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香港】对八月12日八方论坛访问视频的一些补充
2019/08/22 14:34
浏览28,571
回响21
推荐18
引用0

八月12日与史东聊天的视频注销之后,反响很大,有读者建议我再写一篇文章总结。不过我一向懒于重复同样的论点,之后事态又没有太多新的进展,就没有动手。

今天在《Washington Post》读到一篇有关国泰员工参与香港暴乱的文章(参见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asia_pacific/paranoia-and-panic-at-cathay-pacific-chinas-threats-loom-over-one-of-asias-leading-airlines/2019/08/21/fba1d324-c3f2-11e9-8bf7-cde2d9e09055_story.html?noredirect=on),是典型的美国宣传作品,想提醒有兴趣的读者去看看。原本这只适合当后注,但我没有正文,所以先放在这里。

值得注意的地方,例如文章里面提到国泰受压力开除了几个员工,但是有泄露航班消息这种明显犯规动作的,《WP》就特意不写,只说“Two pilots have been fired, along with two ground workers.”但是像Jeremy Tam这样的反对派议员,当然就值得大书特书,还特别采访了回应。这是我在视频中解释过的选择性报导的又一个例子。

另一个有趣的信息,说有香港爱国群众在七月就创立了一个所谓的“Telegram Channel”(参见https://telegram.org/)分享国泰员工参与示威的照片,以便日后可以按图索骥来追责。看来这些国泰人的嚣张,的确是早已引人注目。

全篇当然是把这些亲美暴乱派说成和平的自由斗士,中方目前很有限的出手反击被描述成暴政的迫害,不过我们这些知道真相的人,可以藉此看出民航局虽然还没有获得授权要根除国泰,但仍然采取了一些日常作业上的小步骤。我们静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

留言栏有几则很好的讨论,我想是对八方论坛访问视频很好的补充,所以在这里也总结一下。

我在视频里说中宣部是扶不起的阿斗,这指的是国际英文媒体上的话语权论战。事实上中宣部似乎原本就没有意图要主动出击,而是把近乎100%的资源都投注在国内中文媒体的管制上,而且这个管制是纯粹针对美国顔色革命宣传的防御性行爲。

因爲当前是霸权转移过程的初期,美国正在全力打击中国,这个选择有它的合理性。历史上,这是习近平上台时所做的紧缩,可见他在2012年之前已经正确而明显地意识到来自美国的威胁。

在实践上,考虑到一般民众不是知识份子,没有理性思辨能力,而且在自由市场经济背景下,网络上的流量极大,也不可能把所有新闻拿来仔细条条分析,那么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先用程序过滤关键字眼,然后再使用大量低级人工来排除敏感题材。

这个做法的结果,是使像我的博客、或甚至《那年那兔那些事》这种明显为国家民族着想的作品,都被封禁。我个人完全谅解中方做媒体管制的前因后果,以及中宣部在现实限制下的苦处,只觉得它附带的Irony有点可笑。

随著未来20年霸权交替逐步进行,中方所受的宣传颠覆压力也会逐步减轻,我预期中共对内部的舆论管制也会逐步放松。如此一来,目前还不显著的一些问题,会很快地浮现并恶化,其中之一,就是我在视频里抨击过的,黎智英使用苹果日报,把新闻报导也当作娱乐性产品来制作,完全放弃对事实的尊重,其结果正是台湾和香港的迅速民粹化。

我在前文《21世纪之民粹》中所提的英美两国,也经历了完全一样的新闻媒体腐化过程(土耳其和印度民粹化的关键则在于基础教育,很不幸的,台湾和香港在这方面也兼而有之)。巧合的是,这两地也共享同一个始作俑者,也就是Rupert Murdoch。他在1996年设立了《Fox News》,很快就吸收了极高的流量,随即颠覆了美国新闻界的(针对内政议题的)良心传统,只花20年就创造了美国二战后的第一个民粹总统。

Murdoch在英国的生意开始得更早(1968年),我怀疑黎智英很可能就是师从Murdoch所创立的英国Tabloid传统。他们同样都是不顾任何伦理道德规范,全力追求流量,而创造高流量的关键,在于让读者享受“爽”的经历,于是照理应该求真求实的新闻界,变成求爽求乐的娱乐性事业。英美的体制原本就给予新闻界极高的权力和责任,甚至直接称其为“Fourth Estate”或“Fourth Power”(“第四权”),所以新闻界的这个腐化,是英美民粹化的关键。

Murdoch和黎智英的作用,都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一旦有一家新闻媒体凭借著娱乐性报导而占据了市场额分,在私有媒体体制下,流量和利润的竞争压力自然迫使其它媒体公司也必须跟进(参见前文《大众媒体的内建矛盾》以及最近台湾的“榨菜哥”)。例如英国的新首相Boris Johnson,大学毕业当记者就凭借造假而出名,奠定了后来从政的基础;但是他工作过的两家报纸,都不属于Murdoch。

中国目前的媒体管制,偏重在政治类议题,其它新闻类别的风气和规范,并不受重视。其结果是为炒作流量而扭曲报导,已经是一股既有的暗流,模仿军事论坛的军事评论只是其中最明显恶劣的(参见前文《知识份子的基本修养》)。

在未来中国媒体管制逐步宽松化的背景下,前述的问题将会自然而迅速的进一步恶化,最终的结果就是英、美、台、港这样Fake News充斥,而民众明知其假也不在乎(甚至反而鼓励支持,例如Trump、Johnson、民进党和黎智英)的怪相。这不但严重腐蚀社会道德,扭曲经济激励(economic incentive),而且会使得任何政治上的改革都难以找到正确的方向。中共目前的精英制,对大众媒体的腐化有很好的隔离和过滤作用,但是如果整个社会舆论都腐烂到英、美、台、港的程度,这个精英制度本身必然也难以维持。

要避免这个问题,社会必须先正视它的存在,然后从官方和非官方两个方向共同出手,打击一味求爽的假新闻。如同其它维持政治清廉高效的企图,它是逆水行舟,但兹事体大、后果严重,值得大家的努力。

【后注一】今天(2019年九月4日)消息传来,林郑放弃了引渡条款;这是很重要的发展,我在留言回复讨论了,但是那个留言出现在与香港无关的文章下,所以我在这里也复制一回。

我在视频中解释过了,因爲香港的整个经济都是建基于法制差异,这个条款威胁了无数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的生计,因而中间派也支持了暴乱。下一步的逻辑很简单,就是釜底抽薪已经成爲不得已的必要,但是做得实在慢了些。这可能是内地的官员原本没有了解到它的严重性,现在终于有人提醒。我的视频不一定每个人都看了,但是正确的论点被点明之后,自然会有很多其它评论者模仿采纳,然后代爲传播;例如暴乱几个月之后,这两周总算出现了一些讨论香港经济基础的文章。

我以前说过,中国的聪明人很多,有时我不须要把预后和处方都拿出来大肆宣传,只要把正确的诊断说出来,接下来的逻辑推演自然有其它人能做。

其实这次的经验告诉我,不要把全部的分析说完,留下几步推理给圈内人,他们没有了NIHS(Not Invented Here Syndrome,非我发明的不用症候群),反而更有动力去传播正确的思想路线。这和《如何创造研究热点和一些其它物理话题》里杨先生因爲把可以做的研究一次做完,所以自然没有人给他Citation的现象,是同一个道理。

【后注二】今天(2019年九月7日)香港政府宣布并无暴乱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死亡。相对来比较,美国的警察每年击毙大约1000人(参见前文《自由撒谎的美国政府和媒体》),拘留时死亡的没有确实的统计,但是应该在同一个数量级。

至于英国,《卫报》从1990年开始做统计(大家自己猜一猜,爲什么有必要?),至2012年的总结是,共有1433人死于警方执法或拘留的过程中,平均每年60+人,这应该归功于英国警察并不普遍带枪,以及英国人口只有美国的1/4不到。参见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datablog/2012/jul/19/deaths-police-custody-data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1) :
21楼. 五岁半
2019/11/29 14:22
https://www.lksf.org/?lang=hk
李嘉诚如此高调的越过政府收买人心,让人担忧香港的未来。
在台湾舖天盖地的媒体渲染,让亲戚的大学生们也被搧动,已经让我无法用理性去反驳情绪。感谢博主提供的红色药丸,让我这阵子生活在台湾感到特别郁闷,因为我不是neo 😔
要整治他很容易,对他的资产动手有太多专业手法,就算他找媒体来渲染都没人会看得懂。但问题是他对香港的恶性影响是慢性的,现在做什么都已经无法挽回他和曾廕权狼狈爲奸对经济和社会所造成的损害,于事无补。真要追责,也应该从任命和纵容曾廕权的官员做起。 王孟源2019/11/30 01:26回覆
20楼. magkey
2019/11/25 13:32

在最新结束的香港区议会公投中,建制派仅得到40%的选票,区议会席次更是只得到1/9左右,再一次证明了中宣部在墙外的无能。

现在距离王博士上次谈香港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能不能请您谈谈对香港事情未来发展的判断?我很难想象这件事会如何收场。

过去20多年,统战部门尸位素餐,留下来的债终于爆发,这当然不可能有快速、简单的解决办法。我在两年多前《八方论坛》上曾经说过,统一的正确方案,是由内地派出成千上万名优秀的年轻干部,从中央到村里全系列改造社会;这个建议不但适用于台湾,事实上就是在英美宣传已经根深蒂固的前提,完成精神统一的唯一方法。

当然,因爲有一国两制的承诺,这在香港是不可能的。退而求其次,只能尽量维持稳定,然后慢慢改造香港社会最不合理的部分;这将会是一个极爲缓慢、艰难、痛苦的过程。2009年对经济的过度刺激,是在国际战略和经济结构上都极爲愚蠢的决定,结果习近平尽力弥补到现在,房地产市场和地方政府的债务仍然没有回归正常;香港统战单位失职的后果也是一样的长期难题。
王孟源2019/11/26 02:15回覆
19楼. 游客 越雷
2019/10/18 11:28
《三国演义》里面,诸葛亮骂王朗那段,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说王朗“世受汉禄”,骂他是断脊之犬。
王先生,不讨论汉朝的兴亡,单单就利益角度看。王朗是政府中层的官员,也算某种意义上的曹丕势力的代理人,从汉朝拿了不少利益,但也把汉朝出卖了换取其它利益。这些官员的权力说白了就是号召力(皇帝只有一个,可是大臣不止一个,凭什么基层干部要听你而不是其它类似的官员?)港台也有不少类似的中层官员和比较小的商人或者地头蛇,也是既拿台湾本土利益,也从大陆方面收益,打不了港台的大土豪,打打这些总可以吧
时不时打压政府中层的墙头草和那些小地头蛇。王先生您认为,这个方法可行吗?
我觉得香港这件事会闹到这么大,已经不是检讨哪里一个策略略优于另外的策略的问题了,而是过去22年来在前线的统战主管完全不适任、无作爲,才可能搞到这个地步。2014年占中其实已经是一个预警,但是地方上团队、组织和做法都没有变,一样的因循苟且,非要闹到中央出手,才看得到一些智能和魄力。 王孟源2019/10/18 11:40回覆
18楼. 东湖人
2019/10/11 16:43
陈启宗的观点其实汇聚成一句话就好了,由中共派一个至少是政治局委员级别的政治家来替换原来的港督角色,就可以把担责、格局、承接大陆和香港原有的良好吏治结合起来,以发挥最大任用。我也曾经想过,觉得这是对香港最好的治理方式。但实际是不可行的,在97回归之时,大陆派不出这样的人,不管是能力、声望和对香港制度的了解,都不达标。而现在,这样的人才已经具备,但不可能得到香港民众的接受和认可。
黄奇帆就很合适;但是这违反了50年制度不变的承诺。 王孟源2019/10/12 00:25回覆
17楼. Taizi Huang
2019/10/09 10:04

王先生好,最新一期观视频“香港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香港问题的根源是政治还是民生?”(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1L5E3tmYWM)的内容十分丰富,我在此推荐一下。
基本和我的了解完全吻合,只是额外指出了曾荫权和李嘉诚勾结的内幕。 王孟源2019/10/09 10:45回覆
16楼. 游客 越雷
2019/09/12 10:45
王先生,微信读者群里面有群友拜托我问个问题:在这敏感时节,香港交易所居然作出收购伦敦证券交易所如此大动作
虽不明白个中含意,但怎看也是不简单。
他想请教下王先生的意见。
我觉得和现在的时机没有什么关系,纯属巧合。这种合并一般有至少半年的醖酿。 王孟源2019/09/12 11:09回覆
15楼. Mindarla
2019/09/05 22:40
我有问题 0.0/  之前不是就已经说要"终止"了,跟这次的"撤回"有什么不一样? 现在还在闹事的,不是早就跟引渡条例无关了吗?

上次只是暂停,这次是真的放弃。

放弃引渡条款是不得已的必要;林郑的团队里大概没有顶尖的经济或金融人才,所以事前没有想清楚,才会捅出大漏子,还连带拖中央下水。

暴乱集团的其它诉求,不会有回应的。

王孟源2019/09/06 00:26回覆
14楼. Submarine
2019/09/05 00:49
听王先生的访谈里说:台湾蓝营的智库主要归马英九和龙应台管。确实是无言以对了,不过个人以为马英九的政治水平还是超过龙应台的。
其实马英九才是最糟糕的:龙应台只不过是出于空想理念,马英九却必须为他八年的错误政策不断涂脂抹粉。

这在心理学里,叫做Cognitive dissonance,也就是“我是聪明人、好总统”的信念不可动摇,那么一切违反这个前提的事实和逻辑,就不可能被接受,敢说出真相的人也都必须赶尽杀绝。

很不巧的,敢批评他的刚好就是有理想、有见识、有胆量的人。
王孟源2019/09/05 07:08回覆
13楼. 游客 越雷
2019/09/04 17:44
王先生,国泰的主管也被炒了,这是链接https://m.guancha.cn/politics/2019_09_04_516520.shtml
我的解读是中共并没有放过国泰,只不过还没有下决心打出死手,仍在观察研究之中。 王孟源2019/09/05 00:46回覆
12楼. 狐禅
2019/08/31 13:41
理想上,媒体存在就是要为社会提供多个不同角度的偏见,让大家评理。但实况正好相反。不知是因为这个经济社会已经让大家忙到只有精神附会而不想评理,还是媒体不想被评理而随波起伏。评理是要消耗能量的,所以能保持理性而不坠,也许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变形。
评理本身就需要媒体愿意刊登。实际上,“事实”是由媒体界自己决定的;当他们口径一致的时候,一般民众不可能不接受这个“真理”。 王孟源2019/08/31 13: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