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民进党把农地变不见了
2017/10/30 10:28
浏览1,096
回响2
推荐20
引用0

民进党把农地变不见了

台湾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什么事都以看笑话、听笑话的心态来看待,日子就可以过得比较轻松愉快。

 

农地违规使用及流失

台湾农地违规使用,就是其中一个好笑的议题。2017-06-12 00:33联合报报导,略以全台从北到南约七万家非法工厂坐落于新北市、台中市、彰化县、高雄市等地区,因地目属于农地,被认定为未登记工厂。以有「水龙头故乡」之称的彰化顶番婆水五金产业聚落为例,历史超过40年,共有600厂商,产值达全台九成,但违章建筑工厂比率也超过九成。

农地遭到破坏,除了违规工厂外,还有违规农舍等各种不同的侵夺。2017年5月5日独立评论刊载杨重信先生的「『地表最强』台湾农地,还要继续被鲸吞蚕食与摧残吗?」,文中提到台湾农地流失及名目农地与实际农地落差的问题:

一、台湾农地流失知多少?

台湾自1949年制订农地政策至迄今,已超过一甲子。这段岁月里,前50年都在扞卫「农地农有农用」政策,俗称为「农地戒严时期」,一直维持到2000年农发条例修订时才解除,将农地保护政策目标改为「放宽农地农有,落实农地农用」。然而,对「农地农有」的松绑,却反而加速了「农地不农用、农地流失」之现象。

台湾农耕土地面积于1952-1977之25年间,呈现显著的增加趋势,从1952年的87.61万公顷,增加到1977年的92.28万公顷,为史上最高点,平均每年增加1,868公顷。1977年以后,面积则开始减少,至1988年降为89.50万公顷,平均每年减少3,163公顷;1988年后状况加剧,至2000年农发条例修订时,已减为85.15万公顷,平均每年耕地减少3,625公顷;于2000年农发条例修订后,面积减少更烈,至2013年已减为79.98万公顷,平均每年耕地减少达3,977公顷。

换言之,台湾农地面积从1977年一路下滑至2013年,共减少12.3万公顷,平均每年耕地减少3,417公顷。

二、名目农地与实际农地的落差:

2015年台湾农地(不论种植与否)名目上有79.7万公顷,其中,旱田约40.3万公顷,水田约39.4万公顷,但这些真的是农地吗?未来台湾水田面积会剩下多少?旱田面积还能维持住吗?

(一)就水田来看,名目与实际是有落差的,包括:

1、全台申请兴建农舍的4,084.5公顷耕地,除有10%兴建农舍(面积408公顷)外,已违规使用、判断难以恢复农用的1,068公顷,应扣除之水田面积,合计为1,476公顷;

2、全台有超过7万家之违规工厂,几乎都座落在水田上,若平均每家违规工厂用地为0.1公顷,则违规工厂合计使用约7,000公顷之水田,亦应从名目水田面积扣除;

3、目前绿能设施使用水田之面积缺乏统计,估计其面积不小,虽名为「结合农业经营」,但实际上农业生产已实亡,在此假设目前附设光电板而应从名目水田中扣除之面积有1,000公顷;

4、根据农委会统计,现有休闲农业区有79处,面积33,531公顷;其中如停车场、农特产品零售设施、景观设施等用地可能会使用到水田,而应从名目水田面积中扣除,惟目前缺乏此一统计资料,在此假设占为休闲农业区之5%,亦即1,676公顷。

5、同样据农委会统计,目前休闲农场共有296家,面积约300公顷,依规定应至少有60%维持作农业使用,但违规情形上与农舍一样;暂假设休闲农场违规使用农地面积占总面积之50%,则约有150公顷需从名目水田中面积扣除。

以上合计应从名目水田中扣除之面积合计为1.13万公顷,名目水田扣除此实际已转用而不易恢复之面积后,仅剩38.2万公顷。

(二)旱田则有超限高估问题

台湾历经多次「农林边际土地或山坡地之宜农与宜牧地」之查定,至目前仍维有40.3万公顷。根据农委会委托台北大学办理之农地资源分类分级成果,全台15县(市)山坡地旱田属于高度环境敏感地之面积约为7万公顷,从国土保育与保安之观点,实不宜做为农耕使用,而应划为「国土保育地区」。循此,台湾旱田应扣除此7万公顷环境敏感地,合理估算面积应该是33万公顷。

 

农地违规使用的对策——农地解编

一、2000年1月(李登辉当总统)农业发展条例修正后「农地解严」:

台湾自1949年制订农地政策,前50年都在扞卫「农地农有农用」政策,俗称为「农地戒严时期」,2000年农发条例修订时才解除,将农地保护政策目标改为「放宽农地农有,落实农地农用」。然而,对「农地农有」的松绑,却反而加速了「农地不农用、农地流失」之现象。

二、2007年(陈水扁当总统)农地解编1万公顷:

2007.06.14中国时报报导,略以行政院会昨日通过「农村改建条例」草案,将成立一千亿元农村改建基金,全国释出一万公顷农地开发为「田园住宅社区」,每个社区面积至少廿五公顷,三十%的低建蔽率,能保有完善公共设施。

三、2017年(蔡英文当总统)农地20万公顷大解编:

2017-10-23自由时报「新版国土重划 农发区增为5类 20万公顷农地可能解编」报导,略以:全国国土计画最新版本近日出炉,其中农地调整最受瞩目,将分成五类农业发展区,25公顷以上、80%农用的农地,优先划为第一类农发区而不得改变,但相对地,约1.3万公顷遭违规工厂占用污染农地可望解编,此次新增第五类都市计画农发区,估有10万公顷都市中农地也将重划,学者估算未来约20万公顷农地有重划解编或改变使用项目的可能性。

 

农地大面积解编 需严防新一波滥用

2017-10-29 23:30联合报「农地大面积解编 需严防新一波滥用」社论,破题就指出内政部公布新版国土计画草案,全国分级列管的87万公顷农地,估计将有20万公顷可能解编、重划或变更使用项目,违章工厂、农舍将就地合法。虽然这是面对农地坏死的务实调整,但交由地方执行,由于涉及利益,很可能带来下一波农地破坏;中央务必慎谋防范,否则农地流失将无可补救。该社论并提出几个问题:

一、政治干扰

地方政治干扰因素依旧,主宰之区划作业恐难符合国土永续利用宗旨;虽说中央保有审核权,但各部会各有盘算,步调不一。例如内政部希望农地部分开放给宗教、殡葬、游憩使用,还希望紧邻城市的农地能改划为城乡发展区;经济部因缺工业用地,其职司农地违章工厂管理的头痛困局,也希望一次解编;农委会虽力图保下有限农地,但也承认违法使用的农地已严重污染,解编恐是不得不然;如此这般,未来国土碎裂化恐趋严重。

二、地方反弹:

前阁揆林全去年七月即召集相关部会做出决策,对去年五二○后的新建违章工厂不再宽容。阁揆易人,决策重新来过,赖清德十月中终于决心铁腕面对农地违章工厂,但也以去年五二○为准一刀切,之前的可望就地合法,之后的却强力拆除,至今地方反弹不断。去年五二○宣示到今年底动手拆,一年半的蹉跎,各地占用农地事件仍不断发生。

三、农地盘点平台前景不乐观:

农委会十月初端出「农地盘点平台」,套叠相关机关的调查结果,再配合鼓励吹哨检举,任何人发现农地冒出违章工厂、违规豪宅,立刻查对农地盘点平台,让相关单位铁腕执法。但农地盘点平台前景恐如国土计画草案遭遇各单位态度不一的对待,尤其执行拆除的地方政府,选票考量难免以拖待变;虽然赖清德宣示拖延拆除就扣补助款,但明年地方选举是重大变量,难保农地盘点平台不会如当年内政部颁行灾害潜势图,只能墙上挂挂,作用有限。

四、务农收入低:

农民务农收入低,反倒是卖农地收入不错,因而掀起违法抢建工厂风潮。以非法使用的彰化鹿港顶番婆地区为例,买家打出「农地变建地最后机会」,开出每公顷一亿元的高价买农地,高龄农户为什么还要坚持守住祖传农地?追根究柢,是政府宣示拆农地违章工厂讲得多做得少所致,保守估计现存8万家农地违章工厂,每年还以近800家速度增加。

五、绿能政策落井下石:

绿能政策进一步造成农地失守。农地租给商人种电,不必耕作就有可观收入,何乐而不为?从各地查处的假务农真种电案件数,不难理解农地出租种电已成风潮,农民不理解种电后没了日照,土壤肥力流失、坏死的结局。

 

结语

蔡英文多次宣示遏止农地非农用,且台湾粮食生产底限的68万公顷农地无可退让。可是蔡英文政府实际上做的却是农地扩大解编,也许蔡英文们还有很多秘招没有施展出来,但除了对国民党及所谓的附随组织扫地出门、灭绝式的追杀及对军公教人员年金改革绝不留情地砍杀外,自2016年5月20日就职以来其它作为的成效来看,想要解决台湾农地违规使用的问题,是很难乐观以待的。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环保生态
自订分类:时事评论
回响(2) :
2楼. wonghc
2019/10/06 14:54
李登辉还当省主席的时候,民国71年九月,巡视林务局的时候,还宣示过要取缔高山滥垦呢!滥垦开发还在他当总统任内吧!
1楼. 言莫
2017/10/30 22:22

现在台湾执政者最擅长的不就是嘴里说出的与实际所做的完全不一样

不只是农地政策,在外交上也是很明显的

巧合的是

对农地的弃守

一个是李登辉

一个是陈水扁

一个是蔡英文

真的是一脉相承啊

醉梦Horace2017/10/30 22:28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