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人在洋邦〉王建民-He is my brother(华府新闻日报)
2019/05/26 21:06
浏览2,006
回响4
推荐93
引用0

「后劲:王建民」

    那些年,王建民如日中天的时候,很多人以为他是我的兄弟,因为

「I wish!」… 

   王建民(Chien-Ming Wang)是来自台湾的职业棒球王牌先发投手。自2005起,曾效力于美国职棒大联盟纽约洋基、华盛顿国民、堪萨斯市皇家等队,在大联盟9个球季累计68胜(34败),是台湾投手在大联盟中累计胜投最高者。许多台湾媒体在报导王建民的新闻时,常昵称其为「建仔」、「台湾之光」,美国媒体也称之为「沉默的王牌」(Ace of Silence)。

    中华民国驻美代表处5月17日晚,在双橡园放映记录华盛顿国民队前投手王建民受伤后奋斗过程的「后劲:王建民」纪录片,并举行座谈。驻美代表高硕泰大使称自己是王建民的「头号粉丝」,并肯定他的坚持及毅力能激励台美双方民众,更是能代表台湾精神的模范,无愧「台湾之光」的称号。

驻美代表高硕泰大使称自己是王建民的「头号粉丝」

   「后劲:王建民」记录王建民的奋斗历程,导演陈惟扬(Frank Chen)在座谈中表示,拍摄此片旨在分享像王建民的故事,将他的坚持和毅力呈现给更多人,「这个电影不只关于王建民,而展现整个台湾」,更激励人心,让世界了解台湾精神。影片细致记录王建民秉持著不服输的精神,在2016年奇迹似的伤后重返大联盟,更投出95英哩高质量的伸卡球,最后甚至夺下6胜。这就好像在呼应《后劲》的英文片名《LATE LIFE》,在棒球术语中,Late Life指的是球在最后进到捕手手套时的尾劲,在这部纪录片中,有一段旅程漂亮收尾的意义。

   影片放映完毕之后,王建民出现在众人面前,他还是和以往一样非常简短的说个几句开场白,然后开放给在场的观众发问,由于王建民在美职棒发展已20多年,他19岁来到美国,在美国生活的时间都已比在家乡台南生活的时间长。当观众问到打过这么多的场次,有没有哪里一场特别有印象或是特别记得的一场球赛。他皱了一下眉头后表示,「在美国无数个球场打过比赛,许多场景都历历在目,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从输赢中汲取经验更加进步。」

   我立刻举手发问到:「有一场球我觉得你应该会记得, 2007年6月16号的一场纽约与大都会的经典地铁大战,那一天我刚好在田纳西州出差,一个人在旅馆中看完整场比赛,那场球你投了10次三击不中,由于你不是三击不中型的投手,能不能说说为什么那天特别的神勇?」他有一点尴尬而且低声简短地回答说:「我记得那场比赛,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三击不中特别多,可能是因为天候的关系,当天的温度、湿度、风向、风速,都会造成影响。」

   其实,王建民最让球迷著迷的事情,不完全是他赢多少球场球,或是他的高大英挺,而是他那憨厚的笑容,以及不善言辞的回应。尤其在英文的记者会上,他的回答似乎永远只有一个字或两个字,即使用中文回答也非常简短,剩下的就是一脸地木纳与憨笑,经常让访问他的记者们难以下笔,可是由于他在球场上的精彩表现,第二天的新闻报导,仍然都是一篇篇的长篇报导,最后文字记者往往会再加上一句,他是「沉默的王牌」。

   个人在美国行走职场江湖也有三十多年,因为我姓「王」,也经常利用这张「王」牌,由于需要面对不同的客户,客户又都是陌生人,如何与陌生人攀谈,并要留下深刻的印像,极其重要。在王建民还未成名之前,我最常利用的王牌名人是「王安」,当时的「王安计算机」盛极一时,我经常以「王安是我的叔叔」开场,与陌生老美打开话颊子。等老美惊讶地抬头之后,立刻加上一句:「Yes, I wish!」,这是一种与事实相反的期待,就明白表示,可惜「王安不是我的叔叔」,以表达婉惜,进而制造话题,以拉近距离,而且屡试不爽。

   2006年前后,王建民横空出世,我的王牌亲戚就改成「王建民」,他变成我口中的兄弟(He is my brother),更因为我的英文名字缩写与王建民(C.W)相同,尤其那两年或因为在911之后,美国的联邦政府大楼警卫森严,一大早进入办公大楼时,都必须要出示驾照身分证,或在填名字之后,才能够进入政府大楼,有一次我照例在进入联邦内政部的大楼时,等候一位高大的非裔警卫笨手笨脚地在纸上填著我的名字,我回了一句「王建民是我的兄弟」,他突然抬起头,用那两颗如铜铃般大的眼睛瞪著我,嘴巴噘成O字型,手上的笔往桌上一丢,噔著我,大叫一声「Oh,my God!真的吗?」「我太喜欢他了!」他大概是我见过最夸张的球迷。

   2007年5月,我们参加到南法普罗旺斯的旅游团,这个团中有一家来自纽约的六口团友,当我在跟他们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也用了相同的方法介绍「王建民是我的兄弟」,他们看到我的名字之后,也同样引起大叫,直到我说了「I wish」之后,他们才笑弯了,但也大大地拉近彼此的距离。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旅馆的大厅中碰到他们,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你喔!也谢谢你的兄弟,昨天又替我们的洋基队赢了一场球。」四天之后的早上,他们又告诉我的同样一句话,而在那旅游的几天当中,我们聊天的内容,最多的就是台湾和美国的棒球,当然还有王建民。

双橡园

   在2005年到08年的四年当中,我的心情也常常不自觉地跟著王建民投一休四的节奏起伏,尽管我不可能有时间去看每一场球赛,但是隔天几乎读遍每一家中英文报纸的体育新闻报导和评论。

   座谈会上,我接著问王建民:「为何你在赢球时,投球的表情都格外狰狞?」引起全场大笑,王建民仍然用他一贯憨厚与平静,却带有一点尴尬的笑容回答,「这是用全身力量投球的自然表情,应该是丢每一颗球都是很狰狞的样子吧!」。

   我何尝不知道,在一脸平静与憨厚的笑脸背后,有多少的痛苦与心酸,那是要有多大的毅力才可以完成,有时超乎大部分人可以想象的,我们在美国的职场上拼战30多年,所付出的努力和辛苦,使我常常自认为可以完全了解他的痛苦。然而在看他的纪录片时,我还是不免不断地擦试着眼泪,因为他不只要忍受精神上的压力,身体上的痛苦,还要再爬上世界的顶峰,那就不是我能够想象的。

   受伤复元之后,曾效力于华盛顿国民队2年的王建民,当天重返华府,首度到双橡园就是参加自己的纪录片「后劲」的播映。也有多位王建民过去在国民队的队友抽空到场,一同欣赏这支记录王建民闯荡美国职棒的纪录片,并和王建民叙旧。

王建民与过去的队友叙旧

   他在会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很开心回到华府,对于球迷一路相挺,看到以前国民队的队友与同事,很感谢他们抽空来看他,他也同样谢谢球迷陪他从纽约洋基时期一直到现在,仍持续支持。

   谈及美国职棒生涯的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球场上拿到冠军,因为他虽然拥有美国职棒大联盟冠军戒,却是在受伤时期,「没有亲手拿到」。

    当被问到为何没有正式宣布退休,王建民说,因为「自己舍不得离开球场」,不想宣布退休,如果还有机会,还是会想下场打球。王建民坦言,还是想念比赛感觉,最想念和队友的互动,一同外出比赛。

   访问后,当我告诉他那些利用他名字的故事时,他的脸色似乎有一点讶异,也有一点惊喜,等我跟他谈完话之后,要求与他拍一张合照,我说:「你个子那么高,能不能弯一点腰?」,结果他没有弯腰,而是曲膝把身体放低,结果使得照片看起来非常的自然,而我瞬间就长高了十公分,他还用手轻拍著我的背……所以我确定,他是我的兄弟。

   第二天, 王建民的全家福又出现在华府龙舟赛的现场,当然又免不了一堆球迷大排长龙,排队与他合照,而他永远以那一副憨厚又诚垦的笑容拍照,从来没有一丝不快,如同「后劲」影片上的一句经典结论,他是「英雄也是囚犯」,因为他的心仍被囚在球场上,也是被囚在球迷心中永远的职棒英雄。

 (本文登上2019年5月23日美南报系华府新闻日报〈人在洋邦〉专栏,及全美联线刊出)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4) :
4楼. 悦己
2019/05/31 11:51
这篇真是又感性又知性的访谈!
写的真好!
感谢悦己的鼓励!


这个「王建民是我兄弟」的故事,已经在我的心中写了很久,没想到他会来到双橡园,我居然也被邀请参加记者会,当他被记者们团团围著问问题时,我早已经打好了草稿。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5/31 21:16回覆
3楼. 异乡芝麻事-台湾行
2019/05/30 07:19
同学没有入镜?He is my brother,这句很经典!
哈,不要被印在报纸上丢人现眼啊。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5/30 11:16回覆
2楼. 冯纪游(陆游:眺望迦南地)
2019/05/27 21:35

哈哈哈, "I wish"!

狰狞是必杀之技(如毛利人武士?)微笑

我是多么hope王安是我uncle啊!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5/30 11:15回覆
1楼. simma
2019/05/27 08:42

大联盟球员几乎个个虎背熊腰

王虽然也被训练出一身的结实,却难脱他修长的天生条件

加上外表与腼腆的个性,投手丘上的王反而很有书生的气质

我最欣赏他的就是基本功,球被击出后绝对立马下丘移防的动作之俐落迅速~~~太棒了

他还有另一个称号"滚地球王子"~~

看来Simma也是王建民的粉丝,

王很有书生的气质,又有成就,所以是我兄弟,哈哈……

如果是亲兄弟,无论富贵贫贱,永远是兄弟。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5/27 11:0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