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美国】域外管辖权(续)
2019/01/31 19:30
浏览31,470
回响17
推荐26
引用0

前一篇文章,我写得比较有自我限制,基本上全只是Diagnosis(诊断),没有什么Prognosis(预后)或者Prescription(处方)。这一方面是因爲我想中方高层能人辈出,只要有人指引正确方向,自然能做后续的推理;另一方面是我人还在美国,虽然一向只用中文发表意见,能够不要太吸引本地恶势力的注意,就尽量避免。

不过这个话题,是有很强的时间性的:孟晚舟的引渡案正在加拿大法院被审查;如果中方不明白事件背后的道理,那么处置自然失当,不但孟女士会有很大的机会落入敲诈集团手中,备受折磨,而且未来这批人认定了中国企业是软柿子,必然要变本加利。我虽然是一个山野闲人,但是始终关心世界事务,希望对人类、国家和社会有实际的贡献和影响,而不只是在网络上发发牢骚。

文章发表之后,发现遇到急事,我还真没有什么管道来尽快发声,只有《观察者网》在我反复请求之后,考虑了两天,终于从风闻转发首页。这期间我十分着急,深怕可以帮助孟晚舟案却没有做到,刚好和史东先生谈起这事,他立刻安排让我上《八方论坛》节目。这种访谈必须即兴发挥,没有反复犹豫的余地,所以说得特别直白。既然都已经在视频里谈过了,这里干脆也就白纸黑字地写下来。希望我所考虑过的细节,能做爲相关人士有用的参考。

首先,象是前文讨论的利用司法权力以自肥,在美国是极爲普遍而且历史悠久的现象。最简单的例子是Speeding Trap,超速陷阱,几乎在汽车一发明不久、马路有速限就开始了。一般是在美国乡下,如果有公路通过,那么就可以靠开超速罚单来敛财。20多年前我在德州工作两年,曾经读到附近有一个小镇原本连一个全职警官都养不起,后来开始大开罚单之后,不但警察局扩充到15人,又增设了连带的法官、书记等等,在付给他们优厚的薪水之后,还有盈余做爲全镇预算的2/3。换句话说,这种超速罚单的生意所带给公家的抽成,比当地的税收还要高出一倍。

这些钱当然都是从路过的外地人压榨出来的;本地人能投票选举警长和法官,所以自然免疫。我在四年前《当警察做什么都合法时,还算是法治吗?》一文中讨论过的,美国警察可以随意、无条件地扣押任何人在公共场所所携带的财产(尤其是现金),更是匪夷所思,而实际上也是盛行在南部乡下,专门用来敲诈外地人。

这些例子与华爲案,既有极高的相似程度,也有一些细微的不同;我们必须做出审慎的分析。司法部的这个团队,就像开罚单的警局一样,是独立王国,只受到很间接的监管(前者是国会,后者是当地的选举);爲了避免这些监管,他们同样都专注在敲诈没有政治能量的外地人。他们也同样会对公家的财务,贡献相当的收入,进一步削弱政治监管的阻力。而且他们“执法”的方向,也都有若干政治正确性(前者是打击外国“犯罪”,后者是整顿交通),即使媒体有所报导,一般也无法改变他们的行径。

超速陷阱在美国流行了一百年,越演越烈,近十几年来又加上了无条件扣押财产的权力,似乎表明著这个问题在美国体制下是无解的。这固然是如此,但是引发华爲案的联邦司法势力和地方警长有所不同,亦即后者的私利只不过在于那份工作与其所带来的薪水,这些都是真正100%合法的;而前者所追求的,却是远超于薪水的顾问费,因此就必须和私营的律师合作,这必然会留下非法串谋的证据和把柄,只不过埋藏得很深,不是一般媒体报导能够挖掘出来的。

一般大众熟悉的富豪,无一例外都是有哄骗投资人或客户的需要,才会追求知名度,例如Musk和Trump,否则闷声大发财才是明智的选择。如果所作所爲不是完全合法合理,那么更加不会愿意曝光。这里正是如此:不但参与的那批律师,宁可安安静静地做亿万富翁,就是司法部那个部门的官员们,也不会希望他们的财路被公开。单是其它部门人员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就不好受。

所以中方的应对之策,只能针对他们的弱点,多管齐下。这里我先解释爲什么中国不能再试图回避,必须积极处理:原本这种半合法的勾当,就是专门针对无还手之力的弱者,而中方在去年中兴事件的反应,基本是花钱消灾,多罚了9亿美元,不但爽快掏钱,还兴高采烈。对比法国Alstom拖了近五年的坚决抵抗,哪里一个是软柿子,非常明显。几个月内,就轮到华爲,这其实是中方邀请他们来继续敲诈的必然结果。

中兴的案子,起自好几年前,去年再度爆发,原本就是所雇佣的一个律师抓到一点小毛病,建议中兴主动向司法部认罪。现在回想起来,显然这人不是在尽公民或律师的职责,而是原本就属于敲诈集团的一部分。事实上整个中兴(华爲也一样)在美国的法律团队,很可能就是敲诈集团的核心,所以他们应该早就注意到中国人息事宁人的偏好,在去年如此轻易地得到天量收入之后,未来中国企业必然会成爲他们的首要目标。如果只是继续雇佣这批人来做纯被动的反应,只怕几年之内,中国大型企业的高管都不能出国了。

所以中方的对策,只能是主动反击(但不是蛮干),而法国人Pierucci的遭遇和经验,正是解决此事的关键。首先在孟晚舟一案,必须赶快绕过美国来的法律团队(最好是只用这些律师来处理与美国司法部的直接交涉,策略讨论不应该让他们参与),把《经济学人》的两篇文章交给法官。如果可能,可以请Pierucci亲自出马来当证人,说明美国法律系统会以不人道的手段来对待人质。

Frederic Pierucci,Alstom的前任高管,在被美国敲诈集团羁押为人质五年之后,回到法国,立刻将整个事件写书发表,参见2019年一月16日出版的《Le Piège Américain》,《美国陷阱》

Pierucci的书在法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毕竟Alstom是法国传统重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肢解了,法国人也咽不下这口气。如果不是因爲黄背心运动,Macron必然会有动作。中方应该从最高层出手,配合欧盟对伊朗制裁的疑虑,利用例如高峰会议这样高调的手段,尽力把美国这个半合法的利益链曝光,并且通过国际组织来节制美国使用FCPA和经济制裁的域外管辖权,例如限制其罚金的数额。就算欧洲因爲70多年亲美传统而拒绝完全配合,中方每一次提出合法、合理、合利的提议,就是又一次削弱欧洲的偏颇态度。

另一个可行的着手点是Trump。他和这个敲诈集团没有关系,如果能成功查办,他反而有了宣传借口,可以用来抹黑Mueller对他的调查。如果中方能说服他,命令新任司法部长Barr启动内部调查(Internal Affairs,毕竟这个集团是靠消耗美国的国际信誉以自肥),这将是最理想的结果:即使没有定罪,也会吓阻这个集团未来几年的行动。当然Trump有可能不相信或不愿意,反而以爲这些针对华爲的司法案件对他的贸易讹诈有利,但总必须尝试一下。

最后,中方应该审视自身的团队,爲什么13亿人的国家,居然(似乎,如果已经有内部人士做出正确的分析,自然最好)没有人注意到Pierucci的新书。一个世界数一数二的国家,在国际事务上必须有灵活、及时、正确和深刻的认知与反应。整顿并补强外交方面的智库,是无需外国人合作的自我改善工作。

【后注一】一周前(2019年一月27日),世界第二大的铝业公司RUSAL(俄铝)和美国财政部达成协议,现在细节公布了,后者同意解除2018年四月开始的经济制裁,代价是俄国人放弃控制权,从此董事会必须有一半以上是美国或英国人。

这个制裁的依据比较特别,是所谓的CAATSA(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美国敌对国家制裁法案),2017年才由国会通过,目前只针对俄国,但是从其它法律扩张解释的历史来看,没有理由未来不能用在中国身上。另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于这次RUSAL的麻烦起自国务院、终于财政部,司法部并未涉足。

我的看法是:1)普丁遇到美国的域外管辖权,也是一筹莫展;2)不论这些域外管辖权的案件是如何开始的,美国内部的政治文化和机制自然会将其一路推动,直到占了大便宜爲止;3)所以只能联合国际上的受害者,制定规则来限制美国。

【后注二】今天是2019年十二月7日,华爲仅存的两个行动电话基站市场竞争者之一,瑞典的Ericsson宣布将对美国司法部和SEC付出10.6亿美元的罚款,理由是对顾客行贿,触犯了FCPA,经办这个案子的,仍然是纽约南区检察官办公室。美国这门“治理全球”的生意真是越来越兴隆了。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基础科研】人属的起源
下一则: 【美国】域外管辖权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7) :
17楼. 世界对白
2019/06/04 10:20

外媒采访时拍摄的任正非办公室,据传华为人手一本。网上也有不少大咖提及此书,弄不好中文版是销量最高的O(∩_∩)O哈哈~

《观网》因爲是震央,所以也与有荣焉,网站居然也特别卖这本书,还打了很大的折扣。说不定,当初找出版社,就有《观网》参与。 王孟源2019/06/04 11:16回覆
16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6/01 15:15
中共应也在关注你的文章

中共实际上有专门的团队在观察他们认为有价值的媒体和自媒体的文章和评论。我相信这里(博客众)也有人可以通达天听,如果他们认为是重要文章,也会抄送给相关部门,但是通常他们是采用“已閲不复”的方法“水过无痕”,不打扰发言者。

比如王先生有关粒子加速器的那些文章,我知道他们就注意到了,一旦他们关注到了,就是一个好事。

中共的决策机制跟外人想象的不一样,参考的因素也不同。但是一旦决策下来了,就会调动资源加以执行,中共的执行力,那不是床铺这类人可以理解的。

他们的处理事务的优先级别也跟外界的猜测不一样,好多时候,外面吵翻天了,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并不是说他们不知道,而是他们认为此事的优先级别不高,连响应都懒得响应。

国际上的事务,有些是实招,有些是虚招,他们有时出招比较慢,有时只是躲闪一下,接著该咋还咋的。

他们主动出招的时候不多(所谓“不惹事”),如果出招,就是有准备的招(他们历来号称“不打无准备之仗”,比如“AIIB”,“一带一路”,“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INE”等),如果你真的招他们过实招,他们也不怕(所谓“不怕事”),一旦他们判断对方为“虚招”,通常就不会理会了(比如“印太战略”)。

个人感觉王先生孟源,看问题历来不看表面,而是能够看透对方的底层意图,分析能力非常强而准确,但又“进言无门”,有时会很着急。别笑话,我也替你着急。个人认为,鉴于你的国籍背景,你目前的博客发布的方式是正确的,这恐怕是最好的方法。

我们都是海外华人,中国是我们的种族和文化母国,这种联系无论如何也割裂不开,我们都希望中国好。哪里怕我们是嫁出去的女,我们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娘家,也足以让婆家对我们的霸凌行为有所忌惮吧?!

是的,原本就不是想要借此争名逐利,只是爲了国家民族和世界公益做些进言。急,也只是怕不能有实际的影响和贡献,继续当外人倒不是个问题。 王孟源2019/06/02 03:34回覆
15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5/31 14:23
中方的信号

最近两天,中方派出央视记者对法国Alstom的Frederic Pierucci进行了采访播报。

我判断这可能会是中方联系被美国实施域外管辖权的受害国进行反击的准备工作,后续动作,值得跟进。

如果大家都觉得美国这种恶劣的行径必须被制止,他们会做些什么?也值得观察。

这两篇有关域外管辖权的博文,如同蝴蝶拍拍翅膀,导致了几个月后的风暴,影响力应该是至今我所有文章中最大的。它们一方面指出美国打击华爲的背后真相,另一方面也暴露了美国司法系统的黑暗,断绝了中国律师们要求采纳美式体制的忽悠。

我因爲国籍的问题,基本不可能进入中国政府体制内,直接贡献我的所知;但是这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证明我人在美国,无官无职,一样能为民族做出明显的服务。

王孟源2019/06/01 04:02回覆
14楼. fff
2019/03/06 11:47

王博士:

最近看到中共初期人物 陈云 的传记, 感觉其经济想法(或经济思想)颇值一谈.

有人以 鸟笼经济 称之, 大意是说在闭关锁国的情况下(只以香港为唯一对外窗口),
发展自身经济, 达到自给自足的目标.

而这想法也是有历史根源的, 不是凭空得来的,至少清朝的闭关自守(只以广州为唯一对外窗口)就是这做法.

在中国已完全融入国际的现在, 讨论这话题似乎有点不对头. 但还是说说, 这种作法有可能成功吗? 是否有可能自给自足?

我认为有可能, 但只限于低度发展与低生活水平.因为要再进一步发展, 就需要从外部进口各种资源(特别是石油等天然资源),

但又有人说经济发展需要外来资金与技术, 闭关锁国绝无可能发展到低度发展与低生活水平的自给自足, 只会在发展的起跑线一直挣扎而已. 是这样吗? 如果真是这样, 那似乎也不是问题, 因为中共建政后向苏联一边倒, 获得苏联不少经济援助.

又有人说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转为商品输出或资本输出, 就算真能发展起来且超过低度发展, 没有对外输出照样玩不下去.

顺便一提, 这想法的诱人之处还有可完全避免外人的倾覆. 这大概是它吸引人谈论的原因之一罢.

自己也对此感觉到一团混乱.

请教博士的看法.

两个极端都不可取,事事应该独立评估,以得最优解。 王孟源2019/03/14 05:32回覆
13楼. 『金瓶丽人』-历史武侠长篇
2019/02/17 01:03

王先生您好,今天我又找到一个机会,在 HuffPost Canada 上,将上次贴出的图,又一次逐一贴上回应栏,HuffPost 报导的是 “The two people arrested in China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e rule of law. It was just grabbing two Canadians,” Lindsey Graham says.

我在 comment 内也回了: Make America Strong Again. 我又加了一图,是您的 Stanford Law School 统计 2010 年以来,美国罚款所取得得数目。Comment 留言是: Make American Rich Again。过几天看效果如何。

在脸书上可能可以 @HuffPoseCanada 见到报导,今天的日期。

谢谢。

这背后的曲折,不是几张图或几行字能说明白的。就算那些人愿意读完长篇大论,也会因爲整个世界观认知不协调而不能接受。 王孟源2019/02/17 06:06回覆
12楼. 『金瓶丽人』-历史武侠长篇
2019/02/12 20:28

王先生您好,对您的精彩高超的学识与素养,无法不令人五体投地的佩服。看了您在 You Tube 史东节目上的访问,讲述了您对美国司法部门对华为追杀的解读,委实令人对美国一群司法、法律败类的黑心手段,气愤填膺!

我收集了五张图:FCPA logo、 Pieruchi photo、 Alstom logo、 Piege Americain cover、 Deutsche Bank photo,等到一次机会,在脸书上,HuffCanada 的报导,是美驻加大使 Kelly Craft 发表评论 (二月十日),指责中国羁押两名加拿大人,是不能为人接受的。我就在回应内,将这些图逐一贴上。 一般北美大众对这种事情绝对是不知情的,更不一定搞得懂。所以我只是希望 Huffington 新闻部门,能提高对此事的警觉性,我希望,他们也能洞彻这个美国司法部门的黑暗不法行径,而不再成为被蒙蔽的一群。

谢谢您的明察秋毫。

五年前,我开始写Blog,就是因爲发现台湾的公众讨论层次太低、以假乱真,所以决定尽我所能,传播事实真相给有心学习的读者们。我人微言轻,但是事实与逻辑自有它们强大的说服力。希望大家在得到正确的世界观之后,能更有效地参与公众事务,为人类和国族的公益做出贡献。 王孟源2019/02/15 06:03回覆
11楼. 猫灵子
2019/02/05 22:15

  贫道个人认为,目前要救人其实只有两策:

(一)设法防止加拿大答应美国引渡孟晚舟女士,加拿大如果真干?那就向谢伦伯格借头一用-至少要让加拿大的主政者了解中国政府的决心。孟晚舟回不来对中方有压力,加拿大的几个人质回不来,加拿大的民选政府一样有压力,中方必要时可与加拿大的在野党联手施压。

(二)赶快透过管道与川普进行某种程度的合作,反击美国司法部门。并须说服川普,与中方暂时合作,有助于牵制通俄门。

  要把人捞回来,在川普剩下的两年任期是关键。但目前最该头痛的,反而是手握烫手山芋的加拿大政府。

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加拿大人被西方那套宣传洗脑得很深,这种对等抓人只对极少数人有提醒作用,大多数人还是以爲我们司法独立、你们独裁乱来,所以反对党仇中反而更积极。

正文中,建议设法和Trump合作,这必须是先解决孟晚舟问题之后,才能进行的。否则以Trump的商人习性,直觉反应就是你有求于我,那么我要提高要价。换句话说,在解决中兴问题之后,原本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提醒Trump去调查司法部,结果因爲没人想到,这个机会被错过了。

王孟源2019/02/06 04:42回覆
10楼. 无知者,无畏
2019/02/05 17:25
大环境下的小气候

跟HW的同学聊过,目前孟姑娘的事情特别复杂。他们分析过你提供的信息,大致他们也猜到了。

他们的结论是:“大环境下的小气候”。所谓大环境,不说你也明白,小气候,确实是有这么一帮人在干这种事情。

已经可以预知的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件事情圆满解决的机会不高,估计孟姑娘会受相当一段时间的苦,其它暂时不可预知。

很好,现在他们有了正确的认知,那么事情处理得当,或许就不必那么悲观。

美国无分党派,一致仇中,自然就给了歹徒可乘之机。这件事,能在美国国外解决,就尽量不要被拖到美国国内,否则不可能有公正的结果。我觉得加拿大法庭还是有50%以上的机率会拒绝引渡。
王孟源2019/02/06 04:47回覆
9楼. 猫灵子
2019/02/03 21:57

  王兄,贫道有个疑问,与刘鹤谈判团队进行正式谈判的美国佬(领军的那位,抱歉名字突然忘了),是向谁效忠与负责?

  如果他是向川普政府效忠的职业官僚,那中方谈判团队最有效拉拢川普政府的方法,就是承诺以及迅速下单,协助美国那几个关键摇摆州的产业(管他农业还是工业)降低在2019~2020不景气时所受到的影响,向川普政府递出橄榄枝,采用较低成本的方式来结束贸易战。如此,让美国川普政府内那些原本想害命的官僚(如那瓦罗那个精神异常的学者),转而只能谋财,其实就是中国政府的战略胜利。

  相反的,如果那人是对背后操纵美国政坛的财团负责,那问题就麻烦了,财团的领袖未必和川普现在聘雇的那几个疑似罹患精神病的疯狂幕僚一样,想害命多过想谋财,但想把自身的利益极大化,肯定板上钉钉,要摆脱他们的勒索,恐怕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你是指Lighthizer吗?他是职业贸易谈判员,世界观比较接近Navarro;他们两个是目前贸易谈判成功的最大阻碍。

财团代表,例如Mnuchin,反而不急著对中国动手。

王孟源2019/02/04 08:10回覆
8楼. 阿狗1404
2019/02/03 11:32
请教王博,委内瑞拉沦为美国附庸的可能性如何?如果成真,对世界的影响?

很大。拉美做爲美国的禁脔有近200年的历史,带路党横行,中俄的力量又远远不及。

政变若是成功,中方最大的问题是那些贷款。

王孟源2019/02/03 18:5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