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人工智能
2017/11/12 11:05
浏览840
回响2
推荐30
引用0

退休前约一年三个月(2014 年 9 月 13 日)在公司授课。


2016 年 6 月 12 日在亚特兰大的中国城前。


2016 年 6 月 12 日在亚特兰大的中国城前。

人工智能



将近四十年前,在计算机硕士班即将毕业的时候,蒲莱斯教授问我毕业后,是要就业还是继续念博士班?那时候,因为能源危机的影响,工作非常难找,就算念的是计算机专业,也是如此,所以我说两个都会考虑,并且问她,倘若去念博士班,她会建议我去专攻什么?她说,可以考虑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或是资料库(Database)的研究。

事实上,这两个部门的确是当时最为火热的研究范畴,图书馆里,在有关计算机方面的书籍中,一整排一整排的都是人工智能或是资料库的书籍,最为突出。由于蒲莱斯博士的建议,我当然就比较留心这两方面的书籍和报导了。

当时资料库从 1960 年代末期的理论和研究到 1980 年代初期的实践, IBM 开始有 Relational 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 用在商业用途,虽然这比其它类型的资料库处理(例如 Hierarchical 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速度慢很多,但是因为容易了解(有点象是人们平时习惯使用的表格),加上不断的研究改进,使得 Relational 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 很快的成为计算机资料处理的主要系统,不论是桌上型和笔记簿型的小计算机,或是 IBM 的大型计算机(mainframe),绝大多数使用的便是这类型的资料库管理系统( IBM 至今使用的 Relational 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 是 DB2, Hierarchical 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 则是 IMS)。

起初对于人工智能的研究,人们是颇有企图心的,希望能够用计算机模拟出人脑的能力。显然的,在 1970 年代末期和 1980 年代初期,由于硬件的限制(存储器容量、资料处理速度…),使得人工智能的研究,困难重重,进展有限。要用资料处理速度缓慢和有限的容量去模拟错综复杂,包含几十百亿人类脑细胞所组成的脑神经网络连结,是不可能的。在认清了这一点之后,我在报导上,看到有计算机科学家和生物学家合作研究,看能否将芯片和生物细胞相结合。大多数计算机人工智能的研究人员则退而求其次,既然人脑太复杂了,没法模拟,但我们是否可以将范围缩小,专注于模拟某些专业,例如医疗、法律等等的领域。于是有段时间,比较少听到人们说人工智能或是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反而是常听到人们谈起专家系统(Expert System)了。

他们如何建立起一个专家系统呢?简单的说,它有两大部份,一个叫做知识库(Knowledge Base),储存专业知识,另一个叫做推断法则(Rules)。例如说,现在要建立一个家庭医生专家系统吧。首先,是所有与家庭医学有关的知识有系统的储存到知识库,然后邀请十几二十个在这领域杰出的专家医生接受访谈,再将这些访谈的结果整理出头绪,归纳建立出一条一条的法则:比如说,病人如果呕吐,百分之九十是因为吃了不洁的食物,百分之八十是因为食物中毒,百分之七十是因为伤风感冒等等;如果发烧到摄氏三十九度,百分之九十是因为这样,百分之八十是因为那样……如果头晕,百分之九十是因为这样,百分之八十是因为那样……如果皮肤红肿,百分之九十是因为这样,百分之八十是因为那样……

专家系统建立完成之后,病人的病征可以一条一条的输入计算机,例如说,发烧三十九度、咳嗽、呕吐、流鼻涕……医生专家系统会根据一条条的推断法则,综合起来,做出结论,判定病人得了什么病。

那么,计算机专家系统和实际的专家对决的话,谁会赢呢?当时所得的结果非常的有趣,因为计算机专家系统的诊断比实际的专科医生还要精准(想想看,即使是专科医生,也有遗忘漏失的时候,尤其是在精神体力不继或是情绪波动的时候,而输入计算机的知识,计算机是永远不会遗忘,也不会有情绪和体力以及精神因素的影响的);然而,当时的计算机,因为受到存储器容量和资料处理速度的限制,所输入的病征需要一天至两、三天的时间,才能充份分析,获得诊断的结果。换句话说,虽然计算机专家系统的诊断比实际的专科医生还要精准,可是所费时间太长,并不实用,一个重病或急诊患者若是需要两、三天才能获得计算机专家系统的诊断,病人可能已经呜乎哀哉了。

念完硕士,感谢蒲莱斯教授的推荐,我留在计算机系当讲师,没去念博士班,没再去留意人工智能或是专家系统的发展和研究,资料库系统的使用与讲授,倒成了日常工作的一部份。


2014 年 9 月 13 日在公司授课。


2014 年 9 月 13 日在公司授课。

岁月如流,计算机芯片越做越小,越快,越复杂,计算机的存储器越来越庞大、快速和便宜,计算机的科技在三十年间,进展快速惊人。突然我们发现,计算机人工智能可以跟世界的围棋冠军和极佳好手下棋,并且连续击败他们;无人驾驶的车辆因为人工智能而逐渐成为可能;网购物流输送,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有了许多无人仓储,因为使用机器人而效率惊人;美国的无人飞机,因为人工智能,可以有数百架飞机出动如蜂群,它们可以相互自动联系协调与出击……

人工智能开始有自我学习的能力。不久前有则新闻说,有个在大商场服务的机器人,可能因为厌恶那长期枯燥无味的工作,自己走到商场里的水池淹水自尽了。这两天更有一则令人吃惊的消息。话说有个胃癌患者,医生处方给他最新的,治胃癌的药物,可是他服用一段时间后,病情未获改善,后来人工智能建议使用另一种药物,医生看了不敢置信,因为那不是治胃癌的药物,而是治大肠癌的药物。医生质疑,计算机人工智能答说,请阅读最近的医学期刊。原来最近研究发现,这个治大肠癌的药物对胃癌也颇有疗效。一般而言,忙碌的医生们对于新出的研究报告,通常大概要在半年后,甚至两、三年后,才会读到,以更新他们的知识,而人工智能只需几秒钟的时间。病人改换这种药物后,结果病情有了很大的改善。

到了现在,大家又用人工智能或是 AI 这个用语,而不再听到计算机专家系统这个词儿了。现在的计算机人工智能发展到能够自我学习和推理,不再只是一个密码一个动作,完全听令于主人的指示行动了。从计算机完全听从我们的指令到它可以自行推理和学习,这是很惊人的一大步,也是让许多人很担心的一件事,因为计算机的运算速度惊人,如果它能自我学习和推理,会不会有一天,机器人在超越人类后,加上自我的觉醒,而掌握世界,灭绝人类呢?世界有名的理论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 就对人工智能研究的走向,非常的忧心,深怕有一天,原本为人类服务的机器人,有一天却成为灭绝人类的原凶。

               (2017-11-11) 

【附记】

返抵美国后,我到附近一个美国银行的分行,想弄清楚有关税务署对我催缴税款的事情。我原本对此事没抱太大希望,因为虽然我有相当的把握是前妻兑现了储蓄债券的本金和利息(共约一万几千美元),然而我不知兑现的日期和地点,而储蓄债券是联邦政府发行的,领款后,债券正本是否送回美国的财政部?我不知道银行是否保存有签了名的影印本。分行的女士问我是何时领出的?我说不知道,应该是在 2015 年。问我是在那里领出的?我说不知道,应该是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分行。女士将我的个人基本资料和税务署向我催缴的数字打进计算机,查找银行在我名下的利息报税表格,一无所获。

她说,这类资料银行通常只保存两年的时间。我说,可是至今还不到两年啊。女士打了几通电话,向总部的一些部门的人员询问,依然没有结果。我坐在那儿,原想放弃了。但这位女士很有耐心。也许是因为税务署明确的说是美国银行提供给了他们利息报税表格,她觉得有责任把此事弄清楚。所以她又打电话给银行总部负责经手储蓄债券的单位。在电话中谈了一下,女士对我说,那些经手储蓄债券的信息还没更新,大概需要一些时间整理。我听了,心想,是需要多少时间呢?几天吗?没想到几分钟后女士接到了电话,她对我说,好消息,找到了!

她从计算机下载,然后印了出来。她看着表格,不禁「哇」了一声,她不敢置信的说,你看看,这份寄给税务署的利息报税表格,领款人是你前妻的名字和地址(难怪我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然而领款人的身份证,显示出来的却是你的(部份)号码。至此真相大白。「哇!」她又叹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银行会更正错误,这需要十天到两个星期。她给了我两份印好的表格,一份自己存档,一份寄给税务署。

返抵家门,我回信给税务署亚特兰大办事处的作业经理,附上银行给我的,上面显示领款人不是我的表格,说明银行将在十到十四天内更正错误。我不知经理何时会收到和看到我的信,所以顺便打电话到税务署,说明我的回信已寄出,并告诉接听电话的女士,银行发出的利息报税表格上,领款的是我前妻的姓名和地址,但身份证那一栏却显示我的号码,银行将更正这个错误。这位女士听了,也是难以置信的,忍不住「哇」的一声,然后说她会就此更正。我问她是否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她说,没,你现在缴税的 balance 是零,你没有欠税。我这才放下心来。

以我的个性,原本会摸摸鼻子,自认倒霉去缴费,因为把钱领走的是前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息事宁人,不想去追根究底。没想到此事的发生,正好是我在台期间,没法在税务署限定的日期内补缴他们追索的税款,使我不得不回覆说明原委,并说等我返美后会补缴,没想到此后又收到他们的几封信,使我回到美国后,不得不找时间去追根究底,以便回覆税务署。这实在是令我感到遗憾的一件事。

汽车保险过期需要再办续保一事,对面的佛莱德知道我的老爷车仍然保全险后,对我说,这样挺不合算的,他通常在车贷付清后,就只保 liability 了,可以省一些钱。我想了想,他说得很有道理,尤其我已退休,在台湾的时候也多,在美国开车的距离短而且很少开车,实在不需保全险,于是打电话给我保了二、三十年的保险公司,问她若改成 liability,保费可以省多少,结果她告诉我说,最基本也是最便宜的那种(例如车祸若被告,要自行负责),和我原本的全险价格,半年只相差三、四十美元而已,我觉得这价格好像不太合理,而且这保险公司的办公室在另一个城市,若有事需办,也不太方便。佛莱德建议我询问其它几家大保险公司。我想到有一家全国性的大保险公司,在离我家不远处有个办公室,于是打电话过去,跟我谈话的女士非常客气。谈了一会儿,得知她们保 liability 的最基本的半年保费,比我原先的保险公司便宜了七十美元左右,连再上一级的保费,都比原先保险公司最基本的保费还便宜了三、四十美元,所以我决定更换保险公司。这是个容易的决定。我立即开车过去签约(这是办公室在附近的好处),我看到办公室里的装饰,还有接待员以及负责跟我签约的蜜诗惕的打扮,都是以感恩节为主题。啊,感恩节就在眼前了啊!

其它杂七杂八的事情,例如说电话费和电力及天然气的费用,过去几年,我在台湾时都可以网上付费,如今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各种系统防止黑客的措施越来越严密。今年我在台湾上网要付费,系统发现不是在美国境内的计算机试著登入,便马上被锁住,根本进不去,所以只好传简讯给在美国的小儿子,麻烦他先替我缴费。小孩帮我缴了几个月的费用,对我说:「你何不设定自动缴费呢?这样不论是在国内或是国外,都不用担心缴费问题了。」我是不太喜欢设定自动缴费的,不过小孩当医生,工作繁重,又很年轻,不好一直麻烦他,所以也只能乖乖的设定自动缴费,免得我在台期间因为没法缴费而牵肠挂肚了。

薇乐莉亚今年回到美国时,心血管出了状况,装上支架,住院和复健了一段时间,才回去她侨居的厄瓜多尔尔。最近她传简讯来,说感恩节前她将回到亚特兰大参加亲戚的婚礼,然后回到这个城市跟他的儿子媳妇及孙儿一起度过感恩节,之后才会回去厄瓜多尔尔,问我这段期间在不在美国?如果在的话,她希望能跟我见一面。我回覆说, 感恩节后才会离开美国。她说,期待著再次见面。


进入亚特兰大的中国城。


进入亚特兰大的中国城。


进入亚特兰大的中国城。


进入亚特兰大的中国城。

比我小三岁的薇乐莉亚比我早了两、三年退休。在退休前她就做好了规划,退休前数个月,卖了此地的大房子,到厄瓜多尔尔靠海的大城市买了一栋两个卧室的房子,走出门就是海滩,这对喜欢海钓的她和夫婿,可说如鱼得水。对于退休,她两夫妻真的下过苦功研究。被美国报章杂志评为最适合退休前三名的国家(例如曾经排名第一的巴拿马),她和先生都曾亲身前往旅游观察和比较,最后她们选定了厄瓜多尔尔。她告诉我说,她那临海的房子只要九万多美元,真的很便宜。厄瓜多尔尔的工资也很低廉,她请了专门清理住房的清洁妇,因为薇乐莉亚待人和善,而且若需出游(例如返美或是到附近国家旅游)就先付数月乃至半年的费用,所以这位清洁妇就像家人一样,把她家照顾得干净安全,使她和先生可以安心的游览南美洲各个国家。她告诉我说,她很喜欢厄瓜多尔尔。

九万多美元就可买到临海的房子,物价和劳工都便宜,真是令人羡慕。在台湾,空气污染,交通拥挤,三十万美元都不见得买得起一个小公寓吧?然而台湾是我的故乡,虽然我相信我会喜欢厄瓜多尔尔的气候、纯朴的环境与百姓,以及廉价的物资与劳工,但位于秘鲁北方,地处南美的厄瓜多尔尔,是不在我退休后居住的考量的;若到厄瓜多尔尔,岂不比住在美国离台湾(我的根源)更远了吗?所以,薇乐莉亚一退休就跟夫婿到厄瓜多尔尔置产定居,我一退休,就频频回台湾。

自我退休后,和薇乐莉亚只见过一次面(一起吃饭),不过我们偶而会互传简讯,或是在脸书上看到彼此的生活照片(事实上,我在脸书上只有心情日记的连结,并没有特别贴出生活照,所以不懂中文的她,也只能到我的博客,从文章的开始,scroll down 来看照片了)。仅仅几年的时间,她的头发全白了,好像苍老了不少,也许,这也是她看到我的照片时的印象吧?

期待著跟她见面,但不知道见面时会谈些什么?会有什么话题?



Aurora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下一则: 返回异域番邦
回响(2) :
2楼. Kurt
2017/11/13 16:46

个人虽非如同您,晋身为IT pro,还好不沦为computer illiterate,基本工作或自修的office还能操作。

老兄在职涯上,算是不简单,同班同学里,能转型成功的杰出者;在下一代的培育上,造就了杰出的孩子。特此祝贺感恩节平安快乐!

(bulloel@gmail.com)

谢谢潘兄来访。老同学们各个当了大公司的高级主管或是成了自己颇有规模公司的老板,都是事业有成,非常难得。我是因为机缘,改念了自己深感兴趣的专业。人生,都有定数吧?

☆耀星☆2017/11/16 05:00回覆
1楼. AZ9
2017/11/12 13:12
不用担心, 好友总是有很多话可以谈的, 像你可谈谈越南之旅, 台湾的生活状况, 还有离开美国期间所遇到的这些事, 再者, 谈谈厄瓜多尔尔也很不错啊, 尤其她到南美诸国, 也许有遇到什么窘局或得意事都是.....老人坐一块儿, 常常会聊些健康, 三高的事, 儿子女儿孙子女...等等的, 除非是没有了精力....一个多月前, 我才去过17天的露营旅行, 感觉状况还不错, 昨天去走了四个小时的Hiking, 居然累趴了...可见岁月不饶人.

退休前当处长的薇乐莉亚,是我退休后仍保持联系的同事。她一直把我当成好朋友,的确是很难得。

您比我年轻几岁,退休后,夫妻俩夫唱妇随,露营、钓鱼、旅游,仍保持心境的欢愉和充满活动的户外生活,身体一定比年纪相近的亲友同学们更为健康,更显得年轻的。

☆耀星☆2017/11/16 05:09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