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董卓] 董卓之后 (最终回)
2019/11/02 05:36
浏览2,111
回响0
推荐8
引用0

最后的董家军

    六月某日午后,洛阳皇城内暑气蒸腾,内书斋内十数名大臣依序而坐,额间颈后冒汗却不敢擦拭,专心应付皇帝说话;皇帝曹丕今日心情似乎不错,与众臣嘘寒问暖好一阵子,这才打了手势,示意讲席开始。

    七十七岁的太尉贾诩也在众臣之列,他身子已不行了,暑天仍抖得厉害,曹丕特降荣宠,赐暖座,并允许儿子贾穆、贾访随侍。贾诩心中苦笑,典论讲席啊!当初为争太子之位做做样子的玩意儿,而今已成为「入席求之不得,缺席万万不可」的仪典,若不是为子孙求福荫,他这一脚踏入棺材的老头早不该来了,更何况今日讲的是那篇最没啥可讲的<自序>。

    曹丕在书案后坐定,一旁侍立的郎官朗诵道:「初平之元,董卓杀主鸩后,荡覆王室…名豪大侠,富室强族,飘扬云会,万里相赴。兖豫之师,战于荥阳。河内之甲,军于孟津,卓遂迁大驾,西都长安…」

    曹丕转头看了贾诩一眼,众臣亦跟著看来。

    「…以时之多难,故每征,余常从。建安初,上南征荆州,至宛,张绣降,旬日而反。亡兄孝廉子修、从兄安民遇害。时余年十岁,乘马得脱…」

曹丕又看了贾诩一眼,众臣同样跟著转头。

    贾诩苦笑。是啊,三十五年过去了,关东士人可没忘他是董卓麾下出身,没忘记他曾在孟津大杀河内将士,没忘记他曾随牛辅军大掠他们在陈留颍川的故乡,更没忘记他一句话引发了李傕、郭汜之乱。而后宛城数战,曹昂、曹安民以及无数曹军将士之死,自然也都算在他的头上。

    但那又怎么样呢?

    贾诩知道曹丕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毕竟这皇位有他贾文和的一份心血,若不是当初他做出「恢崇德度,躬素士之业,朝夕孜孜,不违子道」的建议,曹丕那副鸟肚鸡肠,迟早要与父亲正面冲突;又若不是他回给曹操那句:「思袁本初、刘景升父子也」,只怕现在「醉酒悖慢」的就是他曹子桓了。

    曹丕自是懂规矩,以他这个天下罪人为三公,一则酬庸,二则压压那些关东大族的气焰;三则安关西人之心,一举数得;据说孙权讥笑此事,也难怪孙权打合淝总打不下来,盖其蠢如猪矣!

    然而贾诩知道,升官是一回事,曹丕骨子里并不信他;曹丕从没向他咨询过什么要紧事务,只有前阵子曹丕企图南征,才意思意思问了他这个太尉的意见,他斩钉截铁地说不能打,曹丕也就当马耳东风;而今江陵、濡须两地战事不顺,曹丕也没对他说什么。嘿,君王的脸皮比美人薄啊!

    说到脸皮,贾诩感到些许惭赧,他贾文和聪明一世,竟险些栽在那个厚颜曹阿瞒嘴上,当初他与张绣归降,曹操拉著他说什么「使我信重于天下者,子也!」,还让他当执金吾、冀州牧、参司空军事,他还真以为遭逢明主,乃至与曹家班一同挺过了官渡之战最艰难痛苦的时刻,当「偷袭乌巢」之策成功时,他甚至以为,从今得与二荀一郭相比肩了。

    蠢人的错觉。

    官渡战后,曹操便很少再征求他的军事建议了。南征刘表时,他主动上言不宜下江东,曹操不听,待赤壁战败,曹操没有任何表示就算了,竟还痛哭郭嘉,诚不将他贾文和放在眼里。在潼关前,曹操终究是问了他这个老关西人一句,但战胜马超、韩遂,也不见任何奖赏。

    在曹操麾下将近二十年,贾诩很清楚,曹操的自己人是幕府里的人,司空府、丞相府,乃至后来的魏国公府、王府,而他贾诩却在帝国的「太中大夫」一职上一待十三年,当初还是曹操杀了孔融才将这缺拨给他的,这是个公认的闲职,没有职掌,没有属员,用来安置像他这样的外人再合适不过。

    但那又怎么呢?

    外人有外人的玩法。

    讲席结束后,司马懿、陈群等留下与皇帝另议要事,贾诩一如往常,不多做寒暄,迳行出殿登车,贾穆、贾访想与同僚多聊两句,也被父亲催促得快快离去。

    「憨儿、憨儿,」贾诩心想:「事实昭然,凉州人再怎么用力亲热,总是成不了关东人。而凉州人的安身立命之道,也正在这里。」

    关东士人彼此抬举、联姻,关系密如蛛网,这人脉看似雄伟如高山,连天子都要给三分面子,但这也是最惹天子疑忌之处。反过来说凉州人不在那网络中,看似势单力薄,却在某些要紧的事务上,赢得说话的空间。

    「这么多年来,我阖门自守,退无私交,男女嫁娶,不结高门,所为何来?不就是搏曹操父子一点信任吗?否则曹孟德何以问我立储之事?曹子桓何以问我自固之术?只因为无党无派。世间人谓我善智计,多半是他们太蠢而已,像张泉那个孩子…

    张泉是张绣的儿子,袭了父亲二千户的采邑,镇日在邺城周游,他打不进关东旧士族的圈子,便另起炉灶,和刘廙的弟弟、王粲的儿子这些曾旅居荆州的第二代结党,最终闹出个魏讽案,不仅身死国除,还牵连千余人,董家军张家一脉就这样完了。

   贾诩又想到张绣,可怜的孩子,同样被曹操唬住,在官渡立功,便一股脑地要再往上爬,从征乌丸前张绣来见他,看起来是多么兴奋啊!但曹操可不天真,正因出征柳城艰难,降兵才被摆在第一线,张辽、张合够猛够硬,张绣没这材调,该队伍里头求活命,拼什么呢?柳城未到,便死得不明不白,唉,不够聪明啊。

    但那又怎么样呢?

    贾诩觉得冷了,他拉紧外袍,重重地喘气。人在乱世,身如浮萍,究竟是活得痛快、死得其所者聪明?或是如他这般,费尽心思、战战兢兢地活下来,拖得一身老病还得逢迎应付,才叫聪明呢?他不敢确定。

    他想起另一个可怜的孩子,刘协。当初他花了多少心思才将刘协弄出长安,当他向刘协道别时,刘协脸上的表情他至今还记得。「儍孩子,我和李傕、郭汜、张济才是同一类的人啊,既然是董家军出身,怎么可能再为汉室纯臣?」

    讽刺的是,数年后,他真成了「汉臣」,反倒是不敢再亲近刘协了,在许县那么多年,他便是在朝会仪典上尽太中大夫的职,不与皇帝私下碰面,曹丕代汉之时,他在劝进表中可位列前班。

    但至少刘协活下来了,还活得不差。

    贾诩觉的身子越来越冷,很倦,想困。他想起段熲段纪明,他年少时在姑臧县的老家远远见过他一眼,原来这边是平羌乱第一人啊!当时他与其它凉州青年士人一般,勤读兵书,练骑射,盼能走上凉州三明的路子,出将入相,抱效帝国。然而贾诩家世不显,少不知名,只有个小小的信都令阎忠为他的「良、平之奇」背书,他年过二十五方举孝廉,入朝为郎官不久因病辞退,返乡路上遇到氐族叛军,他骗氐人说他是段熲外孙,这才逃过一劫。当时他想,这辈子大概没机会出人头地了吧?

    他是什么时候、在哪里里加入董卓麾下的?是二十好几、三十或是四十开外之后呢?是在凉州、长安还是在洛阳呢?他记不清了。他只知道董卓是真的当他自己人,当上太尉后任他为太尉掾,随后又派他去镇守洛阳北方的小平津关,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路走不回头了。

    贾诩缓缓地阖上眼,在最后一刹那,他看见了故乡,凉州武威郡姑臧县,凉州富邑,四方羌胡商人汇集之地,从早到晚市集不歇,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没关系,他要回去了。

    公元223年、曹魏黄初四年,六月甲申,魏太尉、魏寿乡侯贾诩薨,享寿七十七,谥曰肃侯。(完)

 

 

网络后记

    《乱世的揭幕者董卓传》一共十四万六千字,我写了差不多三年,连载将近二年。

    其实本来没有想要写那么多的;只是落了笔就会有种贪心的念头,想那些有趣的细节都填上,把想讲的话讲透彻,结果就没完没了。现在回头读,以说故事来说,有些段落太嫌累赘,应该要以附录方式呈现;此外,由于工作繁忙,写作进度延宕,最后几个章节都是当周写当周连载,错漏字极多,文字质量也不佳,读来颇为惭愧。

    预期接下来会做相当程度的修改,至于出版等等,那是更后期的事了。

    我读三国仅为兴趣,写这些东西也只是希望能与更多朋友分享我认为有趣的事情。希望透过这样的写作,能在趣味与历史知识间取得平衡。

    感谢各位在连载期间的回响,有任何意见仍请不吝批评指教。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小说
下一则: [董卓] 董卓之后(12)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