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经济部长对核废料的错误说法
2019/11/14 21:21
浏览343
回响0
推荐17
引用0

经济部长对核废料的错误说法

一、   沈荣津认为铀燃料利用后还是有废料

 

    张善政的国政顾问认为核废料是可以处理的,并且宣称当年民进党不愿意让核废料送往法国处理是不愿处理,经济部长沈荣津认为即使送往法国浓缩、精炼后还是有核废料,最终还是需要送回台湾做永久贮存,事实上这只是高阶核废料也就是用过铀燃料处理的问题,核电厂面临的放射性废料问题有低阶及高阶废料两种,若撇开政治意识形态,核电废料问题根本不是问题,试想全世界有31个国家用核电,451座核能机组运转中,人家没废料吗?光是美国就有98座机组,韩国有24座中国大陆也有47座核电机组在运转,为什么人家不炒作此议题?就是有解嘛!建议沈部长到韩国庆州核废料贮存场参观一下。

(一)高放废料处置    

   高放废料其实就是用过的铀燃料,国际上处置有二种方法,一种是可暂存乾式贮存场待日后再提炼有用可分裂钸燃料统一处理如美国作法,或先送用过燃料至再处理厂提出有用物质钸如日本做法,最终分离后的废弃物体积缩小许多,再送入最终处置场,若台湾送去法国处理,当然要运回台湾的最终处置场,事实上若撇开政治问题,高放最终处置场也可解决。美国有98座核电机组,韩国有24座核电机组,高放废料都比台湾多,台湾并非核能先进国家只要跟著美国老大哥及韩国作法就可,用过核燃料涉及国际核子扩散保防,所以美国也暂存乾贮场待日后处理,台湾当然听美国只要照美国作法并无问题。美国已有七十多座露天乾贮场,用了几十年也没问题。乾贮场内的铀燃料是可取出再运至再处理厂处理,不是永久存放。

(二) 低放废料处置    

   低放就是核电厂运转维护中产生的污染废弃物,这类废弃物可藉焚化及减容固化处理暂存入具良好屏蔽之仓库,最后再移入所谓的低放射性废弃物最终处置场。由于医院的核子医学及工业上放射性废料也须处理,所以低放最终处置场要由国家统一处理,是国家的责任而不完全是台电的责任。台湾的「低放射性废弃物最终处置设施场址设置条例」于95年5月24日公布施行,经济部于95年8月成立选址小组,并指定台电公司为选址作业者。100年3月29日遴选建议台东县达仁乡及金门县乌坵乡为建议候选场址,然地方政府拒绝执行地方公投所以空有场址遴选办法根本无法执行,最近原能会提出修改草案被骂到下架,其实我们可合理解决此问题,删除「低放废弃物最终处置设施场设置条例」第九条建议二个以上建议候选场址,理由是找一个都很难,只要符合要件不必限制二个。另外修订第十一条地方公投由县市改为经济部主办,中选会协助配合。理由是低放废弃物最终处置设施场收集全国医院、工农业放射性废弃物,属全国性施政。   

   目前台湾选址困难主要卡在县市地方政府不愿配合公投,事实上国外已有许多场址。其中韩国与我国国情类似最值得学习,经过许多沟通及改善,韩国知识经济部在2005年11月3日宣布庆州成为最终场址所在地,台湾可效法韩国庆洲模式解决。 

 

二、   最终高阶核废料处理

 

    经济部长说最终高阶核废料还是必须送回台湾做永久贮存,张善政打算放在哪里里?台湾的哪里一个县市?其实高阶核废料处置场没有低放最终处置场急迫,除芬兰已在兴建外其余各国仍在规划讨论,美国也是以乾式贮存方式暂存于水泥屏蔽护罐内并无问题,2013年台电公司挑选金门东部、花莲秀林乡、屏东恒春与澎湖群岛四个区域进行地质钻探也是在找寻合适地址,2015对于高放射性核废弃物最终处置于何处,立委在立法院举行公听会达成四项共识,其中提及高放射性废弃物最终处置设施条例法制化时,应纳入公投条款并不得违反原住民基本法规定。

   所以只要政府不捣蛋,给予地方适当回馈金,依法应可找到合适地点。

 

三、能源政策辩论

 

    与电力使用相关的问题有空气污染、温室效应、电价上涨及安全稳定供电等问题,国家的能源政策需考虑经济发展、能源安全及环境保护,理性地从各项能源的特质、台湾的处境及国家利益来考量,评估出一个最适合台湾的能源配比才是人民之福。 

   依照林飞帆的说法,民进党主张能源配比在2025年天然气提升至50%、燃煤降至27%、绿能增加至20%,其它发电方式占3%,意思就是说77%的发电都是排放二氧化碳,这将违反巴黎协定抑减温室气体排放的规定,台湾将受到国际制裁,同时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也无法解决。尤其是过量依赖天然气,由于天然气最多只能储存14天,若有台风或遭敌人封锁极易段迄无电。我们看看邻国的发电配比,根据日本新基本能源计划,2030年发电量配比为核电20-22%,可再生能源配比为22%-24%,煤炭的配比降为26%,液化天然气的配比将降至27%,韩国目前能源配比:核能30%,燃煤45%,燃气17%,再生能源8%。

   张善政的5050目标是一个理想,不排碳的能源若占50%当然对减低空气污染及温室效应最好,若绿能达到20~25%,则核能须达25~30%,美国核电厂都可研役到80年,核二厂及核三厂延役到60年并无问题,核二、三及四厂发电量即可达20%以上。

 

四、核废料处理问题是世界科技问题不是台湾政治问题

 

(一)打口水战的官员不是真爱台湾

   韩国瑜的国政顾问团提出重启核四, 新北市长侯友宜质疑是假议题,侯说燃料已送出,核废料也无法处理,事实上铀燃料还是可运回来,废料亦可处理。其实核能发电是国家的重要能源问题,各级政府应协力解决,不可因意识形态反对,关于核废料处理我们可参考美国及韩国做法,目前用过燃料先放在乾贮场屏蔽罐内放置40年,日后参考先进国家技术取出用过燃料再处理提出有用物质再置入高放最终处置厂,由于美韩等国高放废料远比台湾多,目前台湾只要追随先进国家不须盖高放最终处置场。至于低放最终处置厂当然要积极兴建。

(二)行政院的态度   

   以核养绿公投虽通过后,蔡政府仍坚持废核,所持的最大理由就是废料无处贮放,行政院发言人说拥核者要面对地方反对永久贮存核废料的事实,但很多人反对年改,政府还是照改,何况公投显示大多数人民是支持核电的。经济部长沈荣津表示「核电不是不用,是没办法用。」,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乾贮设施地方政府也尚未核准,谈核能,核废料的最终处置场问题一定要解决。前新北市市长朱立伦已改口要重启核四,所以新北市政府应无理由反对使用乾贮场,此点台电应请经济部邀请新北市前后两任市长一起商讨解决。

 

五、废料处理未来可能发展

 

(一)送中国大陆处理    

  依照中国大陆的“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要建设5座中低放射性废物处置场,目前仅有3座,分别为西北处置场、北龙处置场以及飞凤山处置场,其规划容量分别20万m3、8万m3以及18万m3,由于中国目前已有44座核电机组在运转中,最后要盖逾百座的核电机组,故台湾的废料与大陆相比几乎可忽略,若台湾的废料经福建厦门由高铁运往西北是极其方便的。中国大陆的核能工业除后端外相当完整,目前已开始研究后端技术,日后台湾的用过核燃料也可运至大陆再处理,当然前提是要搞好两岸关系。

(二)第四代快中子反应器核电机组的兴起  

  第四代反应器有些使用快中子反应,可充分利用核燃料甚至燃烧废料,福建霞浦电厂就有一座快堆示范机组,所以随著科技进步,废料处理将更加容易。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政治
自订分类:时事评论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