟源2019/10/07 12:31回覆
6楼. 南山卧虫
2019/10/06 13:28

又有一说, 脱欧派可能直接或间接影响欧盟内其中某小国, 使其投反对票, 令欧盟不能接纳英国的延期申请. 

越来越好玩了.

早有此说法,但是一个还想留在欧盟的小国,爲什么会受连大选都不一定赢得了的英国政党收买呢? 王孟源2019/10/06 21:11回覆
5楼. 沈亢
2019/10/06 08:44
英国的政治经济已经因为脱欧事件陷入僵局,我认为不排除第二次公投的可能性。第二次公投很可能导致英国留欧。
三年前我已经说过,要重新公投,就必须先有大选,留欧政党获胜,才有可能。 王孟源2019/10/06 09:44回覆
4楼.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2019/10/06 04:47
从小被灌输民主投票是少数服从多数,长大后才认识到,真实世界上根本没有机制或诱因能确保”服从”这件事会发生。当关于整个群体的事情需要(远)多于一半的人齐心去做才能完成,但只要(远)少于一半的人不参与或抵制就会失败时,采用所谓民主投票的方式就只会制造问题而无法解决问题。更不用说根据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投票决定出的”多数偏好”和”少数偏好”,只是投票规则和解释方法产物,其有效性要参与者们主观接受才成立(简单来说就是要自欺欺人),根本没有客观数学上的可排序性。
所以英美在20世纪,用他们霸权的成功范例来吹嘘他们的制度优越性,根本就是颠倒因果。他们是先夺得霸权,有了不断来自海外的利益输入,才可以暂时延缓压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选举体制的内建腐蚀效应,同时忽悠其它强权,或瓦解(如苏联)、或削弱(如德、日),反过来维持他们霸权的长久。 王孟源2019/10/06 06:04回覆
3楼. K.
2019/10/06 04:24
.
从您的上一篇Brexit文章开始我就有问题想问,您说的这些英国土豪是否有Plan B?如果真的31日脱欧、年底大选全都失败,他们打算怎么办?他们应该不会没有为这种情况做准备

另外,留欧派的精英应该也不至于蠢到看不出这一层关系,既然现在的对立已经如此激烈,为何他们不对这一点大加宣扬?
土豪的Plan B是Nigel Farage,不过这一轮的反避税条款暂时是逃不过了。

留欧派当然反复宣传过,否则我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呢?问题在于没有“确实”的证据。象是《Daily Mail》从一个主妇刊物转变成脱欧急先锋,我看得很清楚,但它不是白纸黑字一句话可以解释给一般人懂的。

Trump的所作所爲,全都是爲了自身利益来忽悠群众,他的支持者不也是视而不见吗?
王孟源2019/10/06 05: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