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你的老公是医师吗?(中华日报副刊)
2019/07/08 04:58
浏览2,198
回响1
推荐127
引用0

    尽管压力大,但是薪水高幅利好,美国甲骨文(Oracle) 公司曾经是九〇年代后期,许多科技人最想进去镀一次金的公司之一,我比一次多了一次进出甲骨文,但是第一次镀金时的经历和趣事最令人难忘。
    千禧年的春天,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申请了甲骨文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工作机会,都是与甲骨文资料库的应用相关,华邮很快地提供一份条件相当不错的录用通知,而甲骨文则如石沉大海,所以我加入了华邮。
    华邮在华府的市中心,离白宫只有两个街区,附近各种博物馆、商号和办公大楼林立,非常热闹。每天午餐后,我都拉著一位印度同事,一起往不同的方向散步或逛博物馆,工作不算太忙,日子却过得非常充实。
    没想到两个月之后,甲骨文突然寄来录用通知,薪水及福利几乎与华邮一样,所以我不为所动,决定继续留在华邮。不过一个月之后,甲骨文竟然又寄来另一个新的录用通知,薪水加码百分之十五和外加百分之八的签约红利金,于是我告别了三个月悠哉的华邮人生。
    成为甲骨文员工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更有挑战性,尤其从隔年开始,我几乎每一个月都要飞一次旧金山的红木岸市,就是在硅谷旁的甲骨文全球总部开会,常被来自上层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

   甚至有一次,我们的团队必需要在旧金山停留两个星期,接受来自大老板艾利森的直接挑战,所以周末也要工作,不能飞回家度周末,老美经理说:「工作重要,夫妻生活更重要。」于是公司大方地替我们的配偶买了来回机票。但是,我在星期五傍晚,把妻直接从机场接到一位在旧金山的大学同学家,我则回到公司继续工作,星期天晚上又把吃喝玩乐两天后的她,直接从同学家送回机场,根本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可以过夫妻生活。

    其实我还满期待去甲骨文总部出差,总部园区中心有一个不规则半月型的湖,沿著湖旁有六栋主要的绿色圆桶型玻璃帷幕大楼,是资料库的像征,非常壮观又新潮。偶而不忙的傍晚,在湖边散步,望着成排高大的白杨树,倒映在都是绿色的玻璃和湖水中,加上北加州凉爽的好天气,非常浪漫。另一个原因是离总部不远就有一个大型的华人超市,而当时的华府一带,还没有大型的东方超市,所以我常常多带一个空的皮箱,顺便带回满满的中式杂货。

   在总部与我们一起工作的团队经理是一位台湾人,他的手下竟然全是印度人。因为我们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酒店,所以每天午、晚餐都由一位老印在计算机上网购印度餐,直接送到办公室里打发。终于有一天,我们维州的老美经理受不了,对著那位老印发飙,「我原本非常喜欢吃印度菜,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每餐吃,我已经吃得快发疯了!」
    在我们工作的那栋大楼里,靠窗的办公室,通常坐的是主管阶层,我发现其中不少人是华人,仍以台湾人居多。去了几次之后,眼看着原来在许多有窗办公室内的主管,一个个被老印取代。被戏称所谓IC是Indian Chinese,或 IT是Indian Taiwanese,都是印度人在前面,看来华人危矣!果真在我最后一次去出差时,我们那位坐在临窗办公室的台湾人经理,被换成天天订印度餐的那个老印。
    最后一次出差之后的一个星期发生了九一一事件,飞机撞进了纽约世贸大楼和华府的五角大厦,被劫持做为巡弋飞弹的四架客机上,有许多位甲骨文的员工殒命,于是公司修改了政策,立刻建立完善的远程视讯会议系统,没有必要就不要出差,结果一直到将近一年之后,我被裁员之前,都没有再上过飞机。

   甲骨文的美国东岸总部在北维吉尼亚州瑞斯顿(Reston),当时号称为网络世界的首都(The Internet Capital of The World)。在一条华府通往杜勒斯(Dulles)国际机场收费高速公路的两旁,也号称是东岸硅谷的杜勒斯科技走廊(Dulles Technology Corridor),沿途有很多栋不同高科技公司的大楼,都几乎是一些与网络或IT科技相关的公司的企业总部或东岸总部。
    尽管那些大楼并没有相连,但是它们的停车场都连在一起,所以我常常在午餐过后,沿著这些办公大楼的停车场,散步一圈,起初每个停车场都停了满满的车,但是九一一事件过后,我发现停车场上的车愈来愈少,因为网络泡沫化(dot-com Bubble Bust)早已经出现,每家公司都在裁员。
    那时候的网络不如现在安全,我们每天必须进办公室工作。而大华府都会区的交通非常繁忙,尖峰时间天天堵车,如果朝九晚五通勤上下班,会非常痛苦,好在由于团队中一半以上的成员在旧金山,有三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我们可以弹性上班,早上十点才出门,但是晚上加班是家常便饭,经常很晚甚至三更半夜才回到家,好几次居然熬到天亮,才回到家。
    一天,每个月会来我们家定期打扫的南美佣妇,看到我一早才回家,就偷偷地问妻,「为什么早上才回家,你的先生是医师吗?」
    「哈哈…」我乾笑了几声后,告诉妻,「真希望是医师。别看我这么拚命,其实,由大环境看来,我现在只是一个还在困兽犹斗的甲骨文勇士而已。」果不其然,没多久后的一天一大早,经理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关上门,才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撑不下去,必需要裁掉团队中最高薪的两位成员。」老美很会说话,要把人赶走,还先捧一下,其实老美同事之间跟本不知道彼此的薪水是多少。
   「我不会派警卫看着,只要请你把自己的东西带走,中午以前离开就行了。」不像许多其它的高科技公司,把被裁的员工,当成犯人一般,当场由警卫用枪押出办公室,算是给我保留了面子,然而听说没多久之后,我们那个美东团队被裁得只剩下三个人,所有的实质工作全外包到印度去了。
    被误为医师,可以算是一种恭维,能够在美国的科技大厂工作,表面上都可能令人羡慕,但呕心沥血的两年多,历经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个中的辛苦,被操得不知道要少活多少年,最后还是落得卷舖盖回家。好在可能镀过了金,被裁的第二天,就找到一份薪资稍低的新工作。
    两年之后,美国经济开始回暖,我再度回到甲骨文,加了一倍半的薪水,展开另一段完全不同且更辛苦的八年镀金抗战。

本文刊登在2019年7月5日的中华日报副刊电子版及7月6日的中华日报副刊纸版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pearlz (中国威胁论)
2019/07/21 20:23
Oracle

学了 Oracle 真的很夯。

不过后来做计算机的人,应该都可以在家工作吧?


Oracle 真的曾经很夯,现在只要能用计算机的工作,都可以在家上班(Working from home)。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8/20 12: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