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我的波斯朋友马谡(中华日报副刊)
2019/06/04 00:00
浏览2,331
回响2
推荐124
引用0

    美国号称是文化大熔炉,也是人种的大熔炉,三十多年来,我接触过几乎来自全世界所有的人种,不论是欧洲人、非洲人、南美洲人、亚洲人、犹太人或其它人,基本上,都可以互信共存。但是在911恐布攻击事件之后,许多人会对穆斯林不太友善,而我就偏偏有相当多的穆斯林朋友,而其中有几位是伊朗人包括好朋友马谡(Massoud)。
    上世纪七零年代末期,美国与与伊朗巴勒维政府交好时期,大批留学生蜂踊来到美国读书,据说有数十万之多,成为当时最多的外国留学生,有好多年,台湾留学生的总数排名第二,仅次与伊朗,所以常常遇到伊朗人就不足为奇。马谡就是其中之一,拿到计算机博士,辗转在几所大学教书之后,和我约在十年前,同时进入联邦政府成为公务员。
    马谡和我在同一个小组工作,经常在许多争论的议题上,与我站在同一阵线。一开始,我们偶而约著一起吃午餐,一起饭后散步,天南地北聊个没完,很快的,除了一些华人朋友之外,他成了与我走得最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还在脸书上互加朋友,由于我的脸书只写中文,他会利用谷歌翻译后才按讃。
    当我告诉他:「你名字的发音,和中国历史上一位非常有名的将军一样,不过他是一个被处决的悲剧人物。」他我毫不在意地大笑回道:「这个名字是源于古波斯的Masod,意思是『幸运』,现在中亚和阿拉伯世界也非常流行这个名字。」由于在中国,许多穆斯林姓马,但是被诸葛亮斩的马谡,生于三国时期,比回教的起源年代大约早四、五百年,所以绝对不是穆斯林。
    一天,他特别带我到一家伊朗餐厅吃烤羊肉,不过我发现和常见的巴基斯坦,甚至希腊的食物都很类似,他大笑地说:「几千年来,整个中东,从希腊到巴基斯坦甚至阿富汗之间,就是不断的打来又打去,而女人总是带回家最好的战利品,久而久之大家的口味就统一了,哈…你不觉得,他们连长相都很接近。」
    马谡是波斯人(Persian),他说「波斯人不能与现在的伊朗人划上等号。」历史上的波斯人,应该属于高加索人的一支,自认为是高贵的雅利安人,长像几乎与欧洲的白人无异。马谡有一个没有一根头发的大光头,但是冬天戴起牛仔帽,还是挺帅的,要不是英文有一点口音,也都几乎长得与一般白人无异。
    几年前的有一天,马谡突然跑来跟我道别,他一脸非常严肃的说:「我必须回家一趟,因为父亲过世,我相信我会再回来,但是美国和伊朗的关系这么紧张,跟你先打一声招呼就是了。」
    音讯全无的三个多星期后,我又在办公室碰到他,我高兴地大叫:「噢!你回来了。」那天中午我们又一起出去吃饭,他说:「其实大部分的伊朗人并没有那么反美,大家还是一样的热情,日子照过,只是那些少数有权位和宗教地位的人在操弄著整个社会。在伊朗的时候,我知道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随时后面都有人在监视我,但是我纯粹回去探亲,所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回来了。」
    有一次,他找了另一个波斯朋友密尔(Mir),密尔说的一口标准美语,要不是有一个伊朗名字,他根本就长的象是个美国白人,此后两个波斯人和我,会固定在每个星期三中午,一起到办公室附近一家中式的自助包肥(buffet)吃午餐。
    我们当然都是以英文交谈,但是两位伊朗人,偶而他们也会用自己的家乡话交谈。一天,在吃饭当中,我听到马谡叽哩咕噜说了几句伊朗话,再用英文问:「密尔,你的脖子上挂著十字架项链,已经改信基督教了吗?」
    密尔没有回答,反而问:「难道你还信回教吗?」
    马谡又是大笑,之后却小声地说:「现在的我什么都不信,我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骗人的。」他觉得自己活得正,不做任何坏事,所以不需要任何的宗教,也不相信有天堂或地狱。他还转头对我说:「尽管今天的伊朗,大多数人还是信奉回教,但是我认为,波斯人为何要信仰阿拉伯人的回教。」
    历史上的波斯也曾经非常的强大,发展出的高度文明其实并不输给中华文化。当年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唐朝,由大将军高仙芝统率的西域都护府和西亚远征军,与阿拉伯和波斯联军的交锋,结果唐军大败。许多历史学家相信,当时中国军队中的许多被俘工匠,就把造纸和印刷术传到了波斯,相对的可能也将波斯的文化带回中国。
    当我告诉他们这一段历史之后,他们异口同声地回应说:「好像有听过这么一回事儿,可是不太记得细节,要回去好好查查看!」而我怀疑他们的历史教育有问题,唐朝时波斯入创立传入中国的摩尼教,也就是武侠小说中常穿凿附会的日月神教,和曾经是波斯国教的拜火教,他们居然也都没听过。
    但是那天,我们除了谈到历史,谈宗教,也谈到吃,谈到他们的祖母,从小就教他们食物的天然特性,居然和中医一样,也相信每一种食材都有药性,可分冷热性。
    于是我们一起指著包肥柜台上一道一道的菜,然后一起喊道:「这姜是热的、芝麻是热的、黄豆是温的、黄瓜是凉的…。」
    「啊,还有这鱼和虾也是凉的!」
    一旁的一位白人美国佬听到我们的对话,看着我们那么兴奋地比手画脚,以为我们是疯子或是儍子,连冷热都分不清,白了一眼说:「No!这些鱼和虾是烫(very hot)的。」
    「呵呵呵……」我们三个非常有默契地一起儍笑。
    原来我的波斯的朋友们,尽管没有好好学历史,但是早就与我累积了一千多年的文化交流与默契,难怪我可以很快地与马谡建立友谊,一般的老美哪里里会知道其中的奥秘。
 
本文刊登在2019年5月24日的中华日报副刊电子版及5月25日的中华日报副刊纸版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杂记
下一则: 温馨香江会老友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我败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
2019/06/11 01:01
四海之内皆兄弟。
哈…说起来容易,皆兄弟未必容易,有形无形的因素都会有影响。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6/17 11:01回覆
1楼. 红袂
2019/06/06 11:47

呵呵,好有趣的对话,好有趣好真诚的异国友谊。

 

文明,不是让人与人之间因权与利起争执,国与国之间起战事﹔文明,应是站在同一种包容与爱上,共有共享共荣。

 

我知道,这是乌托邦的论调,但却是我真心祈愿和平美好的世界大同。

谢谢红袂!

没有厉害关系的人与人比较容易建立友情,但是两个文化或国家就往往为了利益,非打个你死我活。今天的国际局势不就依然如此!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6/07 12: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