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董卓] 董卓之后(10)
2019/10/05 05:56
浏览868
回响0
推荐7
引用0

皇帝东归

    杨奉本是白波军统帅之一,应是当年投降牛辅,再转到李傕麾下的;他统率的是原先白波的人马,徐晃是得力助手,在当时的长安是股半独立的力量。

    我们不确定杨奉与李傕的具体关系。杨奉四月底才从郭汜手中救下李傕,六月就和李傕翻脸,他与同事宋果合谋杀害李傕,谋杀计画虽因消息走漏而失败,但杨奉带兵叛离已让李傕少了条臂膀。

贾诩也出来扯李傕后腿。李傕麾下本有数千羌胡佣兵,约定的报酬是宫中的美女,现在打了几个月的仗,佣兵团忍不住了,就跑去敲皇帝的门问美女呢。刘协大概想说要真有美女还轮得到你们?于是派话术一流的贾诩出面摆平,贾诩佣兵们吃饭,说大家辛苦啦、皇帝很喜欢大家、会让你当大官、大爵士,但你们要乖乖回家等通知喔,不要四处乱晃。佣兵酒足饭饱非常开心,真的打包回府,李傕另一条胳臂也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好久不见的张济突然现身长安,说是来与两位哥哥讲和的。张济在东方的弘农似乎经营得不错,「为冠带所附」,筋疲力竭的郭汜和众叛亲离的李傕此下都不得不给这位低调的老三一点面子。

    经过几番困难的交涉,三方达成两项协议。第一,李、郭罢兵,交换女儿为人质,可能郭汜仍觉得不安,于是张济的侄儿张绣、李傕的堂弟李桓,也加入人质名单。

    第二,李傕释放皇帝,退出长安,还屯池阳县。郭汜理论上也放了那些公卿大臣,但他并没有固定的屯兵地,郭汜于是跟随大臣们来到长安东边的霸陵谒见皇帝。

    刘协好不容易脱离李傕的魔掌,又见到郭汜,肯定满脸黑线。其实李傕、张济、刘协之间还有第三项秘密协议:由张济护送刘协东归。这协议有个蹊跷,那就是「东归」到哪里去,张济与刘协其实没有共识。刘协想回洛阳,张济则是要把皇帝架到根据地弘农去;不过刘协眼下只管离开关中,没办法计较那么多。

    郭汜不知道「东归协议」这回事,他于是建议皇帝移驾长安东北方的高陵县,臣郭阿多将带兵随往,全力保护圣驾安全。

    刘协一脸都歪了,他赶紧给张济骠骑将军的头衔,让张济可以压过郭汜,同时召开百官大会,说自己多想去弘农、多想回东方拜祖先,请大家评评理。郭汜坚持留下,刘协便绝食抗议,还派一个不怕死的尚书郎郭溥去骂郭汜是「庸人贱夫」、要留在关中除非over my body等等。最后郭汜态度软化,说可以去弘农县附近的县份,换言之不可以去张济大本营。

    195年七月,皇帝东行团终于成形,成员除皇帝刘协外,还有皇后伏氏、国丈的伏完等皇亲国戚,太尉杨彪、司空张喜、卫尉士孙瑞、御史中丞锺繇等中央百官,羽林虎贲等禁卫军,还有服侍皇帝的宫人宫女等,零零总总应该有数千人。骠骑将军张济先走一步回陕县布置,车骑将军郭汜成为东行团名义上的领队,后将军杨定居次,兴义将军杨奉排老三,最后就是安集将军董承,他是牛辅的部曲出身。   

     然而张济前脚才刚走,郭汜便反悔了,他压根没想将皇帝让给张老三,于是派部下伍习放火烧房舍,想把皇帝逼出来,抓回西边的郿县去,刘协机警逃往杨奉军营,郭家军夏育、高硕出动拦劫,杨奉、杨定遂与夏、高二人大战,结果郭家军惨败,遭斩首五千级,郭汜看苗头不对便逃回长安去了。

    摆脱累赘的东行团总算开始前进,在十月时抵达关中的东门户华阴县,是宁辑将军段煨的地盘。段煨在我们故事中消失了好一段时间,当初董卓入长安时命段煨驻守华阴,四年下来,历经董卓、王允、李傕等政权轮替,段煨依旧守在那里,史书说他「修农事,不掳掠」,将华阴一地经营成关中的世外桃源,学者董遇、皇家舞者李坚等都曾来此寻求庇护。

    面对人数庞大的东行团,段煨恭谨地提供饮食衣服等各项服务,然而杨定却因与段私仇,勾结种辑、左灵等官员,诬陷段煨与郭汜合谋造反,力阻皇帝进驻段煨大营,还请皇帝降诏讨伐段煨。杨彪、赵温等高官都跳出来力保段煨忠诚,刘协最后采折衷方案:不入段煨大营,改在大道旁露宿扎营;但你们两边也不可以动手打架。杨定、杨奉才不管皇帝准不准,迳自出兵攻击段煨,双方交战十余日,段煨的补给却没断过,刘协看不下去,连续出动侍中、尚书持诏书去劝架,杨定等方才收兵。

    镜头回到长安,李傕驻兵池阳,顶著大司马的头衔,本以为可以放下一切,但眼看郭汜可怜兮兮地逃回来,又听说杨定在华阴撒野,李傕立马大哥魂上身,心想果然不能没有我主持大局啊!他于是与郭汜重组联盟,合兵来救段煨。杨定不怕张济不怕郭汜,偏偏怕李傕怕得要死,听说大哥亲自前来,吓得直接盖牌不玩,他本想带兵去蓝田县,但被郭汜拦阻,只好逃往荆州,最后可能在南阳郡析县一带被刘表击杀。

    皇帝东行团自然也怕李傕、郭汜追兵,于是加速东行,十二月时抵达弘农郡弘农县,刘协与张济的矛盾终于浮上台面,张济请皇上在此安歇,刘协却执意继续东走。杨奉、董承自不愿让张济当家,护著皇帝启程,张济也不是吃素的,回头来与李傕、郭汜合作,便是要将皇帝留在弘农。三天王联军与皇帝东行团护卫队于是在弘农东涧大战,护卫队惨败,刘协逃到黄河边上的曹阳亭,三天王大军紧追在后。

    然而东方神秘的力量在此时冒了出来,是杨奉的白波老兄弟们,杨奉一面与李、郭和谈拖时间,另一方面则派人渡河到从河东郡昭来韩暹、李乐、胡才等白波军以及南匈奴部队,在曹阳大破三天王联军。然而刘协连庆功都来不及,三天王联军重整旗鼓又杀了过来,这回换白波联军惨败,死伤比之前东涧之战更惨,刘协好不容易逃到陕县,在当天夜里冒险渡过冷得要死的黄河,此时能活著陪在皇帝身旁的只有杨彪、伏完等高官国戚数十人,其它几百名随行人员,不是被三天王俘虏,就是冻死或淹死在黄河里。

    刘协来到白波军的大本营河东郡,当时河东太守王邑也是凉州人,还和李傕是北地郡泥阳县的同乡,不过王邑是士人背景出身,不与三天王同挂,他即时向又饿又冻的东行团提供饮食衣服,并且与原该是死敌的白波军合作,带著皇帝来到河东首府安邑,隔壁郡的河内太守张杨也率数千人带米粮来面圣。

    多出那么多支部队,情况一下子变得很欢乐。当时皇帝只能在开放空间开会,士兵们就趴在篱笆上旁听,还会开玩笑炒气氛;土豪将帅对十五岁的小皇帝也满热情的,常常派人直接送酒肉给皇帝,也不管通报这些规矩。刘协年轻但很有良心,自己吃饱,便派韩融回弘农谈判,最后成功换回被俘的官员与宫人。刘协于是有心情过年了,并于新年祭天改元,多灾多难的「兴平」终于结束,接下来是「建安」的时代了。

    刘协在河东待了大半年,这期间又遇到白波系和张杨之间的纠纷,双方打打闹闹,直到196年七月,刘协才终于抵达洛阳,完成这趟长达一年的苦难之旅。当年八月,曹操迎天子迁都许县,帝国朝廷进入另一个阶段。

    三天王们在弘农看着黄河边上成千上万冻僵的尸体,皇帝落跑,他们心中大概仍是相当不忿吧。但三天王没有力气渡过黄河,也不可能打到洛阳去,董家军的时代已经接近尾声。(85)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