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美国】【工业】波音和载人登月
2019/08/03 11:45
浏览14,240
回响10
推荐23
引用0

先说几句题外话:我在前文《域外管辖权》里,介绍《美国陷阱》这本书给中文读者的时候,讲到了GE政治能量很大,可能是美国肢解Alstom的推手。当时并没有凭据证明GE主动挑起了让Pierucci受逮捕的反海外腐败法案件,所以我根据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的原则,只能依逻辑推断GE可以被动地参与受益。

后来那篇文章有很大的反响,刊登它的《观察者网》似乎接著促成了《美国陷阱》的翻译和出版,并合作邀请Pierucci到上海演讲。我注意到有读者在閲读过《美国陷阱》的中文翻译版之后,说Alstom的案子的确是GE主动安排美国司法部去办的。我想提醒大家,我并不懂法文,这本书又始终没有英文译本,半年前我对它的了解完全来自英国人的书评和节译,所以错过一些细节有所难免。

不论如何,做爲一个Evil Business(邪恶企业)的典型,波音居然可以压倒上述的GE。我在今年四月初的《737Max必须重新认证》一文中,详细介绍了737Max问题的来龙去脉。最近有消息传出,南方航空也在四月就决定要取消所有后续的737Max订单(不知我的文章是否有影响),但是客机行业的惯例是不能退订金的。当然南方航空可以要求中国民航局或法院强制认定波音负担100%的责任,不过更大的可能是要把订单转爲787。

这里的问题在于波音的漏子已经大到连FAA都不敢再帮忙遮掩的地步,结果是美国媒体(尤其是《纽约时报》)又得到了一连串的爆料。其中有关737Max的,仍然集中在MCAS那套飞控软件的诸般细节上,所以表面上虽然难堪,实际上却帮助波音掩盖了气动设计的真正问题。但是后来连生产787的South Carolina工厂也闹出一大堆丑闻;其本质是波音在过去十几年,爲了降低成本、提升利润,在人事和管理上乱抄捷径,已经是整个公司每个部门都腐烂到底。这一方面证实了我在《737Max必须重新认证》一文中的逻辑推论,另一方面却暗示了787很可能也带著一身的病。波音占有全世界民航客机市场的一半,未来各国的航空公司和乘客如何自求多福,实在是个大大的难题。

在军用市场方面,美国国防部长Shanahan在六月23日因家庭丑闻而辞职,Trump最后决定让Mark Esper接手。Shanahan是波音高管出身,Esper却是Raytheon的人。Shanahan在国防部当主管虽然不久,但是积极主动地做出了许多重大的采购决定:不但无视KC-46加油机的一大串毛病,径行增发奖金;空军的新教练机和海军的舰载无人加油机,亦即军方过去几年最大的两笔新航空订单也都很巧合地给了波音;连正在准备退役的F-15都重新画上口红、粉墨登场,要抢Lockheed F-35的生意。

当然人去政息,到了七月23日,波音反过来宣布要提前退出价值850亿美元的GBSD(Ground Based Strategic Deterrent,陆基战略吓阻,其实就是美国新一代的陆基核弹道导弹)竞标;这个肥得流油的项目(金额和大对撞机的实际价格相当),现在基本已经落入Northrop的口袋里。好玩的是,在2017年的上一轮竞争中,Shanahan做爲刚上任的副国防部长,主持了将Lockheed淘汰出局的决定。

回顾了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和军用航天,我们终于可以言归正传,来谈本文的真正主题,也就是波音的民用航天生意。

美国的民用航天由NASA(国家航空航天局)主管。在Space Shuttle(太空梭,或航天飞机)计划严重超支并且连续出事之后,只能回归旧式的大火箭。

在2004年,小布什如同今日的Trump一样,也突发奇想,要重新载人登月。于是NASA启动了长达30年、总额2300亿美元的Constellation(星座)计划,开始设计Ares I和Ares V两型火箭,低轨道(LEO,Low Earth Orbit)最大载重能力将达到188公吨。不过Obama上台之后,发现NASA执行效率极低,五年多下来什么正事都没干,基本上纯粹是对承包商的利益输送,于是在2010年初取消了整个计划。

但是NASA那么大的官僚体系,再加上政治能量极大的承包商,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都要继续吃饭,没有个名目也不行,于是把计划和火箭都换了同一个名字,成为Space Launch System(SLS,空间发射系统)。藉著回收使用Shuttle的各种既有子系统(包括火箭引擎、燃料箱和助推器,Orion载人舱则是太阳神的放大版,所以真正换了的就只有火箭壳子和电子系统),低轨道最大载重能力降到70公吨(然后将增加到130公吨),每年的预算则勉强压低到20亿美元左右。就这样因陋就简的设计,九年下来同样也是一再拖延,例如原本(2013年时)预期在2017年首飞,结果每过一年延后半年,现在的计划是明年六月;但是如同英文里常说的: Don’t hold your breath,不要屏息以待(,否则会窒息而死)。

那么这个十几年来拿了钱不干事的承包商是谁呢?是一小一大两个:负责Orion载人舱的是Lockheed,占了绝大额份的SLS火箭主体则由波音包办。

引发我写这篇文章的,是以下这个有关波音SLS火箭生意的最新爆料:https://arstechnica.com/science/2019/08/rocket-scientist-says-that-boeing-squelched-work-on-propellant-depots/;它的消息来源则是George Sowers。

2009年时,Sowers教授还在ULA(United Launch Alliance,联合发射联盟,这是波音和Lockheed在2006年合资成立的新公司,负责统合两者以往卖给NASA的老产品,以期消弭竞争,维持较高的利润率)任职,做一个研发计划主管。他的构想是直接利用既有的20+吨级载重火箭(即Atlas V和Delta IV,都是ULA的产品;前者来自Lockheed,后者原属波音)推送Centaur上面级(半人马,也归ULA管,来自Lockheed;这是目前还在飞的美国航天器中的老爷爷,1962年首飞,比Apollo计划的前身Project Gemini还要早),把燃料(在Apollo计划里,占总载重的70%)、登月飞行器和宇航员分几次送上近地轨道,组合之后再飞往月球。

这个主意(叫做Distributed Launch)在60多年前太空时代刚开始,就已经被仔细考虑过了。后来Apollo还是采用一次性发射的设计,除了当时不差钱的时代背景之外,最主要的考虑,在于60年代的技术,无法把低温液体燃料(Cryogenic Fuel,包括液氧和液氢,后者尤其是个大问题)在轨道上保存,只能在发射前直接加注入火箭。

Sowers注意到燃料冷藏技术已经今非昔比,而100+吨级和20+吨级载重火箭的价差却比50年前高出许多,于是登月的最优解也就颠倒过来,而且差别极大,可以节省十倍以上的费用;这是因爲他的ACES/Depot(Advanced Cryogenic Evolved Stage/Depot,先进低温演进火箭级和储藏仓;参见https://www.ulalaunch.com/docs/default-source/exploration/evolving-to-a-depot-based-space-transportation-architecture.pdf)不需要花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美元去开发新一代的100+吨级重载火箭(Heavy Lift Rocket),例如SLS。

ACES/Depot的上面级总成,由Centaur搭载一个附有遮阳罩的低温燃料箱;只需要Atlas V-400这个基本型火箭就能发射进入轨道。

做爲ULA的大股东,波音自然不会容许一个一年1亿美元(而且还要和Lockheed平分)的生意,取代一年至少20亿美元的SLS。于是先在2011年下令不准对外提起ACES计划和“Depot”这个字眼,随后Sowers和ULA的CEO(Michael Gass)也先后离职。Sowers尤其怀恨,但是人在航天工业,怎么能得罪波音呢?一直到最近几个月,波音真正成爲过街老鼠,他才敢对媒体谈起这件往事。

Trump上任不久,就要求NASA在2028年之前完成载人登月;上个月副总统Pence又宣布时限提前到2024年,NASA的执行计划也随之不断修改。然而不论预算如何大幅增加,技术核心仍然是SLS。我们可以总结上文,得到两个很强的逻辑结论:1)波音在八年前扼杀ACES/Depot,是绝佳的商业决定;2)既然SLS是由波音负责,别说2024年,就是2028年,NASA的载人登月也绝无成功的可能。

相对的,中国的载人登月计划还没有正式启动;目前先期准备上马的一些项目,例如100+吨级的长征九号火箭,仍然依循Apollo和SLS的一次性发射思维路线,所以在资金和时间上的投入都非常大,风险也很高,随之使得载人登月不可能在2035年之前完成。尤其中国在氢氧火箭引擎技术上,特别落后,不但不如美国,连日本都比不上。2016年才有20+吨级的长征五号火箭完成首飞,随即2017年的第二次发射失败了,问题就出在第二级的YF-77氢氧火箭引擎上。

我的建议,是中方仔细研究一下(真是相当简单的)ACES/Depot设计,那么就能扬长避短,绕过开发100+吨级火箭这个大难关,在长征五号稍微成熟稳定之后,马上可以开始载人登月计划(因爲长征五号只须要送燃料,有些风险也可以承受)。如此一来,不但节省十倍左右的经费,而且在2030年之前就能成功。

我在《开发太阳系的经济效益》一文中,曾经仔细论证过,载人航天的实体经济效益(包括科技衍生)是负值;它之所以值得投资,在于心理方面的对内提升士气和对外产生光环。换句话说,它在经济学上的作用和价值,属于广告类。载人登月,则相当于美国的超级杯,是最高大上的广告,而且如同球赛本身,赢家(亦即捷足先登者)将获得绝大多数的光环。当此世界霸权交替的关键阶段,这个广告的价值更加可贵;所以中国航天机构至今总是说不急著载人登月的公开立场,应该是因爲衡量自身技术实力严重不足之后,不得已的说辞和决定。

20+吨级的火箭,除了载人航天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实际应用;100+吨级的火箭,却只有一次性发射载人登月这个唯一的用处。既然有了换为前者来完成同样任务的选项,而且还多快好省,那么纯粹爲了发展100+吨级火箭技术而硬要去发展,就不只是极大的浪费,而且是本末倒置、自找罪受,平白地花大钱在国际载人登月竞赛中故意买输。这只有在极端自由主义理念下,像波音这般自私无耻的团队,或者是习惯勾结境外势力的汉奸买办,才做得出来的事。我相信中国的航天从业人员,一旦获得了新的相关信息,会毫不犹豫地以国家利益爲先,做出正确的技术路线选择。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0) :
10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8/06 10:03
波音面临的压力和美国政府的无奈

波音经过100多年的发展,现在的波音拥有人已经换了N茬了。

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股东也是由无数人组成的,文件上看,个个都是主人,实际上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拥有人,所有的股东都是指望波音这只老母鸡不停地给他们下金蛋。也就说,法律意义的拥有人,不过是一群唯利是图的投资人而已。

加之近年空客也没闲著,新机型,节能机型,不停地推出,市场份额一直在不停地变化,还不说中国未来的C9x9系列加入竞争,波音面临市场竞争的压力。

波音的经营管理团队,不过是些职业经理人,他们的目标是满足董事会给他们订下的收益目标,如果这个目标达不到,他们的薪酬和职位都受影响,因此,想方设法降低成本,增加收益空间,就是不二之选。

从已经公布的信息来看,他们主要是在旧机型改造(用来代替新机型推出),软件开发(雇用没有航空经验的软件开发商?),生产线熟练员工(大量非熟练员工在第一线操作),零部件的选型等方面尽量压低成本。从普通行业来说,这些可能并不致命,但是他们忘记了,这是航空业,出故障会死人的。

诚如王兄所说,美国它实际上就是一个私人拥有的国家,代表国家的公权力并不是真正为民众服务,而是为他后面的利益集团服务。从他们对航空认证的监管也可以看出,一旦一个公司发展到波音这么大的一个巨无霸的时候,政府的监管肯定就虚化了。

从标准层面来说,所谓的美利坚标准,实际上就是波音等公司的企业标准(因为没有其它企业作为参照物,无法指定严格意义的国家标准),既然是波音自己的标准,那么他们想怎么制定,就怎么制定。因为政府没有制订标准的能力,所以实际上公权力也就无法监管。

现代英美媒体意识形态宣传的主轴,亦即所谓的“民主”、“自由”,其真正的意义在于消弭政府监管,使资本一家独大。

这是1970年初期开始的资本大反扑的结果,我已经讨论几次了;当然结果是,绝对的权力,引发绝对的腐败,波音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王孟源2019/08/07 01:33回覆
9楼. 大一统理论
2019/08/04 12:40
请原谅我回覆这么多次,这里的留言不能重新编辑我尽量缩短内容一段打不完,可能我要表达的观点不是很清楚,我意思是太空任务的意义有3种第一种是纯科研,第二种是为了经济理由或是极长远的未来的人类整体利益(至少是百年以后的事情),第三种是军事用途,既然第二种经济理由是站不住脚的,那么纯科研或第三种理由支持太空任务就是合理的,前苏联为什研发能源号运债火箭?这是100吨级LEO +暴风雪号太空梭,当然不是为了载人登月,而是为了把太空雷射武器平台运载上去,前苏联「极地号卫星」的试验证明这是军事用途包装起来的一般人不知道,太空中没有大气层雷射可以不受大气层影响传播到很远的距离,如果要把太空军事计画包装在登月计画里是不能明讲的,用途也不是拦截弹道导弹,如果能用来摧毁战斗机或地面人员这类的战术目标只要资料链观测到目标位置在传给天基雷射武器系统执行攻击任务,并且在局部冲突而非全面战争中使用,如果美国使用反卫星武器摧毁掉,苏联也可反卫星武器达到恐怖平衡,而苏联用化学雷射不是固态半导体雷射发射重量很大,雷根星战计画逼出来的

第一种可能是之前NASA说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JWST因为主镜片口径太大只能摺叠到很小的货仓里,这望远镜造价100亿美元是取代哈伯红外线波段的望远镜,如有更大运载火箭未来大口径太空远镜成本就下降很多 (可批判我这猜想)楼主提到20吨LEO运载能力的运载火箭成本比100吨+的低,这是因为需求量大产量大固定投资的成本才得分摊到许多的数量上,单位成本得以降低,如果先有100吨+LEO载重的超重型运载火箭市场才想出要拿来做什么,那么在大量生产之后成本也是可以降低的,以现在的观点想不出未来的状况和需求而已,可能就跟5G、4G网络没做出来以前没人想的出他要干嘛是一样的道理(DOS时代有人说计算机存储器64MB就够用),应用是跑在技术之后?(以目前假设来说觉得没实际用途,但人的预测是受限于目前的以知条件)太空对接技术可让中国分次用更低的成本登陆月球这样看就没必要


第二种经济理由可能的全面分析,既然楼主揭发波音效率低和腐败,浪费几十年光阴,那么可能第一个登上月球的是SpaceX的火箭,虽然某种程度也是想圈华尔街的钱,但他是真正高效率的在做事情,受到投资人时间压力,不像波音拿大钱办不好事情,我觉得移民火星或月球绝对不可能像马斯克说的那么简单(他说百万美元就能移民火星),因为要维持长久居住维持高生活水平不依赖地球的运输补给必须把整个国家的生活机能搬上去这是百年内不可能实现的,否则移民到火星后只能活得像非洲的生活水平,人不是只需要水和粮食(还需要有生活机能),人类社会的各种生活必需品其实是社会劳动分工和广大市场规模经济下才能降低成本的产物,亚当斯密说劳动生产率取决于劳动分工程度,而分工受市场规模的限制,火星没有几亿人口的规模分工人均GDP也是低下的,自给自足的经济体是不可能的比如一辆汽车、手机这种消费品坏掉了要怎么制造出来?一座10纳米晶圆厂的固定投资是百亿美元不可能为火星少数人口而去生产这样的产品,高劳动生产率依赖国际市场分工,所以马斯克即使高效率开发出运载火箭在火星上建立百万人口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并且脱离地球上的全球化分工是不可能的,所有商品都要从地球进口,是在骗投资人的钱,有人可能会反驳我,百年后可能解决长期人类生存居住问题,但人类底层的生存危机不是缺乏土地而是土地私有制柯断在少数特权阶层手中,城郊50公里外的房价土地就低到没人想住(缺乏生活机能),另一个危机是全球暖化而研发替代能源如太阳能储能系统都比这些太空移民空想乌托邦更重要,我支持理论和实际能够配合的和可实现的方案才有意义

首先,高功率军用激光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技术,即使是现代,美国军方已经至少从2010年左右就大幅投资,至今第一阶段目标,也就是稳定的100KW激光还是没有实用化(大概还要两年吧)。在几十年前则更糟糕,像我们视爲理所当然的聚焦、维稳等电子光学技术,通通不存在。所以一直到Reagan任内搞Star Wars这个大忽悠,才提了出来。

苏联在1960年代,绝对是要和美国争著先载人登月的。后来失败,有两个原因:1)航天团队内部斗争太激烈,一旦总师Sergei Korolev在1966年因病死亡,技术和人事问题就一起爆发;2)原始设计采用现在SpaceX的路线,用了二十几个中推,无法达到够低的容错率。

至于James Webb望远镜,问题不在载重,而在于体积。有了100+吨级的火箭,整流罩就能做到30米宽(整个望远镜展开后,最大长宽高20+米)吗?我觉得是不行的。如果可以,那么用20+吨级的火箭先送上LEO,然后再补充燃料,飞离地球轨道,一样会是节省一个数量级的费用。

SpaceX有一群受够了NASA官僚习性,而只想安安静静做火箭的杰出工程师,所以有若干技术突破,是很自然的。但是他们仍然不可能超越物理和工程规律;Elon Musk总归还是圈钱大师。
王孟源2019/08/07 01:43回覆
8楼. !@#$%^&*()_+
2019/08/04 11:54
.
空间站有个以前可能忽视的严重问题,就是微生物。

听说现在国际空间站的墙壁已经长满各种细菌。这些细菌多半可以和人类和平共处。和你家我家的细菌也差不多。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严重的机会感染?只要有一个人生病,很可能就会变成培养基。给他吃抗生素,最后就变成整个空间站爬满抗药性细菌。

国际空间站历史大约20年,接待过两百多个非常卫生安全的人(太空梭一次最多短期拜访七个人,还有游客),可能离出大事还远。但是把规模扩大几倍,搞不好就真的会出大问题。就跟一个小孩生病,整个班级被传染一样。现在只能从尿里面回收水,大便都是直接在真空中干燥,再打包跟著货运飞船重返大气层烧掉。如果以后要制作堆肥种马铃薯吃,细菌造反的可能性也许增加几亿倍。

不管是考虑人吃喝拉撒睡的成本,还是细菌闹革命的可能性,载人航天都非常不适合。除非大到某个令人发指的程度,生态系可能自发稳定,不然人类在小型的空间站上随时可能被微生物干掉。

在我看,AI只会越来越强,机器人也是越来越便宜。以后管你是LEO还是其它地方的空间站,全都是机器人的天下。人类根本是淘汰品。
今年稍早,就有一个宇航员把流感带到ISS;不过我对太空旅行中生化危险,不是特别紧张,因爲毕竟人类是和致病微生物一同演化出来的。真空和宇宙辐射线就不一样了。 王孟源2019/08/07 00:59回覆
7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8/04 08:19
是否是双空间站?

各位朋友说了那么多,我个人觉得太远的空间探索未必真的有多大实际意义(主要因素当然是现在的太空发射,仍然是靠化学能),最近的月球肯定是第一个要搞清楚的地方,也是能力所及。至于未来,如果核聚变能可以用来进行太空探索,去远一些的星系,或许有现实意义。

我顺著王兄的现有思维往下考虑,中国在不久的未来肯定会射自己的空间站,那时候绕地球的轨道上,只剩下中国空间站一家。

我赞成王兄提议的分布发射(Distributed Launch),这也是现在成熟的空间站建置方案,优点是风险和成本可控。

我的设想更远一些,既然我们已经解决了建置环地球空间站,那么我们何不以环地球空间站作为二次发射基地,建立一个环绕月球的可供人员居住的绕月空间站?然后所有的登月活动,都通过绕月空间站中转,在两个空间站之间建造一个站间航天飞机(ISSS-Inter-Station Space Shuttle)来解决空间站之间的运输,这就是所谓“双空间站”的建置方案,我相信这个方案值得探讨!

ISSS比原先米国的太空梭(Space Shuttle)更加有实际意义,因为完全不用考虑空间空气阻力问题,可行性应该是更好,是一个非常值得探索的问题。

我相信一旦中国启动这个东西,米国肯定急眼!

NASA现有的载人登月计划,就包括一个绕月空间站,叫做Lunar Orbital Platform-Gateway(LOP-G)。它走一个高度椭圆形的轨道,最高点就在地月转换点附近,所以从地球来的飞船,可以相对高效地在那里对接,然后人员在最低点转搭着陆器。

不过这种设计,只有在多次反复使用的前提下,才有效率。如果只是偶尔用一次,反而不如由飞船自己直接转换轨道。所以它假设:1)月球上有一个人员常驻的站;2)空间站和着陆器都很结实耐用。前者我讨论过了,没有经济理由;后者依太空梭的往例,基本不可能做到。太空梭还可以在地面整修,这个Gateway可没有这个余裕。

现在国际空间站上的人员,虽然没有大气层屏障,但还在地球磁场保护之下。即使如此,所受的辐射线是一般人在海平面的400倍。载人登月就只是做广告,一两次就够了;有实际的工作需要,还是交给机器人吧。

王孟源2019/08/04 08:35回覆
6楼. 大一统理论
2019/08/04 01:26
请问王博士你觉得NASA最有价值的太空发射是什么? 克普勒太空望远镜找到几千个太阳系外纇地行星也才花几十亿美元,对地外生命存在的可能性大增对天文学的研究突破重大多有实际意义?如果再接再厉去透故行星凌日穿过系外行星大气层的光谱研究可能能够发现氧气(如果有这种发现这绝对是重棒消息),或是探索木卫二的冰下海洋顶多是花跟好奇号火星车类似的预算, 如果是载人登月价格就要高出1~2个数量级顶多带几块月球岩石回来,现代的技术无人探测器都能做到成本还更低,1969年阿波罗计画就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再重新做一次,我感觉这不是科学研究只是纯粹面子工程,人类100年内也不需要移民火星,因为连南极洲和沙漠都可以住人,有水有氧气生存环境绝对比火星更好成本还更低,人类面对的主要问题是经济问题例如城市房价太高土地私有制被柯断,年轻人买不起房子这类的.....
NASA最大的贡献,对美国是载人登月,对科学是一系列的太空望远镜。但是后者的所谓科学,是纯基础科研,完全没有任何经济上的效益,所以你在同一个段落里,先鼓吹纯科学研究,然后以解决房市问题收尾,是有些自相矛盾的。

载人登月是广告,广告的对象是一般群众,而一般群众先天就无法理喻,否则绝大多数的广告既无必要,也无效果。但是这不影响广告可以产生实际经济效益的事实。

我的人生态度,是坚持理想原则,但仍要追寻对现实世界最大的实际影响和贡献。前者是理想主义,后者是实用主义。请注意这两者是绝对兼容的,因爲理想主义的相反,是现实主义,而不是实用主义。你先走理想主义,再换现实主义,从两方面来批评我的实用主义立场,在逻辑上既不自洽,也不相干。

你有死缠烂打的坏习惯,我先警告你,这事我已经尽力解释清楚了,除非你有合乎逻辑的新论点,否则到此爲止。
王孟源2019/08/04 03:03回覆
5楼. 大一统理论
2019/08/04 01:14
既然月球上又没有什么高经济价值的东西为什么要载人登月呢?这只不过是面子工程? 氦3无中子核融合还早呢?如果把钱省下来存研究科学比如收寻太阳系以外纇地行星并且在找到类似地球适居带上的然后再观察光谱发现氧气这样的科学价值都比载人登月更大,或者是发射无人探测器去木卫二的卫星欧罗巴底下冰层下的海找微生物,如果能找到地球以外的微生物标本科学研究的价值都比载人登月更大,因为一次这种对科学研究有价值发射预算不过是百亿美元,载人登月有什么意义?

因爲它是对全世界多数人类的最佳广告。从战略角度来看,它是无人伤亡的正面国力碰撞。

你可以抱怨它的实际效益低于很多其它科研计划,但是正确的比较对象,其实是全面战争,包括核战争,所以它真正是应该被严肃考虑的首选之一。

王孟源2019/08/04 01:25回覆
4楼. 狐禅
2019/08/03 19:09
果然稍微明眼的人都瞧得出「登月」只是为做而做,没有实际经济意义的表演。老美早年明白这点,但现在来个马戏团的政客,又要赶鸭子上架。不跟著起哄才是正著。地球上该伤脑筋的事多著了。
不做也可以,反正美国人多半做不出来,纯浪费钱。这算是中策吧。

但是在2030年,赶在美国人之前做出来的红利更高得多,而且还逼迫下一任美国总统也大笔投资在波音身上。这是上策。

我觉得中方自己花大钱在长征九号上,在2035年之后慢慢做出来,反而是下策。

下下策是用长征九号急著登月。

思考这个议题的关键,是“广告”两字;亦即根据经济和战略态势,依照以下的顺序来考虑:是否适合做广告?该做多大的广告?什么样的广告消费比最高?
王孟源2019/08/04 00:49回覆
3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8/03 15:35
我不太相信中国会被米国带到沟里

中国的体制相对来说不太容易被忽悠进沟里,特别是近年他们的决策机制相对成熟,主要决策者不一定都是理工男,但是高层的决策参考智库的确是人才辈出。

仍以王贻芳的高能所大型对撞机项目为例说明,我有一个大学同班同学正好在王贻芳手下,我前段时间问他对撞机的进展如何,他说王贻芳还在继续拉赞助(主要是争取国家计委立项),意思是说他们仍然在坚持要搞,但是路途遥远。

特别是最近港珠澳大桥醒目完成以后,运营效果跟他们做可行性研究的结果相去甚远,国家对大型项目的投资审核变得更加慎重,按照他们现在的问责制,谁批准的项目,谁将会需要对该项目永久问责,这不是开玩笑。除非是国家战略性的关键性项目(可由一哥直接批准),其它大型项目,获得批准越来越难。

我所知道的情况是,长征五号和长征九号目前全部都放慢了节奏;登月计划,仅仅是一个远期目标,目前他们的高优先级别航天项目,主要是保障北斗系列,各种遥感卫星,合成孔径雷达卫星和量子通讯等。

谢谢你的反馈,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的确是多次想起高能所那批人。

至于投资在长五或长九,我原本没有把我的意见写清楚,所以又增补了两个段落,你可以参考一下。

王孟源2019/08/03 18:34回覆
2楼. !@#$%^&*()_+
2019/08/03 13:50
.
我根本认为大火箭只是个给老百姓看的熊猫工程。现在中国的发展大概还是被美国制约。我考试考很差。妈妈说隔壁王大鸟成绩优秀多才多艺。他上什么补习班,我也要上什么补习班。结果我是进步了。全都是我自己自修的功劳。妈妈还要我继续复制隔壁王大鸟的成功经验。

如果大火箭是千千万万人生命财产的唯一希望,是中国未来一万年的国运枢纽,早就死命令去做了。就是因为不怎么重要,所以晾著玩儿。如果中国真的不民主,不需要考虑14亿智障的感情,那搞不好连加载航天都会变成咸鱼。民主就这点麻烦。

马斯克在我看不过就是美帝的忽悠机器。全电池电动车?笑话。回收第一节火箭?可能也有点好笑。

我绝对反对全电池电动车。我要最低排气量 + 最低电池,内燃机需要一直定速开机的电动车。省下变速箱,直接驱动发电机,电力不足就吃电池,电力过剩就充电。这才是效率最高的工程解。要是开起来不方便,告诉你,这就是环保的最低代价。真环保是死掉七十亿人。太阳能发电 + 一公吨起跳的锂电池电动跑车是全方位的污染 + 全方位的低效率。

回收第一节发动机也可能不怎么靠谱。现在的火箭发动机始终是半手工制作,没到最低生产线规模。如果不能十倍以上增加发射频率,重复用第一节会让生产萎缩。还不如大规模量产小发动机,靠品管分级筛选货运、载人的等级品。就算要发射大火箭,也可以用很多小发动机凑。现在中国的大规模量产技术比50年前的苏联强一万倍。

所以这个策略看起来是想扼杀中国的量产技术。

就是看中国会不会吃下毒饵。中国人会不会笨到叫国家跟著钢铁人走。
这类论证必须小心、严谨,不要妄下断言;请参考我在文末增补的段落。 王孟源2019/08/03 18:36回覆
1楼. !@#$%^&*()_+
2019/08/03 12:29
.
分次发射还有一个极大的优点,就是燃料、空舱、人的发射系统成本差异非常大。

燃料和食物炸了就炸了,可以用最低品管的火箭发射。多做一些备用品放著就可。

空舱是mission critical的标准。材料、品管都高一点。

人是life critical的标准。既然最贵,就用小型但是完全成熟的火箭发射上去。

ISS就是用客货分离的模式维持日常运作。原则上三个人上去带的补给很少。大部分补给是靠载货飞船送上去的。相形之下,太空梭根本是智障。

问题是去月球干啥?

美国的目的一直是称霸地球。1960年代也是为打败苏联而搞阿波罗。现在中国慢慢磨洋工,害美国也不想玩。

很好,你对航天也有概念;你说的这个细节,我在正文限于篇幅没有去提,不过它的确是节省费用的一个次要因素。

我以前已经写过文章,论证了载人航天的实际意义。载人登月,主要是霸权争夺的象征,有很重要的士气和宣传价值。

此外,同样的工程,在美国贵5-10倍,这种竞赛对中国来说,多多益善。

王孟源2019/08/03 12: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