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风筝割破晚霞的脸 / 陈漪
2019/12/07 09:44
浏览133
回响0
推荐3
引用0

 

林依是一个十分瘦弱的小女孩儿。娃娃般的小女孩儿。不治之症烦扰著她,她先天不足,脸面消瘦,苍白如纸人。她鸠形鹄面,形销骨立,纤细的身躯瘦骨嶙峋,轻盈得似能随风而逝。为了不让妈妈担忧,她苍白的脸上却始终挤出一丝笑容。她用正面能量的火红热力武装自己的情绪低谷,但是,富有魅力、温文尔雅。因为往往悲伤的绮丽却更能打动人的心。

她脸上有一种魔性的气质美。静静的一身白衣,苍白而秀美绝俗的面容,肌肤若冰雪,冷香轻染,冬艳融冰髓。步态若弱柳临风,玲珑娇小的身材轻轻颤抖。

这是一个如花一般美好的少女啊。

那一年,那一天,林依偷穿著妈妈的大袍子,站在风尘中,闭目遐思,抬头想象风会不会吹起像火柴棍一般孱弱的瘦小的我,像吹起一个小小的风筝,然后,像搭云梯一样步步高升,想象风筝会不会割破晚霞的脸,天空的红,会不会滴出来,染红我的裙子。

那一年,那一天,晚霞写在她的脸上,像一幅浓墨重彩的忧郁的油画……

林依的母亲是一个才貌双全、十分优秀的母亲,林依的母亲是大学中文系教授,可以这么说,林依的母亲在事业上是很有成就的,林依十分崇拜她的母亲。

母亲的伟岸形像,像一朵娇研的珊瑚礁一样盛开在她生活的上空,象是一种温暖的召唤。

林依觉得母亲的一切仿佛都散发著一层一层的闪耀的璀璨的美丽的光芒。林依一直把母亲的识见奉为圭臬。林依觉得的母亲一切都让她敬佩,是值得她好好学习和效仿的。

而林依亦逼自己努力学习,像一只被囚禁的鸟,书房是她的笼子,书是她的绳索。她以为只有努力学习,才能像妈妈一般。

林依在孤寂里面独自行走了那么久,摒弃了一切凡人的欢乐和拥有,迎著冷眼与嘲笑,尽心竭力、废寝忘食地去学习,林依从小就比别的家庭的小孩儿更成熟、懂事和早慧。

她心里面想,为了像妈妈一般,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努力。

林依从小就比别的家庭的小孩儿更努力。林依比任何人都努力,仿佛时间已不够,仿佛死亡已迫近。书房里仍是有浓浓的清凉油的味道。林依非常努力。林依虽然没有过人的天赋,但学习上非常认真刻苦。

林依只是不想要蹉跎、辜负流年。林依只是不想要辜负妈妈的期望。

母亲很疼爱林依,林依以为只有努力学习,才能回报妈妈的爱。那温暖的爱总是像暗夜里面一些微细却明亮的火苗,烘托出一片晕红的温暖。林依总是痴恋、痴醉这感情的温度,这热度,并为之马不停蹄,乐此不疲,欲罢不能,像一只没脚的鸟,停不下来,只有泅渡。妈妈的眼神是海洋,只有深邃。

小时候的记忆已模糊如水雾,只剩一些记忆的剪影,零零散散,串不成画面。一个长裙飘逸的妈妈,一个懵懂无知的林依。还有绿波起伏的田野和一些没有跌宕的瘦长曲径。那是林依记忆里清清凉凉的回溯,它们是林依心窝窝里的珠贝,像夏日的荷露闪闪发亮。

林依很爱妈妈。

然而,天意弄人。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

无论林依怎么努力学习、刻苦学习,林依的成绩始终不好始终不理想。林依的内心是如此的痛苦,林依心里面非常痛苦。林依非常难受,想哭。

时光的脚步永不停歇,转眼,林依已高三了啊。骤眼间时日飞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林依已高三了啊。

流年如粗犷的瀑布倾泻我一身,变成了我长大的营养,我已高三了啊。妈妈的期望,似花瓣雨漫天纷飞。我已高三了啊。妈妈望女成凤的绵长的守望是不是亦该美梦成真了。

高考像一枚棕红色的古旧钟摆明晃晃地窃进林依幽深的心里面,带著时间的不朽的气息,催促林依像一个做苦力的奴隶,而林依却甘而为之。而林依却一败涂地。林依与她的大学赌幸福,最后林依还是输了。

当林依拿到高考成绩单的时候,林依的目光顿时灰暗了,林依深感悲伤和失望……

她心里面想,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学习、刻苦学习,我还是考不上名校?

我不争气,读书这门耗费脑子的事我没能做好过,而“努力”这个词在“天赋”面前也只是一道孱弱的维系。

林依又偷穿了妈妈的大袍子,林依开始像藤蔓一般迅速地攀伸,风吹起孱弱的林依像一个小小的风筝,像搭云梯一样步步高升,是的,林依在爬楼梯,然后,从顶楼一抹风尘孤远眺,然后,从顶楼坠落,然后,像风筝一样高飞远走,就这样,瓣瓣残红瓣瓣冷,瓣瓣泪珠瓣瓣碎,风筝拖著愧疚殉葬,割破了晚霞的脸。

林依因为没有能考上名校,竟然选择了自杀,这如一朵花一般年纪的女孩,却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真令人唏嘘,真令人扼腕叹息,真令人咋舌,真令人震骇,真令人遗憾,真令人深思,真发人深省。

一事无成又如何?功成名就,名垂青史又如何?三千年读史,无非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不分类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