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国际】全面国力提升的又一个小体现
2019/08/31 05:15
浏览16,456
回响10
推荐23
引用0

昨天国际象棋界的Sinquefield Cup完美收官。Sinquefield Cup是每年例行的国际顶尖大赛之一,由Rex Sinquefield创立。

Rex Sinquefield是指数基金(Index Fund)的发明人之一,成爲亿万富豪之后,衣锦还乡回到Missouri州的St. Louis市,除了专心收买本地政客以推行为自己减税之外,主要的业余嗜好就是下棋。在他的资助下,很快地,一向在美国以治安恶劣排名第一而闻名的St. Louis市,也成爲国际象棋在美国的第一重镇。

在今年比赛开始之前,大家并不能确定谁会胜出。这是因爲现任世界冠军,挪威籍的Magnus Carlsen,虽然在实力上比其它顶尖高手(Super Grandmaster,超特级大师,不是正式头衔,一般用来指等级分在2750以上的顶尖棋手)明显高出半截,而且在过去这一年表现极佳,在上个月达到世界历史巅峰的2882分。但是本月初同样在St. Louis举行的快棋暖身赛中,他忽然失常。顶尖棋手对阵,心理因素很重要,一旦连输几场之后,就容易失去自信,反而更难表现出自己的正常实力。

的确,在这次Sinquefield Cup总共11天、11轮比赛的前半,表现最突出的是上一任世界冠军,印度籍的Viswanathan “Vishy” Anand。他几乎每一场棋都在中局就取得胜局;这在现代顶尖高手的对战中,算是非常罕见。年轻一代的高手经过过去20多年的计算机辅助训练,在防守能力上比起前一代棋手(如Kasparov)有突飞猛进的提升,以致于近年来绝大部分(75%-80%)的棋局都以平手告终。

很不幸的, Anand老是在终局失手,被对手扳平,所以到最后几天,领先的反而是稳扎稳打的丁立人。丁立人,现年27岁,是当前中国最强棋手,以2812分排名世界第三。他的棋风不像Carlsen那样天马行空、才华横溢,而是以防守严密、计算精确著称,在去年创下了连续100场不败的世界记录。

但是Carlsen今年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状态,目前有连续90场不败的战绩(正常时间,不算快棋)。在Sinquefield Cup的前半还被对手有意封锁,一直打平。到了最后几天,对手们因爲无望夺冠,开始愿意放手一搏,他的实力得以展现,在前天最后一轮比赛之后,他已经追上了丁立人。

所以昨天Carlsen和丁立人必须对下快棋来决定冠军谁属(Tie-Breaker)。事先几乎没人看好丁立人,这是因爲Carlsen不但是快棋专业户,有2900+的快棋等级分(Rapid/Blitz Elo Rating),而且成年(2008年)之后,还没有输过任何一次Tie-Breaker。

但是出乎众人意料,他们打平了两局Rapid Chess(每人一小时)之后,丁立人在接下来的Blitz Chess(每人五分钟)连胜两场,非常风光地夺得冠军。尤其是最后一局,Carlsen狂风暴雨似地倾巢而出,眼看着就要吃下丁的Knight,结果丁在几秒内就下出一手极难想象到、以退爲进的妙手,立刻转守为攻,两人再对杀几手之后,Carlsen又威胁要将死(Checkmate)对方,丁再次下出一手以退爲进的好棋,Carlsen只能弃子投降。网络上围观的几十万国际象棋迷们立即爆炸开来。

我想上一次中国棋手在国际上这样扬眉吐气,是1978年刘文哲和荷兰特级大师(Grandmaster)Jan Hein Donner在Chess Olympiad的对战。Donner在战前语出不逊,嘲笑中国在国际象棋上的弱势。的确,中国没有那个传统,又刚从文革复苏出来,全国连一个International Master(国际大师,比Grandmaster低一级)都没有。

但是刘文哲没有气馁,从一开始就全面抢攻,只下了20手就将死Donner。这不但是一场Miniature(微盘,国际象棋在25手内决胜负就叫做Miniature;对高手而言,输一局Miniature是很丢脸的事,所以往往在胜负已定之后,还会想方设法拖到第26手再认输),而且因爲刘文哲在第16手上牺牲了皇后(Queen,国际象棋里远远最强力的棋子),这也算是棋界所谓的Immortal Game(不朽之局,即在中局早期就以牺牲皇后而得胜)。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索“Chinese Immortal 1978”。

刘文哲是中国第一个战胜特级大师的棋手,后来得到国际大师的头衔,并且出任国家教练,对现在中国在国际象棋人才济济的局面(尤其在女子赛上,世界头几名都是中国籍的),有很大的贡献。

不论如何,丁立人这次的表现令全球刮目相看,他成爲明年挑战赛(胜者可以挑战Carlsen的世界冠军头衔)夺冠的热门人物,而且距离超越美国籍的Fabiano Caruana,晋身世界排名第二,也只有一步之遥。

国际象棋是一个小众的娱乐,而且中国是后来者,但是刘文哲、丁立人和一众女将的表现,使得关心象棋的欧美人士习惯于中国在国际上的领先地位,这正是所谓的软实力;对中国的国际地位,会有间接的影响。这个影响虽然不大,但是几千几百个类似的杰出表现叠加起来,就会有显著而重要的广告作用。中国国力的全面发展,最终还是必须转化为国际话语权和行动权,这些广告的意义也在于此。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0) :
10楼. Taizi Huang
2019/10/09 11:28
我觉得不会“三分钟热度”,因为不同于其它“辱华”的新闻,Morey踩到的是香港问题这一条政治红线。民众可能健忘,但是政府官员不会。
希望不是当初负责香港统战的同一批官员。 王孟源2019/10/09 13:15回覆
9楼. 南山卧虫
2019/10/08 13:41

//怕的是三分钟热度//

正想说这事。

这事玩大了,刚好王兄人在美国,在中国又有发声平台(观网)。若有余力,建议多跟进,适时发文,借此机会挖一挖深层次的东西(若有对策则更佳)——不说扬名立万,起码做做助燃剂也是绰绰有余的。

这事的道理太简单,我两句话已经说完了,很难凑成一篇文章。 王孟源2019/10/08 23:44回覆
8楼.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9/10/08 12:10
这几日的新闻, Daryl Morey在twitter上支持香港。于是先是中国人义勇军,继而中国官方介入,施压NBA。我觉得这件事也是中国国力提升的一个小体现,所以选在这个文章下面留言。中国现在有力量了。问题是,中国和中国人要慢慢学习如何善用这个力量。传统的西方社会也需要学习和适应有力量的新中国。这件事初期是不少中国网民自觉的抵制要道歉。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庸人,想来想去,觉得只有多次发生Daryl Morey这样的事情,在多次冲突中,西方和中国会慢慢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王博士是”先知先觉“的那种人,会不会觉得这样再平衡(rebalance)的过程,也有相对理性的最优路径?

这件事,因爲仇中并支持香港是美国左右两派共同的政治正确,从一开始就可以断言NBA不可能软服,毕竟中国市场对他们再大,也比不过美国自己。

不过中方如果能把这个抵制做到底,那么还是会有很重要的杀鸡儆猴效应。怕的是三分钟热度,那么以后美国人再要仇中或做种族歧视,就不会拿你的抗议当一回事。

王孟源2019/10/08 13:08回覆
7楼. K.
2019/09/27 02:57
.
这个话语权问题,其实可以追溯到社会主义国家成立的时候

现在回头来看,整个东侧阵营的社会主义国家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其领导人对资本主义的理解,完全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种贫富差距极大的资本主义,不管在哪里个国家,从建立社会主义政权到1980年代官方的资本主义形象都是这个样子,这也是社会主义政权的第一代领导人对社会主义必将胜利怀有坚定信心的原因,到此为止的话,倒是没有什么错误

但是这种情况在二战之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一方面战争从物理上强行拉平了贫富差距,另一方面资本主义为了求生,也主动做出让步,在冷战期间大幅减少了西侧阵营的贫富差距,同时东侧阵营对此一无所知,还在宣传老一套的资本主义形象,从领导人层面来说,由于没有经历过二战之后的资本主义,他们想不到资本主义能够主动让步,也无法想象让步之后民众生活水平会获得多么巨大的提升,从民众层面来说,他们一直生活在旧式的宣传之下,接触到资本主义的真正生活之后会产生巨大的冲击,导致他们对社会主义立即失去信心

扯远了,我的意思是,可以把这个过程类比为战争,东侧阵营从1920年代开始,完全没有更新过自己的武器,同时资本主义却进行了数次军事改革(客观地说,在二战之前,资本主义的确是落于下风的,历史上总是较弱一方更有动力改革),结果到了1980年代,双方的差距就像火枪和弓箭一样

对现在的中国来说,相当于中国要在过去的武器已经完全不适用的情况下,基本是从零开始发展出一套新的话语权武器,这是非常漫长的过程,更不用说发达国家建立起的话语权实力依然雄厚

可以看一下这篇文章: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1926440/answer/797526797
虽然说的只是电影一个非常细节的领域,但是扩大到整个话语权领域也是一样的,现在算是度过了改革开放之后的战略防御阶段(在这一阶段,唯一的目的是防止自己不被颠覆),进入战略相持阶段的初期(仅仅是初期),离战略反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现在反倒是前西侧阵营像当年的东侧阵营一样,对对手完全无知(中国固然对欧美社会一无所知,欧美对中国社会也是一样的),没有动力改革,并且越来越放弃平等的外表,回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资本主义,如果中国自身能够持续发展并且解决发展中遇到的各种问题,由于中国不像苏联那样强烈地刺激资本主义国家,我不认为资本主义国家会有动力改革,因此1980年代双方的那种话语权差距会反过来出现,但那最早也要几十年之后了
说的很好,我同意。 王孟源2019/09/27 06:31回覆
6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9/03 17:14
关键是要敢于征战!

大陆有两个很有意思的体系,一个是科教体系,另外一个是官僚体系,这两个体系中都有很明显的两个极端倾向,一部分亲西方亲到没谱,另一部分则是民族主义。

先说科教体系,这个体系中的两个代表是:北京大学体系和中国科技大学(安徽合肥)体系。

a.北大这个体系集中了中国最顶级的人文及自然科学精英,全国招生生源也是全国最顶端的中学学子(应是中学生中千分之几的顶级精英才有机会入读北大),但是由于这个体系是源自司徒雷登的燕京大学和5.4运动以来对德先生和赛先生的顶礼膜拜,可以说崇洋媚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科技上和人文上鲜有成就。

b.中国科技大学(含早期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招生对象,应是顶级的4%以内的中学生,也算是非常优秀,但是远未及北大生源。但是这个学校很有特色,她来自军工体系,最初立校的很多系主任和政委(这些学校的系,在共军的体制里面相当于师一级,系主任和政委最少是大校,通常是少将甚至是中将)都是从朝鲜战场回来的将军,他们跟美国人面对面地较量过,对美国的军事实力算是知根知底,而且最大的一个特点,是这群人有卵,敢跟任何人较量,再加上两弹一星的很多功勋科学家都在这里任职任教过,所以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跟北大的完全不同,在任何地方都敢横著走路(是属于敢于征战的一群人),所以在过去的10到20年间,中国科技界最主要的成就,基本上都来自这个体系。

它们的官僚体系内部也大同小异,绝大部分官僚都来自北大(广义的北大体系,各个重要的综合类大学)体系和师范体系,所以官僚体系里面,有卵的人不多。而且有明显的地域特色,东南沿海的人,比较滑头没卵,内地,西部的人比较有卵(邓黑猫,习大大都是西部的,江胡都是东南部的人)。

我所认识的人中间,也证实了这一点。当然,这里说的是比较普遍现象,不是绝对真理。

一个国家的兴起(或者是复兴),一要有实力,另外一个,也要敢用实力才行,习是属于比较敢用实力的人,也就说习是比较有卵,敢用实力,敢于征战的人。

白左的政治正确是不能谈Stereotype。其实如果只把Stereotype视爲统计上的趋势,小心不强行应用到每一个或特定的个体上,是讨论若干议题时不可或缺的事实要素。

你这里讲的就是Stereotype。我刚好有一个身边的反例:我在哈佛物理博士班,有一个同年但不同组(他是固态实验,我是高能理论)的大陆同学,他是科大出身,但是在政治上完全相信英美那一套,1989年五月底还特别回去搞串联。他囘大陆做生意快20年了,我们现在还有联系,他仍然认爲美国是天堂。

当然,理科出身的,不一定关心人文社会议题,那么就容易被表面的宣传迷惑,毕竟英美的那一套比起中宣部还是要高明许多的。

王孟源2019/09/04 01:30回覆
5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9/02 11:29
其实是一个信任问题

海外华人中间,有非常好的国际政治背景和素养的人,其实不少的。经济的,艺术的,媒体的,教育的,也都有。

中共在总结了前苏联和前南联盟的经验教训以后,对海外华人人才引进的态度是审慎,这跟他们历史上审查所有离开组织一段时间的人的方法一样,担心敌方势力渗透进来。

海外华人中间也是鱼龙混杂,他们开放的所谓「千人计画」的确网络了一大群技术方面的人才,但是也砂石具下,不少人仅仅凭借学位证书(并无多少实际能力)混了进去,但是对政治,媒体,意识形态方面的人的引进就非常不成功,得到重用的人非常少。

海外华人中间,也有很多有能干本事的人因为缺乏引荐渠道而报效无门,说到头,这是一个国际人才的举荐和甄别问题,也是一个忠诚和信任问题。

这个我完全理解,再加上官僚体系必然有的武大郎效应(高我者不用),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让中国自己慢慢从内部培养年轻一代的外事专家。与此同时,海外华人在体系外发声,偶尔能有影响就很好了。 王孟源2019/09/02 12:10回覆
4楼. 猫灵子
2019/09/01 06:51

  根据个人体悟,道是规律与方法。对付欧美的话语权攻势与反攻的正确方法,和当初共产党在内战时与国民党抢话语权的方法,其实截然不同。共产党对于国民党那套,有极为深刻的理解与有效的反制之策,而对于现在欧美社会脉动的理解,则十分贫乏,与之抢话语权,实际上是抢不过的(因为知敌的基本功没练好)。

  可笑的是大陆人里少数的还有点见识的人(网友)对此也一知半解,老是拿国共内战时争抢话语权的套路来批评自家的中宣部(不讳言,中宣部始终拿不出正确的反击手段,只能被动防守),这就是无知兼可笑。其实本猫后来也发现,所有各类博弈较量中的输家,其失败常常在最简单的基本战略的选择上就出了问题!

有了解才能有诊断,有诊断才能有预后,有预后才能有处方。所以对欧美社会的深刻了解,不但是反制他们宣传的前提,也是做出最优政策选择的必要条件。 王孟源2019/09/02 01:10回覆
3楼. 猫灵子
2019/09/01 06:09

关于软实力的提升和话语权的争夺,一步步的培养人才与深入对手脑海是上策,有了可验证的实力,才能让对手尊重,不敢有侵犯你权利与挑衅的举动。

现在中国对外的了解和宣传,都近乎于零;光是埋头干实事(如一带一路),反而被污蔑,这就事倍功半。宣传与实践必须并行,缺一不可。 王孟源2019/09/01 06:20回覆
2楼. 狐禅
2019/08/31 13:33
 如果这位丁先生愿意替大陆哪里家补习班做广告,那必定全国学生,老师,家长,马上都知道他是谁了。国家固然可以多元举才,但社会的集体认知还是相当狭窄的。这也可能是媒体自甘堕落的原因。
主要是宣传部门和媒体,都缺乏熟悉欧美社会的人才。连对欧美都如此,更别提亚、非、中东那些国家了。这也是爲什么我一再建议制定中国版的NDEA(国防教育法案)。 王孟源2019/08/31 13:49回覆
1楼. 世界对白
2019/08/31 10:27

恭喜丁立人!不会下国际象棋也不知他是谁故百度了一下,操作之前已大约知道什么情况,果然除了新华社新媒体有报道,余下就是新浪体育频道,另外的新消息则是8.16号的了。

为什么会料到是这种局面呢?我玩桥牌,极其业余的那种,在网上打了大几万副,胜率不足60%那种。之前痴迷时正直中国女队参加威尼斯团体赛(2009年),一群人守在外国直播网站(好在还有中文解说)见证了其首次夺冠!内心激动万分,可之后几天连专业的体育报纸都没刊登这消息。因记不得太清年份,查了一下,发现百度词条关于威尼斯杯最后更新停在好几年前,连2017年女队再次夺冠都没刊登,艹!

这种软实力的宣传,真的不在一个频道上,根本没弄清欧美主流看重的是什么!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好几年了,天天早晚两次播放“欢乐二打一”(最低级的那种纸牌游戏,带彩头的)楼下几处街心公园一天到晚都聚集着这项运动的积极参与者!

国际象棋在西方知识份子的圈子里,有非常特别的地位:它是唯一能上台面,被认爲是正当智力活动的游戏(Game)。我自己就是在哈佛博士班,看同学们在办公室里面下而开始学的。

在增进软实力这件事上,我相信知道丁立人是谁的美国人,比听过李克强或范冰冰的,要多很多。
王孟源2019/08/31 13: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