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夏日杂思
2017/09/26 22:40
浏览878
回响1
推荐25
引用0




夏日杂思



一、一首词


从初中、高中,到大学的国文课本,都选入有一些诗词,那个部份,是我的最爱。有事没事,我总喜欢捧著书本,摇头晃脑的吟哦著里面的诗词。不见得是能够多深刻的体会出其中的诗情和画意,主要的还是朗诵时,那种押韵显现出来抑扬顿挫的味道,让我觉得甚有趣味。

许多年过去了,学生时代所背诵的诗词,多半已经忘记或是记得七零八落了。有的虽然记得,却从少年时代至今,都未曾能够体会其中的高妙。例如说那首「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尽管它是那么的有名,我却未曾体会它到底好在哪里儿,这也许和我的生活经验有关,因为成长在亚热带的台湾,我怎么都没法从望着床前的月光,就去联想到地上结霜的情景。另外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虽然能够在心眼中看到「城春草木深」的画面,却难以体会到「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那种悲怆的情怀。可能是自己未曾体验过「国破山河在」的凄惨,当然,这也是我们这一代的幸运和福气。而时常会不经意的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却是周邦彦的那首「苏幕遮」,说出来,您也许会觉得奇怪,甚至会问:为什么?其实我也曾一直问自己为什么?后来,我终于明白,那大概也是因为自己的生活与过往,与词中的情境可以相连结之故吧?

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我想起童年时代在老家,平日在每天早晨,都要举香祭祖敬神,大厅里总是香烟缭绕。虽然这不是消溽暑的沉香,然而大厅的梁柱很高,厅堂里在盛夏依旧是相当清凉的,在燃烧香柱的烟雾与香气里,让我颇能感受到「燎沈香,消溽暑。」的况味。住在乡下的人,都很早起。清晨六点就起床了,夜雨初歇,室外晨雾依旧迷迷蒙蒙的,许多麻雀已在大厅的屋檐下,叽叽喳喳的絮语,而且还会不时偏头侧首,好象是在窥视著什么,或者偷听著什么。这种亲身所见,使我对「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感到极为的深刻难忘。庭院外草丛树叶上的水珠,在初升的朝阳照射下,逐渐乾爽,我们屋前池塘的水面,在风中涟漪不断。所以「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我也能够深刻的体会,虽然我们的池塘没有种植荷花,只有池畔水上倒置的一些竹枝和树干。

浪迹异国将近四十年,诵读起「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自有另一番滋味在心头。

二、缘


前些日子,我意外的收到 T 的电子邮件。信中说,H 病况严重,已经有XX寺的师父和信徒去看她,为她诵经。我在惊讶中去信想多了解一些实情,很快的获得回覆说,数月前 H 确诊咽喉附近得了癌症,切除后无法吞咽,后来病得更重,已经没有存活的希望了……

看完信,我坐在那儿发了许久的呆,很难相信自己所接获的信息。人生种种,都是一个缘字吧?我没有见过 T,印象中也没见过 H,而我们却如何会有联系呢?

这一切要从我在报上发表文章说起。那一年,我接连在 XX 日报刊登了许多文章,也不知道会有那些人阅读我的作品。那年我返台度假,有一天,我正在表弟的开心农园参观两位表弟的工作成果。在强大的野外风涛中,表弟意外的接到了几乎不曾与我联系的老同学 S 的电话。表弟将手机交给我。在强风中的野外,手机听不清楚,只大概知道他说,他辗转打听到表弟的手机号码,因为比我们低一两届的 H 向他打听我的联系电话。

后来我才知道,初中的学妹 H 正好就在那家报社工作(好象是会计方面的工作),因为接连看到我发表的作品,见到我的名字,又看到一些与乡情有关的文章,她猜想这个「耀星」应该就是她家乡的「耀星」。她打听到我的电子信箱,寄出几封信,不知怎的,却都被退回了,只好去问她所熟识也是我老同学的 S。就这样,H 和我在网上有了互动,虽然不是很频繁,但都是旅居异域番邦的我们,偶尔谈谈家乡事,提起家乡的人情风土和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总有那份亲切与感动。在我退休后不久,她也退休了。我在脸书上看到她退休后的生活,充满活力与欢乐,看到她跟知心好友结伴旅游各国名胜古迹,看到她在旅游中高空跳伞的兴奋照片,看到她女儿结婚的喜悦和谆谆教诲为妻之道,看到她俊美的书法赠给洋女婿遵循的照片……我看到她的生活是如此的活泼充实和生气蓬勃,完全没法将她和病痛相连结在一起,一旦听说她已无存活希望,真的是震惊不已。

好意告诉我这个消息的 T,我跟她有些互动,也是一种巧合。几年前,我看到旅美相当有名的学者和作家张系国的一篇文章,谈到他的第一篇文章,是他大学时代在 XX报副刊发表,并且提到副刊主编所给他的鼓励,也因此,使这位学理工的电机博士持续写作多年不辍,出书写文享有相当的名气。我读了那篇文章,也颇有感触,因为我在高中时代,第一篇在报纸副刊发表的文章,也是同家报纸的副刊和同一位主编。这位主编亲切而且乐于鼓励和提携年轻的作者,他有许多很好的构想,发起了一些特殊主题的征文,使得作者和读者打成一片,非常热闹温馨,使得这家报纸在当时成了台湾销售最高的报纸。然而在那风声鹤唳的年代,那位颇受欢迎爱戴的主编,却因故被捕,当时他的女儿和有小儿麻痹症的儿子年纪都还小,他受审,被以匪谍或通匪之类的罪名,不幸遭受枪决。此事在很多年后,虽然得到平反,然而人已无辜而死,家庭因而受到破坏摧残,平反又能有什么助益呢?

在感慨万千中,我也忍不住提笔写下我的情怀。没想到 H 在看到我的文章后,对我说,那位主编的女儿 T 是她非常要好的朋友,于是介绍了我们认识。

所以,我没见过 T,记忆中也没见过 H,但是,我们是朋友,曾经互动过,曾经相互关怀过。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如果有缘,就会有些连结,不管是经由什么方式。而在人生列车上,每个人的终点站很可能并不相同,当有人需要先下车时,我们只能献上衷心的祝祷;当自己需要下车时,也只能试著挥挥手,不带走一丝云彩吧?

三、世事难料


那个月,两位好友说,许久没跟 Z 见面聚餐了,既然你现在就在台湾,何不约他出来聚聚?于是我拿起了电话,拨号到 Z 的家,拨号到他的手机,都没有人接听。我对两位好友说,会不会因为 Z 认不得我的手机号码而拒绝接听?我请他们拨电话试试看,结果同样是没人接听。我想到我有 Z 的太太 L 的手机号码,就决定试试看。

电话一拨就通,却听到了让我极为吃惊的消息。L 说 Z 生病了,食道出了问题,气切后,不能说话,也不能进食,只能在腹部装了餵食管。L 接著说,现在 Z 最需要的是休息,请不必来探视。仅仅一年不见,没想到获得的,竟然是这样的消息。

我把 Z 生病的事和 L 所说的话,以及 L 的手机号码,告诉了两位朋友。过了几天,F 告诉我说,经过与 L 联系后,得知 Z 罹患了癌症,正住院要作化疗,我们约好时间,星期日一起到医院探访好友。我问说,L 不是希望我们让 Z 多休息,不要去探视吗?F 说,在得知 Z 罹患的是癌症后,告诉 L,我们几个从少年时代至今,几十年交情的好友,不管如何,总要好好见一面,以免造成悔恨与遗憾。L 觉得确是如此,就同意了。

我们下午三点钟在医院大厅会合,一起到八楼去探望 Z。L 跟我们打招呼后,引我们跟 Z 见面。Z 显得很高兴,虽然因为气切,没法说话,他却不断的用笔写在笔记簿上跟我们交谈。L 说我们是来探望 Z 的第一批人。Z 的脸上有些灰白的胡子拉碴,显得有点憔悴,可是他的精神并不消沉,我们都感觉他仍然抱著希望,拥有斗志,我们很为他目前不是消极悲观的状态,感到鼓舞。我们觉得 F 游说 L 让我们来探视 Z 的作法是正确的。L 说,Z 看到了好友,好高兴。

我们不敢在病房停留太久,因为病人需要休息,而且我们也怕身上会带有细菌,万一感染到抵抗力弱的好友,会增加许多困扰。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都默默为 Z 祝祷。加油啊,Z!

四、夕阳无限好


夫妻俩原本是去作例行的体检,没想到结果出来,却吓了他们一大跳!F 说,他的太太免疫系统出了问题,竟被列为重大伤病患者。这对他夫妻俩都是那么的出其不意。这样突然而来的重击,使得他们心情难免大受影响。

我不是医生,不清楚造成免疫系统出问题的种种原因,只知道看过报导,认为压力过重,是影响免疫系统出问题的原因之一。到了我们这种年纪,经由童稚成长、进而努力就学与就业,在学校和职场奔驰打拼,再加上成家和养儿育女,经过那么多年的辛勤奋斗,好不容易小孩成长独立了,我们也退休了,正走上夕阳无限好的路上。

在人生这条道路上,我们奋斗过,努力过,对社会国家,对家庭子女,责任义务都已经尽了。往后的岁月,还有多少日子,除了天老爷,谁也不知道。看看身边的兄弟姐妹、朋友和同学,有的已经走了,有的病倒了,我们固然不应惶惑恐惧不可终日,更不应仍将家庭大大小小的责任继续揽到身上,而是应该放松自己,利用所剩不知还有多少的时日,开始欣赏过去无暇体验的,这个人世间的种种美好风景。

               (2017-09-26) 

【附记】





大戏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敬神祭祖在老家
下一则: 客家老屋音乐会
回响(1) :
1楼. 张凤哈佛 哈佛问学录 得首奖
2017/10/04 03:50

祝福秋节欢乐!

近日膝盖受伤手术,很少上网!见谅!


祝祷您膝盖的伤早日康复。

相信您也有个欢乐的中秋节。 ☆耀星☆2017/10/06 16:55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