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董卓] 董卓之后(9)
2019/09/28 04:29
浏览2,448
回响0
推荐12
引用0

   天王内斗(下)


三天王早就互看不爽,几次要翻桌开干,都靠贾诩苦口婆心把三人劝住。在三人之中,原本仅有李傕是有独立办公室,现在郭、樊二人在长平观之战取胜,自是力争待遇升级,于是194年五月,郭、樊均获得「开府」之权,于是三天王幕府加上原本的三公幕府合称为「六府」,三天王大量晋用私人干预朝政,三公只能闪一边凉快去。

    有趣的是,有权力野心的可不只三天王,三天王既立了榜样,其它人自然有样学样。195年七月,凉州军团的「老五」安西将军杨定也要到了开府的特权,霎时间,幕府就像7-11一样满长安都是。

    194年八月,居住于左冯翊的羌人叛变(都快饿死了),郭汜、樊稠率军讨平。郭汜倒还好,樊稠的声势因几场胜仗而飙涨,史书说他「骁勇而得众心」,李傕感觉这个大哥之位有点摇晃了。

    194年底,长安讨论增派兵力出镇关东的议题,原本已定案由朱儁以骠骑将军身份持节领军,樊稠却又跳出来争这差使,还要求李傕多派兵给他,这下李傕受不了了。195年二月三日,李傕邀请樊稠来开会,开完会就吃饭,吃完饭喝酒,喝酒便酒醉,便在此刻,李傕的外甥、时任骑督尉的胡封突然闯进会场,将樊稠活活打死,抚军中郎将李蒙也同时被杀。

    面对外界质疑,李傕拿出李利的证词,说樊稠去年在陈仓与韩遂交往甚密,还放人家走,有叛变之意,不过显然没人买单,拿一年前的往事当杀人借口只是欲盖弥彰,凉州诸将信心动摇,人人自危。

    李傕大概是想稳住军心,因此一反常态对老二郭汜特别亲热,每每邀他来家里喝酒,还过夜。想不到这样竟惹恼了郭汜的老婆,郭太太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准会乱搞,于是在李傕送来的食品礼盒中放豆豉,再对老公说:「你看你看,李傕放老鼠药要害你啊。」郭汜本来也不信(总还没笨成那样),照常去李府吃喝,但有回他喝到烂醉,突然想到下毒这档事,跑去厕所喝粪水催吐。结果从头到尾都没有李傕下毒的证据,但郭汜也不好对外说是自己喝到断片才去吃大便,只好和李傕翻脸,勒兵相攻杀。

    李、郭翻脸,最高兴的就是老五杨定,他一直很担心步上樊稠后尘,因此李、郭开战后,杨定马上倒向郭汜,二人并计画将皇帝抢来自家阵营。然而消息走漏,李傕决定先下手为强,三月二十五日,他派侄子李暹率数千士兵包围皇宫,将皇帝刘协强押到自己军营中,李暹随后将宫廷财宝劫掠一空,然后放火烧宫,一如先前董卓对洛阳干的事。

    听到皇帝被劫持,杨彪等大臣纷纷跑到李傕军来陪伴圣驾,李傕觉得这些士人太烦了,便派杨彪、朱儁、士孙瑞、韩融、张喜等十多大臣去劝郭汜投降,郭汜正懊恼挟天子的计画失败,看到一群大臣前来心想没鱼虾也好,就把他们都扣留下来,继续和李傕作战,变成李、郭「一人劫天子,一人质公卿」的荒谬局面。朱儁约莫就在此时在郭汜营中猝死(大概气到脑溢血)。

    巷战进行一个月,四月二十六日,郭汜获得空前好机会,李傕的两个部下张苞、张龙意图造反,与郭汜串谋,郭汜于是发动夜袭,张苞等打开营门,同时放火烧营,火虽没点著,但郭汜的兵锋一下杀到李傕军营最深处,李傕耳朵被流箭射中,连皇帝的营帐都受到流箭侵袭。在情况危急之际,李傕的部将杨奉率军来救,这才击退郭汜军。

    经此一战,李傕觉得长安城太危险了,于是将皇帝移到北坞,大概是他在长安附近的堡垒,他还考虑将皇帝移到更北边池阳县的黄白城,被赵温、李应等人劝住。

    李、郭两军在长安城中混战数月,「死者以万数」。皇帝刘协觉得不能在这样下去,该是天子说话的时候了,润五月九日,刘协派皇甫嵩的侄子、谒者仆射皇甫郦去劝两家罢兵(皇甫嵩当时可能重病或是已病故)。郭汜很快就同意了,李傕则仍是一副老大哥姿态,认为「他凭什么跟我和解」,皇甫郦苦口婆心地为李傕分析局势,说老三张济与郭汜已经搭上线、你底下杨奉有造反迹象云云,李傕还是不买帐,把皇甫郦赶出去。刘协一看苗头不对,便加封李傕为大司马,地位在三公之上。

    皇甫郦的分析很快就成真了。(84)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