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美国】【战略】三谈中美贸易战
2019/05/15 05:42
浏览39,521
回响41
推荐36
引用0

上周有几位读者先后在博客和私下问我对中美贸易战升级的看法,原本我觉得这个新发展完全符合我去年的预测,所以无须另写文章专门讨论。但是史东先生随即也邀我上节目谈这个话题;我秉承内举不避亲的就事论事原则,着实对自己的先见之明大大夸奖了一番。没想到我一直以爲没有旧中国酱缸文化包袱的大陆观众对这种严重违反温良恭俭让精神的做法,比台湾人反应还要激烈许多,使我大吃一惊。

我很喜欢我家现在养的这只狗,因爲他就是温良恭俭让的化身。但是适合家狗的特性,不一定适合讨论公共事务的高级知识分子。毕竟国事体大,诚实面对才是上策。如果现代的中国人,也是本能地偏爱像马英九这样温良恭俭让的表现,那么中国社会的工业化和科学化,在精神层面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至于中美贸易战本身,它只是美国围堵、遏制中国崛起的一个阶段性战役。中美的霸权转移过程,目前才进行了不到一半,还有十几、二十年才会尘埃落定。在那之前,不论党派左右、社会阶级,美国内部必然会爲了保护作爲世界霸主所享有的特权,而与中国做零和斗争。这一点,我已经在许多文章里一再解释过,而且给出了几个详细的例子(参见《从Manafort案谈起》和《域外管辖权》)。

现在的贸易战是Trump政权所选择的斗争手段。它的特点是直接、而且是一对一的单挑。在美国可用的战术之中,它算是效益很差、自损严重的一个选项,基本不可能被Trump的继任者继续采纳。

再加上Trump喜怒无常、不学无术,其它美国总统不达摧毁中国发展潜力的目的不会放弃,他却是不懂也不在乎。他之所以也反中,纯粹是为了讨好民粹来搞选举。这就给了中国一个极佳的机遇。

我在去年已经解释过,这个机遇在于,如果中方能够尽快与Trump达成不伤筋骨的协议,那么不只是可以在他剩余的任期内维持稳定、有利的国际贸易环境,而且会把他“美国优先”的损人利己政策转向针对欧洲和日本,从而逼迫欧日改采对华友善的态度,赐予中国在国际政治、外交层面的红利,加速中国获得既有国际体系内话语权的过程。更进一步,甚至可能帮助Trump获得连任,那么中国的这场战略机遇期又可以延长四年。

中方的最佳对策在于尽快达成和解,并不是我个人所持的特别观点,而是多数认真的分析者(包括中国的执政核心)都同意的共识。事实上中国政府也的确尽了力,在过去这一年多非常积极地与美方代表进行了十几轮的谈判,可以让的利益都让了。但是本周仍然发生变故,情势急转直下,美方基本抹煞了一切和解的努力,再度升级了这场贸易战。

Trump爲什么会在这个时节上突然变脸呢?美方的说法是中方有反复。姑且不论谈判未定无所谓“反复”,中方的策略、目的和底线都是从一开始就十分明晰而不变的,不应该有反复的行爲。反倒是美国人有做贼喊捉贼的习性,所以真正的动机还是必须在白宫里面找。

刚好《纽约时报》(参见https://www.nytimes.com/2019/05/10/us/politics/trump-china-trade-2020-election.html )根据内部线人的消息,指出过去两周内,民主党排名前三的总统候选人,除了Joe Biden之外,都公开抨击了Trump对中国“过于友善”。Trump看到《Fox News》的报导之后,决心做出大动作,来获得自己作爲反中大将的战绩。

但是这个反复只是前面提到的Trump喜怒无常、不学无术的一个随机体现,真正可以预见的背景要素是谈判拖宕冗长,始终无法达成协议。而其原因则是美方坚持要突破中方底线,这是因爲实际执行谈判的Lighthizer和背后的主要智囊Navarro,与Trump不一样,他们真正想要置中国于死命,而所谓“鸽派”的Mnuchin和他背后的财团势力并没有出力阻止。

这里就是我认爲中方策略失算的地方。去年美国原本先对1000多亿美元的进口加了关税,中方随即对等反击。然后美国又加了第二波的关税,远远超出了美国对中国全年货物出口贸易的总额,这时要再对等反击,就必须扩大范围,开始针对服务贸易和在华美商抽税。中方最后的决定是搁置反击、释出善意,直接进入谈判。其背后的逻辑,在于鼓励美国鸽派制衡鹰派,用大量短期的利益收买财团势力,以最小代价(贸易战的任何打击都会反击自身)达成和解的目标。

但是我在美国住了30多年,对此地的政治、社会、民情有比较深刻的了解,所以在当时就可以判断美国反中的情绪早已过了临界点,所谓的鸽派和财团也已经决定必须不择手段保卫世界霸权。换句话说,他们与鹰派的差异,不在于目标和方向,只在于手段和形象。既然Trump选择贸易战为打击手段是既成事实,无法在他任内改变,那么他们也只能乐观其成,不会真正为中方缓颊。

所以中方要达成和解协议,唯一的通路在于自己不能怕痛,必须先打痛美国,而只凭大豆是远远不够的。因爲如前面所提,大家都同意这场贸易战有很严的时效性,那么我的逻辑结论就是必须冒险立刻对等反击。

我一向讲究科学精神,既然逻辑有争议,就等待事实来澄清哪里一方的预测是对的。本周Trump的反复,证明了我的分析更接近事实真相。虽然在过去这一年中,Trump已经公开准备对欧日也展开贸易战,所以在这个国际影响方面,中方的战略失算没有更大的后果,但是这是事先不可能预见的幸运机遇,不能用来为策略辩解。当然中方现在会亡羊补牢,但是Trump的一任就只有四年,浪费了一年时间,其它的损失还是在的。

依我在大公司工作的经验,这种因爲对对手没有足够深入研究而错失了最优解的责任,不在主管身上,而在于幕僚和智囊。在国际问题的范围下,就是负责这方面的智库。这是很明确的逻辑结论。因爲我表述的不是主观偏好,而是客观事实与逻辑推论,所以如果我的结论有错,必然可以在逻辑推论中找出问题。但是这个推论很简单,我重述如下:中方的目的在于尽早达成可接受的和解(事实证明大家都同意这一点,没有争议);手段则可以选择是否先行对等反击再进入谈判,中方在去年选择不做(也是事实,没有争议);本周的结果证明一年努力之后,目的没有达成(又是事实,没有争议);最后才是逻辑上唯一可能有争议的问责。我认爲责任在智库上,如果有人不同意,就必须论证责任到底在哪里个其它人身上。部分大陆观众只管批评我自大狂妄,却避免回答这个问题,就纯粹是无赖式的人身攻击了。

如果我们接受中国智库有改进的余地,那么实际上改进的方向在哪里儿呢?其实从三年多前开始,我就已经反复讨论过一些建议(参见《回顾洞朗事件》),也就是一方面必须延揽学术界之外,有不同政商背景的知识分子,另一方面国家应该立法资助,从学校开始,培养国际问题专家,并在毕业之后,鼓励他们参与当地外交和政商的工作。我心目中的榜样,就是美国在1958年(请注意,美国确立世界霸主的地位,发生在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所订立的NDEA(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国防教育法案)。

地球没有世界政府,但是最强大的国家自然要承担世界大部分的治理责任。美国虽然在这个任务里严重藏私,但是早年在执行资源上并没有掉以轻心,除了NDEA之外,还有一系列的Endowment和Agency。中国在国力逐步超越美国的过程中,应该吸取这次的教训,学习美国的经验,未雨绸缪,对未来特殊人力资源的需求,早做准备。

【后注一】正文里面有一个逻辑细节没有讲清楚,造成一些读者的困惑,我在这里补充一下:本文的主旨是去年中美贸易战刚开始的时候,中方因爲没有对美国内情做出正确分析,浪费了一年多的努力,这个论述是完整而自洽的。至于中方是否应该对等反击,那是一个逻辑上独立的议题,不能与前者混为一谈。换句话说,中方固然有浪费了一年然后再对等反击的选项,也可以一开始就确定无法和解,但是仍然决定不对等反击。所以正文的总结是,“如果要尽速达成和解,那么必须先对等反击”,而不是只有后面那半句“必须先对等反击”。

当然,我个人觉得对等反击是正确的策略,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目前正反两面都还无法做出绝对严谨的客观逻辑论证,所以必然是一个半主观的判断。读者如果有相反的意见,只能等待未来的事实证据分辨谁是谁非。

反对对等反击的论点,是怕Trump继续升级。但是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在中方选择不对等反击之后,Trump仍然在昨天封锁了华爲,而这正是留言栏里读者所列出美方最可能的升级手段。我在留言回复和去年的文章里,都已经解释了,中方在整个贸易战里最大的危险,是没有利用各种交涉所争取来的时间,好好地培育自己的替代产品。高通之类的美国公司,很简单就可以用合资的名目,占用国家的资源,反过来打压本土产业。如果Trump真的升级到全面封锁高科技,反而是中国的契机,强迫中方把资源专注到正确的方向,所以短期固然会有痛苦,长期来说却是大大的好事。

【后注二】张文木教授是一位有真才实学的战略学者,他的著作对我的思维有很大的影响。他在2019年七月21日发表一篇短文《学者要知亡国恨》(参见http://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9_07_21_510307.shtml),结论如下:“国家的命运不能靠空话支撑,更不能靠“八股”支撑。现在有些文章,摆了一些情况,后又指出它们的发展有三种可能性,结论是机遇与挑战并存。至于问题如何解决,它告诉你将“有待于进一步观察”。这跟没说一样。你家里著火了,你妻子问你怎么办,你说有三种可能性,行吗?孩子丢了,你说有待于进一步观察,行吗?这都是不行的。学者也要知亡国恨,大宋王朝的崩溃,这种不著边际的学问对此要负大部分责任。”

这正是正文前两段所讨论的,我批评中国智库只会写八股、说空话,而读者竟浑然不觉问题之所在,反过来怪我自大。其实稍微受过理工科教育的人,就应该知道一个科学论述,必须是可以证僞的。把所有的可能未来和因应方法列举一遍,实际内涵是零;只有把优先顺序指明了才有意义。每次我说某个策略优于其它,就有一大堆喷子说每个策略都被中国智库提过了,让人啼笑皆非:这里的重点是优劣关系,不是对策略的列举描述,因爲后者是刚进智库头一年的大学毕业生都做得到的。所以中国智库固然是亡国学者充斥,其背后的支撑则是只喜欢清谈的无脑亡国读者所纵容。

【后注三】今天是2019年八月10日,《CNBC》(美国NBC集团的金融新闻部门,一般新闻则由《MSNBC》负责)刊出一篇文章(参见https://www.cnbc.com/2019/08/10/trump-is-ruining-our-markets-farmers-lose-a-huge-customer-to-trade-war----china.html),其中讨论了Trump的贸易战如何使同时也面对著许多天灾的美国农民,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但是文章最后却感叹,Trump在农民之中的支持率,反而上升到79%。

这正是我在正文里提到的,美国对自身国民洗脑的效果。自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意识到无法依靠公平竞争胜过中国,爲了保护世界霸权所带来的诸般红利,必须把中国视爲头号敌人,集中全国力量共同打击。于是所有媒体转移目标,从Al-Qaeda改爲中国(参见前文《Trump的权力萎缩》里的附图),火力全开地抹黑。至今成效卓著,全美公认一切邪恶、问题与困难都来自中国;农民只不过是比较单纯、爱国的一个群体,所以不管自己如何受损,也要支持中美之间的斗争。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41) :
41楼. 南山卧虫
2019/09/22 13:45

这一篇宁南山文章,应该是最新鲜出炉的了。于其中段部分,谈的是对贸易战前景的看法,但较为悲观的。

https://mp.weixin.qq.com/s/_-0dT7eUszf_mVWNWpojnQ

其中主要观点(之一)包括:

//从5月31日到现在已经三个半月过去了,为什么我国还迟迟没有行动出台该清单?

原因并不复杂,一旦我国出台该清单,则意味着两国贸易战的范围扩大了,以前只是互征关税,另外处理下高通。

现在如果出台了该清单,把多家美国企业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并且进行制裁,则意味着双方对抗的规模在扩大,那么不可避免的,我们需要考虑美国对我国不可靠企业清单的“反报复”措施。//

//根据2019年8月30日《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国政府已经在摸排中国主要科技企业对美国元器件的依赖程度,这充分的说明,中国已经在为不可靠实体清单出炉之后可能面临的后果在做预案。//

当然,中方将不可靠实体清单引而不发的原因,既有可能是主动(或者预判对方)要掀桌子;亦有可能仅仅是未雨绸谋,只是作最坏打算的被动防御而已。

又,不可靠实体清单似乎是个很不错的大杀器,如何用法,王兄有何高见?

我以前说过,这个贸易战的考虑是有两个层次的:

首先美国的民意已经被洗脑,所以善了的可能性很低,那么象是为中美经济分裂做准备,是第一天就应该开始的。

其次,在这样的背景下,要避免无限升级,就必须早早出手,打痛美方。一旦因循姑息,让冲突逐步上升,反而损失行动的自由。现在连一个不可靠实体清单都拿不出来,就是这个窘境的效应。

王孟源2019/09/23 01:27回覆
40楼. oboe
2019/08/27 23:17

我的本意并非直指操作系统。因为大众对操作系统的使用惯性很强,另推操作系统恐怕不易快速见效。

但是MS Office这类办公室软件其实重点只在于"用惯了",如果规定中小学教师只能教授自由软件 (如 LibreOffice),甚至政府部门间的一般文书只能采用指定的自由软件,不但省钱,避免了盗版问题,政府更可鼓励/赞助民间组织投入心力。当应用程序逐渐丰富,且有学校老师引领入门,使用人口越来越多,就可能由量变导致质变,最终为推动自主的操作系统打下基础。

这是更爲简单容易的做法,中共爲什么不做,的确是很难解释的。 王孟源2019/08/28 01:09回覆
39楼. oboe
2019/08/27 06:24

请问,针对中美的贸易战,如果大陆政府开始推动自由软件,禁止在中小学开课教授微软等公司的商业产品,是否会有杀伤力? 谢谢!

你指的是自主操作系统?早该如此。 王孟源2019/08/27 07:48回覆
38楼. 游客 越雷
2019/08/24 20:12
王先生,中国对美国汽车加税了,这是链接https://m.guancha.cn/internation/2019_08_23_514990.shtml
不过现在加汽车的税是不是有点马后炮了?顺便再问一句,王先生,您之前说的“美国经济将在第三季度开始衰退”的预测还是否有效?

美国的经济已经到衰退的边缘了;我连月份都预测正确,自己也很满意。

Trump现在真是黔驴技穷、色厉内荏;连一般消费品也加关税,今年圣诞节购物季一定会让老百姓怨声载道。所以他想撑也绝对撑不过12月。我觉得是远在那之前他就必须找台阶爬下来了。

王孟源2019/08/24 20:29回覆
37楼.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9/08/16 03:19
想问王先生,中国如果用自身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作为担保,让人民币国际化,这样的道路是不是可行?
这正是过去10年,中国央行的政策方向之一,但是国际金融市场的惯性很强,中国又不能完全自由化,所以先让欧元兴起或许是比较实际的目标。 王孟源2019/08/16 05:07回覆
36楼. 南山卧虫
2019/07/16 10:32

//我喜欢自己从First Principle来做推理//

授人以渔。

王兄若有心力,于适当时机,不妨随意拿几个现成例子,集中示范指导一下这种判别和推理的方法,善莫大焉。

这五年250多篇文章,还示范得不够? 王孟源2019/07/16 23:38回覆
35楼. fff
2019/07/14 21:25

王博士: 

以前看到你的留言提及陈平的经济看法与你相似.

看了几篇观察者网的陈平文章, 发现陈平推出专著 - 代谢增长论:技术小波和文明兴衰.

网上可查询到该书的各目录之名称.

请问博士该书是否有价值买回一一细读? 本人教育背景为半数学系半物理系.

感谢博士的回答.

抱歉,我喜欢自己从First Principle来做推理,所以一般不会去读长篇大论,也就无从评论其这本新书。 王孟源2019/07/14 22:09回覆
34楼. new-yorker
2019/06/11 09:28

https://mil.news.sina.com.cn/china/2019-06-10/doc-ihvhiqay4618384.shtml 

China Solidifies Dominance in Rare Earth Processing (UPDATED)

http://www.nationaldefensemagazine.org/articles/2019/3/21/viewpoint-china-solidifies-dominance-in-rare-earth-process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rDeB86YpV4 

似乎稀土这张牌是可以打的。美国多的是轻稀土,中国是重稀土。中国虽然没有柯断储量,但是后期处理的生产能力都被柯断了。



打,当然可以打,但是效果不会好。日本是一大用户,有十几年的备用库存;美国只要向日本买成品就行了。

长期来看,重稀土也可以从钍矿开采,只不过以往没有去研发罢了。中国的钍存量可只有印度的零头。

王孟源2019/06/11 15:23回覆
33楼. 世界对白
2019/06/02 14:15

这场贸易战来得正当其时!之前大陆这边已经开始膨胀,跑偏了。玩金融创新,搞素质教育,有的省份高考都可以选择不考物理,英语卷面分比数学还高。。。正如任正非老爷子十几年前判断的一样,没卖给摩托罗拉,那就必将有一天迎来恶战。之前钱多了,没员工愿去非洲艰苦地方,而如今反倒是士气高涨。也正如习大大非要加建一艘“大葱号”航母一样,看来是兵棋推演早就算到某个时间节点到来时,想躲是不可能的。这一战对深化改革和现政府持续执政都算是利好,而川普满世界乱打王八拳只会透支美国的信用。

另外,不知王贻芳还是否有脸满世界忽悠“全世界科学家团结起来,为人类进步贡献一份力量”O(∩_∩)O哈哈~

是的,连高科技禁运,长期来看都是好事,那么在其它方面凝聚人心、团结抗战,当然是更加有益。

不过王贻芳这种人,脑袋已经坏了,只怕是改不过来。

王孟源2019/06/02 14:49回覆
32楼. 吴其东
2019/06/02 08:17

综观历史,全面战争中最终胜利的国家,往往并非一出场就智能精明、所向有功,反而往往是笨拙迟钝、屡犯错误,屡受损伤,然后慢慢吸取教训,学习壮大者。远者如汉刘邦之对楚项羽,古罗马之对迦太基,近者如二战中苏联之对德国,美国之对日本,皆是如此。在中美对抗中,美国已称霸八十年,整个西方则更称霸达三百年,而中国不过刚刚开始出场,对现代国际环境的战术还处于摸索学习阶段,笨拙迟钝、屡犯错误,是本该如此,在所难免,所以不必过于心焦与忧虑。倘若即使如刘邦、罗马、苏联在战争前期所蒙受几乎灭顶的损失,尚且无碍于最终胜利,那么今日中国所经受的挫折,实在不足挂齿,反而是学习成长所不可或缺的养分。未来中国的王业,按中西方历史的常例来看,应该至少有二到三百年之久。那么今日所需受挫学习的奠基时间也少不了要几十年。所以从宏观来看,这些历程都是很健康而且必要的。

如果天意要先生出山贡献,自是可喜。即使一时不许,甚至始终不能,先生也可不妨放宽心情,微笑旁观。历史有它的轨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历史上新兴的强权,都必须经过一段广收天下英才的时期;连美国在100年前,一战到二战之间,Harvard和Princeton这些学校往往以三倍的薪水来招收西欧的学者们。

中共的体制,对非国民人才的融化吸收,先天不如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这个弱点目前体现在智库上,未来可能也不会有完全的解答,所以我在正文中,才会又提起NDEA。

至于我个人,三年前对大对撞机有了进言的机会,就已经心满意足。今年在华爲事件和中美贸易战的发言,都算是锦上添花。

王孟源2019/06/02 12: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