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读者10问 许达夫医师的自然疗法
2010/01/12 20:32
浏览7,347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读者10问 许达夫

 

现任台中林新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许医师自然诊所之负责人。许达夫在2002年发现罹患末期直肠癌,在接受放化疗后拒绝手术,坚持自然疗法而痊愈,著有《感谢老天,我活下来了!──许达夫成功抗癌黄金实践篇》等书,近年亦致力于自然疗法推广,并成立癌友关怀联谊会。
 
【文.采访╱黄瀚莹】
(照片╱许达夫提供)

什么机缘让你走上医学之路?

我的父母都是医师,从小我在诊所长大,对这个行业既感到熟悉,也很有兴趣。学生时期,我除了热爱生物、化学等科目,还喜欢画画,曾在校内举办画展,甚至一度想报考美术系,后来认为自己的创造力不够而作罢。进入台北医学院后,我选择研究神经学,由于脑神经分布非常复杂,要读好并不容易。若想成为脑神经外科医师,医学院毕业后还必须接受六年严格训练,诸多严苛的条件,让不少学生却步,二十多年前,几乎没什么人愿意投入这个领域。

我很幸运,前后遇到许多杰出的老师指导,加上本身的努力,我在一九八二年成为台湾第一位完成训练的脑神经外科医师。由于兴趣和热情,这条路走来虽然辛苦,但我也甘之如饴,一直认为自己选了一条正确的路。

你曾在二○○二年发现罹患直肠癌,从医师变为病患,对你的人生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以前我是医师,高高在上,一下子成了病患,感觉像从天上掉了下来。一开始我不能接受自己罹癌,在床上瘫了好几天,脑中一片空白。渐渐地,我冷静下来,写好遗嘱,告诉自己「要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最后我甚至感谢老天让我得到了癌症。─罹患癌症,我才能感同身受,真正了解病患身体的痛苦、内心千头万绪的煎熬与牵挂;罹患癌症,我才赫然发现医师不能只是「医病不医人」,因为许多疾病都导因于心理问题,或不良生活习惯的长期累积;罹患癌症,我才学会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对生命感动、感谢、感恩。

请问你当初是以怎样的思考角度拒绝继续放化疗,改用自然疗法?

我在住院期间,一方面接受放化疗,一方面研读大量资料,各种可能治疗癌症的方式,我都积极了解,包括中医、养生食品、民俗疗法、气功……等。

二○○三年,医院通知我住院开刀,办理手续时,我观察了许多癌症病友,发现他们不是头发掉光,就是脸色发黑、无精打采。但这其实都不是癌症造成的,而是心理的恐惧、放化疗的折磨导致的。况且癌细胞是杀不死的,一味赶尽杀绝,只会破坏更多好的细胞,影响身体的自癒能力。我开始思索:难道所有的癌症,都该接受放化疗吗?有多少患者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放化疗引起的并发症?最好的证明就是:尽管医学技术一日千里,但癌症病患的死亡率却始终没有下降,可见正统西医无法治好癌症。

当下我如梦初醒,拒绝后续的手术,身边的朋友、医师都劝我,还有人断言我活不过三年。但我做事最讨厌拖泥带水,一旦决定就会坚持到底,而且有承担后果的觉悟。我决定「与癌细胞和平共存」,开始吃素,持续鸡尾酒自然疗法,练梅门气功……感谢老天,我活了下来,而且身心状况比生病前还好。

不过在此我必须特别说明的是,很多人看了我的书,误以为我反对正统西医,其实不然。西医也有其不可取代之处,但我认为西医治疗应适可而止,不要让「治疗」变成「折磨」,因此西医与自然疗法两者应该彼此截长补短,往「全人医疗」之路迈进。

坊间号称能治疗癌症的方式五花八门,让病患无所适从,你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

癌症病患与家属的彷徨无助,让他们好比溺水的人,看到什么都想要抓,然而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知道的方法愈多,反而愈让人焦虑。我的建议是:第一,有问题要「问对人」,这点非常重要。例如若想向营养师请教,就只问他营养问题,不要问他医疗问题。尤其有很多「捞过界」的人自以为是癌症权威,他们知道大家都喜欢「听好听的、听轻松的」,便利用这一点做出许多不恰当的建议,甚至藉此敛财,真是害人不浅。第二,我时常告诉病患「求外不如求内」,当我们广泛吸收了各方说法后,一定要冷静下来,经过消化、比较再做判断,不要道听涂说。

你的著作中除了强调身体健康,更强调心灵健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看法?

我曾辅导上千位病患,深刻感觉到「心念转变最难」。有些人在得知罹癌后乱了手脚、歇斯底里,最后简直是活活吓死自己,有些人从此成为「三等公民」─在家「等吃、等睡、等死」。但相反地,也有人罹癌后能看开生死,甚至发下大愿,帮助别人……最后怕死的,死了;不怕死的,却活了。所以我常告诉病患:想治好癌症,就要先忘记癌症。如同圣严法师所说的:「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才可能化危机为转机。

我除了将这样的观念写入书中,也会替我的病患上课,更鼓励宗教团体多与医师合作,帮助患者达到「身心灵」的平衡,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健康。

你觉得台湾医疗环境缺乏什么?能够做哪里方面的改进?

政府实施健保后医师所得下降,医疗质量也一落千丈,有些医师眼?没有看见病患,只看到病患口袋?的钱,为了拚「业绩」,要病患开一些没有必要的刀;医病关系的紧张,为了避免医疗纠纷,再热诚的医师最后也可能选择明哲保身……

此外,健保评鉴制度也是一大问题。为了争取更多健保给付,大医院的院长每天应付评鉴就忙不完了,哪里有多余心力关心其它的事?表面上专家评鉴出的结果很漂亮,但病患的感受却很差,根本是本末倒置。然而,最大的受害者永远是病患,病患进了医院,彷佛只能任由摆布、自求多福,但病患何其无辜?我认为,除了政策需要修改、医德必须加强,病患也要学习自保,要求知道更详尽的病情报告和解释。

你有什么建议想与医学后辈分享?

医学院的学生不能只想到医师的风光,却不愿意接受医师的辛苦。除了必须脚踏实地,学会基本技术,更要学会医学伦理。我建议医学院的学生不要只关在白色巨塔?,要多参加其它活动,多关心人、关心社会,将能学到课本上绝对没有的知识。

请与读者分享保健的小技巧。

首先要知道「压力是万病之源」,但生活中无论工作、家庭、经济……都会带来不同压力。若不能避免就要学会「切割」或「包容」。例如,如果你感觉工作压力实在太大,那就换一份工作,这是「切割」;若碍于现实不能辞职,那就停止抱怨,往好处想,如「我很努力,也许某天会被加薪」或「我在这?可以学到宝贵的经验」,这就是「包容」。

此外要注重饮食,少吃肉类,选择新鲜、没有经过加工、来源清楚的食物,多喝抗氧化水。重要的是要「愉快地吃」,因为你究竟能吸收多少营养,不是由食物决定,而是由你的身体决定的。我也建议大家运动,而且「天天做才是真正的运动」,一天只要抽出半小时即可。其它的保健诀窍,包括正常排便、不憋尿,不沾菸酒槟榔,睡眠充足……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也很简单,但要身体力行才会有用。

对于未来你有什么计画?

不少西医相当排斥自然疗法,认为它「不科学」,但这些医师却忘了,一味排斥才是真正的「不科学」。我希望藉由长期追踪,提出让西医也能接受的数据,使所有医师都能用更好的方式帮助病患,期待下一本书不仅是《感谢老天,我活下来了》,而是《感谢老天,我们都活下来了》。我也希望将来能让「病友」会更多样化,例如成立读书会、健康厨房等。

你心中最幸福的片刻是什么?

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我的病患发现肿瘤消失,高兴得痛哭流涕时。此外与家人、朋友相处,也让我感到非常幸福,我觉得现在的我,是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候,因为我充分地体认到「帮助别人幸福,自己才会幸福」。

【完整内容请见《讲义杂志》2009年12月号】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