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闺情二探
2019/05/23 00:23
浏览433
回响0
推荐43
引用0

闺情二探—今人诗词作品的表现

一、今人继续假借模拟创作方式的原因

按春楼不完整地观察,今人在假藉模拟的创作方式上继续使用的比例并不高,也就是说,今人在闺情这个主题上的创作数量,远不如古人。有的或有数首,有的完全不写。原因为何?春楼未曾一一探询,所以也无法谬置何词。不过,还是有特例存在的,而且还写了整整一个系列。

在前一篇初探的最后,春楼提到了男性使用假藉模拟的创作方式写闺情主题的原因,是因为男性在心理上需要有所寄托。所寄者何?所托者何?所寄者,是他们的人生理想、是他们的情感想望、是他们的悲愁苦闷。所托者,便是女性。春楼何以作此断言?这点可以从一句成语「香草美人」开始说起。

香草美人,出自汉代王逸在〈离骚序〉中提到了:「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谕,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 因此,香草、美人便被取来比喻贤臣(香草)、君主(美人)。而离骚的作者–屈原已是在离骚中,将托物寄兴发挥到了极致。因而后世文人在运用假借模拟创作方式时,便有了一个厚实的基础,可以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到了今时今日,文人的诗词作品如果继续沿用假借模拟的创作方式,不能完全排除所要寄托的不是属于国家大业、社会发展等硬性课题,更多寄托的也很可能是属于人生理想、情感想望等软性课题。但是为什么对于这种假借模拟的创作方式依然情有独钟呢?春楼浅薄的想法依然是,寄托。因为有了这层的寄托,才使得诗词的作品有了凄美的外衣,也有了清丽的芳香。

二、假借模拟创作方式的条件

所谓假借模拟创作方式,也就是男性假借女性的身分与角度、进而模拟女性的心思及情感,最后藉由文字创作的手段予以表现于外。

在我们继续探讨之前,必须再厘清一件事情,也就是男性与女性究竟存在什么不同?尤其是女性的心理性格上有何迷人之处?以致男性这般沉醉在假借模拟的创作方式上。

一位美国的心理学家杰狄斯(Marco Del Giudice) 认为,男女的性格差异,就象是容貌的差异一样。每一个个人特征(鼻子长度、眼睛大小等等)都显示出男与女的一点点差异,但全部加起来,差异就变得清楚,你就能以约95%的正确度区别男人和女人的脸。在这样的基础上,杰狄斯用这种方式研究了1万多名男女,记录了男女以性别为基础的差异,声称「以心理学标准来看,是很大的差异」。据他分析,女人较敏锐、温暖、忧虑,男人情绪较稳定、有支配意识和规则意识,也比较有警觉性。

藉由上述的理解,或许我们可以更深刻地理解何以男性对于假借模拟创作方式的痴迷且无反顾地接续,因为正如杰狄斯的研究分析,女性具有敏锐、温暖、忧虑的心理特质,透过这些特质所投射在创作的文学作品,对于人心的灵动也将引发出共鸣。而这样的共鸣,自是男性在假借模拟创作方式中所一直在追逐的心灵和谐。

那么,是不是所有投入假借模拟创作方式的男性都可以创造出前述心灵和谐的共鸣呢?春楼以为,并不是的。要能够驾驭得了假借模拟创作方式,必须具备以下的条件:

1.具备敏锐而又温暖的灵魂。敏锐,在于能够观察到事物的极其细微处;温暖,在于将观察所得赋予柔软的触感。

2.拥有忧愁并且善感的心思。忧愁,在于对物外的变化能有不同的感受;善感,在于将物外的感受得到感性的提升。

3.具有娴熟的文字运用能力。娴熟的文字运用能力,来自于深厚的文学基础。有此功底才能将灵魂与心思精采呈现。

上述的三个条件,春楼以为缺一不可。这也是何以在众多从事诗词的男性创作者中,甚少能够写出动人心弦的闺情词作品的原因。

三、现代词人若予的闺情词

春楼的开格文《失望与嗟叹》中,对于若予的词作风格已经有相当的介绍,在这篇文章中不再赘述。但是从若予的其它词作尤其是创作闺情的主题,可以看出其人细腻的心思、柔软的笔触、缠绵的词境,更是几乎在每首词作中都能出现警句。话不多说,就让我们一起先来浏览若予14首的闺妇思系列词作,并且以「」标示警句。

闺妇思(一)《巫山一段云》

促织枯鸣夜,悲风折柳残。竹帘摇影笑嫶妍,谁念蜡灯寒。

记省罗浮梦,争知几处烦。「秋期尚有一逢缘,何日见君还」。

闺妇思(二)《柳梢青》

别后来秋,小园依旧,泗水长流。悄立凝思,「凉风如诉,谓我心愁」。

雁行翐翐过丘,系不住、鱼笺怨尤。细雨丝丝,寒光惨惨,愀伫沙洲。

闺妇思(三)《西江月》

夕照彤霞相远,寒鸦老树孤凄。「偏偏秋月照河西」,争忍空奁承涕。

逝水东流无语,那怜愁绪幽迷。龙涎更点掩深衣,红豆长宵重计。

闺妇思(四)《忆余杭》

重上西楼,潋潋湖波还似昨,金猊缓送冷轻烟,渐次沁愁颜。

「几家砧杵添秋瑟,倦鸟踅飞比双翼」。弄箫频惹思离人,暗泪叹孤身。

闺妇思(五)《酒泉子》

芳歇郁休,飞雨湿阶檐溜。不堪看,人瘠瘦,倍烦愁。

办心奢愿付江流,萧寺托怀支遣。「向青灯,昏晓伴,说阎浮」。

闺妇思(六)《蕃女怨》

夙缘相许梦已逝,竟夕无寐。杳音尘,嗟搵泪,感伤情意。素笺残墨画苍容,怅横空。

闺妇思(七)《醉花阴》

颇怨日斜春困恼,暖阁金猊袅。漆案镂樽空,钗钿芙蓉,重整无心愀。

西园燕剪裁花巧,更扑香盘搅。绿柳不关情,风弄垂丝,暗把愁思道。

闺妇思(八)《木兰花》

向晚意阑芳已歇,拈笔画描还懒髺。烟邈邈,雨悠悠,徙倚曲栏风凛冽。

「寂寞莫登花阁榭,登阁莫弹吴子夜」。西望不尽更天涯,拧断可怜罗袂帕。

闺妇思(九)《酷相思》

戚月寒星风拂柳。任无赖、捼丝绺。问花卜归期何费久?单片也、归来否?双瓣也,归来否?

夜夜帘帷空独守。几重恨、难消受。更憔悴沉忧生白首。「剪烛也、红酥手。擢发也、红酥手」。

闺妇思(十)《折丹桂》

清风不辨愁滋味。乱点群山翠。柳烟轻拢百花洲,拢不住、罗敷泪。

长亭更远人憔悴。悒郁谁堪慰。「殷勤笺纸语桑麻,烛影里、相思字」。

闺妇思(十一)《留春令》

晓风初透,烛身残泪,空帷香冷。藕断依还有丝萦,多少恨、终难醒。

淡看鸳鸯缠交颈。莫怨伤情景。「春去秋来总平常,聚与散、梦和影」。

闺妇思(十二)《摊破浣溪沙》

半月秋凉小小星,莲钩钗钏颤悠行。罗袂深衣露珠湿,冷香亭。

唧唧吟蛩忧闷扰,馨风无信乱思情。酸涩黛眉频雨泪,恨盈盈。

闺妇思(十三)《卜算子》

弦月伴疏星,风透窗棂冷。怎奈参商俩别离,争似空花景。

无绪翫香奁,荧烛流清影。「人世何曾有久欢,寂寞纔将永」。

闺妇思(十四)《卜算子》

暮色染蟾宫,风冷花颜闭。「倦鸟犹知返旧巢,为有温香记」。

暗自覆凝思,何可终违誓?一向欢情似镜花,朱襮沾清泪。

(未完待续)

春楼写于2019.5.17

修于2019.5.22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闺情三探
下一则: 闺情初探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