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英国】谈Brexit
2019/09/10 08:57
浏览22,106
回响9
推荐30
引用0

在过去这几年,Brexit一直是国际上的热门议题,提供旁观者许许多多曲折离奇、引人入胜的剧情发展。很多读者希望我做出预测,但是我在留言栏解释过,Brexit是一场势均力敌的长期战争,其胜负取决于现在和未来多场战役中的战术运用以及无数个别战士的随机抉择。既然决定最终结果的大部分事实还没有发生,那么试图做逻辑推测就毫无意义,纯属瞎猜。历史只发生一次,这种二选一的事件自然有50%的机率能瞎猫撞上死老鼠;如此欺世盗名的做法,当然是有识之士所不屑的事。

但是Brexit争执背后的真实动机,却是早就可以确定的。随著这个真相的关键时间点越来越接近,两边的阵营也有了越来越强的危机感,开始采用极端的手段做殊死挣扎。然而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中文报导对此有正确的认知,所以值得我在这里解释一番。

其实我在六月所写的《21世纪之民粹》一文中,已经简单提起这件事,但是似乎是没有讲清楚,以致于三个多月下来,仍然没有其它的评论者循著这条思路演绎下去。这里的根本事实,是脱欧派的力量完全来自英国的自私土豪;在台面上的媒体舆论,他们固然有一连串冠冕堂皇的理由反对欧盟,但这纯粹只是用来忽悠教育程度低的右派民众的骗术;私底下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欧盟的反避税指令(Anti Tax Avoidance Directive,ATAD)。

英国有很多富豪是继承祖产而来,藏钱、避税的手法经过几代人的钻研,技术水平很高。英国本土固然税法严明,但是有许多海外属地,例如Gibraltar,Jersey Island和Malta,都是著名的避税天堂,主要就是服务英国自己的财主。历代国会受土豪掣肘,始终无法填补这些税法上的漏洞。

然而欧盟的福利国家很多,避税的传统没有英国强,地方土豪对远在Brussels的新官僚团队掌控力又弱,使近年来欧盟对周边的避税辖区得以步步紧逼。原本主要靶子是瑞士,其目标是强迫后者配合欧盟国家查税。但是后来欧盟理解到,如果自身的法律能强制要求富豪们对国家申报自己的财产,那么吓阻力就会倍增。这个想法实践出来,就是前面我提到的ATAD法案。

很巧的是,几年前ATAD刚开始立法过程,Brexit忽然就成爲英国政坛的新主流,许多原本立场各异、互有恩仇的社会贤达,在一夜之间结成亲密的盟友,在政治、媒体和学术界鼓吹Brexit。他们所公开宣称的理由,五花八门,而且因爲毫无例外的会被打脸,总是必须每半年换一次,象是改善医疗服务、减低支出、促进自由贸易、维护主权、保障民主(因爲欧盟官员不是直选出来的)等等,基本没有几个智商在100以上的人会相信。但是既然总有一半人口的智商在100以下,他们知道只要有足够的努力,自然会有收获。

这里的一个例子是《Daily Mail》。历史上它原本是亲欧派的媒体,但是在ATAD之后,忽然总编辑被开除替换,然后成爲Brexit的拉拉队长。这个转变的关键是《Daily Mail》的老板,Rothermere子爵。在英国的法律下,Rothermere早已移民海外属地,不是本土居民,所以享有很多税法上的豁免;但是在ATAD条文里,因爲他在英国本土有许多资产和生意,这些豁免权将被剥夺,那么对他的资产管理就很不方便了。

提到一个子爵,我谈一下题外话。英国历史上世袭下来的老贵族很多,但是因爲历经几世纪的传承,大部分已经不是大富豪,真正有钱的大多是18、19世纪派任的新贵族。因爲上议院(House of Lords)也有几百年的历史,当前的议员以上中产阶级居多,比起被土豪渗透收买多年的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反而更加有大局观、更能为国着想。本周反No Deal Brexit的法案,能在上议院轻松通过,就是这个原因。

言归正传,我并不是说在ATAD之前,没有英国人说欧盟的坏话。象是Boris Johnson从名校毕业当记者,就是派驻在欧陆,然后以编造各式各样的故事而成名。但在当时这完全不是主流,是英国知识分子容许但会摇头的平民(Plebs)幻想话题之一,类似各种长寿保健食品。

后来这些Brexit土豪的代言人开始大闹特闹,把David Cameron搞烦了。因爲他已经有两次公投(在英国政坛历史上,其实公投很少见;这是因爲平民太笨,不能让他们直接做决定,必须有议员这些知识分子来过滤他们的冲动;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索Edmund Burke的著作)胜利的经验,以爲可以用同样的手法安抚他们,没有想到这次民粹的背后,是一大批土豪的生死利害关系。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偷抢拐骗,硬是赢得了公投。

然后Theresa May接任首相。May也不是土豪的人,原本对Brexit投的是反对票;当上首相之后,她努力的方向是在Brexit这个前提下,尽可能保障国家的利益。这就和土豪的利益背道而驰,所以她注定不可能成功。表面上Brexiteers一再狙击谋杀她脱欧协议的理由是爱尔兰边界上的Backstop,也就是爲了避免在北爱尔兰出现海关,必须有几年的过渡时期。实际上土豪根本不在乎什么海关,他们真正不能接受的是那个过渡时期。这是因爲ATAD预定在2020年一月1日正式生效;如果届时英国还是欧盟的一部分,或者因爲还在过渡时期,必须采纳和欧盟一样的法规,那么他们的钱财就会曝光,整个Brexit计划也就失败了。

Theresa May似乎并不完全明白这件事背后的脉络,硬是一根筋地要把她的协议闯过国会。这虽然浪费了三年的时间,但却也把Brexiteers逼到墙角:十月31日的期限成爲最后一个能确定避免ATAD的红线,无论如何必须在那天无协议脱欧。

所以在过去这一周,以Boris Johnson爲首的脱欧派固然是倾巢而出,相对的也有20多名保守党议员(大约10%;包括下议院议长)分五个批次,爲了阻止无协议脱欧对国家的损害,或脱党或辞职,其中有半数直接宣布退休。这正是我在前文《舍生取义的政治人物》讨论过的,西方体制下少有而且必然会被劣币驱逐良币的良心政客。一次能有10%的议员愿意牺牲自己的政治生涯来效忠国家,我想这是远高于任何其它主要西方国家的比例,英国作爲欧洲政治制度演化的先进,果然功底深厚。

正是凭借著这些良心知识分子的牺牲,脱欧的时限被延展到明年一月31日。这必然会触发土豪集团更加绝死的反击,(应该会)在十一月举行的大选将是决定性的关键,因爲它是无协议脱欧的最后机会。如果Brexiteers无法掌握多数,那么大势已去,无协议脱欧将失去它的意义,英国应该会在软脱欧和重新公投两者择其一,后者的可能性尤其不容低估。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9) :
9楼. 猫灵子
2019/10/06 00:32

  王兄所提到的:大部分芝加哥系出身的经济学家,连经济都不懂?这实际上是有可能的。

  就本猫所知,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学界,恐怕有不少学者私下被财阀所收买,所提出的学术理论,经常是在替财阀做说客,帮财阀忽悠大众以及政府,然后财阀拿大头,这帮无耻学者拿小头,朋比分肥。说穿了,还是财富分配的问题,富人为了自己的私利,收买政客以及学者为己所用,这绝不是新闻(个人非常怀疑:已傅利曼为代表的芝加哥经济学派,就是被资本家渗透最为彻底的一个学派-他们的言论,都是在替资本家的利益说话)。

  所以要研究现代的民主政治,就必须懂金融,因为金融虽不能主动创富,却可以藉由资金分配的比率,提升社会的整体效率(反之,若资金不用于正确的投资方向,则是祸国之源)。看懂某国国内资金的流向与流量,有助于了解该国经济的面貌(其实个人的经验是:透过黑市能更快了解)。而财政状况(尤其是资金配置的错误)的崩解,则是我对台湾的未来极不看好的主因。

经济学界被资本收买,不是“恐怕”,而早就是即成事实。我以前已经一再给出例子了。这个资本控制美国经济学的系统化、常规化和体制化,才是一般人难以注意到的。

至于金融在政策分析上的重要性,的确是远超出一般学者的了解,也是爲什么我能做出他人无法比拟的正确预测的原因之一。其道理,我以前在留言栏也提过了:二战后70多年长期和平,资本得以成指数累积,所以已经远大于世界的GDP,然后在70年代起,又建立了一系列宣传、收买和控制的组织和机制,使得英美政客成爲他们的傀儡。

与其同时,金融银行界和他们结盟,利用不断演化的金融创新来剥削国民,并且为资本极度加大杠杆,使金融力量达到GDP的上千倍,那么连专业客观的财政措施也必然是以资本金融的利益爲先,所谓“Too big to fail”,就是这个原理的体现。

总之,要了解英美的政治社会走向,就必须先分析出资本和金融的利害所在。美国训练出来的经济学人,如果是芝加哥系的,反而本能地要掩饰资本和金融的操作和影响,结果连经济上的道理都会说反;东西两岸学校出身的,并不懂资本和金融的重要,只能盲人摸象,讲一些片面的细节;学金融的,只管在既有法规下钻漏洞赚钱,没有大局观;做媒体的,原本应该暴露资本的恶行,但是媒体企业已经被严格掌控了,所以只能去搞政治正确类的白左或右翼议题。最终结果是,像我的博客这样,把资本、金融、经济、政治、宣传之间的互相作用讲清楚的,在英文世界并不存在。
王孟源2019/10/06 06:25回覆
8楼. 游客 越雷
2019/09/24 21:24
王先生,英国最高法院裁定议会休会违法,这是链接https://m.guancha.cn/internation/2019_09_24_519116.shtml
顺便问一下,王先生,您说的“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都不懂金融,更不懂社会学”是开玩笑还是实话实说?

Boris Johnson狗急跳墙,爲了在ATAD的期限之前完成脱欧,不择手段,被最高法院打脸是很合理的。问题在于要解决脱欧,最终还是必须有大选和公投;然而过去四五年脱欧派媒体的洗脑,非常彻底有效,一旦让蠢蛋公民来投票决定,后果就无法预测。

怎么会是开玩笑?事实上,大部分芝加哥系出身的经济学家,连经济都不懂。

王孟源2019/09/25 04:18回覆
7楼. magkey
2019/09/12 10:17

对于重新公投brexit,我个人觉得可能性还是不大。我的看法是重新公投不仅对英国自己的政治声誉影响很大,对于美国宣传的西方民主制度也是打击很大的。brexit公投以来,英国经历了三年的混乱,这本身就已经对西方民主制度的声誉造成了一定影响了。很多深信民主选举制度的人都不得不承认brexit反应除民主制度存在着一些缺陷。纵然brexit不能让他们放弃对民主选举的信仰,也会让他们产生动摇。如果再进行公投,那无异于在伤口上再捅一刀。美国从自己的宣传角度考虑,会想办法避免让英国重新公投的。

另外从美国自身利益来说,欧盟本身就是欧洲摆脱美国影响的一次尝试,如果brexit成功,那英国别无选择只能重新投入美国的怀抱,所以美国一定会想方设法去避免英国留在欧盟里。不论从美国自身利益还是从宣传需要出发,美国都很难坐视英国对brexit重新公投。何况重新公投本身就缺乏正当性,一旦美国从中作梗,想阻止重新公投我认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你低估了英国国际财阀,尤其是伦敦金融界的力量。

英国媒体虽然常常和美国一鼻孔出气,却并没有真正的从属关系。
王孟源2019/09/13 08:02回覆
6楼. 金陵散人
2019/09/11 19:35
对英国来说,维系Brexit是国体的需要,民主国家宣扬的国民意志最高体现形式的“公投”,其所达成的意愿如不能贯彻执行,或是第二次公投搞“朝投夕改”,那几百年建立的体制差不多要土崩了。有没有协议脱欧反而是次要问题,就算搞不好也只是瓦解而已。梅姨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忍辱负重,虽未最终成功,但值得尊敬。
话是如此,但现在土豪势力狗急跳墙,一连打破好几个不成文的宪政惯例;如果最终失败,让国际财阀支持的亲欧派重新掌权,他们当然可以顺势也做出违反惯例的事。更别提公投原本就不是英国宪政传统的一部分。 王孟源2019/09/12 00:12回覆
5楼. OVL
2019/09/11 10:54
记得当初确认脱欧公投过关的时候,七公还有小小庆祝了一下,现在演变成这样,想跟七公请问,这无协议脱欧成功与否,对于中国来说会有什么影响吗?

三年前主导英国政府的,还是有理性的May,所以不会无协议脱欧;脱欧的结果也就只是对英国和欧盟外交态势的小幅弱化。

现在做主的,是土豪的无耻代言人Johnson,如果无协议脱欧,英国就必将成爲美国的新附庸。

王孟源2019/09/12 00:06回覆
4楼. 野狐之火
2019/09/11 08:40
版主 可否分享至脸书?
看完您的分析才搞懂为何要发动脱欧
脱欧的后果,非常明确,特别是全球走向区域整合的时代。
一直想不透,走在国际趋势前头的英国,为何突然要搞脱欧。
可以,但是请全文转载,不要删改,而且必须注明出处。 王孟源2019/09/11 08:49回覆
3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9/10 17:08
原来是有人打算动富人的午餐!

谢谢王兄提点,这个问题困扰我好久了,王兄一点就明!

西方国家富人控制政府人选和干预国家的重大决策的例子太多了,我也举一个例子:

前澳大利亚劳工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执政时期(2007-2010),2008年经济动荡时,他给澳大利亚平民大肆派粮(无端端给公民发放钱财,直接进入你的个人帐号,是不是很好?绝大部分有孩子的人,都会收到数千澳元),派完了霍华德政府(联盟党)时期的所有积蓄;2010年联邦政府财政终于撑不住了,恰逢那时澳大利亚对华矿产(主要是铁矿石)出口获利颇多,于是就有人建议开征「矿业资源税」,理由是,“矿山虽然是私人拥有,但是资源是全国民众所有,国民有权分享矿产出口的红利”,听起来不错吧?陆克文政府还专门为此做了相当时间的宣传整备(敲锣打鼓),结果提案还没有出总理办公室,就在陆克文总理服务政府还差三个月就满三年(做总理满三年可享受终身长俸)的时候,国会一个年轻议员(Andrew XXX--此人是矿业大亨们在国会的代理人)一个晚上坐在沙发上打了数通电话给国会工党的其它议员,一个星期以后,陆克文总理就被轰下台了(工党党内逼宫成功)!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提加「矿业资源税」这事了。

我历来认为,民主制度下,那些站在前台(政府)的人,不过就是富人们派出来的,能说会道的演员,指望他们为国家和公众利益考虑,本来就打错了算盘。

是的,这件事我也有耳闻。

还有,Brexit会争执这么久,并不是靠那些良心议员,而是国际财阀,尤其是伦敦的金融界和土豪对战,这才打得势均力敌。
王孟源2019/09/11 04:39回覆
2楼. !@#$%^&*()_+
2019/09/10 11:01
.

整个二战就是欧洲土豪拎著乡巴佬的孩子反对欧洲国。

所有的统一都是少数地方土豪劣绅不高兴。底下的草民就算没好处,也不可能变更差。而且万一国家变强大,受益的很可能就是草民。香港五十年不变,最开心的是李嘉诚。日本在战后没分裂回幕府时代。欧洲却是该死的都死了,该炸的都炸了,到今天还是一场空。


如果没有战乱的危险,土豪当然是希望越分裂越好。

日本没有被切割开来,部分原因是美国看不起它的科技实力,不认爲它会是霸权的威胁。西欧就不一样,所有的小国都必须复国,所有殖民地都必须独立,德国还非得分成两半才放心。

王孟源2019/09/10 12:32回覆
1楼. 华刀出鞘
2019/09/10 09:37
我比较奇怪的是,林郑不知道变动修法对香港金融的影响力,卡梅伦和梅不知道脱欧的原因来自避税法案,特朗普以为贸易战很容易赢,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建议团是真的不知道吗?
他们都是政治斗争的专家,但对金融、经济和社会学并无了解。

现代专业分得很细,跨界的知识非常罕见。政府的智囊团里,能真正得到信任的,顶多就是几个,结果自然是大家都是搞政治出身,偶尔有一个学经济的,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绝大多数的经济学家,也是不懂金融的,社会学就更别提了。很不幸的,经过二战后70多年的资本累积,金融资本已经远远超过各国的经济规模,所以他们往往是幕后最强大的政治力量。不懂金融,就不懂政治。

此外,这些道理在我讲清楚之前,你已经想到了吗?真理的特征之一,是事先很难想通,事后理所当然。
王孟源2019/09/11 04: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