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髪姐与恩客的书剑情仇
2011/03/29 04:55
浏览8,142
回响21
推荐129
引用0

「喂,该理头髪了」,鱼酱有天望我看了看说。

说真的我实在不喜欢理髪,而且从小如此,无法改变。

出国后就没上过理髪院。当然不是从此不理髪,而是学生时代为了省钱,全家由鱼酱一手操刀修剪而就。

孰料尔后变成惯例,本衲此头概由某人操刀,多年来约定俗成,从无例外。

她拿剪刀、梳子,我凖备围巾、刮胡刀等等。

「这次可不可以上面修短一点?我不喜欢顶上太长,梳到左边变成一团,像雷根那样一边大一边小」,我谨慎的 plea。

「我不会剪那种头,不喜欢你去外面找别人理」,鱼酱趾高气昂的说,剪子丢到一旁。

开甚么玩笑?本衲生来威武不能屈,岂有可能自己一个头让你这髪姐予取予求?

我扯下围巾,不甘示弱地摊牌:「大不了不剪,这头到底还是我的」!

「不想一边大一边小自己先把头形长好一点」!髪姐利口便给。

过了一晚两人都知道我这髪是理定的了。

第二天~~

「你想理的时候跟我讲」,鱼酱笃定的说。

「*你*想理的时候*才*跟我讲」,我更笃定。

过了不久,她在后院凖备剪子、染髪剂,我则自动自发的搬椅子,围围巾
「传统」上理髪一定在后院,并且选大太阳的晴天,在凉蓬下。因为理下来的头髪才好处理,还有不会把屋里搞髒。

「我想剪像马英九那样」,我做最后挣扎。

「马英九怎样」?

「我想要上面均匀平整,不要像雷根那样一边高一边低」,我理性地解释说。

「你要像马英九得先长个像他的头。我帮你剪的两边一样长,它自己要一边高一边低,谁也没办法」,换鱼酱不示弱。

「上面剪短一点就可以」。

「上面再短下去你就变苏贞昌」。

「唉,不要钱有不要钱的缺点」,我感伤的说。

「怎样?我就是这三流技术。你要雷根还是苏贞昌」?

「雷根」,我小声说。

正是:「三流技术一流头,省钱一时误千秋,雷根乍变苏贞昌,何日方成马英九

开始理了。鱼酱右手持剪,左手拿梳子,一梳、一夹、手起髪落,倒是俐落得很。

这种时候绝对不宜多做争辩。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也。

我望了望天边的云朶,闭上眼睛,暗地里猬歎著「何昔日之白云,成今日之苍狗

鱼酱不是省油的灯,看出我「心逆而险」,开始讲说 UDN 有个谁谁写篇文 about 他老婆的剪刀手,像电影「爱德华剪刀手」,既会修花剪草,又能理髪做头,如何了得云云。

这铁定是威胁恐吓!好端端剃著头干嘛扯「爱德华剪刀手」?

威武不能屈的人格特质再次蠢蠢欲动。我说:「你不是剪刀手,你是刽子手」。

「我为甚么刽子手」?鱼酱剑眉一挑,东厂性格呼之欲出。

「呃... 你做的菜好吃,所以是筷子手」,我决定暂时不想「威武不能屈」。

鱼酱脸上似笑非笑,不置可否,眉宇间颇有不怒自威貌。

为了岔开话题,我开始描述我俩如何一个像髪姐,一个是恩客,之间有太多恩怨情仇。

更正确的说,我是秀才,读书的;她是髪姐,持刀的,我们的「理髪记」可以算是一本「书剑恩仇录」。

理著理著我密切注意她在我头顶上左、右两边各花多少时间,之后断定她比较「喜欢」剪左边,右边花的时间较少,因此才会一边高一边低,造成我有名的「雷根头」。

当然某人一定是坚决否认的。

越来越着急,伸手抓一抓。咦,说也奇怪,还真的没有一边长一边短耶!怎么说呢?有几分证据讲几分话,理完后照镜子再议不迟。

染髪了。鱼酱学过画画,为我将微白的两鬓染黑是她最喜欢的事情。用一个纸盘,将两管染剂挤出,找一只旧牙刷调匀,之后就可以开始刷了。

鱼酱小心翼翼地轻轻刷著,像张大千渲染水墨,笔触间匠心独运。我感觉两颊各一朶黑云,越染越大,像戴耳机。

没关系,洗个几天后就掉,期间尽量正脸对人就好。

从张大千想起,感觉著微冷、膏状的染髪剂,不禁想到油画,高更、梵高... 梵高?梵高!我... 我的耳朶还在吗?!

伸手摸摸,幸好还在。有点余悸犹存的感觉,两腿开始不自主的抖起来。

「抖甚么」?

「哦,没甚么,有点冷」,我解释说。

「冷?就是发冷的冷吗」?锦衣卫来了。

「发冷」是土话,「狼狈」的意思。「发冷狗」就是得了虐疾,发作时狼狈的抖个不停的狗。

啊,要不是今天我的项上人头在你手里,本衲何等英熊,岂有可能受此妇人之辱!

也罢,随它去!大不了毛髪而已,what's the fuss?

鱼酱将染剂用到快完,显然非常满意自己的「画作」,口中不时发出得意的赞歎声。

真好,就快结束了。我这一年四次的理髪 ordeal 即将告终。

冷不防间一张纸盘盖住头顶,怎么著?居然在我头上大辣辣的抹将起来!

怎么回事啊?刚才不是还小心翼翼的吗?

「还剩一点,不要浪费」,鱼酱在我头顶抹纸盘边解释说。

唉~~,圣牛啊!正是:

白云千载空悠悠,而今发冷成苍狗,十年一觉帅哥梦,英雄气短雷根头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男女话题
自订分类:笑奥浆糊
回响(21) :
21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7/07/04 21:06
四毛

以前居美时,也是由妻子操刀剪发,一年四次,每次几乎都会吵架,原因不外剪子不剪发,改而拔发,痛苦非常,不然就是老婆的手将我的尊头摆来弄去,搞成奇形怪状。

来缅时,没带工具,只好去外头给人剪。折合美金才四毛钱,自此不必吵架了。

20楼. 千水/NY
2011/07/17 07:58
令人喷饭的好文

初次来访(有幸从Empty Traveler那儿发现您的格),您的文采和幽默,令人激赏叫好。

我也试过操刀,爲另一半整髪,大约两人EQ一般低,结果引起口角,冷战好几天。现在我们家的理髪剪刀,寂寞地躺在抽屉角落,和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千水好说。理髪事大,不可不慎。像现在,我心知肚明某人一定在想方设法地又要弄我头髪,或者说要我弄头髪,因为开始有点难看了。
为甚么踌躇呢?因为某人若想亲自动手就得照我的意思 — 要求是你提的,term 得照我的。若想叫我出去给人剪又得看我愿不愿意,总不能像牵只狗上宠物理容院似的,一拉就走。
若是左右爲难就得忍受我的“难看”。我是毫无所谓的,非常能拗。
不早说过的吗?“这头,好歹还是我的”。
不只此头,这种事的哲理逻辑对我而言太简单了,完全不假思索就知道主控权 100% 在我手里。
以爲能左右别人项上人头者是自己没搞清楚。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7/19 02:45回覆
19楼.
2011/04/27 16:58
^^
谢谢您分享这篇文章~~推推唷!!   中信房屋 花莲旅游 花莲民宿 网站设计
感激唷!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30 22:10回覆
18楼. 不能正经
2011/04/18 06:41
阅读心得
虽然对顶上的事还没想出个所以然,但看本文让我感到收获最大的一点是衲兄[我谨慎的plea]这句,尤其其句型很重要,必要先说[可不可]一类的话,接著才能说我喜欢或不喜欢与个人偏好有关的话,这也是小弟婚后几年的感想。
不能正经有不弟,乖巧聪明解人意,委屈求全但在己,凡事好办一个 plea。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19 07:28回覆
17楼. 不能正经
2011/04/16 18:56
始终下不了决心
我当爸爸前那股果断完全不见,在上海理了第一次头发后其实便想日后自个儿用电刮胡刀修修剪剪,但就下不了决心,想说究竟是忍一下赌一把看看留长后能长怎样,还是立马用电刮胡刀来个痛快...这一婆婆妈妈起来,就恼人的像把玩古玩似的。。。。唉~
依衲兄的比喻来看,我目前偏向留出一头飘逸乱发,因为那个什么光头有国际观那句,我怎看都觉得是衲兄看到苏贞昌与李光耀餐敍新闻的有感而发 

一头飘逸乱髪也得有个好的开始,光头就是革面洗心的证明。草菇、蘑菇、香菇头绝对留不出 Hector 和 Achilles 的披头散髪,倒有可能变成从前爆炸头时代的 Whitney Houston。
还有光头和秃头完全不同。秃头的头皮是死的,像干涸的圹野,一望即知其不毛;前者的头皮是活的,像漂亮的果岭,状况良好、生气蓬勃,人人都知道前途无量。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17 02:16回覆
16楼. 逸名
2011/04/16 17:34
复古与现代 乱发和秃驴

衲兄所指 ......莫非是此二人



岁月像条悠悠长河 缓缓带走许多回忆 
古今中外如一辙,想 MAN 就得有原则,酷劲十足 Imhotep,最是犀利乞丐哥。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17 02:04回覆
15楼. 不能正经
2011/04/16 06:59
雷根头我还开心点
我儿子给理的像小草菇,至于我。。。唉,甭提了,我想自己拿电刮胡刀理个光头算了
首先,让我们谁也别假装不知道不弟你一直以来是 UDN 最 man 的“仔”。其次,让我们承认,最 man 的男人只有两种最佳髪型:披头散髪或一个大光头。
披头散髪是复古风,大光头是现代化、有国际观。
其它甚么马英九头、雷根头、苏贞昌头,都是不得已,随缘式的髪型。
看过“十月围城”里那个以一敌百的壮士吗?他留的就是“披头散髪”头。
“Troy”里的 Brad Pitt,还有 Hector,他们留的也都是“披头散髪”头。
肌肉猛男一般留的都是光头。
Whatever 你现在的髪型,千万别留个 Wujimaki 头,也就是“猪哥亮”的那种包包头,不入流、莫名其妙、恶心加三级。
记得阿诺.史瓦辛格(谢天谢弟,他总算从加州州府下台了)在“野蛮人科南”一片里以捡来的宝剑斩断锢在腿上的铁圈吗?他身上穿的是甚么衣服?没人记得吧?
壮士一身怒张的肌肉是不需要任何衣物的。
猛男那里需要头髪?理光吧!有事我负责。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16 08:32回覆
14楼. 不能正经
2011/04/16 06:07
最近正为头发发愁
我和儿子在上海各理了一次头发,不只我们父子俩自己不满意,老婆也看不下去,但...老婆就是不肯帮我理。还是衲嫂贤慧
不弟也拿到一个雷根头吗?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16 06:52回覆
13楼. 莱茵堂主
2011/04/14 03:01
讲球会友
唉!那种延迟release的打法,台湾叫〝用甩的〞,需要很好的眼手配合。前一阵子,常在启宝跟一些飞幻象的飞官打球,每个视力都2.0,甩起来又直又远。视力0.1的欧吉桑,只能靠熊腰虎背,努力hit远一点罢了。对了,你那个左膝的问题,以前我也很严重,如果右腰也酸痛的话,可能同一病灶。后来听教练的话,击球时,两脚距离缩小,改为高挥杆,现在好多了。老虎跟费德勒一样,真正的天王,只有他们自己打败自己时,别人才有机会。golf 是 mind game。打完一洞忘一洞,才能打好,患得患失,则一定失。说半天,还是老话一句:知易行难。有空再聊。
内行话,有见地。
延迟 release 的打法,我以为关键在腰。自己可试试,定态下故意夸张的将腰部正面扭向目标,此时若将杆头放在球的位置,则双手要落后杆头非常困难,势必领先在前。同理,定态下故意夸张的将腰部正面扭向目标的反方向,即将腰向右转(当然,没有人这样打球的),此时若将杆头放在球的位置,则双手要领先杆头非常困难,势必落在球位置之后。
可见手部若欲领先杆头,身体一定要先转过去。许多人身体侧向“移”过去(shift)的动作做得很大,但“转”过去(rotate)的动作做很小、也太迟。
跆拳道里的传统旋踢道理完全相同。起脚时小腿收缩紧绷,脚背打直。整个人的正面(腰部)率先转向对方,大腿(相当于挥杆时的上臂)随后跟上来时人已经转到原来的背面,膝部对敌时小腿(相当于挥杆时的杆身)还保持紧绷的收缩状态(有如保持右腕的 cocking),最后一瞬间才弹出,以脚掌背(相当于挥杆时的杆头)攻击对手头部(相当于球)。
身体的旋转(欺身而上)+ 大腿的力距 + 小腿的弹踢,照这一、二、三的顺序一气呵成,135 磅的李小龙也可以把一个人踢飞出去。
而画出来的圆并非面积越大就越好,因为人腿不是棍子,是有两节的。同样,挥杆时也有两节,一节是绷直的双臂,另一节是杆身。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14 04:22回覆
12楼. 莱茵堂主
2011/04/13 16:33
该言归正传了吧!
评一下今年的 Master,比较有营养。期待中。
南非名将夏尔以黑马之姿迎头赶上前面领先者,非常了不起。尤其最后四洞全部拿博蒂更属难能可贵。据説他只有 140 磅重,却能打出过于常人的距离,可见身高、体重不是力道的全部来源,怎样正确击球,impact 时双手领先在左,头部留在后面,将全身 power 集中在一点,并完美 release 才是正办。
两个澳洲名将 — 杰森和亚当斯四天下来可圈可点,一时各领风骚,可惜冠军只能有一人,遂使英雄气短,令人浩歎。
讲到这个,不由让人同情第三天末领先的少年英雄若瑞.麦可罗。他在第四天大崩溃打出八十杆,痛失原先在望的绿夹克,教人心疼。这场比赛完后我想他得去看心理医生疗伤。他的痛楚我无法想象。
凖备夺取第五件绿夹克的老虎.伍兹表现沈稳,尤以第二天的六只博蒂最让人津津乐道。相较于他离婚后的残败、破功,现在的老虎表现已经有所不同,可谓正在逐步走出婚变的阴影中。名将不论大小、老少,个个都有可能一时出类拔粹,在此项世界顶尖的赛事里一鸣惊人,但要説真正高球王,乃至王中之王,还是非老虎莫属,台客以为如何?
GolfNut — 无心的邂逅2011/04/13 22:40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