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美国】【政治】真假新闻
2019/06/14 10:41
浏览16,882
回响5
推荐22
引用0

我以往曾多次提起,在过去三十年中,从我还是哈佛物理系的博士生时期开始,我最喜欢的期刊是英国人出版的《The Economist》,《经济学人》。既然有这么久的閲读经验,对它幕后的团队以及思想理念自然有了相当程度的熟悉。

《经济学人》的文章,和其背后的编辑团队,可以简单地分为两大类:杂志前半的各地区时事,和后半的专业消息。两者都以新闻报导为主干,再加上偶尔的分析研究,但是前者明显是新闻或政治专业的文科生写的,而后者则由经济或金融的毕业生来做。

从读者的观点来看,前者夹带意识形态私货的趋势极爲严重,例如仇中仇俄,经过几十年数代主编而不衰,连新闻报导都不能专注在事实证据上,社论分析自然更加惨不忍睹;后者就理性得多,即使对市场经济有迷信,文章的主体仍然试图从事实出发来做逻辑推演,因而往往可以经得起客观检验并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尤其《经济学人》百多年(它创立于1843年)的累积沉淀,搜集的资料非常广泛,随便一篇分析性的文章,内容都可以等同于高水平的硕士或博士论文(事实上这类文章,多半是直接引申自最新的学术界成果,《经济学人》自己内部独立完成的并不多),然而又写得精简易懂,所以我从入门到现在,始终觉得开卷有益。

最近这期(2019年六月8-14日)《The Economist》就有一篇他们独立做的分析,叫做《Seek And You Shall Find》(参见https://www.economist.com/graphic-detail/2019/06/08/google-rewards-reputable-reporting-not-left-wing-politics;遵循《经济学人》的传统,这个标题又是双关语:它本身是基督教圣经英文版中的名句,但是 “去找就会有所得”当然也可以指Google的搜索引擎),研究的对象是Google对美国国内政治类新闻话题的查找结果。

美国的右派民粹(亦即前文《21世纪的民粹》中解释过,受土豪操控,由Trump带头的当权派)对“主流媒体”(“Mainstream Media”)“Liberal Bias”(“开明放任派偏见”,有关“Liberal”这个字汇的真正含义,请参见前文《咬文嚼字》中的讨论)的抱怨历史悠久,基本从1960年代白左刚兴起就开始了。Trump上台之后,“Fake News”(“假新闻”)这个字眼更是家喻户晓(不过当然不是Trump发明的),连国会都有许多共和党议员反复批评报导不公,其中Google尤其是众矢之的。

一个很有名的例子,是Google对“Idiot”(“白痴”)这个字的搜索结果,Trump的头像在图片类有主宰性的频发率。当然这不算什么证据,因爲对一方的批评,并不一定是主观的偏见,也有可能是客观的逻辑结论。在美国国内政治这种人人有意见的议题上,Google更可以说是纯粹反应占60%人口的反Trump民众意见。

《经济学人》的这篇文章,就是希望对Google是否有政治偏见这个问题,做一个客观理性的资料分析。不过右派民粹本来就不懂也不在乎事实和逻辑,所以我认爲会去关注这种研究的读者,先天就知道假新闻并不是左派的专利,那么《经济学人》似乎是花了大功夫来证明一般有头脑的人都已经明白的简单道理。但是我一看文章里的核心图片,不禁哑然失笑,觉得必须和大家分享。

图中的每个点都代表一个知名的政治评论媒体,蓝色是左派亲民主党的,红色则是右派偏共和党的,黄色是中间派。横轴是报导内容细节的准确性,根据目前两个权威Fact Check(检验事实)网站Adfontesmedia.com和Mediabiasfactcheck.com的数据统计结果;纵轴则是政治类报导文章读者经由Google而点击的比率,这大约对应著出现在Google搜索结果首页的频率,可以代表Google的“偏好”。黑色虚线是简单回归分析(Simple Regression Analysis)的结果,可以看出Google的搜索引擎智商还是不错的,基本上越准确的媒体,就越受重视。

在虚线以上的媒体,享受著超越本身报导准确性应该获得的重视程度;反之,在虚线下方的公司,则可以说被Google歧视了。那么很简单就可以看出Google并没有偏好左派的趋势,反而是右派媒体获得优待。例如图片最上方的两个点都是粉红色的,分别代表著《Forbes》和《Fortune》;而被歧视最严重的,却是两个深蓝色的媒体平台,分别对应著《BuzzFeed》和《DailyKos》。

如果我们忽略横轴(亦即报导的准确性水平),只看Google查找频率和党派左右之间的关系,就会觉得有很好的对称和平衡。不过因爲深红色的点独占著准确性的低端,所以它们是“罪有应得”,而深蓝色的媒体,其实准确性和中立主流接近,被Google无视就显得无辜了。

以上是《经济学人》这篇研究的作者想要传达的结论,但是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忽略纵轴,而专注在准确性和党派立场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们会看出大部分的主流媒体,准确性在45-60分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异。这其中又可以细分为三个梯队:《PBS》和《Reuters》最高,在60左右;《BBC》、《USA Today》和《New York Times》则是50出头;这两个梯队都是相对中立的公司。第三梯队则包括《WSJ》、《Forbes》和一些深蓝媒体,准确性40+,已经明显不太可靠。

到了《CNN》(36)、《FOX》(26)和《Daily Mail》(19),基本是谎话连篇,只能当做娱乐性刊物来读了。至于《Breitbart》(17)和《InfoWars》(1),那更是专业造谣的平台,纯粹反应了当前美国右翼民粹的非理性本质。

我想强调一下,这里的准确率计算,不包含主观意见和预测,完全局限在美国国内当前政治议题讨论之中,所引用的既有事实证据,换句话说,就是一般所谓的时事新闻报导,绝对都是简单、相关而且容易验证的话题,例如Trump有没有说Meghan Markle是Nasty(泼辣),或者2018年的官方财政逆差数字比上一年增减多少,而不是非常专业、或有统计误差的复杂主题。所以出现了“不准确”的事实,如果不是有意误导读者,至少也算是极度不敬业,连到网络上复查都懒得做。

我隔海看台湾的媒体网站,觉得《中国时报》还勉强可比《CNN》,《联合报》类似《Daily Mail》,而《自由时报》之流的绿营宣传管道,就完全是台湾版的《InfoWars》,任何文章如果不刻意造假,就不适合刊登了。

至于《经济学人》自己,准确度的排名如何呢?其实它属于第二梯队,也就是图中《BBC》和《NYT》左上方附近的那个被大半遮掩的粉红点。50左右的分数,实在不是特别严谨。不过他们研究经济专业的部门,愿意揭自家新闻部同僚的疮疤,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还是值得赞扬的。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台湾】返台随笔
下一则: 【国际】【政治】21世纪之民粹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5) :
5楼. 刺史
2019/07/03 23:15
大陆学生回应王先生

王先生

      前段时间中国的联想公司因为一则反对华为5G的谣言,引爆了国内网民的负面舆论,360度无死角骂联想是卖国公司。联想公司为了辟谣,公布了一篇5G科普文章,然而我在观察者网文章评论下面看到的不是理性的声音,绝大部分人都不会仔细看文章怎么讲,或者是看不懂,连联想问题都捋不清楚,却都毫不犹豫的踩上一脚。我现在都不愿意去翻那些评论,看了心底一阵阵凉意,回应了几次都遭到人身攻击。我本身抱着的态度是没有知情权就没有发言权,即使不知道,也绝对不轻易妄自评论。这类似的事情在网民数量庞大的中国,司空见惯。

      我想这类现象与国内各类不负责,只为博取眼球赚钱的自媒体离不开关系,断章取义,颠倒是非,添油加醋,他们是样样精通,然而他们的受众确实巨大的。我并不认为言论自由是金科玉律,连理性客观的态度都难以做到,何谈言论自由?

      希望王先生能谈谈对于联想负面舆论事件和对国内自媒体监督的看法

      这是联想辟谣文章,评论区是重灾区,《联想时隔三年回应“5G投票事件”》 www.guancha.cn/industry-science/2019_05_16_501916.shtml


我买手机,向来尽可能用国货。HTC自毁之后,我买了两次Motorola,然后才知道联想的劣迹;今年春新买的是Huawei P30。美国没有,我就找了加拿大来的水货。

联想的劣迹,不在于5G标准的投票,而是一个自私商人玩弄政治手段,驱逐了做技术发明的科研人,又抢股东的钱,给自己大发股权奖励而自肥。原本这只是一家公司内部的事,但是联想广告却以民族品牌自称,还拿了无数政府的补助和订单,偏偏没有为国家贡献科技突破,连生意都往国外搬;换句话说,就是做了婊子还要用公款立贞节牌坊。我对婊子和贞节牌坊都没有意见,但是诈骗公款我是一直反对的。

王孟源2019/07/04 20:24回覆
4楼. 游客 越雷
2019/07/02 15:11
王先生,观察者网转载了一个纽约时报的视频,是对“美国是富人的乐园”“美国贫困人口很多”之类的问题进行反思,这是视频链接https://b23.tv/av57561415这是文章的链接https://m.guancha.cn/internation/2019_07_02_507848.shtml
好,谢谢。 王孟源2019/07/03 20:47回覆
3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6/26 06:05
定向推送

每个媒体都清楚知道自己的受众是谁,他们发布消息主要是针对自己的受众。可以说什么样的受众,就有什么样的媒体。

基于市场的考虑,很多时候必须发送他们的受众爱听的东西,这样一方面可以让他们的受众感觉自己的判断力超群,另外一个方面也可以怎么自己的影响力。

我曾经修在新西兰读过《多媒体》课程,先生对媒体的定义直言不讳地说,是“Ideology Broadcasting”,所以他们当然有对自己受众的意识形态的宣传动因,按照比较通行的说法就是“舆论引导”。

世上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多方面的看法,由自己价值观的观众会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和评论事件的特性而忽略事件本身,对事件报导的侧重点肯定会是是符合自己和自己受众的价值观。据一个例子,针对一个会议的报导,如果会议中针对某一件事情的投票,赞成票有98票,反对票有两票(可能是激烈反对),一个公正的报导当然是按实说,但是如果是一个支持反对意见的媒体,他会怎么报导?他通常会说,“该次会议有激烈反对”,而可以忽略98%的支持意见。

媒体有假新闻和片面报导的原因,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职业操守可以解释,而是背后媒体自己的价值体系在起决定性作用。

在日本收购了《经济学人》之后,可能短时间不会对该刊的编辑指手画脚,但是迟早会全部控制它的价值体系。

我自己在从事零售业务的时候,也有卖报纸杂志,New Agency是我们的供货方,他们会给我们详细介绍这些杂志的拥有人信息。以汽车杂志为例,目前在澳大利亚销售的大致5种有关车辆的杂志(包括来自海外的),无一例外都被日本的财阀控制,所以,你基本上见不到任何一篇文章说日本汽车的坏话,所有杂志,从头到尾都在吹嘘日本汽车而贬低其它国家的车辆。我的问题是,日本车真的那么好吗,不见得吧?!事实是,日本人通过对汽车杂志的控制,在汽车这个行业里面,其它人根本就没有话语权,也就是说,只有他说,没有你说,公道从何而来?

综合而论,所有媒体都毫无例外地针对自己的受众进行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定向推送”。

没错,然后英美特别说资本控制是好事,政府控制才是坏事。这其实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议题上,都是他们打击异己的核心宣传论点。 王孟源2019/06/26 12:39回覆
2楼. 狐禅
2019/06/20 16:44
没有真正的客观,只有不同角度的偏见。偏见收多了,才有希望趋近客观。
有经验、有智能,就可能对报导存疑,但是要明白真相,仍然必须有正确的事实证据被揭露。 王孟源2019/06/21 21:50回覆
1楼. 呐呐溪
2019/06/14 12:54

补充个小故事

在 Google 上用 "idiot" 查找而得到川皇的头像并不是新鲜事;早在 2004 年小布什当政的时候,如果在 Google 上用 miserable failure 来查找,第一个结果就是白宫官方网站小布什简历 (bio) 的页面。这是当时一群讨厌小布什的部落客利用 Google 查找排序运算法的一个漏洞玩的恶作剧;后来还取了个名词叫做 Google Bombing。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了解 Google 是怎么运作的,有些爱国的美国民众非常生气,写信到 Google 表示抗议,认为 Google 不尊重国家元首。

Google认定Trump是Idiot的缘由,有种说法是2018年七月他第一次访问英国的时候,英国人为了抗议,翻出一首叫《American Idiot》的老歌,让它登上排行榜第一名,于是全世界Google的用户才有志一同把Trump和Idiot联在一起。

《American Idiot》其实是2004年,一个美国乐团抗议小布什所作的。我觉得这个故事固然有道理,但没有足够的证据,仍然可能是Urban Legend。

不论如何,到了2018年十二月,Google的CEO到国会备询的时候,这事就成了大新闻。

王孟源2019/06/14 13: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