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董卓] 董卓之后(6)
2019/09/08 06:12
浏览959
回响0
推荐9
引用0

第三次关东联盟

    四天王政权在长安站稳脚步同时,关东地区正陷入前所未有的混战,由二袁之争形成的两个集团轮廓逐渐清晰,袁绍、曹操、刘表轴心,对抗袁术、陶谦、公孙瓒联盟。这其中以袁绍与公孙瓒的河北之争最惨烈,界桥、巨马水、龙凑三场大战双方互有胜败;曹操、刘表则对付扩张中的袁术,还有心力操烦长安政局的,只有徐州的陶谦了。

    一年前,陶谦赞助了朱儁三千精兵讨董勤王,结果朱儁被李傕、郭汜杀了个惨败,困守中牟;现在董卓已死,陶谦决定再试试手气,便以徐州刺史的身份领衔,并由「前扬州刺史周乾、琅邪相阴德、东海相刘馗、彭城相汲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应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郑玄」等连署,正式行文给「行车骑将军、河南尹」的朱儁,表示关东起兵以来已经三年,不但没能打击逆贼,反而「互争私变,更相疑惑」,因此连署人决定推举「既文且武」的朱儁为太师暨元帅,号召方镇重组联军,讨伐李傕等人。

    陶谦这份连署书看起来阵仗浩大,不过连署人多半是他辖下的守相或是避难徐州的名士,只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应劭、汝南太守徐璆四人算是具有独立地位。

    不知巧合或故意,陶谦的连署书抵达中牟时,长安的诏书也来到朱儁面前,那是征朱儁入朝的诏书。朱儁身旁的人都反对入朝,赞成与陶谦共同起事,朱儁持不同意见,理由有二:第一,这是天子诏书,不能不遵;第二,「傕汜小竖,樊稠庸儿」,他们各拥势力,一定会有冲突,届时朱儁可从中取利,大事可济!

    朱儁于是西入长安,第三次关东联盟也就无疾而终。

    无论是否得悉陶谦的计谋,久驻中牟的朱儁总是四天王的喉中梗眼中刺,要不用武力铲除,要不就是招安他,最终四天王选择后者,据记载是太尉周忠与尚书贾诩的主意。就结果来看,这是个正确的决定,省钱省力,而且避免不必要的政治风险;朱儁固然不难打,若凉州军团大举东进,可能会触发关东方镇的敏感神经。

    有趣的是,朱儁并非是只会接旨憨傻忠臣,他入朝是有目的的。朱儁入朝后安安静地以太尉录尚书事身份执政一年多,终于获得李、郭信任,转任骠骑将军,并持节出镇关东,若朱儁能握紧军队,或许真可以将皇帝甚至整个朝廷自乱局中救出。无奈朱儁还没脱身,李郭之乱已起,他被留置在长安,最终于李郭之争中发病猝死。只能说历史充满巧合,有时是时运不济,有时是大势所趋。

    话说回192年,四天王政权选择以和平方式处理朱儁并非心血来潮,它可以看做是四天王「安集关东」政策下的子项目,简单来说,这是一套以皇帝为名、拉拢并分化关东方镇的外交政策,拜这套政策所赐,四天王当政期间完全不需顾虑东方的军事威胁。

    192年八月,四天王入长安方才满二个月,朝廷便任太傅马日磾与太仆赵歧为特使,「持节慰抚天下」。马、赵二人一路东行来到洛阳,受到百姓欢迎,二人在此分道扬飙,马日磾往南去找袁术、刘表,赵歧则往北去找袁绍、曹操。

    刘表、袁术的势力范围离关中地区近,是四天王首要拉拢的对象。刘表的部分很顺利,朝廷将他由荆州刺史一举提升为为荆州牧、镇南将军、成武侯,还假节,刘表便在同年十月向长安朝廷遣使进贡。

    袁术的部分就比较波折。当时袁术先后被刘表、曹操击败,只能退出荆州、豫州战场,退守寿春,自领扬州牧,又称徐州「伯」,改打东方二州的主意。马日磾亲临寿春,送上「左将军、阳翟侯、假节」的头衔,袁术先是高兴一下,马上觉得不对劲,扬州牧咧?徐州牧咧?没地方首长头衔,是要征我入长安是不是?旁边的人偷偷告诉他,扬州刺史已经给东莱人刘繇了,徐州牧则是拜给陶谦,袁术火冒三丈,下令拘禁马日磾,夺走皇帝符节,还要马日磾以太傅之名征辟并封官给袁术底下的人,孙策的第一个官职怀义校尉就是这样来的。马日磾就这样当了一年的头衔制造机,在寿春忧闷而死。

    马日磾出使袁术某程度激起陶谦的危机意识,在重组联军计画失败后,陶谦立刻派赵昱向长安朝廷输诚,朝廷便将陶谦由徐州刺史提升为徐州牧、安东将军、溧阳侯;陶谦的左右手赵昱则为广陵太守,王朗为会稽太守。

    北路使赵岐的任务则更微妙些,比起袁术、刘表、陶谦,四天王对袁曹二人深怀戒心,曹操曾遣使至长安致意,这位倒霉的使者先被张杨拘留,靠董昭说好话通关;到了长安,又被李、郭拘留,因为李、郭认为曹操支持另立天子,不怀好意,这回是锺繇跳出来说话。现在御使赵岐亲临,虽然袁、曹都摆出「将兵数百里奉迎」的高规格款待,但赵歧并没带给他们任何好东西,相反地,长安朝廷还另外任命壶寿为冀州牧、金尚为兖州牧,强拆袁、曹的台。

    赵岐只做两件事,第一,他劝袁绍与公孙瓒停战,袁、公孙两家打了几年也没力了,刚好卖皇帝一个面子,各自罢兵,回头处理内部问题。

    第二,赵岐与袁、曹、公孙等人打勾勾,约定之后派兵去洛阳奉迎天子归来,不过这是个万人响应没人到场的政治空话,赵岐自己也没回洛阳,而是留在陈留养病。

    在「安集关东」的政策下,四天王政权成功地避免了与关东方镇的冲突。四天王显然用次元刀将董卓切割得干净,例如前面提过,刘协想杀李儒时,李傕跳出来说刘辩之死都是董卓的错,李儒不用负责。而关东方镇间彼此征伐,有皇帝背书总是多了份正当性,因此对于「四天王」与「朝廷」的关系也就当做看不见。

    不过马日磾和赵岐却为此挨上历史骂名,清代史家王夫之认为马、赵二人不鼓励方镇西进勤王,却要他们接受长安朝廷招安,乃是为四天王等奸贼做伥,「为天下贱,不亦宜乎?」

    马日磾则更惨一点,他和袁术关系被孔融解释为「袁术僭逆,非一朝一夕,日磾随从,周旋历岁」,而他征僻封赐袁术属下,是「曲媚奸臣,为所牵率附下罔上,奸以事君」,最后连个葬礼都没有,可谓衰洨(81)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