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超级美式足球疯(中华日报副刊)
2019/02/25 00:45
浏览2,070
回响1
推荐104
引用0

美国所有职业球赛中,票价最贵、观众最多、赌金最高、广告最多、也是广告最贵的一场球赛...让外表柔弱内心狂放的Kim气得掀桌子...
    今年的第53届职业美式足球(Football)超级碗(Super Bowl)总决赛时间,正好是我们的小年夜又是星期日晚上,华人全家聚在一起吃小年夜饭,星期一除夕照常上班上课;却有更多的美国人也聚在一起,是为了疯狂地看球赛,累到隔天请病假。
    职业美式足球联盟有三十二支球队,正规的十七周季赛中,每一支球队只需出赛十六场,季后赛最多打四场,是所有职业球类中,场次最少的。然而每一场球赛,几乎都会吸引至少十万以上的现场观众,少说上百万甚至千万以上的电视观众。而超级碗美式足球总决赛,是美国所有职业球赛中,票价最贵、观众最多、赌金最高、广告最多、也是广告最贵的一场球赛。
    美国人疯美式足球是从中学到大学就开始,尽管一年的球季大约只有十多场的赛事,但是每一所学校却几乎都会有一个漂亮的足球场,每年秋季开学校后,同学之中最关心的话题,大都离不开美式足球,而球队的灵魂人物四分卫,永远是美女校花们追逐的对像,许多大学更把豪华球场当成聚宝盆在经营。所以可以想象,美国人离开学校之后,会忘记美式足球吗?不会,只会更疯。

把豪华球场当成聚宝盆在经营
    生活在纽约或华府的大城市中,街头比较感觉不出来超级碗的威力,当年还在西部山城读书时,大学的足球赛季是从八月底开始,各个大学联盟内的球队轮流对战,逐渐加温到十二月开始季后赛,排名前几名的球队捉对厮杀,圣诞节前后到新年,则是各联盟冠军间的排名战,以各种碗为名的赛事多到令人眼花撩乱。美式职业足球季九月开始,季后赛则从新年打到一月底,到了超级碗总决赛的那个下午到晚上,山城的路上人车稀少,几乎就变成鬼城。 
    记得我在美国的第一年,一位女同学邀请大家到她的租屋处一起看超级碗大赛,茶几上堆积如山小点心、鸡翅膀和披萨,啤酒无限供应,还有一个全新非常贵的大电视,难道她中了彩券。赛后,她偷偷告诉我,大电视有十五天的赏味期限,球赛看完再拿回去退就好了。
    在那四个多月的球季期间,所有的平面、电视和电子媒体,只要是讨论足球,就不怕没有人看。美式足球与英式足球(Soccer),除了英文不同和球不是圆的之外,另外有一个特点是比赛的分数可能会冲得很高,可以产生很多数据。在比赛前,一大堆的足球专家,体育台主播、退休的球员或体育部落客,滔滔不绝分析好几个小时,他们将每个球员在整个球季或球队所有相关的数据,来综合分析双方输赢的机率是多少,当然场外赌盘天文数字的赌金也随著起舞。比赛结束后,胜负已定,同一批人或换另一批足球名嘴,把球赛当天的数据,近年来可用计算机大数据作分析,继续分析到半夜。 
    美国人更喜欢搞对抗和竞争,大学足球赛时,一个州内的两所主要大学、两个相邻州的主要大学、甚至陆官与海官间的足球赛都会造成轰动。而职业足球联盟中的每一个队,也都会制造出一个死对头,例如每当华府的红人队与死对头德州达拉斯牛仔队的比赛时,华府的许多酒吧挤满了人,在酒吧里分成两边,尽管华府主场的人多,少数的德州人也不示弱,然后双方互呛,甚至大声叫嚣,比赛结束时赢的一方大事庆祝,输的一方则如丧考妣,好在最后大多会非常有风度地拥抱一下、握个手、或搭著肩,相约下次再见。
    1989年离开学校,我在华府都会区的马里兰州找到第一份工作,名叫BRL的公司是一间当年最顶尖的基因工程公司,临近美国国家健康总署,大部分的员工都是硕博士,所以仍有很浓的学校氛围,足球季期间,同事之间的对话,仍然十之八九离不开足球。而且口袋比学生时代深一些,每当有重要的足球赛时,经常会相互邀约下了班或周末到附近的酒吧里一起看球赛,酒吧通常有大银幕和许多电视挂在各个角落,又推出各式美食和啤酒。而这些足球疯子大部分是男人,有些家庭主妇不见得对球赛有兴趣,只好留在家中当一天甚至一季的足球寡妇。

足球赌池的签赌游戏纸
    重要的比赛或季后赛期间,一些年轻的同事就会玩一种叫做足球赌池(Football Pools)的签赌游戏。那只是在一张纸上划成十乘十的格子,每个人选格子,每个格子的价值是从一元、两元⋯五元,赌多大都可以,而每个格子对应下方和右边随机排放零到九的数字,分别对应在第一节、中场、第三节和终场四个比数的个位数,猜中第一、三节各拿百分之十,中场百分之三十,猜中结局者赢剩下的一半赌金,每个地方的玩法可能大同小异,赌注不大,却可以曾加看球赛的张力。
   为了与老美有共同的话题,我也每周追赛,要弄清谁是哪里一队的当红炸子鸡,住在马里兰州,当然更要将华府的红人队的赛事和球员的故事弄的一清二楚,如数家珍。好多年,我可以说得一口好足球,往往与大家分析比赛,说得口沫横飞头头是道,但我却几乎从不赌博,也对足球赌池没有兴趣。
    一年,娇小的韩裔女生Kim负责季后赛的一场足球赌池,拿著纸邀我参加,并对我说:「你从来不参加我们的赌池,今年如果你再不参加,以后就不跟你讲话了。」结果不常赌博的人,反而有好赌运,与今年超级碗的第一节和中场比数都是三比零有一点儿类似,那一场第一节比数三比零,中场十三比十,都是三与零的组合,让我连中四十元,第三节的比数,差一点是十三比二十,只听Kim的口中,不断大声嚷著:「拜托!拜托!不要再让九里安赢了。」最后的结果是二十三比三十,让我只花一元,拿回九十元,这种机率非常非常低,让外表柔弱内心狂放的Kim气得掀桌子。
    1995年,我转到一家大药厂在马州只有十来个人的小分公司工作,分公司的柜台小姐是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白人小女生,只有高中毕业的她,非常敬业,也努力地想做大家的朋友。早在超级碗赛前的两个礼拜,就发出邀约到她家去看球赛。明明知道天气可能不好,如果是老板的邀约,我们可以说不想去,却没有人好意思拒绝每天帮我们送信的小女生。
    比赛当天下午果真下起了雪,球赛到了半场之后,又转成下冰雨,雪上加冰比下雪更恐怖。在这种天气下,天又黑了,开车回家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运气,比赛后小女生说:「不用急著回家,晚上可以睡我家啊!」可是当天去的男生多是有妇之夫,哪里个敢留在单身女郎家,只能硬著头皮开车一路滑回家。 

超级碗赌盘
    今年超级碗大赛的前两天,妻突然问我:「今年是哪里两队比赛?」我才惊醒:「不知道欸!」其实不只是今年,算一算已经将近二十年不再疯球赛了。但我还是上网恶补了今年超级碗的比赛过程、结果和幕后故事,隔天上班时,仍然可以和老美们聊几句。
   星期一,我们办公室的七个男同事,就有三位干脆请病假,都是前一晚喝多了,而看起来也是满脸倦容的经理,无奈地摇摇头,吐了一个字:「疯!(Crazy!)」
 
本文刊登在2019年2月18日的中华日报副刊电子版及2月19日的中华日报副刊纸版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异乡芝麻事-台湾行
2019/02/25 11:44
今年的超级杯有洛杉矶公羊队,所以我特别注意,没想到比赛很不精彩。爱国者虽赢球,但我个人非常不喜欢这只球队。
尤其上半场,简直无聊透顶,但是比数让我有了写文章的点子! 九里安西王(Julian)2019/02/25 11: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