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台湾】再谈统一
2019/07/09 16:00
浏览55,749
回响61
推荐33
引用0

上一篇文章随便谈谈返台的一些感想,结果留言栏里还是有读者要谈统一。我和住台湾的朋友聊天,统一也是无可避免的话题。既然大家都这么有兴趣,我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专门讨论这个议题,那么干脆把我最新的想法写在这里。

当然,所谓的“想法”,仍然指的是纯客观的分析和预测,不含任何主观的意愿或偏好。读者要参与讨论,也必须遵守这个原则。

台湾的地理位置和人文历史,使其在国际地缘政治斗争里,有若干重要性,因此它的命运和前途,必然是由能管辖西太平洋的世界霸主来决定。因爲自二战结束至今,这个世界霸主无可怀疑的就是美国,所以台湾的身份自然是以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为前提,具体的方案就是不统不独,如此一来,美国得以充分运用台湾为棋子来牵制中国这个地区强权。这个道理,和爲什么Putin让东乌克兰处于半独立状态,是完全相通的。

那么统一和主导西太平洋的霸权换手,就有密切的关联。因爲国土的统一是中共建国以来的一贯诉求,霸权转移和台湾统一其实是一体两面、互爲充要条件。一旦中方觉得时机成熟、开始主动加速统一进程,美方和台方或许会破罐子破摔,径行宣布独立,但那必然是短暂而无实际意义的。

不过前述的分析,假设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够的理性。如果美方/台方到达疯狂的地步,在霸权转移未成熟、中方试图继续维持现状的前提,仍然坚持要正式独立,那么中共即使必须在军事、外交、经济和贸易等方面付出非常严重的代价,也会立刻进行被动的武统。这在陈水扁任内,是真正的危险,然而当时美国要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用兵,没有兴趣配合。随著中美实力的天平逐渐向中方倾斜,美方对军事冲突的胜负越来越没有把握;再加上Trump虽然以非理性著称,但是对军事冒险却有天生恐惧,所以这个可能性也越来越低。

既然中国的总体国力超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那么简单逻辑就可以达成台湾统一也只是时间问题的这个结论。但是统一又分武统和文统两种形式:武统之后,中共才可以采行新疆模式,亦即由大陆派出大多数政务官僚做直接管理,并对问题份子做监管和教育;如果是文统,就只能依据香港模式做一些修正,例如事先把引渡和爱国条款写入基本法。

我以前一再强调,这两个选项的真正差别,在于能否对台湾的政治社会体制做大规模的深刻改革,对台湾统一后的治理和发展有很大的影响。从台湾人的长期利益来看,自然是有彻底的改革最好,把社会上谎言充斥、不讲理性的愚昧现象消除,打破政治上蓝绿土豪轮流分赃的惯例,才能解放经济活力,增进底层人民的福祉。然而统一的主动权在中方,所以其形式和时程也必然是以中方利益的最大化为前提。

我认爲中方主动武统有四个要素,缺一不可:

1) 国际环境许可,没有严重打断国力发展的后果。中方的战略目标中,只有持续发展国力这一项的重要性和紧急性是显著超越国土统一的。如果过早出手,美国必然会联合欧洲和日澳对中国进行严重的制裁和围堵,让中方得不偿失。所以在军事方面,要求中共的海空军有明显的能力将美军的航母战斗群拒止于第二岛链之外,从而完全消弭美方做任何军事干预的可能;在外交方面,则要求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关系,强大到欧洲不可能参与实质制裁的地步。

2) 台湾内部的政治社会风气持续恶化,完全否定文统的可能性。除了未来选举的结果之外,这还取决于能否推行教育改革,扭转过去20年对年轻一辈的洗脑毒化。这个工作当然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台湾人要避免武统,这是唯一操之在己的努力方向。

3) 中国的最高领导阶层,在吸取香港的教训之后,能有大破大立的决断,以追求长治久安。以往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有这样的决断,我觉得习近平也有的,但是他的下一任就很难说了。

4) 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出现武力冲突的导火线。这是最不确定的一点,它可能是台湾内部发生严重金融危机(例如因爲大保险公司或退休基金破产),或者有重大的暴乱(例如大规模示威受到镇压),或者菲律宾选出一个亲美的无脑总统,在南海挑起战事,或者美国决定对伊朗或朝鲜发动全面战争。

我在2015年曾说过,在2025年之前,中方不可能主动进行武统,主要考虑的是第一点。后来Trump当选总统,倒行逆施,自行破坏与欧日的盟友关系,至今后两者都已经开始被迫采行独立的外交政策,不再自动跟随美国对中方做打击。如果Trump能在2020年当选连任,则必将完全消除欧日因武统而对中方做实质制裁的可能。即使是民主党人当选,随著中共军力和经贸实力的进一步加强,2025年仍然会是一个转折点。

既然如此,台湾2024年的总统选举就是一个关键;如果深绿候选人,如赖清德当选总统,那么武统的机率将大幅增加。相反的,如果有遵循实用主义的总统在2020年就开始改革教育,重建理性社会,那么武统的机率会大幅减小。

我在前文《谈中共修宪》的正文和留言栏讨论中,曾经做过结论:习近平之所以要修宪取消任期限制,原因在于他不放心在中国实力超越美国霸主的这个渡河过程中途换马,尤其是内部改革反对者众,如果只有十年的固定任期,必然会有普遍的以拖待变心态。取消任期限制能消弭阳奉阴违的消极态度,倒不是他真想要做终身总统。我个人的猜测是有超过一半的可能,他会在2027年卸任。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习近平很可能也不放心把统一这样重要的工作留给下任,假使外部的时机也成熟了,他只需要有合适的导火线就能出手。

综合以上的分析,我觉得2026年前后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时刻,中共有大约50%的机率会主动发动武统。如果因爲以上的四个要素没有齐全,台湾拖过了这个关口,那么武统的机率就会大幅降低。到了2035年以后,局面又将会有很大的变化:这时中国的外交地位应该已经明确地在国际上独占鳌头,但是内部会有新的严重挑战。

首先,领导阶层没有经历过文革的苦难,心态会与老一辈完全不同。与此同时,少子化和过度城市化会对整体经济发展带来阻力,尤其是小城市和乡下会有严重的衰退压力,从而加剧地域之间的贫富不均。整体的GDP成长率一旦下落到低于5%,就会少于大资本不劳而获的寻租利得,那么不可避免地会使阶级之间的贫富差异成指数成长。换句话说,中国内部将面临与现在的欧美类似的中产阶级无法维持既有生活水平的问题(这也是爲什么我一直把贫富不均列爲21世纪人类的头号难题)。要从这些可预见的变化来推论台湾的前途,所需的假设(亦即逻辑层次)太多,没有什么意义;例如领导阶层心态改变后,对战争是排斥还是轻率,内部经济问题会使动武更困难还是更容易,两个方向都有可能,我们还是等到2026年再来讨论吧。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61) :
61楼. 何求谓我心
2019/10/16 22:35
123
王先生您好,我是一名在厦门工作的上班族。因为厦门离台湾很近,所以经常关心台湾事务。看您的文章一年有余,之前深感自身才疏学浅,尚未达到与您讨论的程度。今天因为自身工作的原因,对厦门和台湾的发展前景有一些不成熟的看法,算是同台湾统一有些许关联吧,故此留言于此,在此先谢过先生了。
1、我在厦门工作这几年,深感厦门市府这些年有作为的事情太少,不仅在金砖峰会以后产业空心化日趋严重,而且放任房价上涨造成如今青年人口外流,厦门仅仅只靠旅游与房地产这两个产业支撑,前景堪忧。作为离台湾这么近的桥头堡,我认为厦门现阶段应把重心放到对接台湾这个方向上来,一来厦门自身发展已经陷入困境,需要新的方向来进行突破,二来可以给台湾产业发展注入一些动力,不至于让台湾在衰落过程中坠落得那么迅速,间接让台湾普通贫民大众老百姓得到一点点喘息的机会。
2、至于产业对接的方面我认为台湾目前还有一些值得厦门来好好学习,厦门今年招商引资还是去欧洲逛了一圈,完全没有考虑对面的台湾,看的我真是直摇头,也难怪厦门今年又被中央批评为小岛心态,没有对周边城市产生拉动效应,反而自身越来越差。像您之前提到过的台湾机业床或者螺丝加工业都很好。而且机床业目前得益于日本与大陆急需改善关系这个良好势头,可以让大陆台湾和日本三方合作,由厦门市府牵头共同开发,我想应该不是难事。厦门离台湾这么近,大陆这边再配合做一些产业人员方面的配套,方便台湾人员物资的往来,让来厦门就如同台南去台北一样,也算是给未来台湾年轻人一个出路。
3、最后是对台湾工作方面,鉴于目前2020很大几率是民进党当选总统,那么台湾统一有较大可能几率在2025年前后发生,那么统一以后治理的细则大陆这边也应该好好考虑,厦门因为离台湾近,风土人情也差异不大,那么日后如果需要派遣政务官僚的话厦门官员应该是有优势的。目前在厦门特别是厦大就读的台湾学生较多,政府做好详细的调查研究,在这些台生就读时提前做好规划与宣传,正好给中央提供方案选择的机会。这件事情如果办的好可以大大减轻台湾统一后的阵痛,也算是对台湾老百姓的仁慈了。

谢谢你的补充,我对中共内部的细节,一向不是特别熟悉。

你说的厦门应该努力的方向,很合理,不过我觉得台湾统一之后的治理,最好还是由全国分担;台湾人眼光狭隘、没有公家意识的趋势,好象是闽南人的通病。

王孟源2019/10/17 00:06回覆
60楼. SirChen
2019/10/09 14:51

苏起最新的演说 https://youtu.be/cmYu2fpOMvY?t=39m12s 

39分12秒起提到蔡英文过去在搞两国论时曾经发生严重误判,对大陆体制完全不了解。 若蔡英文连任(目前看来机会极高),我很担心两岸会因爲蔡的误判让大陆决定提前发动武统。

1999年期望美国来救,并不离谱,事实上美国的NeoCon还正在找出兵打中国的借口,当时的中共海空力量也确实不堪一击。

蔡连任之后,除非像陈水扁那样闹出贪腐大案,否则没有理由冒险,安安稳稳地退休享受八年来的额外收入不是很好?

王孟源2019/10/09 14:58回覆
59楼. SirChen
2019/10/04 17:38

请教王博士,如果在习主席任内决定发动武统,那比较可能的方式是?

1. 无预警突袭斩首,同时用各种载具强行立体登陆台北,期待台军在失去领导中枢后丧失作战意志

2. 发最后通牒,时效过后导弹/火箭炮洗地,接着战机出动取得空优,在台岛西半部防御被完全压制后进行大部队登陆

3. 发最后通牒,时效过后对台岛海空封锁一段时间(半个月以上),若台当局不投降再攻击

4. 其它做法

我一直强调导火线是很重要的。你问题的答案,就是视导火线而定。 王孟源2019/10/05 00:24回覆
58楼. 南山卧虫
2019/09/22 09:07

刚在观网看到一段金教授的谈话记录:

http://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76278&s=fwzwyzzwzbt

其中的要点是:

其一,判断中美贸易战,有可能在十一月左右结束(60—70%)

其二,担心美国转打台湾牌。

金教授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我就特别担心,如果贸易战之后它(美国)打台湾牌,真的把航母弄到高雄港停上一礼拜,说我补给,那就麻烦了。

早前,我也在YST那边提过了,美国一直在大吹大擂自由航行(尤其是在南海);但是,却一直不敢提和做「自由补给」,底牌早露了。

以金教授的身份和背景,现在忽言及此,或有深意?

想听听王兄及各位的高见。

我的印象是金教授这么说,有一段时间了,并非刚发生的新闻。 王孟源2019/09/22 12:13回覆
57楼. zjtzlhlhs
2019/09/13 02:00
您前面谈到的逻辑佯谬的问题,让我想起了我去年才意识到的一个事情想要拿出来分享一下,如果您能有所指正则更是感激不尽:
当我们追问世界的起源的时候面临着一个逻辑上的死结,也即只要不肯接受“无中生有”,那么对起源的追问就总是可以无限地进行下去,“世界的存在”这个事实也就不存在被真正解释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说“因果律”并不是一个自洽的假设,必然是相对的、有条件而不是绝对正确的。(以为我目前有限的理解看来,这一点可以作为康德哲学的入门点)
引申:面对这个逻辑上的死结,基督教搬出了上帝作为“第一因”并且禁止了追问。有意思的是物理学家实质上采取了同样的解决方案搬出了“奇点”,在大爆炸以前时间、空间乃至物理定律都不存在,因此也就不再有追问的意义。(我对“奇点”到底是一个严格的数理推论还是为了规避逻辑上的死结强制设定的结论很存疑)
另外关于“贫富差距”的问题,我想老子的话(或许是歪打正着地)提供了一个第一性原理的解释:“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自然界的基本规律是“熵增”,而生命的一个本质特征恰恰是“对抗熵增”或者“熵减”,人类社会作为生命体建立的结构自然而然地延续了个体基因追求“熵减”的根本逻辑,正对应了财富集中的过程。

有关宇宙起源的问题,人类目前所知还远远不足以做猜测,更别提定论。在事实和逻辑根据都完全匮乏的状态下,任何讨论都是无意义的。

至于关于热熵的比喻,我们取的是它必须随时间单调增加的性质。实际上,熵的增加是同质化,亦即高温的热量会流向低温,而经济上贫富不均这个随时间单调增加的性质,却是异质化,也就是富者更富、贫者更贫。两者之间并不完全等同。

王孟源2019/09/13 05:15回覆
56楼. 阿狗1404
2019/08/20 15:57
OVL网友好。是的;独派的主要动力一向是仇恨,他们长期把几千万人浸在仇恨里,难免会浸出一些极端者。这些极端者不见得个个视死如归,但是应该都很乐意在放火放炸弹之后坐在沙发上欣赏成果。他们首先想到的目标大概是统派名人,或是眷村、新党党部之类的地方。


可能不必等到统一,只要独派自认为大势已去,就会出现泄恨的「圣战士」。这种事,似乎最容易发生在台湾开始溃败(包括自己垮,例如经济崩溃),中共尚未全面接管这段期间。这中间,还可能会得到独派和外国势力的纵容和协助。


虽然从李登辉主政后就没看好过台湾前途(我甚至曾经建议亲友大家来弄个能躲民间动乱的避难所),但是看到王博的2026,还是觉得一阵晕眩:最客观的时间点,如此逼近,瞬间使我软弱。我们很可能会亲身见证历史大事,只是方式是残酷的。


您用义勇军作闹铃而不是来电铃声,想必有所考虑。我有一回看电视时赫然发现,在一场独派示威中,红了眼跟警察拼命的是平常内向怯懦的邻居。
我还是比较趋向黄智贤的说法,亦即他们会连夜缝五星旗。 王孟源2019/08/20 17:35回覆
55楼. OVL
2019/08/20 09:46
请问阿狗1404网友,有关您说的---不走的人,不要靠近这些地方:军营、C4ISR相关单位、政治狂热者聚集地、统派或外省人色彩明显的地点。 基本上我都可以了解,但是为何不要靠近统派或外省人色彩明显的地点? 是因为怕被支持台独者所袭击吗?


另外,虽然可能是个玩笑话,不过我觉得七公的主意挺不错的,我已经把我早上手机闹钟的铃声设定成《义勇军进行曲》,以后就靠他来叫我一家大小起床了
我倒没想到“起来、起来”很适合做闹钟的音乐。 王孟源2019/08/20 17:33回覆
54楼. GUI-龟
2019/08/19 00:06
回复
对2026的时间点有疑问,我认为2020到2024开战的可能性比较高。舆论场已有多位台海专家警告明年是个十分危险的时间节点,论证过程都有道理,不过我不想再次引述大家都能看到的观点,只提我针对这篇文章的一些看法。

我赞同文章中关于中共修宪的看法,这次修宪也反映出习近平是个有历史责任感的人。武统台湾后中共需要一个摸索战后台湾治理模式的过渡阶段,这一过渡阶段处理不好可能就会发生比当下香港更严重的问题(台湾面积人口都比香港多),对整个国家的发展进程产生一些阻碍。习近平在卸任前一年武统台湾,不符合追求稳妥的考虑,也不符合他过去记录中体现出的历史责任感。我觉得习近平武统台湾后若没有奠定一个治理战后台湾的大框架是不太可能放心把权力交给继任者的,因此我认为时间点往卸任前两到三年推比较合适,也就是2024年左右。

另外就我这两年对台湾社会的观察,2020怎么看都觉得蔡英文连任几率高。这个人做事毫无底线,为了一己之私什么事都敢做,以历史记录看她若连任基本可以笃定蓝营将彻底被搞成残废,2024绿营继续执政,民进党实质永久控制台湾。中共惮于国际压力,也许2020不会动手,而是用断ECFA之类的手段打击台湾,但国际形势一旦发生变化出现历史机遇,以习近平的性格不一定会拖到万事俱备那天再动手。

这种事,不可能精准预测,如果有人硬要定到一两年之内,那必然是瞎猜,希望撞上死老鼠。还有,对随机事件做估算,必须给出理由,个人的主观“感觉”,是没有意义的;毕竟历史只发生一次,一百个傻蛋胡扯,都有几十个会猜对。

我说2026年,指的的一个典型的钟形机率分布,其中心点在2026年。之所以会有在2026年之后的机率,是因爲有例如习近平继续干到2032年的可能,以及菲律宾在2028年的总统大选等等考虑。

台湾选举也是一样的:其结果必然有大半要看未来几个月到选举前的发展,那么除非你有时空穿越机,否则影响结果的事实都还没有发生,谈逻辑分析完全没有意义。

王孟源2019/08/19 02:35回覆
53楼. desertfox
2019/08/18 10:07
虽然同意F-16V的军购是老美为了中美贸易战所下的筹码, 但蔡英文为了选举花这么大的价钱去买这些无用于对抗中共的战机我也真是服了她. 一个领导人可以这样地为了自己的权位去愚弄人民, 其无耻的程度可以说是旷古未有. 前面的采购M1A2T已经够瞎了(那么重的坦克在台湾那种多雨土地松软的地面怎么运动?) 现在又花八十亿美金买六十架靶机换安全感来骗老百姓? 蔡英文不下台台湾无谯类矣!
西方的民主政府哪里一个不是如此?这种为了选举掌权而牺牲国家利益的作法,是那个体制的必然结果,不是蔡英文个人的问题。 王孟源2019/08/18 10:42回覆
52楼. desertfox
2019/08/18 10:05
TO: Ib609b1 你可能是新来的网友, 所以不清楚本博客的规矩; 那就是不欢迎言而无据的垃圾. 老兄的遑论尽可到别的地方去发表, 慢走不送!
本来还想开导他一番,但是想到最新的文章正文里还特别提醒:必须先读完旧文,再参与讨论。

一个连基本规则都不尊重的人,没有资格要求被尊重。
王孟源2019/08/18 13: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