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敬神祭祖在老家
2017/10/06 16:25
浏览959
回响2
推荐29
引用0

亲人们在老家前合影。


亲人们拉着手合照。


这次回到老家最年长的四巨头。


送神和向祖先禀报完后,大家忙著烧金纸。


阿秋跟嫂嫂和堂嫂在烧金纸。


几串长长的鞭炮燃放完后,只剩一阵烟雾,


和满地红色的残留纸片。


阿秋在老家屋前的池边留影。


饭后,阿秋和嫂嫂在用餐的合浦前留影。

敬神祭祖在老家



前两天嫂嫂传简讯来问我,中秋节是否要回老家敬神祭祖?

要。我是这么回覆的。我心想,既然目前我在台湾,理应这么做。

「需要我为你准备三牲和水果吗?」知道我在台湾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细心体贴的嫂嫂问。

如果可以的话,就麻烦您了。我答。

十月四日(星期四)的早晨,天空阴沉沉的飘洒著毛毛细雨,九点钟,我打电话叫了出租车,跟阿秋回乡下的老家。

我们抵达时,已有几位堂兄弟先到了,有的在院子外面整理环境,有的在大厅摆放供品。其它堂兄弟和他们的配偶或儿女及孙儿女也陆续到达,大大小小总计约四十多人,使老家显得热闹起来。大家寒暄了一会儿,已是早上十点吉时,大家开始点香祭拜,顿时大厅烟雾缭绕。

犹记得每年祭祖敬神,在大厅神桌前领头的是个儿胖胖的,头秃发须皆白的伯公,后面跟著阿公和叔伯婶婶,最后面的是我们这些小萝卜头。我们手捧著一把香,一边听著伯公在祝祷,一边跟著弯腰拜拜。一转眼,长辈都逐一凋零了,长辈只剩下几位八十岁上下的堂叔。这次返回老家,没有一位堂叔前来,所以由在永平工商当校长的耀禄堂弟负责主祭的任务,在请神以及向祖先禀报祝祷之时,他的客家话已经不是很灵转了。大家跟著堂弟上香,大厅顿时烟雾缭绕。接著我们到老家旁的伯公(土地公)前上香。

上完香,国治堂哥和贵雄堂哥拉了我和耀禄堂弟说,今天的拜神祭祖,我们已是四巨头了,我们来合照留念吧!我们坐在大厅旁檐下的石板上拍照的时候,我不觉矍然一惊,怎么在不经意间,长辈都几乎走光了,而我们却成了向岸边推进,不知何时会拍岸的前浪。


阿秋和我跟国治堂兄夫妻合照。

在耀禄堂弟带领大家送神和完成对祖先的祝祷后,大家忙著烧金纸和放鞭炮。金纸烧得火旺,年少的小孩对鞭炮最感兴奋和兴趣,抢著去点燃鞭炮,一串又一串长长的鞭炮,霹雳啪啦的响个不停。


大家忙著烧金纸。


铁桶里火很旺,热气扑面而来,阿秋小心翼翼的投放金纸。








阿秋抽空到内院门外留影。

跟年长的堂哥和堂弟正坐着聊天的我,突然想到该去拍张放鞭炮的照片,我跑到土地公旁燃放鞭炮之处,只见小路上烟雾笼罩,地上炮竹爆裂的火光在烟雾里闪著红光,可惜当我拿起手机时,最后一串鞭炮正好爆破完结,只剩一片烟雾。等烟雾散去,地上满是红色的爆竹残纸。小孩拿起扫帚,打扫地面,做善后工作。


小孩年少但颇有责任感,燃放鞭炮后,一起把地面打扫干净。


小孩年少但颇有责任感,燃放鞭炮后,一起把地面打扫干净。


阿秋在外院车前驻足。


阿秋在老家屋前的池边留影。

堂兄弟们在祭拜仪式完成后,一个个陆续离开。在回平镇之前,嫂嫂跟我和阿秋走到校前路的合浦吃牛肉面和几道小菜当午餐。阿秋说,面里的牛肉有点柴柴的,不大容易下咽,没有老北京的牛肉面好吃。我说,这家连锁店的牛肉面好像就是这个样子喔,因为我在平镇和中坜一带吃过几家合浦的牛肉面,就是这样的味道,不过起码他们的小菜味道还不错。嫂嫂说,是啊,虽然附近另有一家的牛肉面比较好吃,但是没有冷气,起码在合浦有冷气,不致在吃面时挥汗如雨。

吃完面,我打电话叫出租车。在等候时,我问嫂嫂一年有那些节庆要回老家敬神祭祖?因为我侨居异国太多年了,实在是记不清楚了。嫂嫂说,农历除夕、元宵、端午和中秋,应该是四次吧。

我在餐厅前为嫂嫂和阿秋拍了张照片,出租车就来了。嫂嫂在回竹北前,还要到老家整理一下东西。阿秋和我上了车,心想,下次要到老家来与其它堂兄弟及晚辈作短暂的聚会,应该是除夕吧?

               (2017-10-05) 

【附记】

月亮代表我的心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行前小聚
下一则: 夏日杂思
回响(2) :
2楼. 陆游
2017/10/23 20:19

黄盛洛兄有一篇新作,附上供您有空时赏玩。我是用小蒙恬手写板「画字」(潦草)非常快,且有常用的「下一字」及词,不妨试试。

落难的龙种(黄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8788866

 

谢谢分享黄盛洛教授的大作「落难的龙种」,读后自然会想起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那个物质匮乏,家家克勤克俭,每年国军还选出克难英雄的年代。那时,长官问在农林厅上班的父亲,是否可以考虑出任援外的农技团的团长?父亲考虑家里的小孩还小,上还有父母,所以没有答应。 ☆耀星☆2017/10/24 11:03回覆
1楼. 陆游
2017/10/07 13:22

祭祖是中原客家的美好传统,欣见有 40之众。恭喜!我的台大同班好友有两位正宗客家人:一位居加州,每年回美浓老家祭祖、过年,也已是族长身分;另一位黄盛洛教授是南庄人,他在逍遥阁发表过好几篇文章,谨附上一篇供参考(说不定您的族人认识他)

我为什么要参加 六堆客家文化研习营(黄盛洛教授) http://blog.udn.com/jfeng13x/90451272

记得第一次拜访您的博客时,看到黄盛洛教授的文章也发表在您的博客里,当时觉得很好奇,不知何以要这样做?直到阅读这篇「客家缘」,才明白原因。当年我也是无意间闯入 udn 而糊里胡涂的设立博客,摸索了一阵子,才觉得顺手。因为我对注音符号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打中文非常耗时而且错误百出,颇有挫折感,后来改用拼音打中文,速度比用注音快了好几倍,感觉好多了。udn 的博客曾经热闹好玩了一阵子,没想到脸书崛起后,许多人转移阵地,到脸书去进行社交活动和联系感情,udn 好像就慢慢的安静冷清许多了,不过我还是坚持在博客上写心情日记,因为社交活动和联系感情并不是我的目的。在博客上写心情日记,可以配上照片和自己喜欢的背景音乐,其实也颇能自得其乐的。



拜读了一些黄盛洛教授和您的大作,对于您和客家人的一些渊源才有更多的认识。
☆耀星☆2017/10/07 20:14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