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三伏天里的蝉鸣草香 / 靖竹
2019/05/25 10:20
浏览279
回响0
推荐3
引用0

  

 

    蝉鸣曾经是我生命中的夏日之歌,曾几何时,蝉叫竟变成了记忆中的一种声音。

        曾经多么痛恨刺耳的蝉鸣,牠聒噪地扰人不能专心做暑假作业,其实我深知那只不过是不想算那么多数学习题的借口。终于,那在夏夜里听见的呱呱蛙叫,土中蟋蟀、小虫的叫声奏出的仲夏夜交响曲消失在生活中,偶然想起竟是那般怀念!

        现代化都市的发展,让我们看到耸立云空的高楼大厦,可是我们却也失去了筑在屋檐下的燕子窝,如今想听听上林燕从空洒下几声啾啾,是多么奢侈的事。虽然已有半个世纪再也没看过傍晚满天归巢的燕子和群体出巢的蝙蝠,然而,那轻轻的燕子叫传进耳鼓还是让人兴奋雀跃,好像找回了什么宝藏似的。这才醒悟尽管是清风明月,自己曾经拥有的年少岁月居然是那么的美好丰富!

        辛弃疾有一阕《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他在词中写著: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夜半鸣蝉。」

        我尝疑这蝉怎么在夜里不安分,印象中蝉一般都是在大白天的日头下大唱特唱,震得人耳膜受不了,还让人造了一个反驳不得的「噪音」借口,扰人无法安心读书。在炎炎暑天,这「噪音」教人早忘了春来花间树洞里寻蝉蜕的诗意与乐趣了。

        几十年来一直都是城市居民,终于幸运地在现今的家居所在听到微弱的蝉叫声,第一次听到蝉鸣是意外,是惊喜!在静静的夜里熄灯就寝,就著月光看窗外的树梢,我终于证实辛弃疾没说错,蝉儿夜里也会叫!

         马尼拉的五月天真的是热,趁假日和孙女们驱车上大雅台吹山风。阳光、绿野、火山和湖泊营造了美丽的夏日风光。走在花木间,欣赏那绿意,吸进带著草香的空气,听不愿被边缘化的夏蝉高声唱著,斯情斯景令精神为之一爽!坐在树下的浓荫里享受夏季的凉风,吾家小大姊问:「外婆,那是什么声音?」小朋友听到人声、风声、鸟声之外的另一种声音,于是,女儿和我同声回答:「蝉!」

        蝉是什么?小朋友锲而不舍地追问,抬头寻找,那爱唱爱叫的夏蝉却不知隐在哪里个方位,回家找图片给她瞧吧。那一刻间,思绪又飞回几十年前,那时我们没有计算机、手机之类的电子游戏好玩,前院那一排老树不但有鸟窝,也住著鸣蝉,土中有蟋蟀、纺织娘,园圃里春有怒放的各色杜鹃,夏有成片开著淡紫小花的酢酱草,和灿烂得一整竹棚的栾花,还有淡雅的茉莉、桂花香;邻家顽童常常拿著细细的长竹竿,涂上捕蝇纸上的黏浆,从墙外伸进我家大院的树叶间捕蝉做耍,那可是多么原始而自然的情趣,在那年代的三伏天,我们完全不必登山寻觅蝉鸣草香啊!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上一则: 怀念母亲 / 秋笛
下一则: 鞋子 / 荣超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